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60章叶小小

第1160章叶小小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黄金屿岛主不由笑了一下,很真诚地说道:“正如贤侄所说的那样,感情是需培养的,贤侄都还没有尝试,又怎么知道小女会不同意呢?”

  “岛主就是岛主,话不出三句,就给我下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毫无疑问,黄金屿岛主是一个有睿智的人。

  黄金屿岛主站起来,笑了笑,说道:“此间决定,贤侄不妨细细考虑,若是贤侄暂不能作决定,不妨在岛中久住。黄金屿的大门,随时为贤侄敝开着,贤侄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便可。”

  “岛主如此厚爱,那我就谢过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轻轻颔首说道。

  黄金屿岛主的确是一个豁达之人,对于李七夜而言,若是彼此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那么,对于黄金屿岛主的示好,他也是坦然地接受了。

  黄金屿岛主转身就走,走出到门口之时,他回首看着李七夜,问道:“差点忘了问,不知道贤侄是何传承的高足?”

  对于黄金屿岛主的问题,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我只是一介散修而己,四海为家,不足让人挂齿。”

  黄金屿岛主也没有再追问,笑了起来,说道:“希望贤侄在这里能住得惯,贤侄有什么需求,尽管跟门下的弟子说一声。”说完,就离开了。

  李七夜不愿意多说自己的出身来历,黄金屿岛主了没有追根问底,对于他们黄金屿来说,如果说李七夜是出身于天灵界的某一个门派或传承,他们黄金屿绝对是能查得一清二楚,他们黄金屿绝对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黄金屿岛主走了之后。李七夜封闭了空间,盘坐调息,李七夜内伤虽然甚重。但是,他服用了补天膏之后。就算是再重的伤也能在短时间恢复。

  现在对于李七夜而言,内伤根本不成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命秘启源未能析解完,这严重地压制着他的血气。

  不过,对于命秘启源的析解,李七夜也并不着急去析解,毕竟,这样的东西不是能一挥而僦的。它需要时间去析解,需要生命之水一步一步去稀释它。

  李七夜封闭了空间,把精力放在了之上,他一次又一次地探索着的真谛。

  对于李七夜而言,走到今天,他已经掌握了的奥妙,但是,能把修练成,能真正掌握其中的真谛,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有四大部分。也可以把它分为四大篇章,这四大分部分别为:创世界、控制空间、平行对称,绝隐空间。

  可以说。这四大篇章中要以“创世界”最为核心,也最为玄妙,甚至可以说,“创世界”这个篇章才是整本的精髓所在。

  创世界,并不是说开创一个世界,创造无数生灵。还没有能达到这样的地步,毕竟,开创世界,创造生灵。这已经是跳出了修士的范围,创造生命。这是老天爷的事情。

  创世界,说浅白一点。就是开辟空间,事实上,当修士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都能开辟空间,特别是神皇、仙帝这样的存,那么,更是可以开辟广阔无比的空间了。

  不过,中的创世界,与修士的开辟空间有着不同,就算是仙帝所开辟的空间,也是与的创世界不一样。

  当把的创世界修练到了巅峰的,就算是仙帝所开辟的空间,那也是远远无法相比。

  创世界,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如果当创世界圆满成功了,那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出现了,这是一个世界级的空间。

  虽然说,仙帝能开辟极为广袤的空间,但是,这终究无法与世界级别的空间相比。

  世界级别的空间,指的就是九界这一级别的空间,比如说,人皇界,天灵界,这就是世界级别的空间。

  这样的空间,能承受一切,这管是什么的生灵,不管是怎么样的力量,不管是怎么样的东西,都可以纳容和承受。

  这种空间的架构,可谓说是创世级别,这样的架构就好像是天地初开之时,形成了九界,有了九界这样的空间架构之后,后来才慢慢有了生命。

  创世界,在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开辟一个世界,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圆满成功了,在这里面开始有生命繁衍之后,那么,以后就不是九界了,而是十界了。

