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038章吠陀金刚

第1038章吠陀金刚

  在佛舍之内,有一尊金刚跌坐在那里,这尊金刚披着袈裟,整个人散发出金光闪闪的佛光,他的身体竟然是金光灿烂,这看起来不是肉身,而是用黄金铸造的雕像。【】◎,

  金刚跌坐在那里,双眉很长很长,而且是白如雪,他脑袋上的戒疤是特别的耀眼,一个个戒疤散发出光芒,像是一只只灯笼一样。

  李七夜走了进去,随间地在团蒲上坐下,看着眼前的这尊吠陀金刚,只是笑了一下。

  此时,吠陀金刚佛目一张,目光如刀,在这瞬间,让人感受到了金刚之威,宛如金刚伏魔一样,在他的目光之下,让人心里面颤了一下,不敢放肆。

  不过,这对李七夜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依然是坐在那里,依然自在由心。

  “上师便是最近赫赫有名的邪佛?”吠陀金刚合什,虽然尊为金刚,他并不失礼。

  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他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来这里,不是为谈佛而来,也不是为辩经而来,我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

  “出家人,四大劫空,除了座下这一张团蒲,再无他物。”吠陀金刚合什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有没有他物,我懒得过问,吠陀,我今天来,跟你要的东西就是当年你在帝魔小世界所得到的那件东西。”

  听到这话,吠陀金刚佛目一张,两道凌厉的目光一闪,然后又消失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上师所言。贫僧听不明白,出家人,四大劫空,身无他物。”

  “吠陀,我耐心有限,今天,我必须要拿到这件东西!”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吠陀金刚不动怒,轻摇头。说道:“上师,此乃是强人所难,贫僧身无他物,更不知什么那件东西!”

  “吠陀,我跟你坐下来谈,那就代表我今天不想动手,如果你不交出来,后果就无法想象了。”李七夜说道。

  “上师此乃是威逼吗?”吠陀金刚双目一厉,金刚之威逼人,说道:“出家人。不动嗔怒,但。金刚一怒,必出手伏魔。”

  “出手伏魔?”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吠陀呀,吠陀,你说谁才是魔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哈,这话我自己想想都好笑。”

  笑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吠陀金刚,说道:“吠陀,从你口中说出’伏魔’这两个字,我自己都笑喷了。你是今天的吠陀金刚也好,是过去的吠陀魔王也罢。说真的,我都懒得去管,我今天来,只需要那件东西,过去的烂事,我不想再去纠缠。”

  “尊驾是何人也!”此时,吠陀金刚双目一厉,盯着李七夜,此刻,他的目光射来,就像一尊金刚镇压在他人的心头一样。

  “我是何人重要吗?就算我说出来,也会吓你一跳。”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把那件东西交出来,我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然,莫说是你成了金刚,就算是成了佛,我也会让你永远呆在地狱!”

  “阿弥陀佛,今日贫僧要出手伏魔!”吠陀金刚双目一寒,此时,金刚之威可以碾压一切,就算是圣皇在这里,都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吠陀,我耐心有限,如果你不交出那件东西,后果你自己想象一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年,我屠你吠陀国,血流三年!如果说,你觉得那是一场灾难,那么,今天我出手了,那才是真正的灾难,我会让你在地狱呆一辈子,永世不得超生!”

  “你——”吠陀金刚一下子站了起来,怒目相视!可怕的佛威瞬间爆发,他盯着李七夜,厉声喝道:“你,你就是那个恶魔——阴鸦!”

  “恶魔?”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吠陀,你还没资格叫我恶魔,没错,我屠了你吠陀国。我是恶魔,那你是什么?你们吠陀国是什么?你们连恶魔都没资格称得上,至少,我这尊恶魔是光明自大把你们全部屠光,让你们永不得翻身!”

  “你们呢,你们是什么东西?”李七夜只是冷淡地乜了吠陀金刚一眼,说道:“你们只不过是一群脏肮的鬼物而己,吃人肉,喝人血,剥人皮,圈地建一个吠陀国,把千万凡人当作蚁蝼,当作食物,用他们的白骨筑成宫殿?你们是什么东西,说实在的,吠陀,你入人族的资格都没有,在我眼中,你是最低等的鬼物而己,人族没你这种恶心的生灵!”

