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启程

  听到南怀仁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总会有离开的一天,该离开的时候,总会离开的。”

  南怀仁看着李七夜,不由说道:“师兄还回来吗?”对于南怀仁来说,心里面充满着感恩,他今天的一切都是李七夜所赐的,没有李七夜,就没有今天的他,也没有今天的洗颜古派。

  “大道漫漫,有缘总会相见的。”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南怀仁的肩膀,说道:“怀仁呀,你并不是说不聪明,你有一颗玲珑心,但是,你就是沉不下气来,过于活络。大道修行,苦于坚持,这一条路,注定是寂寞,如果你能让自己的道心沉绽下来,在未来,你还是大有作为的,在这一条路上,你能走得更远。”

  走到今天,李七夜也没有什么要传授给他了,洗颜古派的功法,南怀仁也修练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李七夜所要指出的就是南怀仁的性格缺陷。

  论天赋,比骆峰华、许佩,南怀仁的确是差了一点,但是,他是一个擅长于揣摩的人,他有一颗玲珑心,只可惜,他未能把自己的揣摩用在修道之上。

  “大师兄的话,师弟一定铭记于心,一定会自省。”南怀仁拜了拜,如果是别人的话,以南怀仁那活络的心思,他不一定会听得进去,但是,李七夜的话,一定是牢牢记在心上。

  “去吧,男儿志在四方,总会有一天要分别的,无需徒增伤感。”李七夜再次拍了拍南怀仁的肩膀,笑着说道。

  “师兄,珍重。”南怀仁整理了一下衣冠,恭敬地拜了又拜。虽然说,南怀仁知道大师兄不一定是现在就要离开,但,他明白大师兄总有一天会离开的。说不定到了那一天没有道别的机会。

  南怀仁离开之后,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岁月悠悠,像这样的道别,他是经历得太多了,多到他都不由为之麻木了。

  对于别离,李七夜他也不能做什么,就如步怜香所说的那样,世间没有什么能拘羁他的脚步。没有人能让他停下步伐,他会一直勇往直前,在这一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他不会为任何人而停下脚步。

  就算是浅素云,都不能让他停止一直前行的步伐,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让他停下脚步,他唯有一直前行,勇往前行。在这一条路上。没有回首,没有后悔,没有退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走下去,走到世界尽头。

  很快。李七夜把自己的意志传达下去,指定许佩为洗颜古派的传人。

  当李七夜的意志传达下去之后,洗颜古派上下都一下子愕然。大家都知道,掌门还年轻,而且李七夜他本身就是洗颜古派的传人,现在李七夜这突然指定了传人取代了他,这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没有半点的预兆,洗颜古派的很多弟子都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在洗颜古派。李七夜的意志,就是绝对的意志。在今天,在洗颜古派,没有谁能比得上李七夜更有份量了,不论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李七夜在洗颜古派都有着绝对的权威,在所有弟子心目中,李七夜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所以,李七夜的意志,在洗颜古派是得到绝对的执行。

  在洗颜古派,如果说,像掌门苏雍皇,若是她指定传人的话,虽然洗颜古派有很多弟子信服,但是,不见得能让所有弟子信服。

  而李七夜就不一样了,在洗颜古派,他比任何人都有权威,他指定的传人,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不妥,没有任何人会反对!洗颜古派的弟子,对于李七夜的意志,是绝对的遵从,绝对的执行。

  当李七夜指定许佩为传人之后,年轻的弟子或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老一辈,特别是像一直支持李七夜的古铁守,他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了什么了。

  “真龙,终究是要有腾飞的一天。”古铁守轻轻地叹息一声,喃喃地说道:“总有一天,会飞上九天,离开这片天地。”

  古铁守明白,洗颜古派这样的池子太小了,李七夜不可能一辈子留在洗颜古派。事实上,古铁守明白,不止是李七夜,就算是苏雍皇、李霜颜、陈宝娇她们都不可能一辈子留在洗颜古派,她们终究有一天要凌驾九界,这才是她们所要追求的。

