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62章棺中之人

第1262章棺中之人

  看着公孙美玉的真命被碾碎,化作光粒子慢慢消散而去,整个场面静到可怕,静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在整个场面,除了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甚至是很多人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

  至于上官飞燕,被击穿胸膛的她,一看到情况不妙,就逃之夭夭了,连片刻都不敢停留,在这一刻,她已经是顾不上什么神王尊严了。

  片刻,一些人才回过神来,看到一片狼籍的翠园,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这太让人无法想象了。

  公孙美玉的道行之强众所知道,她的神照媚眼更是让人谈之变色,至于上官飞燕,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她本身就是一尊中神王,但她依然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依然被一招击穿了胸膛

  虽然说,上官飞燕有大意的成分,未有绝世之兵出手,但,她的实力依然强大,就算是赤手空拳,依然可以斩杀普通的大贤,但是,现在她反而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被逼得转身逃走。

  张百徒和洪玉娇他们两个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反应过来,他们知道李七夜很强,但是,他们没有想过李七夜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碾杀公孙美玉如同碾杀蚁蝼一样。

  在刚才,他们都在担心李七夜被公孙美玉的神照媚照所控制,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李七夜刚才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己。

  “嗡”的一声,就在所有人为之失神的时候,虚空打开,老者走了出来。这位老者正是刚才被李七夜放逐的老者,他从被放逐的深层次空间走出来,丝毫不损,从容不迫,这足够说明他本身的强大了。

  这个老者虽然已经是白发苍苍,但是。气色很好,神态奕奕,颜童鹤发。虽然他未爆发可怕的气势,但是。看到他双眼星辰明灭,大道衍生,就足够让人打了一个冷颤,足够让人全身发寒。

  “简家的老祖宗。”有在场的老一辈大贤认识这位老者,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

  眼前的老者正是简家的家主,也是这一次寿宴的老寿星简龙卫。

  “尊驾,此举太过矣。”简龙卫看着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是闯了大祸,捅了马蜂窝,真到了这地步,只怕人族没有人能庇护你。”

  简龙卫并非是对李七夜有敌意,甚至对于李七夜有惜才之心,可惜。李七夜却一口气杀了公孙美玉,重伤了上官飞燕,这是把天灵界的两大巨无霸给得罪了,这样的大事,就算简龙卫想庇护李七夜都难。

  “区区海螺号而己,谈不上闯了大祸。”李七夜直着眼前的简龙卫,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看到李七夜这谈笑风云的神态,简龙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海螺号乃是可号令百族,与之为敌,是自寻灭亡……”

  “龙卫,你退下吧。”简龙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响亮,也只有简龙卫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听到这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简龙卫如同雷殛一样,他都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他都不由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样都能惊动他们的始祖。

  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此时,他只是随手一指,“嗡”的一声,道门打开,他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看着消失的道门,很多人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很多人都不由傻傻地站在那里。

  “好强的人。”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有人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难怪是敢助孔雀树血炼亿万广海鱼,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嘛,这简直是一尊杀神,不,应该说是一个凶人,第一凶人”

  “凶人”有人不由细细地体味着这个称呼,细细体味之下,都觉得这个称呼再适合不过了。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呀,现在李七夜说杀就杀,这是何等的杀伐果断,这是何等的凶狠冷厉,这样的人的确是够资格被称为“凶人”。

  “小铁,好好招待客人。”此时,失神的简龙卫回过神来,对简小铁吩咐说道。

  在简家的幽深之地,一个秘密的禁地之中,在这里有一个被封印的水池,这说它是水池,不如说它为水棺更准确。

  这样的水棺抬摆放在封禁的中央台上,水棺之中闪动着琥珀的光芒,每一缕的光芒都犹如实质一样。

  水棺中的水看起来像琥珀一样凝固,但是,它却给人一种流光逸彩的感觉,好像这水有生命一样,它在蕴养着水棺中的这个人。

  水棺中如琥珀一般的水虽然被封印了,但是,再强大的封印都无法完全把它封印住,依然能让人闻到一股淡淡的龙涎之香,这龙涎之香入鼻,让人感觉自己全身的血统一下子壮大了无数倍,让人感觉自己要化作真龙一样,自己体内的血脉像是有着一条条巨大的真龙在奔走一样。

  在水棺之中,沉睡着一个老者,一个穿着简单布衣的老者。这个老者虽然穿着简单布衣,但,却有帝王之相,他那朴实的容颜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似乎,他曾经凌驾九天,曾经称霸八方,似乎,他天生就是帝王。

  “嗡”的一声,道门打开,李七夜坐道门中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水棺之前,看着水棺中的老者,然后是缓缓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此时,“哗啦”的水声响起,沉在水棺下的老者慢慢浮出水面,他睁开了双眼,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天地明灭的感觉。

  这个浮出水面的老者本是欲起来,安稳坐在那里的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手,淡淡地说道:“简文,免你礼数了,你爬出来,再封印也麻烦,就躺着吧。”

  浮出水棺的老者把头枕在棺边,看着李七夜,不由动容地说道:“大人,果真是你,你果真是抢回了真身。”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看着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都是小黑子的功劳,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棺中老者听到这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小黑的一切都是由大人所赐,大人给了他生命,给了他无敌,他能这样做,也是报答大人。”

  李七夜稳坐在那里,沉默着不语,看着故人老去,他也唯有沉默,这样的事情他也见多了。

  “时光无情,就算是老头子的龙涎也一样封不住。”李七夜最后轻轻地叹息说道:“你老了,不复年轻时的峥嵘。”

  老者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活了这么久,我也满足了,这都是大人与师尊的恩赐,没有大人与师尊,也没有我的今天。”

  李七夜也不由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的确是视你如己出,当年我把你姐弟两个托给他,也是有了交待。”

  老者露出笑容,那怕是他如此强大的存在,他此时在李七夜面前,也依然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样的纯真笑了,宛如间,又回到了当年。

  在那遥远的岁月,他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整日心惊肉跳,每日都在逃亡中渡过,一直遇到了一只阴鸦,直到那天,他们才安稳下来,才知道什么叫做安全,什么叫做幸福。

  “大人见过姐姐了。”最终,老者露出了纯真的笑容,依然是像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李七夜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多少年了,我一直不愿意回来,但,终究是要作最后一次的道别。”

  老者也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微笑地说道:“姐姐她一直都不后悔,她只后悔自己未能迈过心里面的那一道坎,未能陪着大人走到最后。她曾说过,她对不起大人,是她为大人在漫长的道路过造就了障碍。”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我也不怪她。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岁月太遥远,如果什么事都往心里面去,那何时才能了结。”

  老者也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露出那纯真的笑容,说道:“我一直认为,大人是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可能见到大人了,今天能再一次见到大人,我这一生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老者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问道:“大人这一次来是告别吗?”

  “也算是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别过之后,或者将会成为永别,这将会成为你我最后一次相见,这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大人要上去了吗?”过了好一会儿,老者轻轻地问道,他问出这话的时候,他有些失神,神态很复杂,也很古怪。

  “那是一个众帝诸神并存的世界呀。”老者不由昵喃地说道,说到这里,他都失神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