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一百五十九章天古尸地(上)

第一百五十九章天古尸地(上)

  “当然,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拿’先民九语’来换它呢,若只是帝物而己,不足换’先民九语’。”李七夜笑着说道。

  陈宝娇为之动容,不由说道:“可是,古掌柜可是说此乃是骄横仙帝赐于他们祖先的东西,难道这有假?”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一点倒真的是没假,此物的确是骄横仙帝赐下,但是,它不是帝物,乃是仙令纸。”

  “仙令纸是什么东西?”李霜颜都不由接着问道。如果眼前这三张黄纸不是帝物的话,以她的目光而论,她完全看不出这三张黄纸有什么珍贵的地方。

  李七夜把三张黄纸拿于手中,轻轻地揣摩,最后,说道:“仙令一出,神魔退避。仙令九纸,苍天赐之。”

  听到李七夜如此说,李霜颜与陈宝娇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难怪三张纸会比帝物要珍贵,仙令纸,的确是磅礴大气的名字。

  “事实上,古家后代都误解了他们祖先的意思。”李七夜笑着说道:“古家祖先,的确是有恩于骄横仙帝,后来他赐下了九纸仙令纸。在那个时代,古家祖先却用掉了六纸,可以说,仙令纸一出,无所不求。乘下三张传下来之后,古家后世视之为荣耀,误以为此乃是骄横仙帝所赐下的帝纸,认为在骄横仙帝的时代,只要此纸一出,骄横仙帝可以满足他们古家的任何要求。可惜,古家祖先死得有点早,没说清楚仙令纸之事,不然,只怕这最后三张的仙令纸也说不准被用掉了。”

  仙令纸,在遥远的时代,作为阴鸦的他,也曾见过一次,可惜。当时匆匆,被骄横仙帝得去,他并没有得到这九张仙令纸!

  笑了笑,李七夜收好了仙令纸。区区三张黄纸,在别人眼中看来,那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李七夜却知道,三张仙令纸,那可是救命的东西。

  李七夜他们居于九圣妖门的别院之中,九圣妖门的弟子早就有轮日妖皇的吩咐,以最高规格款待李七夜一行。

  在别院住下来的第二天,李霜颜接到了她师父的消息。对李七夜说道:“战神殿诸老只怕没有那么快到,战神殿传来口信,只要等幽冥船出来之前他们才会赶过来。”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战神殿的那群老头,做事一向都是摆谱,谱儿大得很,又酸又臭又长!”

  对于这样的话。李霜颜只能是笑了一下。这件事情九圣妖门作不了主,就算是战神殿摆谱,他们也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九圣妖门以后还需要仰仗战神殿。

  “走,我们先玩我们的,那群老头等他们来了再说。”李七夜招呼来了南怀仁众小,笑着说道:“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在这里晒太阳,不如进天古尸地取宝物。”

  “入天古尸地取宝物!”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众小顿时为之精神一振,南怀仁这个贪财的小子更是口水直流,兴奋地说道:“嘿,嘿,嘿。大师兄,我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呢。”

  屈刀离他们倒不敢像南怀仁那样向李七夜讨要宝物,尽管是这样,他们听到进天古尸地取宝物。也不由为之兴奋,就算不能得到宝物,进天古尸地见见世面也好。

  “就算是取到宝物,第一个轮到的也不是你!”李七夜没好气地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笑骂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是能等的,等到最后一个也行。”南怀仁一点都不介意,厚着脸皮,死缠烂打。

  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尽管是如此,他是不会亏待追随他的人!

  “就凭我们几个能行吗?”一向寡言少语的屠不语都不由为之担忧,说道:“天古尸地的地尸可不好惹。”

  “我们只是去取宝而己,又不是去打架,就我们几个绰绰有余。”李七夜笑了起来,吩咐李霜颜把箱子取出来。

  李霜颜把古掌柜送的一箱东西取了出来,箱里面有一套破旧的衣服,一个未开封的盒子,还有一根像小铜槌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件像小铜锣一样的东西。

  李七夜淋浴焚香之后,换上了那套破旧的衣服,背上了那个未开封的盒子,一手拿铜槌,一手拿铜锣。

  李七夜突然打扮成这样,不止是南怀仁众小,就算是李霜颜他们都不由有些傻眼。

  “你这模样,像乡下的货郎。”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陈宝娇看到他这一番模样,都忍不住想笑,一笑倾国倾城的她,都忙捂着嘴,收敛住笑容,但是,依然有几分的笑意。

  被陈宝娇这样一说,大家看着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这一番打扮真的像是乡下的货郎,不知情的人,真的会以为他是乡下的货郎!

