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一百一十一章负天猿(上)

第一百一十一章负天猿(上)

  “刀行八疯——”此时,李七夜长啸一声,喝道:“让你们尝尝明仁小子最喜欢的一招。”话一落下,奇门刀光顿时暴涨,像潮水一样席卷而起,瞬间,八道刀芒百丈之长,横扫而过,顿时一片腥风血雨。

  在狼群之中,李七夜横冲直撞,杀得淋漓尽致,没有多久时间,狼尸如山,血流成河,血腥味刺耳无比,让人闻之欲呕!

  李七夜七进七出,刀芒暴涨,凡铁所铸的奇门刀却无比的锐利,此刀那怕是凡铁,经明仁仙帝蕴养,已经是不亚于任何宝器了。

  一时之间,李七夜杀得血流成河,狼尸如山,杀到最后,连李七夜都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的地行狼了。

  “嗷——”最后那条三千年寿元的地行狼王一声惨叫,头颅高高扬起,刀芒一闪,瞬间切断了它的喉咙。

  这条三千年寿元的狼王,皮子如黄金,利爪如玄铁,尖牙如冷银,度如闪电,它的爪牙甚至是能撕裂铠甲,但是,奇门刀一闪,刀芒如电,瞬间切断它的喉咙。

  “噗——”当狼王倒地之时,李七夜猛然反手一刀,双刀如蝴蝶一样穿梭而过,从肋边倒穿而过,反剪而出。

  鲜血飙射,一个突闪的影子在李七夜的身后僵住了,随着双刀一绞,身体断成两半。

  这不是一头狼,而是一头很奇怪的怪物,如星吸一般的嘴巴,如獾一样的身体,胁下生两翅,头生一根老树枝,如此的怪物,看起来既像是走兽,又像是古树。

  “有地行狼的地方,就有树狈精窥视吸血,可惜,我早就留意上你了。”李七夜收回了奇门刀,看着倒在地上的怪物,悠然地笑着说道。

  而这个怪物死的时候都依然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它这样的偷袭一直以来都很成功,但是,这一次它连出第二招的机会都没有,偷袭瞬间,就被李七夜击杀了,它以为是能杀个李七夜出其不意,没有想到,反而是被李七夜杀个出其不意。

  寿精,在这天地之间,与天兽齐名的凶物。而且,寿精远远比天兽让人胆寒。

  天兽与寿精,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凶物。天兽,传说是起启于诸神时代,属于远古生灵。天兽最可怕的是它们拥有强横无比的身体,它们的肉身强横到可以硬抗宝器、真器,而它们的爪牙,甚至是可以撕裂宝器神铠。

  至于寿精,有关于它们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寿精乃是天地孕养的山精怪物,另一种说法认为,寿精乃是拥有仙魔血统的妖物,但是,对于什么是仙魔血统,谁都说不清楚,但是,更多的人倾向于后面一种说法,认为寿精是拥有魔血的妖物!

  同样寿年的天兽、寿精,论强弱,只怕是难分轩轾,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往往更忌惮于寿精。

  原因很简单,如果是天兽,一旦你入侵了它的地盘,它会立即跳出来与你为敌,甚至是吃了你。

  但是,寿精不是这样,如果你处身于荒野之地,说不定你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寿精盯上,一旦被寿精盯上,你就很难摆脱它。

  寿精就像是鬼魅一样,就像是黑暗中的幽灵一样,常常是来无影去无踪。寿精不像是天兽那样拥有强横无匹的身体,拥有锋利无比的爪牙,但是,寿精却能借天地之威,推动大道之纹,以击杀对手。

  寿精一旦出手,往往是致命一击,常常是一击之下便成功,在没有绝对把握之下,寿精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更可怕的是,一旦被寿精攻击,便会被它吸干鲜血。

  所以说,修士中有一句这样的话流传:遇到天兽,还有活命的机会,一旦遇到寿精,不是你死,便是它亡!

  尽管是如此,寿精依然与天兽一样珍贵,寿精的寿血是炼血药必不可少的主药,而寿精的年轮,更是用来祭炼成修士的寿宝。

  寿精它有一个特别,它像树木一样,拥有年轮,活一年,它的年轮就多一圈。而修士的寿宝,就是以寿精的年轮所祭炼而成。

  李七夜看着满地的地行狼尸体,不由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这么多的狼尸,要他取兽髓、道骨要取到什么时候,但是,没有办法,现在洗颜古派的根基还浅薄,所拥有的资源稀缺,刚入门的弟子十分需要这一种兽髓、道骨。

