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43章 三鬼爷的往事

第1143章 三鬼爷的往事

  就在李七夜沉吟之时,古铁守犹豫了一会儿,张口欲言,但,又闭上了嘴,他想问一个问题,但,又不敢去问。

  古铁守的神态李七放看在眼里,不由笑了一下,说道:“长老,你我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古铁守干笑了一下,神态尴尬,他不由搓了搓手,干笑地说道:“贤侄,那个,那个,这个,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呵,呵,呵,宗门中的诸老,他们,他们都很好奇,所以,所以,所以托我问一下。”

  这件事情,古铁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因为这件事情并不好开口。

  “古长老就尽管说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古铁守深呼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贤侄,你是仙帝祖师的后代吗?”

  “长老与诸老太会过于联想了吧。”看着古铁守的神态,李七夜知道古铁守他们想的是什么,不由大笑起来。

  古铁守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说道:“这,这个,诸老以为贤侄是仙帝祖师的后代,或者是封印于世间的帝子。”

  事实上,走到今天,洗颜古派的老一辈,如古铁守他们这些长老还真的是觉得李七夜很有可能是明仁仙帝的后代,甚至是怀疑李七夜有可能是明仁仙帝封印于世间的帝子。

  如果说,现在李七夜站出来说自己是明仁仙帝的后代,是明仁仙帝的儿子,在洗颜古派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长老是想多了,我既不是明仁仙帝的后代,更不是明仁仙帝的儿子。”

  古铁守不由苦笑了一下。在心里面,他也的确是希望李七夜是明仁仙帝的后代,甚至希望李七夜是帝子。

  “那个。那个明仁战铠呢?”古铁守忍不住说道。

  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听说过明仁战铠。而且,三角古院一直都在那里,从来没有人能触动它,更别说是御驾它了,现在李七夜却能随心所欲地御驾它。

  这样的明仁战铠,除了明仁仙帝之外,或者也唯有明仁仙帝的儿子才能御驾它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明仁战铠。等的是有缘人,它依然是深埋于地下,有一天,他遇到了有缘人之后,它会再一次出世的。”

  明仁战铠这里面的东西,李七夜也不会去说明的,古铁守他们也不知道,虽然说明仁战铠虽然叫做明仁战铠,但是,它与明仁仙帝的关系并不大。它并不是明仁仙帝炼造的。

  当年,李七夜还没有想好名字的时候,明仁仙帝穿过它参加大战。后来被人称之为“明仁战铠”,李七夜觉得这个名字没问题,也就没有去更改过这个名字了。

  最后,古铁守不再打扰李七夜,向李七夜拜了拜,正欲离开。

  “三鬼爷还在吧。”李七夜对古铁守说道:“叫他来一趟吧,还有牧少皇。”

  李七夜这样的话都让古铁守心里面跳了一下,他自己都涂糊了,他都搞不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了。

  三鬼爷牧少帝是他们的祖师。以辈份而论,李七夜应该叫三鬼爷一声祖师才对。但是,三鬼爷却又听从李七夜的命令。这里面实在是乱得让古铁守想不明白。

  “我,我,我一定去请示祖师。”古铁守哪里敢说什么,他在三鬼爷面前是矮了好几辈呢。

  事实上,走到今天,洗颜古派上下所有弟子都傻了眼,不管是长老,还是普通弟子,都完全傻了,不管是谁,做梦都没有想到,好色爱嫖的三鬼爷竟然是他们洗颜古派最强大的祖师牧少帝。

  在以前,曾经有长老建议把三鬼爷逐出宗门,以免他坏了宗门的名誉。现在知道了三鬼爷竟然是头顶上的祖师,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吓得冷汗涔涔。

  一会儿之后,三鬼爷和魁梧的汉子,也就是牧少皇,都来了。

  见到了李七夜,就算是三鬼爷这样的人物也不敢托大,他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见过大人。”

  李七夜看了看三鬼爷,说道:“看来,黑龙王是跟你说了我的事情了。”

  “黑龙王前辈只是提到了一些。”三鬼爷干笑一声,然后向李七夜介绍地说道:“大人,这是我弟弟。”

  “我知道他是谁。”李七夜看了一眼牧少皇,然后又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洗颜古派的没落,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人了吧。”

