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寿礼

  此时,上官飞龙也忙是拦住了想动手的血鲨庄少庄主,忙是说道:“少庄主,不必与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坏了简老爷子的大寿,这不好。”

  血鲨庄少庄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简府大门,他不由冷冷哼了一声,这才作罢,不管是谁,来到了简府都要收敛一下。

  “少庄主不必在意,他的头颅已经被人订下了。”上官飞龙一笑,然后冷笑地对李七夜说道:“我们也不与你一般见识,不过,你高兴不了多久了,公孙皇后已经订下了你的脑袋,她已经放出话,必取你的脑袋祭她的婢女”

  上官飞龙这话让洪玉娇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不由大吃一惊,就是洪天柱也不由脸色微变,他当然知道公孙皇后是谁了,沉海神王的小妾,背靠着沉海朝这样的巨无霸。

  “那是什么东西”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不止是洪玉娇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弟子,就是洪天柱也有些无语,这未免也太霸气了吧,在年轻一辈,有几个人敢说公孙美玉算什么东西

  “嘿,嘿,不知死活的东西,公孙皇后一出手,不管是谁来了,都救不了你。”上官飞龙阴阴一笑。

  事实上,就是他把李七夜出现在龙井城的消息告诉公孙美玉的,因为他姐姐与公孙美玉交情很好。如果不是公孙美玉在拜见简家的大人物,只怕她早就来取李七夜的头颅了,为她那死去的婢女公孙倩儿报仇。

  “诸位,到了。”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简家的门口,洪天柱见他们剑拔弩张,忙是说道。

  此时。简家的迎宾弟子早就迎上来了,简家的迎宾弟子眼尖见识广,忙是向洪天柱他们抱拳说道:“洪当家。少庄主,诸位到下。寒舍生辉”

  洪天柱忙是抱拳寒暄,就算是傲气的血鲨庄少庄主在简家面前也不敢放肆,十分的客气与简家弟子攀谈,至于上官飞龙,他早就来简家了,已经送上了寿礼,与简家的弟子更加熟络了。

  “谢谢。”在洪天柱他们与简家弟子寒暄之时,林家姑娘走到李七夜身边。低声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她,看着这位如幽谷兰芝的姑娘,看着她那有几分害羞的神态,他在心里面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当年洪、许、林、张他们几个姓氏的祖先在他们军团下效力,他们几个是世交,带着家族弟子结成了一个营,曾经是威慑天下,曾经是海纳百川,他们不止是威名赫赫,更是因为他们的胸襟与开明。曾引得人族诸多强者投奔。

  然而,多少年过去,他们几个姓氏的子孙后代却相互斗争。他们的晚辈却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我们进去吧。”就在李七夜心里面轻叹的时候,林家姑娘提醒李七夜说道。

  此时,洪天柱他们与简家弟子边寒暄边走入简府,其他的弟子也跟着走入了简府。

  李七夜与林家姑娘踏上了台阶,当站在简府的门檐下的时候,李七夜他不由抬头看着简府上的匾额,这是一块木匾,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一个“简”字,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字。却有着不一样的神蕴。

  看着这样的一个“简”字,李七夜耳边好像是响起了一个活泼快乐而又有着几分狡黠的笑声。那个让人难于忘怀的笑声。

  “大人执掌乾坤,让鸿天承载了天命。那你也留一个字,以庇我简氏后人如何”那个女子,有几分狡黠,眨了眨眼睛,这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女子抿嘴一笑,说道:“我是不敢求大人你扶持我简氏后人,只希望,我简氏后人若有一天不长眼睛与大人为敌,望大人看在这个简字的情份上,饶恕他们一命。”

  昔日的往往,宛如是昨日一般,那让人难于忘怀的音容萦绕于心中,看着眼前这个“简”字,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在心里面喃喃地说道:“丫头呀,丫头,当年你是何苦呢,尽是给鸿天那丫头出主意。如果我要从仙魔洞夺回身体,早就动手了。”

  想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一切都成了过去,一切都烟消云散。

  在李七夜失神之时,洪天柱已奉上寿礼,洪天柱送上的寿礼不算是惊艳,也没丢洞庭湖的颜脸,可以说是中规中的中规。

  而血鲨少庄主拱上了一个宝盒,里面盛着一颗血珠,他对于自己的寿礼也是甚为得意,说道:“我祖宗未能亲自来为简前辈贺寿,让我带来一颗血鲨神珠以孝敬简前辈,小小簿礼,不成敬意。”

