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一百五十五章跟我斗富?(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跟我斗富?(上)

  好不容易,南怀仁回过神来,都忍不住骂道:“靠,这里的骗子也太多了吧。”

  “天古城悠久无比,大中域最大的古城之一,骗子多也没有什么出奇的。”李七夜悠然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他们一口气走了好几条街,李七夜并不着急,慢悠悠地走着,事实上,他也是带南怀仁他们几个出来见见世面的。

  才走了几条街,却遇到不少卖尸体的人,有真有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骗子。

  在一个街角,有一个老修士盘坐在那里,把一只头骨摆在面前,这头骨一摆出来,就吞吐着一阵阵的寒气,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南怀仁他们几个都不由围了过去看热闹。

  “道友,这头骨怎么卖?”有老修士识货,一见这头颅,就忘是问道。

  这个卖主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然后慢吞吞地说道:“只换寿轮,古圣寿轮,要天魔族的!”

  “我有一件古圣真器,换不换?”有一位修士忍不住说道。

  而这个卖主一声不吭,明显是不换。不过,这卖主气势夺人,没有人敢打歪主意。

  此时,好奇的南怀仁他们都不由看着李七夜,李七夜看了一眼,最后轻轻点头,说道:“古圣头颅,承有圣威。”说着转身便走。

  “那是真货?”南怀仁他们追上李七夜之后,被骗怕的南怀仁都疑神疑鬼地说道。

  “是真货。”李七夜点头说道:“一个古圣临死的时候把自己的血气冲入头颅,保存了它的古圣之威,这东西不比古圣真器差。”

  “是因为头颅存在古圣血气吗?”连屈刀离都不由为之动容地说道。古圣真器,这比古圣宝器不知道珍贵多少。

  “不,是它的出身,这是古冥的头颅,阴杀之气极为霸道。”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提及“古冥”,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

  “古冥族。有这样的种族吗?好像没听说过。”骆峰华不由好奇地说道。

  “有。”李七夜轻轻地点头,不觉间望着远处,最终,徐徐地说道:“在当世间,再也难见到古冥一族!”说着,他眸中深处一寒。

  李霜颜顿时感到了李七夜的异样,她看着李七夜。但是,没有问原因。

  南怀仁他们跟着李七夜走了好几条街,除了大的拍卖场、店铺之外,遇到的小贩太多了,除了卖各种东西的,卖尸体的小贩更多。

  “大师兄。怎么,怎么这里那么多人卖尸体?”许佩都忍不住轻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这里叫什么?叫尸城!这除了因为这里是靠近天古尸地之外,同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有很多小贩在偷卖尸骨!天古尸地埋葬了太多人了,很多是生前不可一世的人物,所以,让后世有很多修士冒险去挖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天古城有很多人在卖尸骨,这已经是流传了无数岁月的行当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许佩他们才为之释然。

  走在天古城内,不单是能见识到各种各样的小贩,同时,也能见到各门各派甚至是各族的修士,在天古城。若是看到人头蛇身、人身马腿的这样的妖王这已经不足为怪了。

  在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从李七夜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引得了南怀仁他们的注目,这汉子全身如同岩石所彻成一样,脸庞看起来就像是一块花岗岩所雕刻出来的一样。

  “这是石头成精修道吗?”看到远去的汉子,张愚都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没回答,而追随在身边的石敢当则是说道:“那是石人族,道行还很低的石人族。若是道行高的石人族,跟人一样有血有肉。”

  “那个是什么族?”此时许佩不由指了一下远处的一个俊美青年,只见这青年十分俊美,俊美的有些妖异。他头上竟然悬头一只光环,这是天生的。

  “天魔族,传说自从黑龙王与踏空仙帝一战之后,界壁崩溃,从此人皇界就再也很难见到天魔族了。现在能见到天魔族的地方,也就只有像天古城这样的古老大城了。”在旁边的牛奋都不由感慨地说道。

  “呃——”南怀仁他们几个都眼睛睁得大大的,骆峰华都不敢相信,说道:“我,我一直以为天魔族是巨人一样,头生巨角,一双眼睛比灯笼还大。天魔族的人,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天魔族不止是一族,它有不少的旁支族。”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行走在天古城中,这实在是让南怀仁他们大开眼界,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事物,今天都能一一见到了。

  行走在天古城内,最终,行走到了一条主干道上,不知道行了多久,李七夜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家巨大店铺的窗橱内的一件宝物之上。

  看到这件宝物,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而作为李七夜贴身剑侍的李霜颜是一下子注意到了李七夜的神态,就看了看这家名为“古意斋”的店铺,然后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如何?”

