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难言

  李七夜站在那里,看着茫茫的虚空,沉默很久,久久没有说话。︾頂︾点︾小︾说,x.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在李七夜身边的陈宝娇轻轻地问道:“他们能成功吗?能抵达彼岸吗?”

  “不知道,只能为他们祈祷,只能希望他们能平安抵达。”许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霜颜开口安慰地说道:“你放心,他们一定能抵达彼岸的,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这样的百万雄狮,可以横扫九天十地,没有什么能挡他们的步伐。”

  对于李霜颜这样的安慰,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只能是轻轻地说道:“希望如此吧。”

  征途,这是一条充满未知的道路,走上这一条道路,有可能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抵达彼岸,也有可能能否抵达彼岸与你的实力强弱没有半点的关系,甚至有可能,在这征途之上,每一个人的机遇不同,每一个人所抵达的彼岸也不一样……

  征途的尽头是什么,在那彼岸究竟是有什么等着他们,这只怕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给大家一个答案。

  “征途也好,斩魔台也罢,或者,万古都没有人知道答案,就像是地狱冥府一样。”就是步怜香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她没有出言安慰李七夜,她只是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手掌,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步怜香的话就顿时让李霜颜她们为之好奇了,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多看步怜香一眼。

  因为当年步怜香是乘坐着幽冥船而去,今天她能出世。就意味着她是续命成功。这让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好奇。步怜香乘坐着幽冥船,最终是遇到了什么。

  因为关幽冥船,关于冥河,有着很多的传说,有人认为冥河最终是流到地下最深处,流入了阴间冥府,也有人认为幽冥船是通往仙界,只有在仙界。才有可能续命……

  不管幽冥船是通往何处,这让李霜颜她们都为之很好奇,目前她们所知道的,步怜香是唯一续命出来的人,当然,千帝门的最后一位掌门也是,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

  “不用看着我。”步怜香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情,具体我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那怕是亲自经历。”

  “有些东西,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特别是在幽冥船之上。”李七夜也含笑地说道。

  “世间真的有阴间冥府吗?”尽管是如此,陈宝娇依然忍不住问道。因为当年她们是亲眼看到冥河从天而降的种种奇观,在当年,很多谜团埋葬在她们的心中。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事实上,此时连寡言不语的白剑真都不由望着步怜香,当年她也在天古尸地,关于当年看到的一幕,她都想知道答案。

  步怜香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问题我是没办法给你们答案,幽冥船是没有抵达到所谓的阴间冥府,至少是我所乘的幽冥船未能抵达。或者,只有再活一世的人才能有资格抵达冥河的尽头,至于其他人,只怕是无法抵达冥河的尽头了。”

  “听说暮战神是再活一世。”谈到这样的万古辛秘,就是连梅素瑶也不由兴趣盎然,她说到这里,都不由望着李七夜。

  事实上,此时李霜颜她们全部人都望着李七夜,当年李七夜为战神殿的老祖挑到幽冥船,他也为中洲公主挑到幽冥船,只怕世间是要数他对阴间冥府最了解了。

  见李霜颜她们都望着自己,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看我也没有用,我也不知道。或者说,这里面没有人知道。战神殿的暮战神的确是再活一个世代,但是,他活着归来之后,再也没有跟人提过这里面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是遇到什么,看到什么,得到什么,就算是暮战神的亲弟子都不知道。”

  李七夜这样说,李霜颜她们都不由有些失望,在当年,天古尸地里面有着太多的未解之谜了,这里面,有着太多不为人所知道的东西了。

  “好了,我们走吧。”李七夜最后看了一眼茫茫的虚空,而百万雄狮早就消失在虚空之中了。

  李霜颜她们也没有说什么,也都纷纷转身离开。李霜颜她们有意让李七夜与步怜香她们独处,所以她们都纷纷的先行一步,走在最前面。

  当李霜颜她们拉开一段距离前行的时候,步怜香与李七夜手拉着手,她看了着前面的李霜颜她们,然后缓缓地说道:“难道你就不告诉她们?”

  “告诉她们什么?”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片刻,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好,再说,她们也不一定是需要去面对。她们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老怪物,她们还年轻,春青年少,或者,她们可以不需要去面对一切世间黑暗的东西。”

  “但是,你却一直承受着这世界最黑暗的一面,从莽荒时代到古冥时代,再到现在。”步怜香看着他,轻轻地说道:“有一些东西,你却一直把它埋葬在心里面最深处,一直不愿意与他人分享。”

  “或者,这也是我的使命之一吧。”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就是长生不死的代价。有些东西,没有必要让其他人去承受,没有必要让其他人知道,在这个世间,总是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黑暗,这黑暗不需要每一个人去面对,对于他们来说,世间是美好的,这就足够了。”

  步怜香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千百万年以来,关于他的事情太多了,有人骂他是刽子手,有人骂他是幕后黑手,也有人骂他是杀人狂。

  但是,从万古走来,特别是在那黑暗无比的古冥时代,如果没有他一直苦苦支撑着,古冥时代要多久之后才能结束?在最黑暗的面前,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独自去面对,独自去承担。

  此时,李七夜不由看着步怜香,不由轻轻地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再活一世。在这一世,我有能力,也有手段,有绝对的信心,轰杀到冥河的尽头,让你再活一世。”

  “何苦呢。”步怜香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再活一世,听起来很美丽,但是,我也知道,想再活一世,必须要去面对,必须要付出。再活一世的人,都不愿意去谈自己的奇遇,不用去多想,我也能猜测到一些东西,知道自己要去面对什么。”

  说到这里,步怜香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手掌,认真地说道:“对于我来说,我已经活得足够久了,再活一世,再活十世,都没有什么区别。能在你身边,那怕是时间短暂,这对于我来说,一切都变得有意义,一切都变得有价值,活得长短,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再说了,走到今天,我至少也有几百年乃至是有可能活到上千年。”步怜香深深地望着李七夜,说道:“这些对于我而言,完全足够了,我的时间已经足够充裕了。”

  “几百年呀。”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对于修士而言,几百年乃至是上千年,都并不漫长,或者,这对于步怜香来说,这也是足够了。

  “当天命开之时——”步怜香深深地望着李七夜,她轻轻地说道:“等到那一天,我送你踏上征程,我目送你远去。只要等到那一天,这对于我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步怜香这话说得很轻,甚至可以说是很温柔,但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却是那么的有力,她的每一个字,她的每一句话,似乎是刻在了李七夜的心里面。

  “我留守在九界,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步怜香轻缓则温柔地说道:“或者,在这世界,我会为你留下什么,或者,不管过了多少岁月,不管未来的结局是如何,你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永存。”

  “会有那么一天的。”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在话中,在心里面,充满着无奈,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不管你是活了多久的存在,世间,总是有很多无奈,在世间,总是有别离。

  “走到今天,我已经无憾了。”步怜香紧紧地握着李七夜的手掌,轻缓而温柔,说道:“虽然,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因为我的男人从来不会失败,不论是什么时代,不论是什么敌人,不论是什么局势,我的男人,都会永远的笑到最后!”

  “会的,我会笑到最后的,总有一天,我会凯旋归来!”李七夜郑重地说道:“或者,你能看到那一天。”

  “我一定能看到的,那怕我不在世间,我都能看到。”步怜香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道:“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开心,很快乐,这就已经足够了。”

  李七夜握着她的手,默默地前行,此时,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