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一百八十一章把天才睬在脚下(上)

第一百八十一章把天才睬在脚下(上)

  帝蕴化剑,一剑荡天,帝威浩浩荡荡,一缕缕的帝威垂落,足可压断众生背脊,当帝威横扫之时,让人匍訇于地,无能抵抗。

  一剑荡天,多少人为之失色,骄阳都为之坠落,黯然无光!在这一剑之下,六道秩序崩碎,根本就无能抵挡!

  万圣剑一见帝蕴化剑,顿时脸色大变,就算他乃是圣天教老祖的徒弟,也挡不下这一剑,除非是他师尊亲自出手了。

  “开——”一剑斩下之时,万圣剑豁出去了,祭出了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乃是他的护命之宝,他双手一张,打开了一面帝诏!

  “轰——”一声巨响,仙光冲天而起,帝诏一张,天地失色,众生颤抖,帝诏之中只有一个字:“赦”!一个赦字,浑然天成,天地一体,此字一出,帝威冲天,宛如一尊巨人屹立于帝诏之上!

  “帝诏——”见此诏一出,在场许多人都失声大叫一声。帝诏,此乃是仙帝亲笔所书的诏书,代表着仙帝的意志。

  “铛”一剑斩在了帝诏之上,宛如是两颗星球撞砰一样,溅起了冲天的帝光,一缕缕的帝光冲入了天穹,射入了天宇最深处,照亮了无尽寂暗的天宇,一缕缕的帝光宛如是一颗颗的彗星掠过天宇,光芒夺目,整个天宇如同白昼一样。

  两股的帝威相撞,震撼着整个天古城,强劲的帝威横扫而过,帝威之下,不论你是真人,还是古圣,都不由为之战战兢兢!

  一剑斩落,帝蕴消失,而帝诏光芒也黯淡了很多,一个“赦”字失去了不少的神采,虽然帝诏挡下了一剑,却损失惨重。

  尽管是如此,万圣剑乃是肉痛无比,这可是他很不容易才从青玄古国得来的一面帝诏,此视之为珍宝,此乃是救命的宝物!

  “青玄仙帝的普通帝诏而己,又不是天命帝诏。”李七夜抱琴而笑,说道:“跟我拼帝物,拿天命帝诏来!”话一落下,拔动着琴弦。

  “铮、铮、铮……”琴声如急浪,一浪高过一浪,滔滔的帝蕴瞬间冲天而起,如此大量的帝蕴冲了出来,顿时让古琴神韵大失,再这样下去,这古琴的所有帝蕴都会被耗光,最终化作普通的古琴而己。

  “铮——”瞬间,滔滔的帝蕴化作了一把无敌的天剑,这一剑如银河一样高悬天穹,一把剑,足可以跨横整个天宇,天剑蕴有日月星辰,天体星河尽出入其中,一剑成,帝气霭霭,诸神臣伏。

  毫无悬念,一剑斩下,斩尽世间一切,神也好,魔也罢,在这一剑之下,都尽化作灰飞烟灭。

  “开——”万圣剑狂吼一声,此时,他没得选择,帝诏中的“赦”字冲天而起,所有的帝蕴都喷涌而出,化作了最紧硬的帝盾,欲挡住这无敌的一剑。

  “轰”一斩之下,莫说是整个天古城,就是整片区域都颤动摇晃,宛如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一样,让所有人都骇然失色。

  “太疯狂了,若是一剑斩在天古城,不是要把天古城打沉?”所有人都不由心惊肉跳。

  随着一声巨响,一剑劈开了“赦”字!帝诏虽然逆天,但是,帝蕴之厚,远不如明仁仙帝曾常常抚奏的古琴,伴随他一生的古琴!

  一剑劈开了“赦”字,帝诏当场化作了飞灰,持帝诏的万圣剑鲜血狂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听到骨碎之声响起,“轰”的一声,万圣剑整个人狠狠地撞在了古街之上,尘土飞扬。

  “铮——”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拔了一下古琴,天剑化作了两道剑芒,直斩向圣天道子。

  “开——”圣天道子被吓得脸色煞白,自己的大贤宝器直接砸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大贤宝器冲天而起,宛如大贤亲临一样,贤威滚滚。

  “噗——”一声轻响,然而,就算是大贤宝器也不行,圣天道子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发挥大贤宝器的最强威力,在磅礴无敌的天剑之下,两道剑芒一斩,大贤宝器当场被斩碎。

  “砰”的一声,两道剑芒一射而过,一下子射穿了圣天道子的膝盖,他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一切,都只不过是瞬间发生而己,一剑轻易地击飞了万圣剑,剑芒轻易地斩碎了大贤宝器,击穿了圣天道子的膝盖。

