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空书

  李七夜他们回到了葬佛高原,落脚于佛城。【】对于李七夜而言,此次之行,已经是满圆结束,可以打道回府。

  李七夜留下的唯一原因就是等着长河宗的老祖飞升,需要梅素瑶需要的话,就助她一臂之力,毕竟现在梅素瑶跟随了他,也是属于他的人。

  长河宗建门派到现在,出过众多惊才绝艳的天才,其中有不少是抵达神皇境界的。

  对于修士而言,那怕是成为无敌神皇,但是,有一件事永远是无法逃脱,永远都无力去面对,那就是死亡!

  不管你是有多么的惊才绝艳,不管你是有多么的强大,当你活了很久之后,面对死亡的时候,只怕会无法坦然面对。

  千百万年以来,又有几个人会平静坦然去面对自己的死亡呢?

  所以,就算是长河宗那些惊艳的老祖,也一样是无法平静坦然去面对自己的死亡,如此一来,这使得长河宗有一些神皇级别的老祖拜入了灵山,成为了圣僧,寻找长生之道。

  千百万年以来,长河宗有不少大人物拜入了灵山,成为了圣僧。经过了时间的打磨,这些拜入灵山的人终于在佛道上的造诣圆满成功,将会飞升入佛国。

  在葬佛高原中所说的飞升,是指圣僧当佛道圆¤≥满的时候会弃去一切,飞升入佛国,成为真正的一尊佛,传说,成了佛之后,就会真正的长生不死。

  长河宗的老祖飞升之日也将近了,李七夜他们也索性留下来。再说了,李霜颜她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飞升的景象。这让她们看一看。开开眼界也好。

  佛城内。在卧室中,李七夜以封天五道门封了整个卧室,他取出了一个古盒。

  这个古盒奇古无比,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李七夜拿着这个古盒仔细看了一番,整个古盒是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缝隙,整个古盒看起来像是一块大石头。

  唯一能让人看出端倪来的是在古盒的盒面上有一个陷凹的轮印,这个轮印看起来不像是凿上去的。似乎这是天生的,这样的一个轮印与古盒浑然一体。

  看到这样的一个轮印,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俗话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谋事,又何来成事。”

  说完,李七夜取出了一只宝轮,零域空轮。这曾经是南天世家的不世宝物,李七夜从南天少皇手中得到。

  零域宝轮乃是打开《宝书》宝盒的关健。事实上,想得到《空书》,不至是要让万念壶挪位,同时,如果没有三把钥匙打开那个地方,也一样得不到古盒。

  就算得到古盒了,如果没有零域空轮,那也一样是打不开古盒,打不开古盒,就得不到《空书》。

  在后世有传言说零域空轮是飞扬仙帝炼制的宝轮,事实上并非是如此,零域空轮在很遥远的时代就流传下来了。

  事实上,后来飞扬仙帝去了老无寺,他也想证实一下《空书》这件事情,可惜,他没有那三把钥匙,一切也是白费功夫,所以,飞扬仙帝退而求其次,忽悠走了石佛。

  “轧——轧——轧——”当李七夜把零域空轮放入了轮印之中的时候,一阵轻轻的移动声音响起,石盒竟然裂开了,一缕缕光芒从里面绽放。

  看到这熟悉的光芒,李七夜也不由为之一喜,唯有九大天书才会散发出这样的光芒,毫无疑问,这就是《空书》

  眨眼之间,《空书》摆在了李七夜的面前,神圣玄妙。看着散发出光芒的《空书》,李七夜心里面难于掩得住喜悦。

  九大天书,现在他拥有了三本,《空书》、《体书》、《死书》,千百万年走过来,未来,他也不是没有可能收集齐九大天书。

  太初衍九字,九字生九宝,九宝铭九书!九大天宝,九大天书,这是多么诱惑人的无上天书呢。

  李七夜翻开了《空书》,书中的记载,无比繁芜深奥,让人无法看得懂。

  但是,李七夜却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他一下子宛如踏入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世界,这是可以筑构一切的世界。

  李七夜直通大道玄奥,《空书》最深奥的玄妙一一地呈现在了李七夜的眼前,这让李七夜看得如痴如醉。

  换作是其他人,那怕是惊才绝艳,那怕是不可一世的天才,甚至是如梅素瑶,拥有眉心仙骨,那么,也不可能在短时间看懂《空书》,更别说是掌握《空书》的玄妙了。

  像九大天书这样的绝世无双天书,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天才,只怕都需要几百年乃是几千年来揣摩。

