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034章师利菩萨

第1034章师利菩萨

  李七夜看了一下那个乔装过的青年,对卧龙璇说道:“去吧,那就安心回去修行吧,以你现在的状态,还难与宝柱人皇争锋。”

  卧龙璇对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郑重地说道:“大恩不言谢,你救我一命,我卧龙崖必会还你,他日有用得着我或我卧龙崖的地方,尽管说一声。”

  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他也没放在心上,他救卧龙璇,所图的并不是回报,只是随手而为。

  卧龙璇辞别了李七夜之后,与她师弟离开了,李七夜也是漫步走入了佛城。

  佛城,熙熙攘攘,李七夜走在这繁华无比的佛城之中,看着这人来人往,看着居住在这佛城中的居民都是家家信仰佛家,看到诸多凡人都在颂经听佛,他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帝释呀,帝释,未来终极一战,你将会把这葬佛高原带来什么呢,亿万千灵呀。”李七夜不由为之感慨。

  李七夜漫步于佛城之中,感受着佛城的佛韵。在葬佛高原,可谓是处处是佛韵,很多人认为,葬佛高原处处是佛韵,那是因为这里是世间最多僧人修行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灵山,有烂陀寺。

  但,李七夜却知道,葬佛高原,会成为佛家圣地,会处处是佛韵,并非是因为这◎里有无数的僧人在此修行。

  “邪佛进城了。”李七夜进了佛城之后,佛城之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在今天,李七夜有了一个新的名号——邪佛!没有人知道这个带发修行的僧人是出身于何方。是有着何来历。就在今天。很多人见识了李七夜那种金刚伏魔的可怕手段,就给他取了一个名号——邪佛!

  “何止是邪佛来佛城了,南帝也在佛城,他先邪佛一步入佛城的。”有消息灵通的人说道。

  听到南帝也来佛城了,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此之前,只怕没有人听过南帝这个名字,然而。现在南帝一战惊天,独战四佛寺的十八大金刚,单凭这一战,就让他的威名压得姬空无敌他们喘不过气来。

  “今年的葬佛高原是怎么了,姬空无敌这些无敌的天才聚集在这里,那也就罢了,先是冒出了一个邪门无比的邪佛,现在又来了一个神秘不为人知的南帝。一个邪佛,一个南帝,简直就压得年轻一辈喘不过气来。”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不。南帝并非是神秘不为人知,他是奇竹山的错代!”有一位出身于南赤地大教的老朽无比的大贤知道了南帝的来历。对于他们这样古稀无比的老一辈大贤来说,南帝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错代,什么是错代?”有年轻人不明白错代的含义,就好奇地问长辈。

  长辈说道:“错代,指的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为了规避争夺天命而损耗太大,就提早把自己尘封起来,错过这一个时代,然后等到另一个时代时机成熟了,再次出世,以夺天命,成就仙帝。”

  “南帝,不止是错代那么简单,他曾经是奇竹山最了不起的天才,可以说,千百万年以来,真正敢称南帝的,也就他了。”这位知道南帝来历的大贤感慨地说道:“可惜,他是生不蓬时,他虽然是十分了不起,但是,他偏偏与鸿天女帝同生一个时代,这注定是一个悲剧,所以,他错开与鸿天女帝同争天命的时代!”

  “与鸿天女帝同争天命的错代吧。”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管是谁都心里面一凛,鸿天女帝的绝世,一直被世人所传颂。

  “连奇竹山的最后一位仙帝,吟天仙帝都是他的晚辈。”这位大贤说道。

  “难怪是那么逆天。”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不管是谁,都会一时之间失神,鸿天女帝时代的错代天才,这是何等的逆天,何等的可怕。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明白为什么南帝敢挑战四佛寺的十八金刚了,他绝对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听到关于南帝的消息,不要说别人,就算是姬空无敌、战师他们这样的天才都久久沉默,突然冒出一个南帝这样的错对,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压力大到爆棚。一个曾经与鸿天女帝争过天命的人,不论是搁在那里,都是无敌到爆顶。

