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炎魔

  一直以来,大家都看好林天帝,事实上,与高高在上的姬空无敌比起来,林天帝更让人亲近,更何况,林天帝出身于散修,让很多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頂點小說,x.

  但是,与姬空无敌他们相比起来,林天帝的出身成了他最大的缺陷。

  “唉,如果说林天帝有姬空无敌这样的出身,只是一株仙草而己,何需逃之夭夭,看一下姬空无敌,直接攻入皇庭,强行抢走古皇鼎,这就是底蕴。”有人不由感慨一声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争夺天命,很多时候除了天才自己本身足够强大之外,有时候拼的也是底蕴,谁的靠山越强大,未来争夺天命的机会就越大。

  相比起战师、林天帝两个人的低调来,另一个人的动静也是很大,这个人就是宝柱人皇。

  最近宝柱人皇在帝疆频频大战帝兵,常常是杀入千军万马之中,一次又一次地冲锋陷阵,一次又一次的把帝兵击倒。

  同时,宝柱人皇也是一次又一次被千军万马追杀,有时候被追杀得伤痕累累。不管如何,宝柱人皇这是越战越勇,颇有横扫天下之势。

  “宝柱人皇这是干什么?帝兵只挖帝王金,根本就懒得与我们为敌。”有人看到宝柱人皇这样的举动,不由说道:“宝柱人皇既不是夺宝,也不是去抢帝王金,他为何苦苦与帝兵混战呢。”

  “磨砺自己。”有一位大贤亲眼看过宝柱人皇的苦战,说道:“他是在弥补自己的不足,他是在打磨自己的速度。如果他的速度提升起来。那就更可怕了。简直就是无物能克,无人能挡。”

  “他是要找李七夜报仇吗?”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当日宝柱人皇在雨花台被李七夜狂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李七夜也曾经说过,宝柱人皇的速度太慢了。

  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镇狱神体重无量,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不够快,很多修练镇狱神体的人都想办法弥补自己的不足。

  “这是肯定的。”有了解宝柱人皇的人说道:“宝柱人皇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他连续三次惨败在李七夜手中,这是他最惨的一次了。更何况,听说宝柱圣宗一直想把陈宝娇弄回去,想让陈宝娇与宝柱人皇凑成一对,所以,不论是门派恩怨,还是个人仇恨,宝柱人皇都会报这个大仇的。他与李七夜不死不罢休!”

  “李七夜太逆天了。”对于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老一辈都只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很多人都看得出来,与李七夜相比起来,宝柱人皇没有什么优势而言。

  相比起宝柱人皇他们来,最清闲的就是冰语夏,冰语夏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来夺宝物的,她带着众多美女,停停走走,一副游山玩水的模样,偶尔去抢抢灵药仙草,十分的惬意自在。

  当然,也没有人敢去惹冰语夏,她不去惹别人,这已经是让人松了一口气的事情了。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去了一个很偏远的地方,他们去了一个极为贫瘠的地方,这里是一片的赤红,这是一片火山地带,在这里,到处可以看到喷涌的融浆。

  李七夜让李霜颜她们抬着软舆进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山口,在这里,到处是赤热的岩浆喷涌,流淌着的岩浆可以融化一切。

  李霜颜她们抬头李七夜一直下降,下降到最深处的时候,那里是一片的岩浆海洋,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喷涌岩浆,炽热无比。

  李七夜高坐在软舆之上,冷冷哼了一声,魔焰滔天,魔息可以撕裂这片岩浆的海洋。

  “炎魔,需要我走下来吗?”此时,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哗啦、哗啦。”李七夜话一落下,岩浆翻滚,在这如海洋一般的岩浆中露出了一个台阶,台阶很长,绵延而下,直入地下深处。

  李霜颜她们立即抬着软舆沿着台阶而下,到了台阶尽头,这才让人发现,在岩浆之下,有着一个巨大的宫殿。

  “魔王陛下——”此时,在宫殿中有一位魔士伏拜在那里,这个魔士乃是由岩浆凝成,全身冒着火陷。

  “李七夜坐在软舆之上,冷冷地看着伏拜在地上的炎魔,高高在上,说道:“怎么,炎魔,是不是认为我是假的?”