  血鲨少庄主虽然口上这样说,但是,神态间也有点得意,毕竟,这是一颗神珠,极为罕见,他能拿出这样的宝物,的确是不容易。

  就是另一旁的一些前来贺寿送寿礼的一些人也都有些惊叹,这样的一颗神珠只怕是有市无价。

  “血鲨神珠一颗。”不过,收寿礼的老者反应比较平淡,只是登记入簿而己。

  简家是何方神圣,他们根底极深,能在这里收寿礼的人都是见识极广的人,怎么样的宝物没有见过,区区一颗血鲨神珠,他当然是反应平淡了。

  血鲨少庄主本来是有几分自得,但是,简家老者反应平淡,他心里面不免有几分失落,也有几分不是滋味,就算是对于他们血鲨庄而言,这样的一颗神珠也是十分珍贵,然而,现在简家的老者平淡无比,就好像是一颗普通的珍珠一样,这又怎么能不让他有几分失落和几分不是滋味呢。

  “这位是”当李七夜发呆站在门口的时候,有简家弟子反应过来,忙是招呼李七夜,说道:“不知道阁下尊称”

  “嘿,他叫李七夜,来自孔雀地,是不是有请柬贺寿,就不得而知了。”心里面不是滋味的血鲨少庄主正好一肚子气,所以,趁这个机会阴阳怪气地说道,有意贬损李七夜。

  “原来是孔雀地的李公子,大名如雷贯耳。”简家弟子也不是井底之蛙,立即抱拳地说道。

  对于血鲨少庄主的阴阳怪气,李七夜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随手拿出简小铁给的请柬递给了这个弟子。

  “李公子,里面请。”这位简家弟子忙是引李七夜走入了简家。

  见李七夜取出了请柬,本是想借机会嘲笑李七夜一番的血鲨少庄主只好冷哼一声。

  简家弟子把李七夜引至登册累簿之处,李七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手取出了一个木盒放在了登记入簿的老者面前。

  李七夜取出的木盒,那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那只是以最普通的木盒随意装上寿礼而己,毫不起眼。

  “哟,这就是你的寿礼呀”见到李七夜取出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盒,血鲨少庄主不由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听说你们孔雀地没有弟子,就你一个光棍,这样的传承没底蕴也能理解的,你不会是在孔雀树上取几片树叶来给简老爷子当贺礼吧。”

  “血鲨兄,你也不能这样太强求人家,孔雀地经过这一场灾难之后,已经一穷二白,情比礼重,几片树叶也是一份礼。”此时上官飞龙也笑着说道。

  上官飞龙和血鲨少庄主已经与李七夜结下了恩怨,所以他们也不给李七夜情面。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血鲨少庄主,只是对老者淡淡地说道:“参根一枝,续续寿也好。”

  老者此时脸色一变,立即打开了木盒,当这木盒一打开,一股浓郁无比的参味飘散,所有人闻到这一股参味的时候,顿时血气高涨,特别是年老的修士,更是觉得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一样。

  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木盒之中放着一截参根,整截参根通体如血,通体如血的参根流淌着紫色的光芒,就好像是一段紫玉一样,甚至这段参根好像还有生命一样。

  “紫血参王之祖参祖之根”老者都不由惊呼一声,那怕是见过世面的他都不由为之震撼,这样的东西,这已经不是能用几百万年的药龄来衡量了,这是仙药

  参祖之根,那怕是小小的一截,那也是价值无法想象,对于很多修士来说,这样的一截参祖之根,可以续寿很长,这是很多老一辈强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参祖”看到这样的一截参根,在场很多宾客为之震撼,众多人纷纷探头张望。

  “我这一辈子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仙物。”有大教的老祖看到这样的东西,都不由为之震撼,为之流口水,这是续寿的好东西。

  “仙药呀,可遇不可求,有几个人一辈子见过仙药呢”很多人看到这截参根,都不由为之动容,年老的修士更是口水直流。

  “这可是神皇独享的东西。”虽然很多人流口水,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动邪念,这样的东西只有神皇才能独享。

  “参祖之根”就是洪天柱他们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一下子被震慑住了,这样的东西他们想都不敢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