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一百八十二章把天才睬在脚下(下)

第一百八十二章把天才睬在脚下(下)

  对于万圣剑来说,圣天道子这样的天才可是少有,培养这么一位天才,对于圣天教来说不容易,他可不想看到让圣天教的天才变成废物。百度:本名+比奇

  圣天道子咬紧牙,全身肌肉贲起,欲抵抗李七夜的镇压,但是,不论他如此的努力,都抗不住李七夜的镇压。

  “你不受伤之前,都还挡不住我的镇压,莫说是现在了!除非你是圣体了,又或者是古圣,还有机会,现在,你要么道歉,要么让我毁了你的命宫。”李七夜从容地笑着说道。

  “砰”的一声,此时,李七夜的大手已经是压在了圣天道子的命宫之上,在李七夜一只手的镇压之下,命宫都吱吱作响,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

  圣天道子喷了一口鲜血,此时,他的双眼都要滴出血来了,此时,他是天人交战!

  “好,我输了!”最终圣天道子选择了屈服,大叫一声,紧紧地咬着牙,最终,说道:“没错,宝柱圣宗是提出撤婚!是陈家不同意这桩婚事!”

  圣天道子说完了这样的话之后,全身都不由哆嗦,对于他这样的天才来说,屈服是人生奇耻大辱!今天,在如此多人的面前被李七夜镇压得跪在地上认错,这对于他来说,一生都是阴影,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低头也不是十分难嘛。”李七夜放开了圣天道子,从容地说道:“虽然是避重就轻,我也饶你一命!”

  圣天道子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沉默着,此时不需要多说,大家都能猜得到一些事情,陈宝娇不愿意嫁给圣天道子,甚至是不惜脱离宝柱圣宗!这里面的内幕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很多人都能猜一二了!

  圣天道子此时跌坐在那里。久久失神,此时,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今天的耻辱。他终于无法忘记,今天耻辱之痛如同烙印在他心上。他乃是天之骄子,修道是突飞猛进,一路高歌,作为圣天教的传人,他更是高高在上,不论是走到哪里,作为天之骄子的他都被众星捧月一般,何等的风光,然而。今天却被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小鬼镇压,当众跪着道歉,这对于他来说,这样的耻辱一生都无法忘怀!

  此时,陈宝娇激动得不能自己。自从她放弃一切脱离宝柱圣宗之后,她已经是一无所有,她宁死地不愿嫁给圣天道子,她已经有了被人非议弃骂的心理准备,她没想过有一天能讨回自己的清誉,没想到,今日讨回她清誉的竟然是李七夜!不觉间。她双目已经湿了。

  李七夜冷冷环视诸人,看着那些曾攀附圣天道子的诸多门派传人,笑了一下,说道:“跟谁做朋友,不是你们的事情,但是。在攀龙附凤之时,可要管好你们的嘴巴了,下次我再听到流言蜚语,我会很乐意亲手割下你们的舌头!”

  此时,刚才还与圣天道子称兄道弟的年轻俊彦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背脊发寒,冷汗直流。莫说是他们,就算是在场的修士,王侯也好,真人也罢,就算是古圣,都选择沉默,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小鬼是个凶人,掌执着帝物,那简直就是可以横行霸道,除非他们有帝物或者有仙帝宝器了,否则,他们都不愿意惹这样的煞星!

  此时,整个场面,都无人敢再多说什么,谁都不愿意去招惹眼前这位煞星。

  “好了,我说得到做得到,你们可以走了。”最终,李七夜拍了拍手,对圣天道子他们说道。

  此时,就算是万圣剑也不敢轻易妄动,李七夜手中有帝物,让他心里面无比的忌惮,这东西绝对能斩他!

  最终,万圣剑扶着圣天道子离开,在走了不远的时候,圣天道子回过头来,狠狠地说道:“姓燕的,今天的耻辱,总有一天加倍还给你的!”这话中充满了怨恨,充满了凶毒,宛如是一条毒蛇在诅咒一样。

  在这个时候还向李七夜挑衅,这让很多人都不由为圣天道子捏了一把汗,若是李七夜发飙,那就真的是斩了他!

  “欢迎。”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没希望你会跟我做朋友,我这个人不怕朋友多,但,更不怕敌人多!多你一个,不多!”

