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90章无垢宗主

第1190章无垢宗主

  无垢宗,作为无垢三宗之一,又是当世大传承,他们十分有特色,与众多门派十分不一样。

  无垢宗历代慢散,无垢宗的弟子,不论是元老级别,还是普通弟子,多数是云游四方,闲云野鹤,很多时候他们不介于俗世事务,也少介入修士之间的风尘之中。

  无垢宗在很大程度上是奉行着清静无为,闲淡处事,所以,在天灵界,很多时候是见不到无垢宗的弟子。

  对于很多传承来说,特别是大门派,门中内弟子多数是抱成一团,活跃于修士的世界,不管是为了夺争资源,还是征战八方,多数门派都是一派火热的景象。

  在这一点上,无垢宗就显得特别不一样了,作为仙门帝统,无垢宗的祖地门庭却显得清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来的是无垢宗,还真让人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尽管说,无垢宗诸多弟子都是闲云野鹤,整个无垢宗上下都十分的散漫,但是,无垢宗在天灵界的地位一直未有人能撼动,也没有人敢打无垢宗的主意。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无垢宗或者说无垢三宗,有着足够的实力面对任何一切风澜,底蕴之深,让人难于想象。

  叶途带着李七夜来到了一座老殿之中,这老殿看起来十分的气势非凡,一看便知这里是非凡之所。

  不过,走入老殿,就让你发现,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甚至有些地方的积尘多到让人难于想象了。

  一个帝统仙门,懒到这样的程度,这也让人难于想象的。

  叶途带着李七夜走入了老殿,在殿中放着一个摇椅。摇椅之上躺着一个人,事实上,如果不仔细看。还没能发现这摇椅上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躺在摇椅中,落叶已经在他身上铺上了一层。他闭着眼睛已经熟睡过去,如果不知情的人会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是死了。

  “宗主,这位李兄来见你。”叶途对摇椅中躺着的人鞠首,说道。

  “哗啦——”的一阵阵落叶声响起,此时躺在摇晃中的人睁开了双眼,从摇椅中爬了起来,这实在是让人难于想象。他在这里躺了多久才能让落叶在身上铺上一层。

  当落叶纷纷落下之时,躺在摇椅中的人露出了真身,这是一个老者,看起来十分清瘦,他穿着一身布衣,整个人看起来像凡世间的老叟,没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是,偶尔间,从他一双眼睛掠过的光芒就知道这老者是深藏不露。

  “就是帝子血统的李公子吗?”这个老者一醒过来。立即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李七夜。

  “回宗主,李兄正是黄金屿的驸马……”叶途忙是说道。

  但是。叶途的话还没有说完,无垢宗主就打断了他的话,意味深长地说道:“小叶呀,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人家李公子一还没成亲,二也不一定非要娶黄金屿的小丫头,怎么能说是黄金屿的驸马呢?”“那是,那是——”叶途也是会心一笑,忙是点头附和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至于无垢宗主。他是忍不住围绕着李七夜而转,转了一圈又一圈。似乎要仔细欣赏李七夜一样,有着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的模样。

  对于无垢宗主的举止,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他是大马金刀地在摇椅中坐了一下。

  对于李七夜如此的无礼,无垢宗主也不介意,他笑嘻嘻地说道:“贤侄大名,如雷贯耳,贤侄乃是人族俊杰,人间豪雄……”“这话说得太假了。”对于无垢宗主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宗主这奉承的话就算了,我对于自己清楚得很。我在天灵界,那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而己,什么如雷贯耳,那只不过是虚夸之词而己。”

  无垢宗主只是嘻嘻一笑,也不在意,说道:“贤侄是真性情,豪杰男儿。”说到这里,他一竖手指,大夸李七夜,然后说道:“贤侄来我无垢宗作客,实在是使我无垢宗生辉。贤侄别客气,在我无垢宗住下,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时间有限,久住就免了,我要见到你们的祖鲸,我需要进去拿一点东西。”

  “祖鲸——”无垢宗主怔了一下,然后干笑一声,摇头说道:“贤侄,这并不是我有意为难你,既然贤侄知道我们无垢三宗的祖鲸,也应该知道,祖鲸是很难见的,事实上,我也难于见得上一二次。”

