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48章洪天柱

第1248章洪天柱

  李七夜在彩虹轩小住,而张百徒也需要趁热打铁,把刚悟的大道好好吸揣摩,好好参悟。

  当然,对于参加简家老祖宗大寿之事,李七夜也并不着急。对于李七夜本身而言,他并非是为参加简龙卫的大寿而去。

  李七夜小住几天之后,洪玉娇来了,洪玉娇不是独自一个人来,与她同行的人除了有洞庭湖的弟子之外,还有她父亲,也是当今洞庭湖的当家洪天柱。

  洞庭湖的当家洪天柱虽然名字很霸气,但他本人并不高大,不属于那种魁梧威武的人,洪天柱整个人看起来头生白发,他本人虽然并不高大威猛,但是,他却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信男善女。

  “李公子,这便是家父。”见到李七夜之后,洪玉娇为李七夜介绍地说道。

  李七夜坐在大堂之上,看到洪天柱,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起身,洪天柱看着李七夜,抱拳地说道:“贤侄大名,如雷灌耳,今日能一见贤侄,也是一种缘份。”

  此时,洪玉娇带着其他的洞庭湖弟子退下,因为她知道自己父亲有事欲与李七夜谈。

  “玉娇留下。”在洪玉娇要退下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地说道:“有些话你也应该听听。”

  洪玉娇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怔了一下,不由看着自己父亲,然后她留下了。

  一时之间,大堂之内只有李七夜洪天柱洪玉娇他们三个人。

  坐定之后,李七夜看了洪天柱一眼,缓缓地说道:“听玉娇说,你要见我,有事欲与我谈一谈,不知道是什么事?”洪天柱不免是多看了李七夜几眼,李七夜坐在那里,宛如是镇守八方,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换作是很多人。李七夜这样的姿态绝对是让人不喜,毕竟他作为一个晚辈,如此的自负,如此的高高在上。这样的姿态只怕是没有几个人会喜欢。

  “你在心里面也用不着多去想。”李七夜坐在那里,只是淡淡地说道:“不要认为你是洞庭湖的当家,我就会多给你几分情面,多尊敬你几分。我能见你,那不是因为你是洞庭湖的当家。也不是因为你们洞庭湖有多强大,我今天见你,纯粹是因为你们祖先英灵庇佑,才见你一面,给你洞庭湖一个机会。”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换作很多人都会拂衣而去,像洪天柱这样的人物,好歹也是一方霸主,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和身份,今天竟然被人说见你只是祖先英灵庇佑。这样的话简直就是贬低羞辱人,任何人都不喜欢听。

  李七夜这话一出,洪天柱的脸色都不由变了一下,听到这样的话,说是没有不悦那是自欺欺人的,只不过,洪天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自矜身份而己。

  “李公子,我尊重你的地位,也尊敬你的为人。”就是洪玉娇也忍不住为自己父亲说话。说道:“但,也请你尊重我们,尊重我们洞庭湖。”

  这也难怪洪玉娇不悦,李七夜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指着她父亲的鼻子说话,她作为女儿,当然是要维护自己父亲的威严了。

  “玉娇,我坐在这里,就已经是尊重你们,尊重你们洞庭湖”李七夜双目一张。瞬间是光芒绽放,如同星辰明灭,天地沉浮,此时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神祇,高高在上,凌驾九天。

  李七夜盯着洪玉娇,缓缓地说道:“你以为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我都会给他指点迷津,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个造化吗?”被李七夜一双眼睛盯着,洪玉娇顿时芳心一震,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什么震慑人心一样,李七夜就坐在那里,但,他却宛如镇入了她的心中,让她喘不过气来,甚至有一种站起来膜拜的冲动,这种感觉说起来玄之又玄。

  直到李七夜收回目光之时,洪玉娇这才松了一口气,那种慑人之威这才消散而去,这惚如一梦的感觉,看着眼前的青年,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甚至有可能比她还小的李七夜竟然如此的威慑人心,宛中他是一尊亘古存在一样。

  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下自己心里面的不悦情绪,他对李七夜抱拳地说道:“不瞒贤侄说,今日我来,的确是有事与贤侄相商。”

  “说吧。”李七夜看着洪天柱,淡淡地说道。

  洪天柱沉吟了一下,最后说道:“贤侄现在乃是孔雀树的弟子,也是孔雀地的传人,我洞庭湖欲与孔雀地作一个互往的协议。”

