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235章 小禅宗

第1235章 小禅宗

  过了许久,有真正的古老存在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算是古老的存在都不由感慨地说道:“百圣堂呀,传说是英灵之地,不容亵渎,只有蠢货才会自寻死路。【】一些蠢货也不想一想,洞庭湖是一块宝地,多少人垂涎,为什么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敢去动它!也罢,有些蠢物就让他们自寻死路吧。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愿意去趟这样的浑水。”

  这种真正的古老存在说完,闭目沉睡,不再理会这种事情,更不愿意去趟这样的浑水。

  在岛屿上,老匾飞了回来,依然是挂在了古殿之上,依然是陈旧无比,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张百徒被这种无敌的力量震慑得跪拜在地上,他久久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不由瞠目结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百圣堂这样的一块老匾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过了很久之后,张百徒这才站了起来,看着老匾,说话都结结巴巴,说道:“这,这,这,这是……”他结结巴巴地说了大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现在还没明白吗?庇护百圣堂的圣贤不是我。”李七夜看着说话都结巴的张百徒,淡淡地说道:“是你们张、许、洪几个姓氏的先祖,是他们在天的英灵。”

  “在天的英灵?”张百徒不由一时之间失神,喃喃地说道。

  “你们先祖,有着广阔的胸襟,豁达而英勇,在他们自己的时代,就算他们不是最强大的人,但。依然让众多神皇钦佩。这不是因为他们的功业,不是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因为他们的胸襟。坦荡而虔诚,忠勇而无私。他们的品质,一直让人敬佩,这是金石一样的品质。”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缓缓地说道:“而作为他们的子孙,看看这些子孙都做了些什么,只不过是为了蝇头小利而己,只不过为了那点权势而己。就反目成仇,一生不相互来。当年你们祖先登临九天,巡视八方,都从来没争过权势!你们自己想一想,愧对你们祖上的在天之灵吗?”

  张百徒听着这样的话,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他在想象着他们张、许、洪诸位先祖患难以共的情景,他在想象着他们祖先风雨同舟的情景,想象着他们祖先以血换血的情景……

  “你暂时跟随我吧。”李七夜最后看了张百徒一眼,吩咐地说道:“你把自己要带走的东西就收拾一下。我先走一步,在彩虹城等我。”

  李七夜吩咐了张百徒之后,随手一点。打开道门,瞬间离去。

  而张百徒久久回不过神来,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立即去收拾东西。

  在洞庭湖之外,有着不少岛屿,当然,这些岛屿不论是在面积上还是资源上都无法与洞庭湖相比。

  在这些岛屿之中。小禅宗算是比较有实力的传承,拥有五座岛屿。他们整个小禅宗的祖地就建在了这五座岛屿之上。

  小禅宗离洞庭湖比较远,而且。小禅宗乃是人族建立,门下弟子都是人族修士。作为人族的传承,小禅宗在龙妖海也算是有点小名气。

  小禅宗今天来了一个客人,指名要见小禅宗的宗主。如果换作是其他的宗门教派,不是说想要见宗主就是能见宗主的,毕竟,一派之掌地位尊贵,不轻易见外人。

  不过,小禅宗作为一个小传承,他们的宗主倒没有端架子,听说有人族年轻人指名道姓要见他,他还是亲自接见了这个人族年轻人。

  在室内,小禅宗主与客人坐下之后,小禅宗主不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上来平凡无奇,似乎并不像是什么强者。

  但,小禅宗主作为小派宗主,他还是没有轻视之心,作为小派,他们对于任何人都是谨慎,不敢自大。

  “不知道尊驾是如何称呼呢?”最后,小禅宗主向眼前平凡的青年抱拳说道。

  “李七夜。”眼前的平凡无奇的青年正是李七夜,他离开了百圣堂之后,就直接来到了小禅宗。

  李七夜来到小禅宗,主要是为了打听发苏雍皇之事。

  听到“李七夜”这个名字,小禅宗主立即站了起来,抱拳而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孔雀地的李公子,失敬,失敬,是在小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李公子恕罪。”

  小禅宗宗主作为一派之主,还是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特别是有关于人族的消息,他们小禅宗更加关注。关于孔雀祖树血炼亿万广海鱼之事、关于李七夜是控树者之事已经是传到了龙妖海了。

  对于小禅宗主的态度,李七夜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己。

  小禅宗主也没有想到孔雀祖树的传人会来到龙妖海,他也是大吃一惊,他不由感慨地说道:“李公子乃是孔雀祖树的高足,在这一世,孔雀地也算是有了主人,有了孔雀地的磐稳,天灵界的人族也是有了立足之地,有了庇护之所。”

  在外界,很多人都认为李七夜是孔雀树的控树者,甚至是认为李七夜是孔雀树的徒弟。

  对于这里面的误会,李七夜也懒得去解释,他只是点头说道:“我今日来,不谈孔雀地之事,我是想来问一问阅下有关于一个女孩子的事情。”

  “李公子打听的可是苏姑娘?”小禅宗主听到李七夜的话,立即是想到了一个人。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着小禅宗主,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我想知道一下,你给了她什么东西?”