  “我知道,所以我就来问你,想知道你们的祖鲸行驶到哪里去了。”李七夜点头说道。

  无垢宗主轻轻摇头,说道:“不怕坦白跟贤侄说,我也不知道祖鲸行驶到哪里,这是一个秘密。”

  李七夜看着无垢宗主,点头说道:“我并不怀疑你的话,无垢三宗的祖鲸,遨翔于天灵界的浩瀚大海之中,畅游汪洋,无声无息,除了你们的几位骑鲸者之外,只怕外人的确是难于知道祖鲸的行踪。”

  “那是,那是。”无垢宗主笑着说道:“贤侄能理解,那是最好不过,最好不过。”

  “不过——”李七夜看着无垢宗主,缓缓地说道:“据我所知,你们无垢宗有与祖鲸联系的方法,我相信宗主是应该知道的。”

  “这个——”无垢宗主沉吟了一下,然后看着李七夜,笑着说道:“这一点倒没错,如果贤侄真的有心想见祖鲸,我可以与诸位老祖商量一下,若是老祖允下,贤侄一定能见到祖鲸。呵,呵,呵,在见祖鲸之前,贤侄不妨住下来,我们无垢宗欢迎至之。”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想宗主你误会了,我来此并非是只为见一见祖鲸,我要去无垢泉取水。”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无垢宗主和叶途脸色大变,特别是无垢宗主,顿时后退了一步,神态间已露出警惕之色。

  “宗主,用不着这么紧张,如果我想来强取豪夺的话,我就不会坐在跟你心平和气地说话了。”无垢宗主与叶途的反应李七夜尽收眼底,他笑了一下,说道。

  “对于无垢泉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就不是很清楚了。”无垢宗主摇了摇头,此时无垢宗主的神态是冷漠了不少,与刚才的热情相比起来,那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宗主,我今天来,并不是跟你说客套,也不是跟你说些推搪的话,我只想告诉你,我必须见到祖鲸,我必须去无垢泉取水。”

  “贤侄这是要硬来吗?”无垢宗主顿时脸色一沉,说道:“并非是我老头有意为难贤侄,既然贤侄知道无垢泉,那么,贤侄更应该知道无垢泉不是谁都能去的,在我们无垢三宗除了少数老祖,其他人都不能去无垢泉!”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说道:“无垢泉,这的确是夺天造化的地方,当年无垢仙泉花了无数心血才把无垢泉搬来,可以说,无垢泉的起源,那就实在是太有文章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无垢宗主一眼,说道:“当年无垢仙帝把无垢泉搬入了祖鲸,从此之后,此物成了你们无垢三宗的私物,外人难于一见。”

  “过去的事,老头也不清楚。”无垢宗主淡淡地说道:“对于贤侄,老头只能说是很抱歉,无垢泉之事,老头无法作主。”

  “此间之事,宗主能不能作主,我都必须见到祖鲸,都必须入无垢泉取水。”李七夜笑着说道。

  “贤侄要强来吗?”无垢宗主目光一厉,当寒光从他双目掠过之时,就可以知道无垢宗主是何等的强大了。

  “谁说我要强来?”李七夜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右手一伸。

  李七夜一伸手,这把叶途吓了一大跳,以为李七夜要动手,而无垢宗主立即作出了防御姿态,随时都可以与李七夜一战。

  然而,李七夜并没有对无垢宗主他们出手,他只不过是伸手从天上摘下了一片云朵,只见李七夜随手一揉,云朵就飘浮在他的面前,李七夜坐了上去,云朵托着李七夜的身体,缓缓上升,然后又转了一圈,停回了原位。

  “无垢云!”见到这样的一幕,无垢宗主也不由惊讶和意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说道。

  叶途也是大吃一惊,他自小也听说过无垢云,一直以来,无垢云就像一片云朵挂在那里,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摘下无垢云,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乘坐无垢云。

  今天李七夜第一次来,就能摘下无垢云,而且还能轻易乘坐无垢云,这对于叶途来说,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祖先曾与无垢仙帝结过缘,留下了一些东西,今天来此,勉强摘下一片无垢云。”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当然,李七夜所说祖先与无垢仙帝结缘,那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己,与无垢仙帝结缘的,正是他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