  “互往协议?”李七夜撩了一下眉毛,缓缓地说道。

  洪天柱说道:“如果贤侄愿意,我们洞庭湖欲派弟子往孔雀地驻守,在那里建一个训练营地,让他们适应大陆,也是加深两地的互动与交情。当然,贤侄也一样可以派弟子来我洞庭湖,在我洞庭湖训练他们对汪洋瀚海的适应。”

  洞庭湖虽大,但是,陆地远比不上孔雀地,洞庭湖更多的是湖泊,孔雀地乃是碧洋海乃至是整个天灵界数一数二的陆地,它号称为人族的第二个庇护之地,这并非是一句空话。

  虽然孔雀地的陆地广阔,但是,一直以来不允许外人或其他的种族驻守孔雀地,这是孔雀树的最高尊严,谁都不敢去挑衅。

  “天灵界的人族,为数也不多,洞庭湖与孔雀地乃是天灵界人族的最大的两块栖息之地,贤侄也应该知道,若是我们两地合作,对彼此有益,也对整个人族有益。”最后,洪天柱补了一句,说道。

  “我并不是一个刻薄之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说到对于整个人族的利益,你自己都会觉得可笑。连你们自己洪张许几大姓氏都整天窝里斗,今天你盘算着他手中的大权,明天你窥视着他座下的位置。你不觉得你们今天的洞庭湖在谈天灵界人族的利益之时,是那样的可笑吗?”

  “连自己的人都容不下,何谈来容下其他外人”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天柱一眼。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洪天柱顿时脸色涨红,甚至是有些难看。

  “李公子,你这话太过了。”洪玉娇都不由站了起来,为自己父亲说话。

  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玉娇一眼,冷冷地说道:“不然,你们洞庭湖想过这样的问题吗?这样的问题,你们洞庭湖早就好好反思了。你们也可以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地带回去告诉你洞庭湖的那些老东西,我本来不想理会这种破事,说事实的话,这样的破事在我眼中连屁都算不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冷,冷冷地说道:“只不过,你们祖先庇佑,我只是想再给你们洞庭湖一个机会而己。如果你们回到了洞庭湖,告诉那些老骨头,不早点觉悟,我亲自出手,一直抽到他们自己醒觉为止”

  此时洪天柱也不由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由沉声地说道:“李公子,你说这话太过份了,我洞庭湖的事情,我洞庭湖自会处理,如果李公子不愿意交往,那就算了,就此告辞。”

  “坐下”此时,李七夜目光瞬间绽放,整个人气势压人,当他双目一张之时,万古湮灭,宛如诸神镇守,当他的目光一落在洪天柱身上的时候。

  洪天柱身不由己,“砰”的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就好像是一只诸神巨手一样,直接把他按在了位置之上,完全是身不由己。

  “你还不明白。”李七夜冷冷地看着洪天柱,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们百圣堂的诸圣先贤庇护,那只是一句空话吗?你们有几时去拜过自己祖先的英灵了?”

  “百圣堂的庇护先贤?”洪天柱愕了一下,看着李七夜,一时间他都想不透,但,有了点头绪。

  “算了。”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具体我也懒得去管你们了,既然你想与孔雀地建立一个互往,那我就给你指条明路吧,带我的亲笔信去找锦秀谷的孔琴如,她会为你们作一个安排。”

  “锦秀谷的谷主?”洪天柱不由怔了一下。

  洪天柱一时之间都搞不明白李七夜与孔琴如的关系了,按理来说,李七夜是孔雀地的传人,此事应该由李七夜作主才对。

  “去吧,孔琴如会助你一臂之力的。”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对于洞庭湖,他都不想去管,如果不是念在他们祖先的份上,他连口舌都懒得去浪费。

  洪天柱不由犹豫了一下,他说道:“这,这个,锦秀谷愿意吗?锦秀谷他们那方面愿助我们洞庭湖吗?”说到这里,他都有些底气不足。

  李七夜此时不由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你可别跟我说你们跟锦秀谷没有什么来往?”

  “这个,这个,这个……”洪天柱不由搓了一下手掌,有些尴尬,说道:“我洞庭湖与锦秀谷,来往,来往是有的,只,只,只是偶尔而己。”

  说到这里,洪天柱甚为尴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