  “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李七夜抱琴,徐徐地说道:“屠你们圣天教,机会太多了,但是,今天我却饶你们一命,但是,你必须跪着道歉!”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寂静无声,谁都不敢喘一口气,现在谁人敢开口嘲笑李七夜?如此逆天的帝物在手,任谁都谈之色变,这帝物藏有如此浩瀚的帝蕴仙威,这让人人都意识到,这是伴随仙帝一生的宝物!这样的东西虽然不如帝器,但,已经可怕得足够让诸生灵颤抖了。

  如此帝物,远远是不止三二击,对于任何修士来说,三二击的仙帝之击,那已经是足够致命了!

  “休想——”此时,圣天道子挣扎着站起来,双膝被帝芒击穿,这绝对是致命,若不是他已经是王侯,可重塑肉身,只怕他一生就已残废。尽管是如此,但,他的伤势依然极重。

  “是吗?”李七夜一步踏前,一脚重重地踏了下去!圣天道子脸色一变,双手一幻演化功法,欲挡住李七夜一脚,但是,任他演化万般道法,依然挡不住这如万座山岳一样重的脚!

  “砰”的一声,圣天道子双手扛着踏下的脚,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击碎了石街,鲜血染红了岩石。圣天道子脸色大变,脸色煞白,全身骨头都吱吱作响,黄豆大小的汗水滴下!李七夜的一腿宛如万座神岳般重,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才能托住这条腿。

  “你——”被击飞的万圣剑好不容易才爬起来,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厉喝道。

  “如果你还想死,我可以成全你。”李七夜悠然地说道:“今天,就算你们持帝物来,也救不了你们的性命。识相的,乖乖地给我站着!”

  万圣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今天对于他来说是奇耻大辱!作为万圣教老祖的弟子,那怕是道艰时代,他的修行也依然高歌狂进,他的实力,他的地位,足让他傲视众生,谁人敢对他不尊?然而,今天在天下人面前,却被一个小鬼击败,连门下弟子都救不了!

  圣天道子挥汗如雨,全身颤抖,本是重伤的他,被李七夜如此镇压着,鲜血都从嘴角流了下来。

  “至于在魔背岭你对陈宝娇见死不救的事情,我就懒得逼你站出来澄青了。现在,她追随于我,为我效力。我的原则很简单,谁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就屠了他!今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她道歉!这件事你心知肚明!是她不愿意嫁给你,脱离宝柱圣宗,何来你休了她的说法?这件事,你还她清誉。我今天就饶你一命!”李七夜一脚踏踩着圣天道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的话,众人不由面面相觑,众人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回事?谁都没有想到,陈宝娇作为玉牝疆国的公主,竟然是脱离了宝柱圣宗!

  陈宝娇芳心一颤,鼻子酸酸的,不觉间,秀目中带着雾气。她已经没想过能讨回自己的清誉,但是,李七夜却帮她讨回!

  “休想,有本事就杀我,你们这对狗男女!”圣天道子厉喝道。

  “是吗?”李七夜一笑,一脚重重地踩下去,“喀嚓”的骨碎声响起,被镇压的圣天道子狂喷一口鲜血!

  李七夜看着他,悠然地说道:“对于敌人,我很少虐杀,一般我都会给他一个痛快,一招斩了他。不过,今天你如果想求死,也不难。不过,我不会杀了你的,我会毁了你的道基,击穿你的寿轮,崩碎你的命宫,让你永远成为废人!我们相信,你们圣天教也赖得养你这样的一个废人。”

  “你——”听到这样的话,圣天道子骇然失色。毁了道基,对于他这样的天才来说,还能从头开始,但是,击穿寿轮,髓碎命宫,就算他还能活着,只怕他永远都不能再修道,永远成为一个废人。

  对于圣天道子这样高高在上的天才来说,有一天真的成了废人,那么,对于他来说,比死还要难受一百倍。

  “我耐心有限。”李七夜冷笑一声,一只大手直盖而下,下探向圣天道子的头颅,“轰”的一声,圣天道子道颅冲起了一道道的法则,血气滚滚,命宫喷涌出了如浩瀚一样的天地精气,抵抗李七夜的大手。

  “砰——”的一声,在镇狱神体之下,李七夜的大手比万座神岳还要重,根本就挡不住,一压之下,一道道的法则崩碎,血气、天地精气被击穿,大手向命宫镇压而去。

  “天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见到这一幕,万圣剑脸色大变,立即大叫道:“就算是仙帝也曾有失败之时,保况是你!今天计栽便是!”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