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64章神秘女子

第1164章神秘女子

  海马的如此一跃,完全是瞬间跨越了空间,让坐在马上的李七夜都不由赞了一声,说道:“神骏,这是万里挑一的神马。√∟,”

  海马如此一跃,瞬间是拉开了叶小小的距离,叶小小的青藤虽然是速度发挥到了极限,但是,一时之间也不可能追得上海马。

  在这一跃之下,海马已经跃出了冰封的海域,它瞬间扑入了大海,无声无息,瞬间是潜入了海底。

  当海马一潜入海底之后,女子瞬间遮蔽了所有气息,遮蔽了所有踪迹,毫无疑问,这个女子是有备而来。

  在海底下,海马再次一跃,这一跃比在空中一跃还要快,海水成了它最完美的跨越介媒,让它瞬间从一个海域跨越到了另外一个海域,速度之快,让人为之咋舌。

  “不要脸的死妖女,不要让本小姐抓到了,否则,让你好看,竟敢跟本小姐抢男人。”当叶道。

  在碧洋海的某一种,在这里,有峭壁屹立,也有石礁高耸,更是有大壑深沟。当海水奔流到这里之后,一片轰鸣,有海水像瀑布一样直泻而下,也有海水像巨浪一样搏击石礁,更是有海水在峭壁之下形成了环流,环绕着峭壁流转,形成漩涡……

  在这样的海域,可以说是一片险地,一般的人乃至是一般的修士都不愿意到这里来。

  在一片峭壁之下,听到“哗啦”的一声,海马从海之中爬了起来。踏上了峭壁。

  在海马上骑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当然是李七夜和那个神秘的女子了。

  海马爬上了峭壁之后。可以一览这片海域的全景。在这里,海风吹拂,水气腾空,处处能见海水奔腾,能听海水咆哮,眼前一片景象,十分险奇,宛如鬼斧神工。让人为之惊叹。

  骑着海马,吹着海风,李七夜显得悠然,头枕着高耸丰腴的酥胸,看着海景,那实在是让人为之惬意。

  神秘的女子被李七夜枕着酥胸,她顿时没好脾气,冷冷地说道:“现在该下来了吧。”

  李七夜依然自在,不为所动,脑袋陷入沟壑之中。自在而享受,淡淡一笑。说道:“小女人,想得到东西,就是要有所付出。你觉得我占你便宜,事实上,是你占了我便宜,如果我不愿意,你还跟我走不到一块。”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这个神秘的女子无语,这话说得够嚣张,自恋得一塌糊涂。

  神秘女子冷冷地跳下了海马,站在峭壁之上,看着眼前这一片海景,她在沉默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李七夜则是悠然自得地坐在海马之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海风的吹拂。过了很久,他才喃喃地说道:“天灵界的味道,总是那么的让人眷恋。”

  此时,神秘女子才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也该说一下你的情况了吧。”

  李七夜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看了看神秘的女子,笑了一下,说道:“小女人,你想跟我商量什么的话,应该拿出一个好的姿态了,如果我心情好,或者能指你一条明路。”

  神秘女子顿时被气结,冷冷地瞥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一向都是这么自恋吗?”

  “自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慢吞吞地看了神秘女子一下,说道:“了,就以你,用得着我在你面得瑟摆谱吗?如果说要摆谱,你还没见过我摆谱的时候,当我摆谱的时候,你这样的小女人,只能是靠边站,诸天神魔,都跪拜在我座下。”

  神秘女子一下子无语,不由瞅着李七夜好一会儿,如果不是看着李七夜十分清醒的模样,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抓错人了,把一个神经病给抓过来了。

  “你用不着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李七夜吹着海风,懒洋洋地看着远处的海景,说道:“你们锦秀谷也就那点水平,搞搞血脉什么的,还可以,但是,远观大局就完全不行了。还是一句话,你们锦秀谷不缺人才,缺的是卓远的战略目光。”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这个神秘女子脸色一变,顿时后退了一步,她盯着李七夜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