  “大人,是我的错,是我把洗颜古派给毁了,愧对列祖列宗。”三鬼爷忙是说道。

  牧少皇也忙是抢着说道:“大人,这并不怪我兄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发现了这地下的秘密,是我引火烧身的,所以,师尊才判我永世牢狱之刑。”

  “不,大人,如果不是我鬼迷心窍、权欲薰心,打开了禁封,洗颜古派也不会灾难临头。”三鬼爷忙是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人也别在抢罪了。既然你们师父都判下了,孰是孰非,我都懒得去过问,我只想知道过程与细节。”

  “是我的过错。”牧少皇沉声地说道:“我与兄长自幼在洗颜古派长大,同拜于师门之下。在修练上,我不如兄长,我是自小沉迷于各种离奇古怪的事情之中。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了宗门内的很多卷籍。”

  “所以,你顺藤摸根,想得到力量。”李七夜看着牧少皇说道。

  “大人,并非是如此,我弟自小喜欢离奇的事情,对于权势名欲并不看重,所以,我扬名天下之时,他依然是默默无名。”三鬼爷忙是说道。

  牧少皇搔了搔头,说道:“通过宗门内的诸多卷籍,我知道我们洗颜古派地下埋着一个秘密。一开始,我只以为地下埋着明铠战铠,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如此。”

  “地下埋葬着强大无匹的力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年他让明仁仙帝选址于此,把洗颜古派建在这上面,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是的。”牧少皇干笑一声,说道:“一开始,我只希望把明仁战铠弄到手,希望能让兄长在争夺天命的时候派上用场,就像当年的仙帝祖师一样。但是,我一直搞不明白明仁战铠的真正原理,它好像不是一件宝物,我是根本无法得到它……”

  “……后来,随着我的钻研,洗颜古派的地下,在帝基之下,有着更加强大的东西,更加永恒的力量,这力量只怕比明仁战铠更加强大,所以,我一下子被地下的力量所迷住了。”牧少皇说道。

  “这都怪我,是我鬼谜心窍。”三鬼爷忙是说道:“是我想得到这地下的力量,这才给洗颜古派招来灭顶之灾。”

  三鬼爷说道:“我与踏空仙帝争天命,六战之中,三胜三败,但是,每次相战,踏空仙帝的大道完善得都比我好,我明白踏空仙帝明悟了真谛,特别是最后一次对决的时候,我战败了,我与踏空仙帝有着很大的距离,这段距离让我觉得难于追得上,所以,心里面就萌生了得到更强大力量的想法。”

  “鬼迷心窍!”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三鬼爷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当时我的确是鬼迷心窍了,一心想成为仙帝,权欲薰心,一下子想走偏锋。”

  说到这里,三鬼爷神态一黯,说道:“当时听我弟说,他把地下的封印研究得差不多了,关于地下的一些传说,我也听说过,传说,曾经有暴君和先贤都得到过这地下的力量,这地下的力量让他们九界无敌。”

  “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下场吗?”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三鬼爷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当时我是鬼迷心窍,完全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得到强大的力量,超越踏空仙帝,承载天命,成就仙帝。”

  “不管仙帝是怎么样的人,不管是杀人魔头,还是仁义的君子,但是,从来没有哪一个仙帝会因为旁门歪道而能得到天命的承认,能承载天命的,天命只能由无上大道才能承载,否则,你就算得到再强大的力量,都难成为仙帝。”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三鬼爷干笑一声,说道:“当时我是败惨了,被蒙蔽了双眼,不甘心败在踏空仙帝的手中,所以,没有想太多,一心想得到地下的力量。”

  说到这里,三鬼爷叹息一声,说道:“师尊与诸老一开始也不同意,但是,经不起我一次又一次的游说,最终,师尊他们也同意打开地下的封印。没想到,一念之差,给洗颜古派招来灭顶之灾。”

  明知道有危险,洗颜古派的诸老最终是答应下来了,这也的确是因为洗颜古派十分渴望再出一位仙帝,毫无疑问,牧少帝是最有希望成为仙帝的人。

  “哼,你们只知道地下有着强大的力量,却没有想过,地下封印着的是什么样的东西!”李七夜冷冷地说道:“否则,明仁仙帝与我会花那么多的心血打下坚牢无比的帝基把这片大地镇封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