  但是,对于李七夜来说,掌握《空书》的玄妙并不是一件难事。他花费了千百万年来研究九大天书,九大天宝。

  甚至可以说,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李七夜曾经掌握过《空书》的一些篇章,当然,这些都是残缺不全的篇章,与整本《空书》相比起来还差很远。

  但是,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揣摩,李七夜对《空书》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

  今天得到了《空书》,再悟其中玄妙,这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那种感觉,难于让笔墨来形容。

  此时,只能说是李七夜是求知若渴,就像是绵花一样拼命地吸收着空书的水份,要把《空书》的所有玄妙都掌握在手中。

  这几天,李七夜是沉醉在《空书》的玄妙之中,这几天他都是足不出户,整个把自己锁在室内。

  李霜颜她们也知道李七夜在参悟《空书》,没敢去打扰他。

  在这几天中,灵山的佛息是越来越强大,而且佛光开始浮现,随着日子的推移,灵山所散发出来的佛光是越来越强烈。

  到了最后,灵山所散发出来的佛光都能照亮整个人葬佛高原。见到灵山乃是佛光弥漫,笼罩着整个葬佛高原,就算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也都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飞升要开始了。”有懂葬佛高原的人见到灵山佛光冲天,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几天梅素瑶也特别留意的灵山的任何变化,因为这一次飞升的是他们长河宗的老祖。当这位老祖飞升之时,会留下他的一生真解。

  这样的真解,对于他们长河宗而言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所以,对于梅素瑶而言,她对真解是志在必得,其他的宝物,她可以不要,但是,真解她一定要得到。

  取得真解,梅素瑶并非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宗门。因为她走到今天,并不需要这样的真解,但是,长河宗的门下弟子需要这样的东西。

  “不知道是贵宗门的哪一位老祖要飞升呢?”对于飞升,陈宝娇也是很好奇,她也只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具体我也不清楚。”梅素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宗门诸老只能推算是宗门的一位老祖要飞升,但,具体是哪一位老祖,这只怕说不准,只有等到飞升之日才知道。听宗门中的诸位老祖所言,在灵山,我们长河宗的好几位老祖在佛道上的造诣都不分上下。”

  长河宗作为一门三帝,从来不缺人才,而拜入灵山的大人物也很多,曾经有人保守地估计过,长河宗至少有几十位大人物拜入了灵山之中。小到护法级别的强者,大到神皇级别的无敌存在。

  “轧——轧——轧——”就在众多人都好奇这一次灵山究竟是哪一位圣僧要飞升的时候,一阵沉重的移动声响起,这移动声音并不是特别的洪亮,但是,似乎葬佛高原上的所有人都能听到这沉重的移动声一样。

  “烂陀寺的佛门打开了。”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很多人都纷纷往灵山方向张望而去。

  果然,只见一直紧闭的烂陀寺今天佛门竟然打开了,放眼望去,佛门深似海,看不到尽头,似乎,在佛门之中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天地一样,在那里,可以容纳九天十地一般。

  “嗡——”的一声,就在很多人吃惊烂陀寺的佛门打开的时候,突然佛光从天而降,在烂陀寺的上空突然打开了一个佛门。

  当这个佛门打开的时候,宛如是一个时空之门被打开一样,给人一种错觉,可以通过这佛门穿越九天十地,穿越古今。

  在天空的佛门之中,佛光如汪洋大海,在那里隐隐可见一方天地,似乎,在那里有众佛颂经。

  “佛国,传说中的佛国——”看到天空中的佛门打开,透过佛门,宛如看到了一个国度,这让众人不由大吃一惊,有大人物透过这道佛门,欲窥其中的玄妙。

  一时之间,不少人为之屏住呼吸,佛国,很少人亲眼见到过佛国,千百万年以来,除了灵山的圣僧,或者说,除了飞升的圣僧之外,只怕没有人进入过佛国。

  在世间,曾经有传说认为,如果能进入佛国,这将会长生不死。

  此时,天空上的佛门大开,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一个敝开的佛门实在是太充满了诱惑了。

  所以,一时之间,有好几个人影纵起,这纵起的人影都极为强大,他们冲天而起,欲从天空上的佛门冲入佛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