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张氏

  李七夜从百圣堂出来,坐在了石阶上,看着茫茫大海,看着波起浪涌,吹着温柔的海风,久久沉默着。∽↗

  张百徒不清楚李七夜的来历,在他看来,李七夜神秘无比,让人无法揣测。

  “公子是从何处而来?”过了许久之后,张百徒这才忍不住问道。

  “从该来的地方而来。”李七夜静静地坐在台阶过,静静地吹着海风,过了许久,他才看了身边的张百徒一眼,说道:“我看你一身修行乃是驳杂无比,而且是杂而不精。你既修了你张氏的功法,又修练了海妖的心法,也修练了树族的内术,驳杂得一塌糊涂,导致你血气不续。”

  李七夜这样的话不止是让张百徒吃惊,也是神态一黯,他吃惊的是,李七夜这样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出他的修行,让他神态一黯的是他自身的情况。

  “长辈逝去之后,我所学只是皮毛而己,所以,我便外出拜师,曾入不少门派,但是,所学都是寸步未进,最后只好回到百圣堂,希望有一日能终老于百圣堂,这也算是落叶归根。”张百徒神态黯然,张目欲言,最后千言万语只是化作了简短的话。

  原来,张百徒的家中长辈都逝世后,张百徒未能学到多少家传功法,而随着家中一些长辈失踪,他们张氏的功法更是失传。

  而张百徒并不甘心,就远游他乡,拜师学艺,也不知道是张百徒自身驽钝还是有其他的原因。这使得张百徒拜师学艺并不顺利。

  张百徒拜师学艺。他学得很慢。而且修行进步也是很慢,甚至可以说,用“很慢”这两个字都不足形容他的修行了,他的修行甚至可以用“蜗牛爬行”来形容。

  张百徒修练实在是太慢了,慢到连他所拜的师门都愿意让他离开,或者他自己行离开,对于很多门派来说,一日拜入师门。就终身不得离去。

  但是,张百徒的修练实在是慢得无可救药,他所拜的师门都愿意让他离开,说不好听一点,张百徒不想走,人家都要赶着他走了,出了这样的一个徒弟,那简直就是丢师门颜脸。

  就这样,张百徒拜了一个又门派又一个门派,但最终都是所学无成。因为他拜的师门实在是太多了。使得在龙妖海很多修士或门派都知道他这个人了,导致到最后。大家都叫他“张百徒”,这名字的意思是说了做了百个门派的徒弟,至于他真正的名字,大家都没有人记得了。

  说去过去种种,张百徒都不由神态一黯,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是我自己太驽钝,资质太差,有负于诸位师长的培养,一生所修,连刚入门的弟子都不如。”说到这里,他不由叹息一声。

  对于张百徒而言,连他自己都绝望了,一开始,他不是认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就是因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老师,但是,一次次修练都不成功,最后张百徒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他只能说是自己太笨了,他自己根本就不适合修练,所以,他回到了自己的家,回到了百圣堂,希望能在这里终老。

  “或者,我注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我天生就是一个凡人,何苦一定要挤入修士界呢。”说到这里,张百徒他自己都不由昵喃地说道。

  拜了这么多师门,修练了那么多的功法,他已经不怪任何人了,他只怪自己,他自己也绝望了。

  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并不是你资质不是,也不是因为你自己蠢笨,世间一切事情,皆有因果,只能说,你未能找到因果而己。”

  “公子无需这样安慰我,也有师门长辈如此跟我说过,若真的不是我资质不成,为何寸步未进。”张百徒苦涩一笑,说道。

  在他看来,李七夜的话也是安慰他,事实上,这样的话他也听了不少,他拜入的一些师门长辈也是如是地安慰他。

  “张氏子孙,终是有点不一样,你修练本家功法,一切都好说。”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张氏本家功法?”张百徒不由怔了一下,然后他也有几分好奇,问道:“公子对于我张氏本家功法可有了解?”

