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169章孔雀树

第1169章孔雀树

  孔雀峰,此乃是孔雀树祖坐化的地方,树孔树祖所化的孔雀树就是在这里。

  孔雀树很高,直入云霄,插入天穹,整座孔雀树看起来像是巨人一样站在这片大陆之上,庇护着整个孔雀大地。

  孔雀峰不是谁都能上来的地方,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修士,才能承受着孔雀峰的力量,才能登上孔雀峰。

  登上了孔雀峰,只见峰顶之上乃是平坦无比,就像是一个小,这峰顶的石头都被磨得发亮。

  在以前,特别是孔雀树还生命极为旺盛之时,曾经有无数的树族弟子来此,在这里跌坐入道,欲借着孔雀树的力量参悟大道。

  千百万年以来,人来人往,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留下了足迹,最后,把这里的石头都打磨得发亮。

  李七夜早早就来拜祭孔雀树,事实上,对于他来说,也是送一送一这尊伟大树祖的最后一程。

  孔雀树要枯死,那是迟早的事情,当孔雀树枯死之后,一切都随之灰飞烟灭,世间再也没有孔雀树祖的痕迹。

  当李七夜与孔琴如来到峰顶拜孔雀树的时候,早早就已经有人在拜祭孔雀树了。

  孔雀树,看起来并不高大,三丈有余,树干苍老,树皮又老又硬,裂开的树皮宛如龙鳞一样,虽然已经失去了光泽,依然让人能感受到那它的坚硬。

  孔雀树上已经没有多少树枝,只有三五条树枝舒张,树枝之上,零零星星地散落生长着一些树叶,树叶虽然依然青翠,但是,依然给人一种凋零的感觉。

  此时,孔雀树前乃是青烟袅袅,有人点燃了香火,拜祭孔雀树。

  前来拜祭的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穿着一身葛衣,虽然这个青年没有展露强大的气息,但是,当他双眼一翻之时。给有一种磅礴无比的力量。

  这个青年全身散发出了一股树木的气息,让人一靠近,就知道他是出身于树族。

  这个青年身后跟随着三个老者,这三个老者都是血气浩瀚,气息极为强大。这不用多看就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强者。

  有如此三位老者随行,这就可想而知这个青年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了。

  并非是在今天只有这青年或者李七夜拜祭孔雀树,事实上,从地上插着的香竹就知道,一直以来都有人拜祭孔雀树。

  事实上,这些年来,有很多人族修士,不管是出身于孔雀地或者是其他地方的,都纷纷来拜祭孔雀树,因为大家都知道。不久的将来,孔雀树会慢慢枯死。

  天灵界的人族修士都感恩孔雀树祖一个又一个时代庇护着人族,在这孔雀地,让人有了安居乐业的地方。

  这个青年拜祭之后,站在孔雀树前,看着青烟袅袅升起,他久久沉默不语。

  当李七夜和孔琴如登上山峰之后,青年站在了那里,沉默了一下,拜了拜。说道:“我们走吧。”说着,带着三位老者转身就走。

  临离开的时候,这个青年向李七夜和孔琴如两个人鞠了鞠身,十分客气。算是彼此打了招呼。

  对于这个青年的招呼,孔琴如也是颔首,以作回礼,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未说。

  青年远带着三位老者离开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好一双木瞳。树族已经很久未出这样的人了。”

  孔琴如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李七夜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秘密,这未免太可怕了吧。

  “他是天藤城的传人之一藤齐文,早在几年之前,便踏入了大贤境界,是很有实力的年轻一辈。”孔琴如不由说道。

  孔琴如遮蔽真身,刚才那个青年并没看出孔琴如的来历,但是,孔琴如作锦秀谷的谷主,可以说是尽识天下名士。

  李七夜没说什么,径自走到了孔雀树之前,放下香火,看着眼前已经凋零的孔雀树,久久沉默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长生,太过于遥远,就算对于树祖来说,最终,也是难逃一劫,终究是要归去的时候。”

  说完,李七夜点燃了香火,向孔雀树祖拜了拜,就算是对于他来说,孔雀树祖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存在,更何况他曾经在这里庇护了人族一个又一个时代。