  最终,万圣剑带着圣天道子离开了,在场看热闹的许多修士都散了,至于曾经与圣天道子称兄道弟的人,那更是恨不得远远离开这里,以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陈宝娇看着李七夜,秀目盈盈,噙着泪水,千言万语,她都不知道从何说起,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紧紧地握着拳头。千言万语,也不如做好自己,未来能尽忠为公子效力!

  当诸人都散了之后,戴纸帽的老头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站在李七夜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嘻,小伙子,想好了没有,拜我为师吧。”

  “拜你为师?”李七夜乜了他一眼。

  老头笑嘻嘻地说道:“小伙子,虽然你手中有帝物能横行一时,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你一旦遇到帝器,那就必吃亏。像圣天教这样的存在,拿出一件帝器还是困难,嘻,但是,这世间,比圣天教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一些古国,拿出帝器,那不是什么难事情,一旦遇到帝器,说不定要了你的命。”

  说到这里,老头一本正经,笑嘻嘻地说道:“拜我为师吧,只要你拜我为师,嘿,嘿,下一代仙帝就是你了!”

  “帝器又如何?”李七夜笑着说道,然后乜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拜你为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对龟缩在诸天洞没有什么兴趣。”

  “你,你,你怎么知道——”一听到李七夜提“诸天洞”,老头顿时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一下子跳了起来,脸色一变!

  李霜颜他们都不由为之动容,这老头是神秘无比,甚至是深不可测,能一掌拍回帝蕴,可想而知是多么可怕了,然而,李七夜一提“诸天洞”,顿时让他脸色大变,这怎么不让李霜颜他们为之动容呢?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看着他,淡淡地说道:“那黄金小棺你就好好琢磨吧,有一天你可记得还给我!”

  “还给你?”老头像遇到怪物一样盯着李七夜,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的传家之宝!什么时候我的传家之宝成了你的东西了。”

  “你的传家之宝?”李七夜似笑非笑地瞅着他,说道:“你真的确定是你的传家之宝,不是从诸天洞偷偷挖了别人的东西?”

  “你,你,你……”老头跳得好高老高,如果他有尾巴的话,一定能看得到他那尾巴翘起得老高老高!

  “这,这,这不可能——”老头看着李七夜,像看到最可怕的怪物一样,都后退好几步,说道:“这,这,这事情没有人知道,你,你,你怎么可能知道!”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要不要我来说一说你的真身?”

  老头像见了鬼一样,转身就逃,一溜烟逃得远远的,逃了很远之后,老头依然不死心,远远地大叫一声,说道:“小子,我就不相信你能知道这些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说完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多少年过去,这家伙终于变得无敌了。

  “诸天洞是什么地方?”老头逃走之后,连李霜颜都好奇,忍不住问道。老头谈之色变,如同见了鬼一样,这个地方绝对是大有文章。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从容不迫地说道:“默默无闻的小地方而己。”诸天洞,他当然不能说曾经是他的地盘了,这件事很少的人少之又少。

  见李七夜这样说,李霜颜再也没有过问,她知道就算问了李七夜也不会说。

  经这样的风波,李七夜他们也不想再逛古街,就打道回府。

  而在古街之中,不少修士是不免谈起李七夜,不免谈起洗颜古派。

  事实上,在此之前,只怕很少修士知道李七夜是何方神圣,特别是来自于其他地方的修士,更不知道李七夜是什么人物,经古街如此一闹,很多人都明白,这家伙虽然年纪小,但是,是十足的煞星,胆大包天!

  “洗颜古派呀,百足虫死而不僵,虽然差点被灭门,但是,还是拥有让人忌讳的底蕴呀,终究是帝统仙门。”有人谈到今日这件事,不由感叹地说道。

  三万年前,洗颜古派被圣天教打败,从此没落,在很多人看来,洗颜古派已经是三流小门小派,不足为道。然而,今天李七夜出手,让很多人意识到,作为帝统仙门,洗颜古派或者是还拥有其他的仙帝宝器都不一定,否则,像李七夜这样的弟子也不可能会拥有帝物!

  “扬帝器之威,这终究是借助外物而己,修士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帝物也只能是扬威一时而己。就算有一二件帝器,也无法让洗颜古派重新崛起。”有人不由冷声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