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79章郝玉珍 今天三更求月票

第1179章郝玉珍 今天三更求月票

  这个女子就是郝玉珍,她就是与藤齐文争夺城主之位的最强劲对手,她拥有着古皇血统,这使得她拥有了继在城主之位的资格。●⌒

  郝玉珍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看来藤师兄对你可是推心置腹,把这么多的事情都告诉了你,可要小心了,泄露了天藤城的秘密,那可是死罪!”

  此时,郝玉珍心里面也有其他的想法,想把一些脏水泼在藤齐文的身上。

  当然,对于郝玉珍来说,她不相信李七夜会一眼看穿她的一切,眼前的男人不论是怎么样看都不足为道,在她看来,这一定是她师兄藤齐文告诉她的。

  “你们天藤城这种狗屁的事情,我是懒得去过问。”李七夜懒得多去看郝玉珍,说道:“你与藤齐文争城主之位,那只是你们天藤城内部的事情,但是,不要把你的狗爪伸向我,否则,我把你头颅砍下来挂在天藤城最高处!”

  “你——”郝玉珍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她顿时想发飙,但是,好不容易,她忍下了这口气。现在老祖们都在讨论是不是让李七夜出手治疗祖藤,如果她现在对李七夜出手就显得不明智了,这会给藤齐文抓住把柄!

  郝玉珍冷冷地看着李七夜,说道:“没那个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治疗厄难,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一点小术,休得想治好。若是未能治好祖藤,只怕是诸位老祖震怒,到时候。藤师兄只怕会把你推出来做替罪羔羊……”

  “这么好心。那我就心领了。”郝玉珍还没有把话说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对于我来说,这种事情,那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己。这就用不着你去担心了,天藤葫,此乃是我囊中之物。”

  李七夜这样一说,郝玉珍不由脸色难看,她是想吓唬吓唬李七夜。如果说李七夜被她吓住逃走了,那就对她是大大有利,她立即能拿这件事情攻击藤齐文,甚至可以泼脏水说藤齐文泄露天藤城的秘密。

  然而,李七夜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让她在做无用之功。

  郝玉珍不甘心,冷冷地哼了一声,冷声地说道:“就算你真有那个本事,就算你真的得到了天藤葫,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世间没有秘密可言。如果被人知道了你拥有可以续寿的天藤葫……”

  “……那么,你可以想象一下多少老祖会垂涎三尺,不出三天,你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猎物,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像就像鲨鱼群中的一块肥肉,用不了三秒钟,他们就可以把你撕得粉碎……”郝玉珍继续恫吓李七夜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懒洋洋地看了郝玉珍一眼,不由笑了一下,说道:“嗯,很好,你的忠告我已经收到了。”说完,转身就往屋里面走。

  郝玉珍脸色很难看,李七夜这样的无名小辈竟然如此傲视她,这实在是气死她了。

  “对了,不要把歪脑筋用在我的身上。”走没有几步,李七夜转过身来,笑了一下,说道:“还是刚才的那句话,敢把你的狗爪伸过来,我把你的头颅挂在天藤城最高处。”

  “你——”郝玉珍被气得脸色铁青,全身哆嗦,如果是不想被藤齐文抓住把柄,她现在就杀了李七夜。

  李七夜懒得再理会她,转身走入了屋中。

  就在当夜,藤齐文赶回来了,见到了李七夜之后,藤齐文不由问道:“听门下弟子说,我师妹曾拜见了先生。”

  李七夜看了一眼颇为紧张的藤齐文,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那都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你就用不着去紧张了,如果她都能把我怎么样,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藤齐文不由松了一口气。

  此时,李七夜看着藤齐文说道:“你们天藤城讨论得怎么样了?该有一个结果了吧。”

  提起这事,藤齐文不由干笑一声,搓了搓手,说道:“先生,我师父已经与诸位老祖商议过,此事那必须得到几位古祖的同意才行。”

  “你觉得你们古祖会同意吗?”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懒洋洋地喝着杯中的仙茗。

  “这个,这个……”藤齐文一时间有些难于答上了,他搓了搓手,说道:“古祖们都是睿智卓见,我相信他们比我这样的晚辈会看得更远。”