  孔琴如也跟着拜了拜,恭恭敬敬,恭敬之心,出自于肺腑。

  一番拜祭之后,李七夜轻轻地摩挲着孔雀树硬硬的老皮,最后,听到“滋”的一声,李七夜的手掌如同流水一样融化一下子消失在了树躯之中。

  李七夜闭着双眼,静静地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宛如是睡着了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目,“滋”的一声响起,手掌从树躯之中抽了出来。

  “不超出五万年,孔雀树必枯死。”李七夜淡淡地下了结论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孔琴如心里面一震,这比她想象中还要快,她认为孔雀树至少还能支撑二三个时代。

  “只能撑得了五万年?”孔琴如不由一时间失神,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准确来说,勉强能活得过四万年,四万年之后,那就不好说了,随时都会枯死。四万年之后,它能撑多久,就要看它对这片大地的眷恋了。不管如何说来,总有一天,他会放手的。”

  一时之间,孔琴如心里面都不由沉甸甸的,她也充满了无奈,就算她希望孔雀树祖不那么早枯死,但是,她无法改变什么,她也是无能为力。

  最后,孔琴如只好无奈地叹息说道:“树祖,也是有枯死的那一天,谁也不能挽回,只能说,希望这一天能慢点到来吧。”

  “谁说的?”站在孔雀树下,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这些事,是要看对于谁来说,逆天续寿,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七夜这样的话如同纶音一般,一下子重重的敲响了孔琴如的芳心,孔琴如顿时是芳方剧震,她一下子抬起头来,她看着风轻云淡的李七夜,都不敢相信,身体都不由颤了一下。

  “你,你,你的意思是说,你,你,你能给孔雀树续寿?”那怕是作为谷主的孔琴如,此时说话都不由声音颤抖,都不由紧张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看了孔琴如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孔雀树,淡淡地说道:“对于树族的树祖而言,就算是他们坐化返祖、扎根大地,但,他们也依然像修士一样,依然有机会续寿。孔雀树也是依然有机会,而且,它从来没有续过寿,它的机会就更大了。”

  “你,你,你这话是真的?”孔琴如一下子精神起来,一下子在心里面不由燃起了希望,不由兴奋地看着李七夜。

  “我说的话,比珍珠还要真一百倍。”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说道:“再说了,这也是常识好不好,对于一个药师来说,逆天续寿,那是最基本的手段。”

  如果有药师在场,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定会被气得吐血身亡,或者是自卑到撞豆腐自杀算了。

  逆天续寿,这对于药师来说,是极为高远的目标,只有达到了传奇级别的药师,才能有这个实力,而且成不成功者很难说。现在到了李七夜口中,竟然是成了最基本的手段。

  “这么说来,这么说来你能为孔雀树续寿了。”孔琴如秀目发亮,一下子是希望满满,十分兴奋地说道。

  “能。”李七夜看了孔雀树,说道:“它从来没续过寿,就像修士一样,第一次续寿,不止是机会很大,而且,能续上很长的寿。像孔雀树这样的存在,续上寿,再活十个八个时代,那完全是不成问题。”

  “那你还等什么,快快给孔雀树续寿呀。”孔琴如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孔琴如一眼,说道:“我为什么要给它续寿,他又不是我的亲人,又不是我的长辈。”

  “你是人族——”孔琴如不由说道:“孔雀树曾经是在此一个又一个时代庇护人族,作为人族,为孔雀树做点什么,那也是应该的。”

  听到孔琴如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小女人,你想得太所以然了。世间,为人族做过事情的人多得数不过来,难道说,我都是要一一去为他们或他们后人做点什么事不成?多少先贤,多少无敌,为了人族的生存,曾经奋斗过,可以说,比起一些人来,孔雀树祖做的这点事情,不足为道。”

  “你——”孔琴如一时之间脸色涨红,她看着李七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一切,都在注定之中,这是每个人的选择。就像先贤为人族而高歌前行,就像孔雀树祖在这里扎根大地,这都是他们的选择。他们走出这样的路,并不是祈求后人给人们回报,他们只是走自己的路,为自己的人生而负责,为自己的追求而坚持到底。”(未完待续。)

  (,,章节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