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067章木剑圣魔

第1067章木剑圣魔

  “公子要去见天弃魔王。【】”李霜颜都不由为之动容。看公子眼前的状态,就知道天弃魔王的可怕,而公子冒弃了天弃魔王的身份,若是两者相见,那场景可想而知了。

  “不,应该说天弃魔王来见我。”李七夜露出笑容,淡淡地说道:“有一个传说,天弃魔王失踪很久了,没有人见过他了,但,我知道他还在这魔界!”

  “公子是把天弃魔王引出来。”梅素瑶一下子明白李七夜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顺手捡点宝物,这又是何乐不为呢,这里的灵药仙草,那可是绝世无双的。”

  “公,公子,那个斩魔台是何物?”白剑真开口,比起李霜颜她们来,她叫李七夜为“公子”,那可是十分的拗口,但是,最终,她还是叫出来了。她既然都答应留下来,就应该放下矜持。

  值得好矜持的呢,论出身,论天赋,论造化,梅素瑶都在她之上。

  “斩魔台呀。”李七夜不由望着远处,最终,喃喃地说道:“那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放心,等了结了一些事务之后,我会带你们去看看的。”

  说到这里,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吩咐说道:“继续吧,天弃魔王会出现的。”

  梅素瑶她们抬着软舆继续前行,而且,他们所行走的地方。多数都是连修士都不曾涉足的地方。十分的险峻之地。

  最终。梅素瑶她们抬着李七夜踏入了一片茫茫的虚空,这片天空有些破碎,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绝世大战。

  穿越了这破碎的虚空,这才让人发现,在那里有一座山岳,山岳乃是绿竹成荫,只见在微风轻。绿竹轻轻摇曳,给人一种惬意的感觉。

  终于,梅素瑶她们抬着李七夜登上了峰顶,当他们一上峰顶,就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剑意。

  在这峰顶,端坐着一个中年汉子,这个中年汉子笔直盘坐,双目紧闭,在膝前放着一把木剑。

  但是,可怕的剑气不是从这个汉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也不是从膝前的木剑所散发出来的,而是从这中年汉子身前所生长着的一株绿竹所散发出来的。

  这是一株小小的绿竹。绿竹只有三尺余长,绿竹上挂着稀稀落落的竹叶,竹身绿中泛黄,竹身虽然粗大,但是,从绿中泛黄的竹身看起来,这枝绿竹已经生长了无数的岁月了。

  可怕的剑意就是从这株小小的绿竹身上散发出来的,这小小的绿竹,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当感受到了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剑气之时,不管是谁,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这可怕的剑意一旦爆发,只怕是可以斩一尊大贤。

  当李七夜被抬上山峰的时候,坐于绿竹之前的中年汉子双目一张,剑芒一闪,当他双目中的剑芒一闪的时候,白剑真心里面一凛。

  白剑真被人称之为剑神,她在剑道的造诣无人能比,当她看到中年汉子双目中一闪而过的剑芒的时候,她立即知道,这个中年汉子在剑道有着极为可怕的造诣。

  “天弃魔王!”看到坐于软舆上的李七夜,中年汉子冷冷地说道。他也没有起身上迎,甚为踞傲。

  李七夜坐于软舆之上,高高在上,齐肩苍天,他只是垂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中年汉子,说道:“木剑圣魔,多少年过去了,你那个臭脾气依然不改,又冷又傲,就像是茅厕里的石头,见了我,依然不拜!”

  这个中年汉子垂目不说话,他是木剑圣魔,比起弃天魔王来,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但是,他十分的高傲,不拜弃天魔王。

  “多少年没你声息,我以为你已上了斩魔台。”木剑圣魔垂目,说道。

  “快了,那群秃驴也快行动了,我也快上斩魔台了。”李七夜大马金刀而坐,气势压人,他就是魔王,众魔之王。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木剑圣魔的目光跳动了一下,他再次抬起头,看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说道:“你终于要上斩魔台了!”

  “多少人上了斩魔台,也不差我一个。”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沉寂了无数岁月,只是不想轻易踏入那片土地而己,不过,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该追随魔主脚步的时候了。”

  木剑圣魔看着李七夜,沉默了很久,说道:“你需要什么?”