  她是遮蔽了自己的真身,隐藏了自己的一切,她这样做就是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出身来历,然而,眼前这个看来平凡的男人竟然是一口道破了自己的来历,这怎么不让她大吃一惊呢。

  神秘女子对于自己遮蔽的手段极为有信心,就算是神王也看不透,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平凡的女子竟然是一眼看透了,这怎么不让她大吃一惊呢,甚至可以说,这个神秘女子露出了杀意。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李七夜享受着海风的吹拂,也未多看神秘女子一眼,说道:“如果你有什么对我不敬的想法,那是你自讨苦食。虽然我这个人有时候并不喜欢辣手摧花,但是,有必要的话,再漂亮的女人,我也不在意把她抹杀的。”

  神秘女子一时之间是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一时之间,她都猜不透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何方来历,自己对他知道得少得可怜。

  过了一会儿,神秘女子回过神来,盯着李七夜,说道:“你是李七夜?”

  李七夜吹着海风,没去看神秘女子,过了好一会儿,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天灵界的海味呀,让人怀念。”说着,不由咂了咂嘴唇。

  然后,这才看了神秘女子一眼,说道:“好像我遇到的人中,只有我才叫李七夜。”

  “你就不能这么自恋吗?”神秘女子被气结,就是这么一句简单回答的话,都充满了浓浓的自恋。

  “然后呢?”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说道:“就这样了吗?”

  神秘女子有些无语,这有点是反客为主,现在反而是眼前这个男人在质问她了,她不由冷冷地盯着李七夜,说道:“你真的是帝子血统。”

  李七夜百无聊赖,伸手去撩了撩她那被吹乱的秀发,但是,神秘女子立即与李七夜拉开了距离,冷冷地说道:“你最好给我端正一点!”

  李七夜收回了手,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血统而言,值得多去谈吗?多少年了,你们锦秀谷还是靠血统吃饭,走来走去,还是在原地绕圈子。说好听一点,就是培养人才,说难听一点,就是在做**,把优秀的血统嫁给或入赘给强大的血统,整来整去,搞得跟马匹种场差不子多少。”

  李七夜这话把神秘女子气得哆嗦,这知简直就是羞辱他们锦秀谷,把他们锦秀谷贬得一文不值。

  “你说话最好给我庄重一点!”神秘女子冷喝一声,如果她不是一个有涵养的人,早就出手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然后笑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或者说,是懒得再多说什么。

  神秘女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你若是帝子血统,应该另有打算才对,在这世间,有着更广阔的大道等着你去挖掘,等着你去征战。”

  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缓缓地看着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知道为什么,当被李七夜如此打量的时候,神秘女子顿时感觉自己没有底气。

  这种感觉她也说不清楚,总之,在李七夜那平淡的目光之下,她总觉得自己被剥得一干二净,全身**裸的,如同羔羊一般,她的一切遮蔽手段,都遮蔽不了李七夜那平淡的目光。

  “看够了吗?”被李七夜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之后,神秘女子这才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李七夜。

  “很好的一副皮囊。”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不愧是出身于锦秀谷。”

  神秘女子听到这样的话,有一股吐血的冲动,她何止是出身于锦秀谷,若是她露真身,以她的容貌,足可以傲视天灵界,不知道天灵界有多少男子想要娶她呢。

  现在到了李七夜口中倒好了,“很好的一副皮囊”,这话一出,顿时让她没有了脾气了,如果说,这话是一句赞美的话,那么,这是自小听到过的所有话中是最苛薄最不屑的话。

  李七夜的话,让神秘女子都有杀人的冲动,好不容易,她才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道:“如果我想留下来给黄金屿做女婿,那么你破坏我的好事,那真的是把你自己抵押给我做小妾,不,给我做试床的丫环都不够。”

  神秘女子刚刚稳定了情绪,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想吐血,气得她哆嗦起来,不由咬牙切齿。

  “你一天不吹牛皮,你就会死吗?”神秘女子咬得贝齿是格格作响,可以想象,如果她不想保持淑女风范的话,她一定会在李七夜身上狠狠地咬下一块肉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