  “我们进去。”李七夜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随着踏入了这家店铺。

  这家名为“古意斋”的店铺极大,在外面看起来是一家店铺,但是,一踏入其中,就发现里面的空间极大,乃是一个极富山水气息的古院,在古院之内,有壁架,有宝窗,有玉柜……上面是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宝物,有宝金,有神铁,有真器,有魂草……

  可以说,在这里是应有尽有,特别是悬于头顶之上的一件件真器宝轮、神剑仙塔,吞吐着一缕缕的光芒,散发出了威慑人心的神威,让人都不由有些窒息!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走进来,店铺内的掌柜亲自相迎,虽然说南怀仁他们几个小子一看就知道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但是,李七夜那神定气闲、身边又有李霜颜、陈宝娇这样的绝世人物相陪,精明的商人一看就知道大主顾了,更何况石敢当、牛奋都不是平凡之辈。

  走进如此有大的宝铺,南怀仁他们几个都还有点怯场,然而,李七夜去是气定神闲。

  掌柜上前相陪,也是十分识相,开声打了招呼,见李七夜的架势,也不敢乱开口介绍。

  李七夜一入门,目光就落在了院中央的一个黄钟之上,在大院中央,建有一座小阁,小阁之上,挂着一口黄钟,黄钟古旧无比上,上面铭有古老的符文,没有任何光泽!

  这座小阁除了贡有一个黄钟之外,还有两个小橱,在黄钟左右两边分别各放一件物品,左边小橱所放的竟然是三张泛黄的纸张,这三张纸张不知为何物所制,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三张纸已经是泛黄卷边。

  右边的小橱,则是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或者是一只蛋,这个东西也说不清是石头还是蛋,大小如拳,看起来像是一个石头,但,更像是一颗蛋。

  南怀仁他们都不由奇怪,不明白为什么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三件不起眼的东西之上,而李七夜却是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三样东西,似乎这三件东西是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李七夜如此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三样东西,掌柜也是十分识相,静静地站在一旁,一声都不说,也不打搅。

  “好东西,铸于先民,源于众生,好钟,一口好钟,无价之宝。”李七夜一番细细欣赏之后,然后赞声说道。

  李七夜一开口,顿让掌柜不由为之一喜,都不由开口说道:“先生果真不凡,我店接客无数,先生是第一个能一口道出的人。此三样东西乃是我们古意斋的镇店之宝,属于非卖品。”

  “骄横传九纸,遗土出一石。不卖也是正常,换作是我,也一样不卖。”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话一出,让掌柜心里面一震,为之动容,对李七夜拜了拜,赞声说道:“先生果然是高人,一句道真相,了不得,了不得。我古意斋在古城开店无数岁月,来此客人,知此三物来历的人,那是寥寥无几。”

  对于掌柜的赞赏,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风轻云淡,什么都没多说。

  而南怀仁他们这几个小子都不由面面相觑,不论他们怎么样看都看不出眼前这三件东西有什么珍贵的地方,事实上,连李霜颜他们也一样看不出来。眼前三件东西,一件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黄钟,一件是三张草纸而己,另一件是一颗石头。

  南怀仁这小子倒擅观言察色,他也知道其他人不明白这三件东西的珍贵,而李七夜不说,他又不敢问。就轻声地问掌柜说道:“掌柜爷,我们大师兄,乃是神眼识仙物,我们几个小辈眼拙,无能一一欣赏此三宝的珍贵。”

  “想问三件东西的来历就直说,绕那么大的圈子干什么。”李七夜莞尔一笑,一巴掌拍在了南怀仁的后脑勺上。

  南怀仁是呵呵傻笑,事实上,此时,不止是南怀仁,就算是牛奋他们都想知道这三件东西的来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