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46章 忿怨

第1146章 忿怨

  这个影子沉默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再咆哮,没有在怒吼,他陷入了久久沉默。

  “我能挣脱这天地囚笼,我能把这天地化作一方乐土,我能再次凌驾九天,我再能重建辉煌!只有坚持,没有什么不能成功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最终,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淡淡地说道:“挣脱这天地囚笼?净化这里的力量?你拿什么来挣脱,你拿什么来净化?你现在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依托于这地下的力量。你的所有一切都依托于这地下的力量之上,现在却要说挣脱它,净化它?你不觉得可笑吗?这无疑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

  “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不是当年的人帝,不是当年的先贤。你现在是什么?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不人不鬼,你能活着,只不过是那一份不甘的忿怨而己!”

  “哼,谁说我是不甘的忿怨!”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我就是我,守护人族的人帝!”

  “是吗?你自己看一下你自己,你自问一下,你真的是当年的人帝吗?”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还是觉醒吧,你现在什么都不是!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忿怨什么。”

  “忿怨你自己吗?忿怨当年的暴君吗?又或者是忿怨这苍天,更或者是忿怨你的女儿!”李七夜看着这个影子,说道:“说真的,我都不知道你是在忿怨什么。”

  “别说了——”当提到他的女儿之时,这个影子特别的激动,厉叫道:“你知道什么。在那暴君的时代,多少人族受到他的残害,多少生灵受到他的屠杀。你看到没有,人族在哀嚎。人族的鲜血流成了河,在这里,不见天日……”

  “我知道。”李七夜打断了这个影子的话,淡淡地说道:“虽然,在那个时代,我不在九界之中,但是,我知道这事。事实上。更多的残酷,更多的血腥,我都经历过。这个暴君与古冥相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

  李七夜看着这个影子,说道:“你知道当年我与明仁仙帝打入了这地下,为什么没把你怎么样吗?我们只是把你镇压下去而己。说真的,以当时明仁仙帝的强大,以我手中的军团,我足可以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我足可以让你在地下最深处、在最黑暗的地方永世哀嚎……”

  “……我甚至是可以把你割分得支离破碎。让你永远无法重新凝成一个完整的躯体,让你永远支离破碎。说真的,就算当年我想这块土地。就算我杀不死你,我依然有很多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可以用世间最残酷的手段逼得你放弃,放弃一切!”说到这里,李七夜可怜地看着这个影子,说道:“但是,我没有这样做。”

  “我没有这样做,不是因为明仁仙帝仁慈,而是因为我念你当年庇护人族的不世之功。”李七夜看着他。说道:“所以,我与明仁仙帝。只是把你封印,把这地下的力量封印而己。我只希望。你有一天能明白,能放弃这无所谓的仇怨!可惜,今天看来,你并没有想明白。”

  眼前这个影子,就是苏玉荷的父亲,当年人族的无敌大贤,一位离仙帝只有一步之遥的存在。

  当年在那暴君时代,是他横天而起,对抗暴君,最终,他以自己的女儿为诱饵,嫁给了暴君,一步走错,不止是害了他女儿终生,也让他万劫不复。

  “放弃,为什么要放弃!我总有一天能归来的。”这个影子厉声大叫道。

  李七夜看着这个影子,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每一个选择,不管是对错,都是需要作出牲牺!你今天的下场,你女儿的命运,最终,都是因为你的一念之间。”

  “别说了——”这个影子厉叫一声。

  李七夜不理会他,淡淡地说道:“说真的,我敬佩你当年对抗暴君,我也敬佩你对人族的贡献,所以,我认为你是有资格被尊称为人帝,那怕你没有成为仙帝。”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这个影子,说道:“但是,有些事情,要往细的事。我们今天不谈庇护九界、守护人族这样的伟业。我们谈谈个人的道心,个人的执念。”

  “就以你当年来说,守护人族也好,庇护九界也罢,发展到最后,也就是成了你自己的执念。”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一位人族年轻天才,对抗暴君,一直坚持到了最后,成了白发苍苍的人帝。说句真心话,我真的是很佩服你当年的坚持。”

  “但,你后来有没有想过,最终,这件事成了你与暴君之间的恩怨。”李七夜认真地看着这个影子,说道:“我这样说,从你个人伟业上来说,我都觉得很诛心,我是变成了一个阴谋论者。”

  “但是,你自己自问一下,到了最后,你的执念是什么?真的是守护人族吗?真的是庇护九界吗?”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走到那个时候,你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打败暴君,因为你一生都想要的梦想!你想实现这个梦想!”

  “满口胡言!”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

  “是吗?你真的觉得如此吗?”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难道你打败暴君只为守护人族?你从一个少年走到白发苍苍的人帝,走到那一天,你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在那个时候,在你的召唤之下,人族已经有了足够对抗暴君国度的力量。”

  “我们可以谈谈一件事情。”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们不谈当年你的灰飞烟灭,我们只谈一下你今天的不死。怨念也好,执念也罢,这里面终究一个问题,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这里面的力量,能拥有让人一直活下去的东西,虽然还不至于不死不灭。”

  “哼,这里面的玄机,是我领悟的,只有我才能领悟。”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

  “我没有否认这一点。”李七夜说道:“但是,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当年,你从暴君中得到这地下的秘密,而暴君死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暴君,没能领悟到这里面的力量,说实在,他比你还老,他死那是迟早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他比你早死的机率更大。”

  “哼——”这个影子冷冷地一哼。

  李七夜说道:“我知道我这样说是很诛心,虽然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你对人族的贡献,在我心目中,你够资格称为人帝,你不愧被人称为伟大的先贤。”

  “但是,这里面的话,我们还是敝开来说。”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盯着这个影子。

  “当年的事情,与其说,你想得到这地下的秘密,不如说,你更执着于打败暴君,你希望在暴君死之前,打败他,或者说你要亲手杀死暴君!这是你一生的夙愿,所以,最终,你作出了选择。”李七夜看着这个影子。

  “打败他也好,守护人族也好,这有区别吗?”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说实在话,在这件事上,我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事实上,我也没资格指责你。人非圣贤,孰能无错?谁都有自己的欲念,谁都有自己的野望。”

  “但是,既然你自己作出选择,不管你是灰飞烟灭也好,不管你是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好。”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着这个影子,说道:“那你忿怨什么呢?忿怨暴君吗?忿怨贼老天吗?又或者是忿怨你自己?”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忿怨什么。”李七夜看着他,说道:“既然你作出了选择,你就应该直面对自己的选择,面对对这样的结局,不管这结局是好是坏。”

  “我没有忿怨,我只是想见天日而己!”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

  “你这话你觉得有说服力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问一问你自己,你真的忿怨过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他,说道:“这里面的力量,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里面的力量,属于负面的力量,属于黑暗的力量。为什么当年暴君能无敌,为什么他能逆转战局,为什么你灰飞烟灭了,依然还活着?这都是因为这地下的力量。”

  “暴君的暴戾与野望,让他能依托在这力量之上。而你,因为忿怨,这才让你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你自己所认为的不死不灭!”李七夜说道。

  “那又怎么样!”这个影子冷冷地说道:“我忿怨了,那又怎么样,因为我要与你为敌,所以我不能忿怨吗?”

  “我也没否认,当年我把洗颜古派建在这里,我的确是有私心,因为我也想拿到这地下的东西,但,后来我放弃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说真的,你忿不忿怨,我真的无所谓,但是,你的忿怨会让这片大地沦为魔土,毁灭这片大地的生灵,那么,这就与我有关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