  事实上,张百徒在心里面也很好奇,一直以来没有人能打开百圣堂的木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却打开了,张百徒也不由怀疑,李七夜是不是传说中的圣贤。

  当然,张百徒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圣贤是怎么样的,对于所谓的圣贤,那都是在传说中。一直以来,都有传言说百圣堂有九天十地的圣堂庇护,但是,不论是张氏的后人,还是洪氏又或者是许氏的后人,都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圣贤是怎么样的。

  “张氏的功法?”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你张氏的本家功法丢失了,或者,你可以回洞庭湖去,当年张、洪、许几大姓氏的先贤或者都留有手扎保存下来,说不定能找回你张家的功法。”

  张百徒张口欲言,他最终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

  “难道说,洞庭湖一直排挤你们张氏?”李七夜看着张百徒,缓缓地说道。

  张百徒沉默了一下,最后说道:“长辈之事,我了解甚少,不过,洞庭湖对我也是有所照拂,并未排挤于我。”

  “是你自己不愿意回去。”李七夜看了一眼,明白张百徒的高傲。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张百徒为之沉默,没有回答。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吧。祖上的争权夺势,要过去的,都应该过去。你们许、洪、张几大姓氏的先祖都曾经并肩作战,都曾经是生死之交,在生死的战场上,他们从来没有谁放弃过谁,他们都是生死与共,那怕是最惨烈之时,都是以血换血,都相扶相持地活下去……”

  “……作为后代,你们这些子孙的确是不肖,为了区区一点权势,相互排挤,你虞我诈,这简直就是丢失了你们先祖的脸,把你们先祖那份情浓于血的交情都给污辱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几大姓氏的祖上争权也应该过去了,你们应该重归一个大家庭,应该相互依存,相互扶持,只有这样,你们洞庭湖在未来能生存下去。”

  对于外人,李七夜是很少如此苦口婆心,这一次他难得如此的苦口婆心,这可以说是念在了张、洪、许几个姓氏先祖的情份上。

  张百徒不由沉默起来,对于祖上之事,他作为子孙后代,也不知道该去如何评价好,或者,他自己心里面有些愤满吧。

  “张氏的人,都是有几分傲气。”看着沉默不语的张百徒,李七夜明白他心里面的感受,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

  李七夜看着张百徒,说道:“你心里面或者是有所愤满,不满意洪氏他们几个姓氏的祖上把你的祖上排挤出洞庭湖,你们张氏也是洞庭湖的创建者之一,所以你心里面也不免是忿忿不平。”

  “我也不知道。”说到这里,张百徒开口说道:“洞庭湖对我并没有恶意,至于对于我这一代来说是这样。祖上的斗争,我不清楚,只是祖上搬离洞庭湖之后,就不愿再回去,我们安家在这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千百年的赌气,也是该消消了。”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在后世,关于洞庭湖的张、许、洪几大姓氏的后人争权夺势,他都懒得去过问,这事破事他心里面根本就不想去问。

  不过,终究到底,李七夜在心里面还是希望他们几个姓氏最终能走到一起,他们几个姓氏是相互依存,不可缺失,只有这样,在未来才能让洞庭湖长存下去。

  “年轻的时候,我心里面或多或少是忿忿不平吧。”过了许久,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张百徒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不由叹息一声说道:“我现在都行将就木了,该看淡的都看淡了,对于我而言,这一切都无所谓了。祖上的恩怨,都随它而去吧,孰对孰错,这都已经是芝麻往事了。”

  说到这里,张百徒不由长吁了一口气,当他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之后,都不由感到轻松,他们几大姓氏的恩怨,也应该随之烟消去散。

  当年,他们张氏被排挤出洞庭湖的权力中心,他们祖上负气搬出了洞庭湖,守在了百圣堂,要与洞庭湖撇清关系,这也使得他们张氏后人历代多少都有些忿忿不满,不愿与洞庭湖的洪、许几大姓氏往来。

  “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功夫不负有心人,总有一天,一切的恩怨都在泯笑之中。”李七夜看了张百徒一眼,淡淡地说道。

  “哗啦——”就在这个时候,岛外乃是波涛声响起,波涛被分开,只见有一百多个背有铁甲的铁鳞族修士踏水而来。

  “不好,铁鳞宗的宗主亲自来了。”看到这些踏水而来的强者,张百徒顿时脸色大变,骇然,他也没有想到铁鳞宗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宗主与长老亲自驾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