  一时之间,吠陀金刚胸膛起伏,整个人情绪波动极大,他已经是一尊得到的金刚了,早就斩断了红尘了!但是,今天他情绪波动十分激烈。

  “阴鸦,你杀我妻儿,屠我子孙,灭我满门!”吠陀金刚不由厉声叫道。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都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说道:“吠陀,你是当年的吠陀魔王也好,今天的金刚也罢。你当年横行九界,号称无敌神皇,没有人敢动你,但,你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

  “没错,我灭你全门,我屠光你的子孙,杀了你的妻儿!”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那又怎么样,我懒得去说替天行道,我也懒得去说申张正义,我只想说,你们这一群粪池里面的蛆虫,没资格列入人族之中,所以,我看你们不顺眼,就灭了屠光你满门!”

  说到这里,李七夜这才懒洋洋地看了吠陀金刚一眼,说道:“吠陀,你真的以为你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说了都笑死人,你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己,走投无路,在绝境中已经是绝望得像一只蚁蝼一样哭泣,最后突然一下子想做好人了,想放下屠刀了,想从头再来了!”

  “说来都笑死人,做了一辈子恶魔的人,突然有一天要做好人了。”李七夜笑了起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吗?当年如果不是佛国的那尊佛主拍着胸膛向我保证,你已经一心向善,绝对不会再杀生,绝对会做到连一只蚁蝼都不会伤害,我早就把你钉入地狱,让你永不得超生,就算是葬佛高原,也庇护不了你!”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吠陀金刚身上的佛光一时明灭不定,他的脸色是阴睛不定,他站在那里,神态变化莫测。

  最终,吠陀金刚一屁股跌坐在团蒲之上,合什,长宣佛号:“善哉,善哉,我佛慈悲,罪过,罪过……”不觉间,他的双眼落下了泪水。

  李七夜看了看吠陀金刚,淡淡地说道:“葬佛高原真是了不得,竟然把一颗魔心渡化为佛心,看来,你的确是得道了,我今天也不杀你。”

  吠陀金刚跌坐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唱着佛经,他身上本是明灭不定的佛光开始稳定起来,当他身上的佛光再一次亮起来的时候,他依然是那尊金刚。

  “佛国,给了保证,我放你一马。”李七夜说道:“但是,如果今天你不交出那件东西,不要说是佛国保证,就算是苍天的保证都不行!”

  “阿弥陀佛。”此时,吠陀金刚宣了佛号,释然,张开佛目,说道:“上师,你要的东西已经不在贫僧手中。”

  “不在你手中?”李七夜眯了一下双眼,盯着吠陀金刚,缓缓地说道。

  吠陀金刚合什,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言,当年的吠陀魔王已死,贫僧没必要向上师打诳言。前些日子,长河宗来了一位姑娘,她以一件故物换走了这件东西。”

  “长河宗的丫头。”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最后,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刚一眼,说道:“谅你也不敢骗我。”说完,站起来,转身就走。

  “阴鸦大人——”在李七夜出到门口的时候,吠陀金刚站了起来,然后五体投地,伏拜在地上。

  “怎么?”李七夜看了看吠陀金刚,说道:“感谢我不杀之恩吗?”

  “不,大人,贫僧已罪孽深重,死一百次,也难赎当年罪恶。”吠陀金刚伏拜在地,说道:“贫僧是感谢当年饶恕我刚出世的玄孙。”

  李七夜看了伏拜在地上的吠陀金刚一眼,说道:“该死的,我会一个不留,全部杀光,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该死的,我懒得让他的鲜血污了我的双手。我不是饶恕他,而是他无罪!”

  “贫僧自知,就算是自绝,也难于赎当年之罪,贫僧得道之后,留于高原苦行,只望化凡人痛苦,以减轻当年罪行。”吠陀金刚伏拜在地上,虔诚地说道。

  “有意思。”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刚一眼,说道:“你离开灵山,把佛心留在佛国,佛国给你打了烙印,这还真有点意思。”“贫僧欲渡世间苦恶,给世间带来光明与善良,若功德圆满,贫僧欲回故土,希望我能坐化在那罪恶之地,以化积下的怨气。如大人所说,贫僧,没资格成佛。”吠陀金刚说道。

  “那你们灵山的事情,你能长生到今天,造化成金刚,那也说明了你一心向善。”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刚一眼,淡淡地说道:“我是懒得管佛国的事情,但是,我眼中,没有吠陀魔王,也没有吠陀国,否则,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永世不得超生!”

  “阿弥陀佛——”吠陀金刚五体投地,说道:“贫僧罪孽深重。”

  李七夜懒得再多说什么,离开了佛寺。(未完待续。。)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