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渡化

  “老祖,这你不知道。”这教主把声音压得很低,说道:“最近南天世家抱上了一条更粗的大腿,他们跟飞仙教搭上关系了。”

  “飞仙教——”听到这话,这位老祖心里面一寒,脸色大变,不敢再言。

  在这一边,对于南天世家新一代的少皇,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南天世家的权力大到这样的地步,我还真是意外。”

  “本座代表的不是南天世家,代表的是飞仙教!”新少皇满脸傲气,有恃无恐,“铛”的一声,他把一面令旗掷在地上,令旗之下绣有“飞仙”两字,龙飞凤舞,气势逼人。

  “我乃是效力于飞仙教,此令,便是见证。”此时,新少皇向天一抱拳,信心十足,话语之间,有着几次的得色与傲气。

  “飞仙教!”看到这样的一面令旗,远远看着这一幕的众多人顿时脸色大变,很多强者那怕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寒。

  飞仙教,这就像巨无霸一样存在于人皇界,没有人知道飞仙教在哪里,但是,它的影响力极为深远。

  飞仙教,是九界之中唯一一个一门五帝的传承,也是传说屹立当世最久的帝统仙门,从飞仙帝起,飞仙教就屹立到当世。

  万古以来,飞仙帝虽然不是第一位仙帝,也不是第一位人族仙帝。万古以来,第一位仙帝,是出身于魅灵族的古纯仙帝,而人族的第一位仙帝就是骄横仙帝。

  飞仙帝,是人族的第二位仙帝,但是,骄横仙帝没有留下任何传承。而作为人族第二位仙帝,飞仙帝却留下了一个庞大无比的传承。

  在九界中,有着这样的说法。如果说,世间哪一位仙帝最无敌。那么,很多人第一个是想到的是骄横仙帝,或者是飞扬仙帝,又或者是鸿天女帝,更多人认为是骄横仙帝。

  但是,如果说,是影响最大,那么。很多人第一个就想到了飞仙帝!

  飞仙帝创建了飞仙教,有人说,飞仙教成了人族第一个帝统仙门,成为了九界中唯一一个一门五帝的传承。

  虽然没有人知道飞仙教在哪里,但是,这并不影响它在九界的地位,传说,飞仙教曾经是好几个时代掌执九界,号令天下!

  所以,一谈到飞仙教。不管是谁,都是忌惮三分,那怕是再强大的帝统仙门都是如此!

  此时。南天世家的新一代少皇把飞仙旗掷在了地上,让很多人都不由脸色大变,大家都明白,难怪南天少皇敢如此嚣张,原来是抱上了粗大腿了。

  李七夜不由看着地上的这面飞仙旗,这一面旗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道友,你乃是方外之人,红尘的恩恩怨怨。你还是少管为妙。”此时,新一代的南天少皇傲然一笑。以为李七夜是被飞仙旗所吓住了。

  新一代的南天少皇看着卧龙璇,缓缓地说道:“本皇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凌弱欺小。只要你取下面纱,我南天世家也不为难你。”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取下面纱呢?”卧龙璇笑吟吟地说道。

  南天少皇缓缓地说道:“我受一友人之托搜敌,他有一敌人潜逃而去,而你乃是藏头露尾,嫌疑重大。”

  一听南天少皇这样的话,卧龙璇明白了,也知道是受谁之托了。

  “圣师,你说我应不应该脱呢?”此时卧龙璇秀止一转,竟然十分亲昵地挽着李七夜的手臂。

  此时,很多人看着这一幕,甚至有人暗暗地看了一眼宝柱人皇,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一场风波该怎么样收场。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南天少皇,说道:“我是慈悲为怀,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吧。”

  “和尚,这种恩怨,你不该插上一足,否则,就算你跳出红尘,你也会有永远摆脱不了的烦恼。”此时南天少皇耐心尽失,冷冷地说道。

  “如果我是要插上一足呢?”李七夜不由笑吟吟地说道。

  “敢违背飞仙令者,就是大逆不道,杀无赦。”此时新一代的南天少皇冷森森地说道。

  南天少皇这话太霸道了,就算是旁观看热闹的很多人都不敢苟同,但是,见飞仙令在此,大家又不愿意多说什么。

  很多人也明白,南天少皇是狐假虎威,是借飞仙令的威名扬威耀武!