  李七夜这话,让小禅宗主心里面为之一凛,他都不由犹豫了一下,他有些为难地说道:“这,这并非是我相信不过李公子,只是。这,这只是涉及别人**。”

  “放心,我比你更了解她。我与她同出一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些,你也不完全算是人族。”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小禅宗主大吃一惊,不由看着李七夜,吃惊地说道:“公子此话怎么讲!”

  “你自己心里面明白。”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身上流淌着不死门的血统,虽然你的血统已经是很稀薄了,但,不死门的烙印。永远都难于抹去。不死仙帝,他的种族烙印是特别的不一样的。”

  小禅宗主不由后退了一步,他都不由为之骇然地看着李七夜,这样的事情外人根本不知道,李七夜竟然一眼看穿,似乎,在李七夜面前,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的双眼一样。

  小禅宗主回过神来,他不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由苦笑地说道:“公子法眼如炬。小的还能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说到这里,小禅宗主叹息一声,说道:“公子说得的确是没错。我祖上的一位祖母的确是出身于不死门。不死门没落之后,她老人家远嫁龙妖海,与我祖上结为连理。”

  “她从不死门带来了一些东西。”李七夜猜都能猜得到,他只是有点好奇,当年苏家的祖先与不死门是怎么样扯上关系的。

  “是带了一些宝物。”小禅宗主也只好承认地说道:“不过,都不是什么惊世之物。”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不是为什么宝物而来。再说了,我真的想要不死门的宝物。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呵,呵。呵,公子误会了。”小禅宗主忙是笑着说道:“祖母带来的那点嫁妆,早就用完了。如果我有惊世之宝的话,小禅宗也不止只一个小门派了。”

  “那你给了苏姑娘是什么东西?”李七夜含笑地说道。

  “一张图。”小禅宗主忙是说道:“不过,不是什么藏宝图,是一种怪怪的图,这张图一直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不是苏姑娘带着这张图的另外一半来,我也不知道这只是一半张的图纸。苏姑娘一定要这张图,给了价格不菲的精璧,买下了这张图。”

  “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李七夜随口问道。

  小禅宗主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不瞒公子,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以前这张图一直扔在家中老柜的角落里,从来没有人去翻过。苏姑娘拿着这一半的图来,我也才知道记起这张图的。苏姑娘拿到之后,我也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而己,那是一张怪图,反正是怪怪的,我没办法看清楚这是怎么样的一张图。”

  “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不死之术。”最后,小禅宗主怕李七夜有所误会,忙是补了一句说话。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是为什么不死之术而来的。如果不死之术都能落到你手中,那么,千百万年以来,不会有无数人在寻找不死仙实的不死之术了,这不东西,又焉是你能拥有的。”

  “公子如此卓见,实在是让人佩服。”李七夜的话让小禅宗主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李七夜误会他曾经拥有不死之术。

  如果这样的消息真的传出去,那么他们的小禅宗就面临着面顶之灾了。

  “那打扰了,就此告辞。”打听至此,李七夜也知道小禅宗主知道的消息有限,没有必要再追问下去。

  事实上,李七夜并不着急现在就找到苏雍皇,只要苏雍皇没有危险,他就放心了,只不过,他比较好奇的是,苏雍皇究竟是触及了什么,连不死仙帝的骷髅马都跑出来了。

  当然,李七夜在心里面清楚得很,当年不死仙帝的崩灭远没有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他就不会留有后手。

  “公子若不介意,在寒舍小住几天如何?”小禅宗主热情挽留,对于他而言,李七夜作为孔雀树的传人,未来李七夜有可能成为天灵界的人族领军人物,所以,他也十分乐意与李七夜交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小禅宗主,随手取出一个木盒,说道:“多谢款待,这只是见面礼,就此告辞。”

  小禅宗主不由呆了一下,他接过了木盒,就闻到了一股药香,他不由抬起头来说道:“公子这太客气……”

  然而,此时哪里还有李七夜的影子,李七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禅宗主呆了一下,好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打开了木盒,他不由大吃一惊,瞠目结舌,不由后退好几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神说道:“百万年的血参!”

  这还真把小禅宗主吓住了,见面礼出手就是百万年的血参,这是何等的奢侈,这是他一辈子不敢去想的神参。

  李七夜送他这样的一个小礼物,那只是看在小禅宗主是个诚实人的份上而己,如果小禅宗主是自矜身份的人,李七夜也不会送他这样的小礼物。

  回过神来,吓得忙把这血参收了起来,这样的东西如果传出去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