  “我要你的断剑竹。”李七夜目光落在了那株小竹子的身上,缓缓地说道。

  木剑圣魔目光跳动了一下,再次盯着李七夜,说道:“这让我意外,区区小物,竟然能入你的法眼。”

  木剑圣魔这样的话,让梅素瑶她们芳心都不由跳动了一下,怕被眼前这尊木剑圣魔识破了李七夜的伪装。

  然而,李七夜老神在在,不为所动,依然是高高在上,冷冷地垂下目光,说道:“我是要上断魔台了,这几个丫头蛮让我喜欢的,给她们留点好东西玩玩。”

  “我们魔者,无七情六欲。”木剑圣魔冷冷地说道。

  梅素瑶她们都不由屏住呼吸,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她们都不由紧张起来,她们还真的担心木剑圣魔识破李七夜的伪装,眼前这个木剑圣魔,比魔龙更加难缠。

  “这就是你跟我的差距,你这状态,不要说去追随魔主脚步,连我脚步都追不上。”李七夜高高在上,冷淡地说道:“你就跟那群秃驴差不了多少!也就只能是这种水平!”

  “你能成魔主吗?”。木剑圣魔不由目光收缩了一下,但,依然忍不住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依然是高高在上,说道:“魔主?这已经没有什么好争的了,我们有更好的归宿,谁还会跟那群秃驴争那个破玩意!魔主走了,帝主也走了,也该我的时候了!”

  木剑圣魔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为之沉默起来,他陷入了沉思,或者,这也是他一直考虑的问题。

  “我有点欣赏你那个臭脾气,才跟你打一声招呼。你给也好,不给也罢,断剑竹我是要定了。”李七夜高高在上,冷冷垂下目光,说道。

  最终,木剑圣魔二话不说,直接从地上拔起了断剑竹,扔给了李七夜,什么都没说。

  “我也不欠你的人情,留下你的祈愿。”李七夜冷淡地说道。

  木剑圣魔犹豫了一下,最终铭下了自己的祈愿,然后他转身就走,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天边。

  等完全可以确定木剑圣魔真正走了之后,梅素遥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险,差点被识破了。”就算是能沉得住气的李霜颜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霜儿呀,你这是太小看你的公子爷了,就算我不冒充天弃魔王,我也一样能压得住他。”

  在当年,他在这里可以一尊无上的魔王,他也是一样威名赫赫。

  “魔主、帝主是何人?”陈宝娇不由好奇地说道:“他们是帝魔小世界的主人吗。”

  李七夜没回答,只是笑了笑,对梅素瑶勾了一下手指,梅素瑶给陈宝娇解惑说道:“传说是,魔主是魔界的主人,帝主是帝疆的主人,但,这只是限于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这两个存在,甚至有人猜测,根本就没有什么魔主帝主,这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己。”

  “不,真的是有魔主与帝主这样的存在。”坐在软舆上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陈宝娇不由好奇地说道:“那是怎么样的存在?很无敌吗?”。

  “只怕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见过他们。”李七夜此时看得很远,很远,目光十分的深邃,十分的深邃。

  “帝疆有帝主,魔界有魔主,葬佛高原有佛主。”一向不爱说话的白剑真都不由动容,说道:“而且,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佛主,这三者究竟是怎么了。”

  对于这样的问题,就算是梅素瑶也回答不上来,因为这背后葬着万古以来没有人能解得开的秘密,曾经有仙帝想知道这背后真正的秘密。

  “这话有点分歧。”李七夜收回目光,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佛主,这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大家所说的佛主,也就是佛国的那尊佛主。”

  “另外一种说法呢?”李霜颜也不由被引起了好奇心,说道。

  李七夜沉默,没有说话。梅素瑶替他开口,轻轻地说道:“另外一种说法,传说,在葬佛高原上,还有更高的存在,但,这尊佛主从来没有人见过,就像魔界的魔主,帝疆的帝主,那只是传说,但,从来没有人见过。”

  “这是怎么了,都搞得神神秘秘。”陈宝娇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这并不是传说,是真正的存在,只不过,一般人,是见不到那尊佛的。”说到这里,李七夜把断剑竹递给了白剑真,说道:“此竹,乃是最好的剑,你收好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