  “不敢,魔王陛下?”炎魔伏拜在地上,忙是说道。

  李七夜冷哼一声,说道:“不敢?不敢你就不用我出声了。”话一落下,魔焰横扫,就像是一尊沉睡的魔王瞬间狂怒一样,可以撕裂整个地下世界。

  “陛下息怒,小的错了,请陛下降罪!”炎魔吓得瘫软,五体投地,动都不敢动。

  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轻摆手,说道:“起来吧,我也不怪你,最近的确是有几个不长眼睛的蠢货在冒充我,哼。”

  此时,炎魔哪里敢怀疑李七夜,对于他们魔士来说,其他的可以伪装,但是,魔心是伪装不了的,这是他们最直接的本心。在魔界,拥有这样的魔心的人是寥寥无几,天弃魔王就是其中一个!

  炎魔站起来之后,李七夜高高宫殿上的那张赤红色的玛瑙宝座之上,他只是看了一眼这宫殿,淡淡地说道:“你是捡到了宝物,当年,这宫殿可不是你的。”

  炎魔干笑了一声,说道:“回陛下,当年的魔王去了斩魔台之后,这里一直是无主之地,小的斗胆,就在这里住下来了。如果陛下看得上,小的立即拱手奉上。”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这座破宫殿,如果我想要,我早就要了,还轮得到你住吗?”李七夜高高在上。

  “那是,那是,陛下乃是掌有魔策宫钥匙的人,区区这样一个小宫殿,不入陛下的法眼。”炎魔忙是说道。

  “你是出身于地下是吧。”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冷冷地说道。

  “是的。”炎魔忙是说道:“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小的是为数不多生于地下的魔士。”

  李七夜取出一物,扔给了他,淡淡地说道:“这东西,你见过吧。”他扔给炎魔的东西,这正是梅素瑶从吠陀金刚那里得到的那件东西,后来由人王组装成功。

  看到这件东西完整,梅素瑶也不吃惊,李七夜既然要这东西,那一定是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处了。

  炎魔仔细看了一番,过了好一会儿喃喃地说道:“这东西,小的只怕是没见过。”

  “给我看仔细一点,地下有一个地方有一种这样的符文,有这样的纹路。”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炎魔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番,他琢磨了很久之后,打了一个激灵,说道:“是,好像是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把具体地点说给我听。”李七夜高高在上,缓缓地说道。

  炎魔沉吟了一下,说道:“不敢瞒陛下,时间太久远,小的也不是十分的肯定,那里,的确好像是有过这样的符文,但是,现在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地点。”

  “画个山河图,只要你还记得地势,一切都好办。”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炎魔不敢怠慢,执笔而画,他画了一下,又侧首仔细慢想,修修改改,花了好几次,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炎魔画了很久之后,他终于画好了,递给李七夜观看,李七夜拿起来仔细看了一番,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应该没错了。”

  要知道,李七夜曾经在帝魔小世界呆了很久,他对帝魔小世界很了解,只不过,对于这一次要寻找的地方,他也不是十分肯定,看了炎魔所画的山河图之后,他缩小的范围,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了。

  收起了炎魔所画的山河图,李七夜冷冷地看了炎魔一眼,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地心生火神温心吧。”

  “这个,这个,这个火神温心——”被李七夜一提这话题,炎魔不由尬尴起来。

  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我掐指一算,自从上次被祭之后,这里的火神温心已经到了成熟期了。”

  这,这倒是,这倒是。”炎魔干笑一声,说道。

  “去取来吧。”李七夜轻摆手,吩咐地说道。

  炎魔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站在了那里,不由犹豫起来。

  “你守护了那么漫长的岁月,我不会亏待你,我天弃魔王,也从不欠他人人情。”李七夜高高在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道:“我给你一个魔愿!”

  “陛下要上斩魔台!”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炎魔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冰冷,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

  炎魔有眼发呆,好一会儿,说道:“自从神霸魔王上了斩魔台之后,就没魔王上过斩魔台了,陛下此去,未来由谁掌执策魔宫的钥匙呢?”

  “这个,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留下魔愿就行了。”李七夜目光一冷,说道。

  炎魔不敢怠慢,立即去取火神温心,他也知道,就算他不肯,那也没有用,天弃魔王真的要抢的话,谁人能拦得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