  “飞仙令?”李七夜笑了一下,闲然自在地说道:“这是什么破铜烂铁,鸡毛也拿来当令箭,笑死人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南天少皇顿时脸色大变,就算是旁观的众多修士也都脸色一变,甚至有人抽了一口冷气。

  “这和尚,有点糊涂,只怕他还不知道飞仙教的可怕。”有老一辈轻轻地摇头说道。

  “好个出言不逊的秃驴!”此时,南天少皇厉喝一声,指着李七夜喝道:“拿下他,本皇要好好审问他们。”

  此时南天少皇可谓是有恃无恐,抱上飞仙教的大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南天世家的强者顿时把李七夜和卧龙璇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强者冷冷地说道:“和尚,敬你是一位高僧,自己束手就擒吧。”

  “圣师,怎么办?”此时卧龙璇挽着李七夜的手臂,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此时,她看起来是十分的害怕。

  此时,李七夜一笑,看着南天世家的弟子,双手缓缓合什,听到“嗡”的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佛光爆发,整个人喷涌出了佛光,耀眼无比的佛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宛如是佛主一样。

  此时,李七夜脚下一朵金莲盛开,佛音阵阵,有菩萨金刚为之颂经,有八部天龙为之护体,随着佛光普照,地涌金泉,种种异象浮现。

  在李七夜绽放佛光那一瞬间,卧龙璇一下子消失了,她在瞬间远离李七夜。

  “阿弥陀佛,斩一魔,功德无量。”此时李七夜宣了佛号,佛韵悠长,佛号落下,普渡众生,感化生灵。

  在李七夜佛光绽放在瞬间,围着李七夜的南天世家的弟子一下子呆如木鸡,他们好像一下子被人控制了一样。

  当李七夜宣了佛号,佛语落下之时,所有南天世家的弟子瞬间双眼赤红,他们一下子变得激动,瞬间就是操刀往自己身边的人刺去。

  没有功法,没有招式,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下子南天世家的所有弟子相互捅了一刀,没有惨叫,没有痛呼,他们全部笔直倒下。

  这样诡异的一幕发生太快了,一句佛语,便让南天世家的所有弟子相互残杀,一刀就解决了彼此,干脆利索。

  “不——”此时,南天少皇也是双眼赤红,但是,他的道心比这些弟子晚坚定一些,他挣扎着欲抵抗佛法的控制。

  “孽畜,还不伏法!”此时,李七夜一句真言,佛威浩然,让人无法抵抗。

  “啊——”一声尖厉大叫,南天少皇竟然一刀把自己劈成了两半,鲜血狂喷,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样诡异无比的一幕一下子震惊了所有人,所有人看着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毛骨悚然,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从始至终,李七夜连动一下,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一下,南天少皇和南天世家的弟子全部惨死,不是自戮就是相互残杀。

  “这,这,这是妖术吗?”有人打了一个寒颤,毛骨悚然地说道。

  “不,这是佛法。”一位葬佛高原的僧人看到这样的一幕,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佛主一怒,千血漂橹。”

  “佛家,不是以慈悲为怀吗?”有人看到这样诡异恐怖的一幕,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地说道:“这,这,这简直就像邪术一样。”

  修士杀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弱肉强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但是,修士杀人,至少是能看到敌人的一招一式,然而,眼前这佛法,根本就没有一招一式,一句话,就能让人相互残杀,或者是自戮!

  “金刚伏魔——”有懂佛法的大人物轻轻地叹息一声,喃喃地说道:“今天总算明白为什么吟天仙帝会警告座下战将了,这并不是因为渡化,佛法也一样可以杀人!”

  一直以来,佛家,给人是一种仁慈祥和的印象,很多人都觉得,如果能承受佛法的渡化,那么,佛法对自己就没有任何伤害力。

  但是,今天李七夜的一举却推翻了所有人对佛家的印象,一句佛语,便让几十个人惨死,相互残杀,无比的残酷。

  在这一刻,很多人才意识到佛法,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六畜无害,金刚伏魔,这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这,这,这简直是邪术——”有一个青年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呕吐起来。

  事实上,想呕吐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如果被敌人杀死了,那只怪是自己学艺不精,死也死得明明白白。

  但是,一句佛语,便让自己把自己劈成两半,这种死法,不管是谁想一想都太过于恐怖了,这简直就是邪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