  李七夜啜了一口仙茗,笑了一下,说道:“人,总会怕死的,当你位高权重之时,活得越久,就会越怕死。万古以来,真正能看透生死的人,并不多。能看透生死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贤达,都能流芳千古。”

  对于这样的话,藤齐文一时之间也答不上话来,事实上,藤齐文心里面也没有底,毕竟,对于他们古祖而言,没有谁比他们更需要天藤葫了。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人总是会怕死的,特别是强大的存在面临死亡那一天,只怕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给自己续寿。

  “我相信古祖们都是真知灼见之辈。”藤齐文忙是说道:“先生只需要耐心等待,古祖们一定会给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一套我比你清楚,一个个尘封的老东西如果想小心翼翼地挖出来,没有一年半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可没有这个闲情去等他们,等你们能作出决定,只怕黄菜花都凉了。”

  “先生的意思——”李七夜的话让藤齐文不由为之一怔,奇怪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淡淡地说道:“两天,我给你们天藤城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必须拿到天藤葫。”

  “先生,这样的要求未免是太过于强人所难了吧。”藤齐文这个人脾气很好,也能礼贤下士,但是,李七夜这样的要求,就算是对于他来说,也是无法接受。

  李七夜笑了起来,点头说道:“是,我的确是强人所难。跟你说白了,我没有时间耗在你们天藤城,两天之后,我必须拿到天藤葫,你们天藤城同意也好,不同意罢,我都需要拿到天藤葫!”

  “先生,你的意思是强买强卖吗?”藤齐文顿时脸色大变,说道。

  李七夜缓缓地把手中的茶杯搁下,笑了一下,说道:“你可以这样理解,我也没有什么必要瞒着你,反正天藤葫我是要定了,你们给也好,不给也罢,我都必须要天藤葫。”

  藤齐文想到了一点,不由骇然,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喃喃地说道:“一开始先生就打我天藤葫的主意,至于为我祖藤治疗,对于先生而言,那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己。我,我这是引狼入室!”想到这一点,他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你这话说得对,也说得不对。”李七夜看着神态骇然的藤齐文,说道:“你的确是成为一城之主的人。天赋,你不算是最好的人,但,你并没有被自己高贵的出身、尊贵的身份蔽闭你的双眼。对于你这样出身的人来说,没有自傲自满,也是不容易的事情。虽然有天才表现得豁然大度,但,心里面依然是高傲自负,在这一点上,你比很多人都强。”

  “先生如此赞,那我应该引以为荣才对。”此时藤齐文明显露出敌意。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的心情,我也是能理解的。你也说得对,没错,我一开始就是打了你们天藤葫的主意。这件事,我也没有必要去瞒你,因为天藤葫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想要给朱雀树续寿,最好有天藤葫,少有东西能代替你们的天藤葫。”

  “我就知道,就知道会这样。”藤齐文不由喃喃地说道,在刚才他就猜到了,现在李七夜亲口承认。

  “你也可以认为自己是引狼入室。”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我是不这样认为的。”

  “先生一开始就谋我天藤葫,难道还不是引狼入室吗?”藤齐文不由冷下了脸说道。

  李七夜笑起来,说道:“难道说我治好了你们的祖藤,你们会翻脸不认帐不成?你们就不给天藤葫了吗?既然不论怎么样的过程都是给天藤葫,你觉得我一开始打你们天藤葫的主意就有罪吗?如果我不想要你们的天藤葫,你觉得我会坐在这里跟你们天藤城浪费时间吗?”

  “这,这,这不一样。”藤齐文一时间都有些答不上话来,他说道:“先生现在所做,是要强买强卖。”

  “对,我就是要强买强卖。”李七夜笑着说道:“但,你觉得你们的祖藤重要,还是区区一只天藤葫重要?没有了祖藤,你们一无所有,你们天藤城什么都不是!”

  藤齐文的脸色一时青一时白,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措辞好,最后,他只能盯着李七夜说道:“这么说来,先生是有百分百的把握治好祖藤了。”

  “你觉得朱雀树严重,还是你们祖藤严重?连朱雀树我都能为它续寿,你觉我不能治好你们的祖藤吗?”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