  李七夜一路往西,杀了不少的天兽、寿精,而且,遇到的天兽、寿精是越来越强大,一开始,李七夜还能全身而退,到了后来,他虽然是以种种的手算杀死天兽,算计寿精,但是,他依然是伤痕累累。

  尽管是如此,李七夜却是越战越勇,越杀越凶,不知不觉间,他身上凝集了一股的凶气,一股煞气,这一股的气息如同实质一样,当被李七夜眼睛一盯上的时候,就像是被凶兽盯上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残忍凶险的搏杀,对于李七夜来说是最好的考验,是最好的磨砺,生存在这凶险的地方,这让李七夜又找回来当年初有算计天下雏形的感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

  “杀——”李七夜长啸一声,鲲鹏跃空,“鲲鹏六变”的空冥变一出,天地变得没有了距离,瞬间出现在了一头如鸟又如飘飞的蒲公英一般的寿精面前,瞬间出手,奇门刀从背后袭杀而至,刀芒一闪,鲜血如箭。

  这头五万年寿元的蒲鬼鸟当场中了一刀,但是,它突然一闪,又一下子消失了,李七夜暗道不好,背部一痛,就处他极移动,依然被蒲鬼鸟一记道纹斩中,鲜血染红了衣裳。

  五万年的寿精,这是很可怕的存在,就算是豪雄这一级别的修士都不由为之忌惮,遇到这样的寿精,就算是豪雄与之拼杀,鹿死谁手都说不准。

  李七夜瞬间一闪,整个人如同跳跃一样,他影子一闪,当他影子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千丈外的密林之中,瞬间又一闪,接着他消失了。

  “鲲鹏六变”之一空冥变,空冥我域,任我行走!李七夜已经掌握了“鲲鹏六变”的真正玄奥,只是他的道行还浅,否则,对于他来说,空冥变一出,一步千里,那也是轻易的事情。

  李七夜突然逃走,五万寿元的蒲鬼鸟一下了出现在虚空之中,然后又一闪,也消失了,追着李七夜而去。

  李七夜一路冲入丛林,最终,冲上了一座高峰,鬼蒲鸟的度也骇人,也追了下去。但是,当冲上高峰的时候,李七夜影子再一闪,完全消失了。

  鬼蒲鸟一旦盯上敌人,哪里会那么轻易放弃,立即停在了虚空上,欲寻找李七夜。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下子出现了它的背后,空冥变一出,空间一下子变得没有距离!

  鬼蒲鸟顿时一闪!欲消失躲起来。这就是寿精让人厌烦的地方,它总是像鬼魅幽灵一样,往往不是正面搏杀,一击不中必躲起来,再伺机击杀敌人。

  “迟了,鬼鸟,老子烦了你了!”李七夜长啸一声,一手指天,喝道:“让你尝一下天命秘术的威力。”

  “轰——”一指逆天,李七夜的胸膛像是有一轮昼阳升起一样,突然之间,连天穹都变色,一股无上之威镇压而下,李七夜的一指在这刹那之间化作了天命!

  天命所向,莫敢不从,一指化天命,万道皆随从,一指之下,万道之力。

  “啾——”鬼蒲鸟尖叫一声,欲逃,但,已经没有机会了,作为寿精,它可以推动大道之纹,但是,天命之下,它所能推动的大道之纹已经微不足道,在天命之下,萤火又焉能与皓月争辉!

  “嗤——”鲜血激射,羽毛飘散,一指之下,鬼蒲鸟灰飞烟灭!

  天命秘术,比什么都可怕,任何强大的帝术,都是黯然失色!天命所归,万道随从,在天命之威下,万道的力量也显得渺小!

  所以,任何修士与敌人对决搏杀的时候,最怕的就是遇到天命秘术。天命秘术,也是无敌仙帝一生最高的成就,承载天命,莫过于天命秘术!

  “明仁小子的天命秘术果然是了得。”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说着,扯到了伤口,痛得李七夜不由呲了一下牙。

  李七夜借着“昼天功”,为洗颜古派找回了“昼天仙秘”,李七夜也是随手练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天命秘术的可怕,不过,他会尽量少去用,天命秘术这种东西,太让人垂涎三尺了,洗颜古派也暂时不希望让外人知道找回了天命秘术,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国为之眼红。

  李七夜本人,也并不指望依赖天命秘术,他拥着更多的手段,不必要时,他尽量地不用天命秘术这样的东西。

  杀了鬼蒲鸟,李七夜一闪消失,继续西行。

  在深谷之中,在深洞之内,李七夜盘坐在那里,运转“日涡阳**”,催动着血气,演化着“鲲鹏六变”,吞纳着天地精气。

  三更完毕,晚安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