  众人看到李七夜这一番的打扮,都想笑,但又不敢笑,就算是老一辈的石敢当这样的人物都不由憋着笑意。

  “呃,师兄,你,你打扮成货郎干什么?”南怀仁都忍不住笑着说道。

  “交易。”李七夜倒显得庄重,徐徐地说道:“我们进天古尸地去,与死人做一番买卖。”

  “跟死人做买卖!”听到这样的话,众小都不由毛骨悚然,跟死人做买卖,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离谱到透顶。

  “大师兄,死人会做买卖吗?”胆子小一点的许佩都不由脸色发白。

  李七夜笑着说道:“这就要看是怎么样的死人了,也要看是谁来做这样的买卖,懂行者,便能做买卖,不懂行者,那是自寻死路。走了,我们去天古尸地,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界,什么叫做跟死人做买卖!”

  这样的事情听起来荒诞离谱,甚至是让人毛骨悚然,众小既是悚然,又忍不住兴奋,他们还真没见过跟死人做买卖这样离谱的事情。

  “跟死人做买卖!”连牛奋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天古城就是停近天古尸地而建,虽然说,天古城离天古尸地很近,这事说来也奇怪,天古尸地是死尸无数,葬下无数的死人,但是,万古以来,从来没听说过有地尸离开过天古尸地,或者说进入天古城!这是一件让人想不透的事情。

  站在天古尸地之外,南怀仁他们一时之间都看傻眼了,一开始,他们以为天古尸地放眼看去都是白骨的地方,在他们想象中,天古尸地,应该是荒凉的赤地,甚至是鬼气冲天。

  然而,眼前的天古尸地却是青山绿水,放眼望去,山峦起伏,有巨岳如牛卧,有山脉如龙盘,雾气弥漫,在这片起伏无尽的天地间,有巨树擎天,也有飞泉直挂……

  若不是能看到一些棺木,别人还真以为这里真的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在眼前这片天地间,虽然是山峦起伏,巨树擎天,飞泉直挂。但是,的确是能看到不少的棺木,当强大的修士打开天眼远眺之时,能看到许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有悬崖之上,挂着一具又一具的棺木,有的是铜棺,有的是石棺,更有的是金棺……

  也有棺木摆在一座独峰之上,气势无比磅礴,一峰承一棺,宛如被直送青天一样。

  也有的铜棺是浮在了死潭之上,寂静无比,偶尔间会有毒蛇游过,看得让人毛骨悚然!

  “这,这就是天古尸地?”屈刀离都不敢相信,眼前这样的地方就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天古尸地,他一开始还以为这里能看到尸骨如山的景象。

  “不是说天古尸地到处都是地尸吗?怎么没看见有地尸?”骆峰华都不由奇怪地说道。

  “看着那群修士。”在这个时候石敢当指了一下刚冲入天古尸地的修士,说道。

  李七夜他们怕站的地方,是起伏不止的山峦,在此时,有一个门派的修士一口气冲入了山峦,似乎他们是有目的而来,他们是看准了一个峡谷的入口,里面可能有宝物,他们一口气冲了进去。

  然而,就在他们冲入峡谷的时候,突然之间,在丛林中,在峡谷内,石洞中,一下子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影子,全部都是死人,所穿的衣服各有不同,也是来自于天地各方,各个门派,这一具具的死人冒了出来之后以不可思速的速度冲杀向这群修士。

  “杀——”这个门派的弟子已经作好了拼杀的准备了,一声大喝,立即向死人斩杀而去。

  而死人没有叫喊,没有吆喝,寂静地扑杀向这群修士,说来也诡异,一具具的死人竟然祭出了宝器,有神剑,有阴旗,有怒枪……一件件的宝器、真器挟着呼啸的阴邪之气,斩杀向这群修士。

  法则之声铮铮作响,这一个个死人不单能祭出宝器,更是能演化功法!

  “啊——”一个修士被一个死人一刀劈死,只见刀起赤焰卷,宛如火龙咆哮一样!

  “这是赤焰门的龙炎刀法呀。”看到这一幕,石敢当动容地说道:“这个地尸生前只怕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昨天大家投票很热情,虽然说没达到我们的目标,不过,我们保稳第二的成绩,这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这三天来说,对于大家而言都不容易,对于萧生而言,也不容易,度日如年,忐忑不安。

  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萧生也是承受着很大压力,幸好的是,这三天来,都有大家的陪伴,大家与我一同齐肩作战。

  在此,萧生感激不尽,没有我们的努力,就没有今天的成绩!!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一战到底,无人能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