  “先是一个邪佛,现在又冒出一个错代。”听到这样的消息,林天帝是喃喃地说道:“这一世,只怕是够热闹的,看来,我师兄是不寂寞了,终于有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李七夜漫步于佛城之中,最终,他来到了佛城内的一座老庙之前,这座老庙并不宏大,老庙也不知道是建立了多少年,它已经是很陈旧了。

  这座看起来如老庙一般的佛寺乃是佛门紧闭,在佛城原住居民的印象中,这座佛寺一直都是佛门紧闭,基本上是不开门,所以,就算是佛城的原住居民都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样的僧人在修行。

  李七夜默默地站在佛寺之前,静静地站着,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触。千百万年了,他身边的人是走了一茬又一茬,能活到现在的人又是寥寥无几。

  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不愿再多想,转身就走。

  “吱——”此时,紧闭的佛门打开了,一个老尼走出来,这个老尼走出来,对李七夜合什,说道:“圣师,菩萨欲见你。”

  听到这话,李七夜止步,轻轻地叹息一声,合什,说道:“请带路。”

  李七夜跟随着老尼走入了佛寺,佛寺十分的寂静,除了老尼,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了。走在这里面,恍然间,时光已经停止了流动,在这里,超脱了世俗,在这里,一切都变得了亘古。

  行走到这寂静的佛寺中,似乎除了轻微的脚步声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了,纷纷扰扰的红尘,离这里很远很远。

  “且让我沐浴焚香之后,再一见师利菩萨。”李七夜对老尼说道。

  老尼没有异议,引李七夜入精舍,让他沐浴焚香,完毕之后,李七夜庄容敛庄,神态自然,随老尼去见师利菩萨。

  李七夜是何许人也,就算是在仙帝面前,他也是无所谓,但是,今天他是特别的庄重,这说明师利菩萨在他心里面地位不一般。

  老尼把李七夜引至了一座佛舍之外,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李七夜站佛舍之外,神态一默,然后踏入了佛舍。

  在佛舍之内,佛光弥漫,佛光就像水银泄地一样,流淌在佛舍之内的每一寸泥土之上,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佛舍之内,有一朵金莲盛开,金莲之上,坐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赤足披发,穿着一身黄衣,手结佛印,神态安祥。祥和温柔的佛光就人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每一缕佛光,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那样照在你脸上,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温柔。

  眼前的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有着倾城的身材,但是,此时,她已经是一尊菩萨,已经是佛化,不管是绝世的容颜,还是倾城的身材,对于她而言,那都只不过是皮囊而己。

  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他没有说话,默默地在团蒲上坐了下来。

  佛城曾有传言说,灵山曾有一位菩萨坐镇佛城,但是,这一尊菩萨从来没有人见过,眼前这位菩萨,就是来自于灵山的菩萨,也是李七夜的故人。

  此时,师利菩萨张开了双眼,她的一双眼睛特别的漂亮,可以想象,她未出家之时,必家是回眸便迷倒众生。

  “你来了。”师利菩萨开口,声音在回荡着,那怕是她已经是成为菩萨,声音依然是悦耳动听。

  李七夜轻轻合什,以显庄然,说道:“行至于此,未想是打扰到你的禅定。”

  “让我见见你的真身。”师利菩萨说道。

  李七夜未说什么,变回了真身,露出了李七夜的本貌。

  师利菩萨仔仔细细地看了李七夜一番,依然是手结佛印,说道:“这一天,恍然是千万载之前,时光悠悠。”

  “你已成道,未来可往长生,千万载,对于葬佛高原而言,也只是指弹而己。”李七夜轻缓地说道。

  师利菩萨结佛印,佛韵弥漫,就算是谈及往事,她也依然平静,今天,她已经是菩萨,不再是凡人。

  “我知道,你对于入佛门并不是十分赞同。”师利菩萨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轻摇首,说道:“不,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当年,你亲率军团,为我扫平大道,在艰难时期,你随我左右,只因我一纸之令,你便几次出山,不管是什么,都是你应该所得。”“往昔,一条条生命随我而去,一个个战将血洗沙场,那是一个活鲜鲜的生命……”师利菩萨开口,佛文弥漫,往事如风。

  当年,她是李七夜座下四大军团之一的军团长,曾为李七夜一次次出山,一次次征南战北,在当年,提起她赫赫威名,九界之中,又有多少是是忌惮三分,退避三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