  说“创世界”作为的核心,这一点都不过份,总有一天,如果一个世界开创世功了,或者,李七夜会成为至高的主宰。

  当然,创世界不是一二天能成功的,如果说,一个世界能被圆满开辟,那是需要一个极为漫长的岁月。

  除了创世界之外,的其他三大篇章各有各的特色和秋千。

  在三大篇章之中,控制空间包含的内容是为最多的篇章,在在控制空间这个篇章之中,包含了很多的内容,比如说,传送、转移、放逐、空间纠正,深层次元、空间错位,空间异象……等等都是包含于控制空间这个篇章之中。

  黄金屿是热情无比的招待李七夜,把李七夜奉为上宾,这让李七夜也是十分舒服地留在了黄金屿疗伤。

  不过,没出两天,李七夜的麻烦找上门来了。这一天,一大早起来,李七夜依然是留在房内修行,但是,外面响起了一声大喝。

  “叫李七夜的,给本小姐滚出来。”外面响起了一声大喝,一个又娇又甜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听起来清脆而又稚嫩,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李七夜站了起来,从房中走了出来,只见厅内站着一个女孩子,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小女孩。

  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岁左右的丫头,这个丫头长得很漂亮,粉妆玉雕,一双秀目又圆又大,水灵通透,小瑶鼻更是完美的难于挑剔,樱桃小嘴红艳如火。

  这个小丫头已经是长身体了,当她一叉腰挺着胸膛的时候,那也是能略见沟壑,锦衣之下,隐隐可现尖尖角。

  这样的一个小女孩,本是应该是十分美丽可爱,十分讨人喜欢,但是,好一叉着小蛮腰,一皱瑶鼻之时,就立即给人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了,十分泼辣的丫头。

  而且,这个丫头是赤着双足。她那小巧精致的双足映入他人的眼帘之时,都不让人惊叹这一双玉足是完美无比的艺术品,如此的玉足,晶莹剔透,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如此的玉足,简直就是老天爷的杰作。

  当这个丫头一步又一步走来的时候,她脚下乃是一朵朵的鲜花盛开,有株株的小草舒展,这样的一朵朵鲜花,一株株的小草,托起了她的玉足,让她行走在了鲜花、小草之上。

  当这一朵朵的鲜花、一株株的,这丫头不需要任何功法,不需要任何手段,就是有鲜花小草为她托行,这就意味着她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特殊能力,这是一种先天的体质或血统。

  李七夜看着这个丫头,看着一朵朵鲜花、一株株道:“我就是李七夜,不知道姑娘是哪一位?”

  “叶小小——”这个丫头双手叉着小蛮腰,气势汹汹的模样,颇有几分气势瞪着李七夜。

  “不认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把这个丫头给气结了,她是怒视李七夜,火辣辣地说道:“本小姐就是黄金屿的公主,本公主就是那个要娶你的女人!”

  “呃——”听到这样火辣辣的话,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换作是其他的女孩子,如此羞怩的话只怕是说不出口来,但是,这个丫头,却是火辣辣的,一口就说了出来。

  李七夜看着叶道:“原来是叶公主呀,久违,久违,实在是没有想到是公主驾临。”

  “不,久违个屁。”叶道:“刚才你都还不认识本小姐,何来久违,少跟本小姐来这一套。”

  看着叶小小那火辣辣的模样,李七夜就不由笑了起来,这个道:“看来,这就是我的罪过了,好吧,刚才是我说错了话,那我就不久违了,毕竟,在此之前,我也没有听过姑娘的大名。”

  “你——”叶。她本来是气势冲冲的跑来兴师问罪,以她的想象,要么李七夜是高傲得无比,与她闹翻了脸,那么,她就可以一脚把李七夜踢出黄金屿。

  要么就是李七夜被她气势压制,对他唯唯诺诺,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样的软骨头,她也有机会把他踢出黄金屿。

  然而,没有想到,这个李七夜,既不是高傲,也不是唯唯诺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