  一切安排妥当,李七夜准备启程前往天灵界,在临行之时,他是单独与步怜香相见。

  “我也该启程了。”李七夜对步怜香说道:“此行去天灵界,除了去寻找掌门之外,也该了结一些事情了,一些事,终究是需要落幕。”

  步怜香握着他的手,认真地说道:“不管是什么事,就去作个了结吧,希望在未来,你能无牵无挂地一直走下去,勇往直前,永不退缩。”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看着眼前的美人,笑着说道:“他日我回来,娶你可好。”

  “这样的话,是我这辈子最想听到的,有这一句话,我这一生也满足了。”步怜香轻轻地抚着李七夜的脸庞,认真而温柔地说道:“但,我不能嫁给你,虽然,我是想嫁给你,我却无法陪着你走到尽头。”

  “不管如何,在未来的世界,在开辟一个全新的世界之时,我并不希望你身后的位置是空荡荡的。”步怜香温柔地说道:“帝后这位置,应该有人来坐。一个充满活力的人,一个拥有睿智的人,能一直陪伴你到尽头的人,一个不论什么时候都支持你的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无条件信任你的人,她能为你包容世界,她能为你运筹。”

  “……同时,她是你最信任的人,不论什么时候,她都会是你最坚定的基石,最坚定的依靠。同时,她需要有足够的份量,足够的实力,足够的经历,来镇慑你身边的人,让你身边的人去尊敬!”步怜香轻轻地说道。

  “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做你的妻子,坐上帝后这个位置。”说到这里,步怜香目光坚定地望着李七夜的目光。

  李七夜不由紧紧地抱着她,温柔地说道:“我知道,可惜,你不生于此世。”

  “会有的,会有那样的一个女人,会的。”步怜香也不由搂着自己爱郎的脖子,温柔而坚定地说道。

  李七夜抱着步怜香,心里面沉默着,在心里面深处,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我就不送你远行了,我为你坐镇洗颜古派。”步怜香温柔地说道:“你与飞仙教为敌,或者,有一天飞仙教会杀回来。有我在,有麻姑在,谅飞仙教也不敢来犯。安心去天灵界吧,等待着你归来。”

  李七夜深深地吻着她,吻得很深很深,吻得很灼热,吻得融化了彼此……

  李七夜启程,李霜颜她们来送行,看着她们,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都回去吧,好好修练,或者,他日登天之时,我是期待你们的仙体有一个突破。”

  李霜颜与陈宝娇都不由给了公子爷一个深深地拥抱,说道:“少爷,小心了。”

  最后,就是白剑真也给了他一个拥抱,她是沉默不语,事实上,她一直以来都是少言寡语。

  看着白剑真,李七夜轻轻地撩了一下她额前的秀发,认真的说道:“我并不怀疑你的天赋,事实上,在剑道上,在当世没有人能比得上你,你拥有着绝对让人骄傲的天赋。”

  白剑真沉默着,一语不发,她就像是不出鞘的宝剑。

  “你唯一能让我感之不足的就是没放开胸怀。”李七夜说道:“剑,这并不是冰冷的兵器。事实上,你踏上这一条道路之后,你就应该去感受它。剑也好,剑道也罢,它都是有感情的,它不止是你手中的杀器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如果说,你只是把它不作兵器,把它当作一条大道来去修练,你的确是能登临巅峰,但是,你突破不了真正的极限,巅峰之后的极限,那是一条更宽广的大道。”

  “极限之后?”白剑真不由秀目一凝,目光中绽放了说不出来的光芒。

  “没错,极限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一条路其实能走很远。千百万年以来,很少有仙帝能一生只专注于一件兵器,由一件兵器成道,最终承载天命。”

  “可以说,你们的祖师夜啼仙帝就是其中一位。”李七夜说道:“但,我想让你明白,夜啼仙帝所走的路,并不是你要走的路,这一条路只会越走越窄,最后,你不要说是超越夜啼仙帝,只怕想成为他这样的级别都难。”

  李七夜这样说的时候,不止是白剑真是敛神而听,就是李霜颜她们都认真听,她们明白,这是大道的真谛。

  李七夜这是在挑拔白剑真,给白剑真指一条道路,为白剑真打开一道她以前未曾打开的门户,让白剑真走上真正的堂皇大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