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南帝

  李七夜挑三大寺,异象纷呈,一时之间,整个灵山是佛光喷涌,金莲盛开,在灵山,乃是处处金泉,只见无数的金泉从地涌出。【】章节更新最快

  整个灵山响起了一阵阵的佛音,浩然绵长,宛如是佛主出世一样。

  特别是三大寺,受到李七夜挑战之时,乃是无穷的佛符喷涌而出,滔滔不绝的佛符加持在了寺庙之上,让人一看就在道是了不得的菩萨金刚出世。

  李七夜每挑战一座佛寺,有金刚棒喝,有菩萨颂经,甚至是佛界大开,撑开了一方天地,让整座灵山变得无比的神圣。

  “阿弥陀佛——”一时之间,佛号不绝,似乎是千百万的金刚齐唱,欲以无上的佛家真言击败李七夜。

  随着佛号不绝,硕大无比的佛符浮现在灵山上空,如有是佛主亲自迎战,口吐真言,佛法万千。

  如此的异象看得众人不由瞠目结舌,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都会被这样绝世的异象所震惊。

  灵山出现了如此绝世的异象,可谓是吸引了葬佛高原的无数强者前来观看,如林天帝等等诸多绝世天才都纷纷来观看。

  至于灵山内外的信徒,更是被这样的异象所臣伏,无数的信徒是五体投地,跪拜在那里,久久不起,更是有信徒泪流满面,大呼我佛慈悲。

  见李七夜转战三大寺,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战败了大地寺,这让无数人震惊,那怕是姬空无敌、战师、林天帝之流的不世天才都不由脸色凝重。

  “转战灵山十八大寺,万古以来,只怕也就是只有仙帝才敢这样做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有曾经在葬佛高原居住了很久的强者看到异象,不由喃喃地说道:“看异象。大地寺有菩萨出世与他辩佛,这太了不起了。传说,大地寺的菩萨曾经是一语渡走了一位神王。现在他竟然是以辩佛战败了菩萨,这未免是太逆天了吧。”

  “大地寺的菩萨呀。”说到这样的一尊存在。就算是不朽存在乃至是神王都不由为之忌惮,说道:“这种佛法无比的存在,如果你不是想皈依的话,最好远离这种存在,否则,他一句佛语便可以把你渡走,让你五体投地,一心归佛!”

  “新的佛主要诞生了吗?”来观看的不止是修士。甚至是连葬佛高原的不少僧人都赶来观望,因为灵山的异象太惊人了。

  “阿弥陀佛。”有僧人合什地说道:“能辩佛者,此乃是佛道圣僧,甚至是菩萨。辩佛若是能辩赢四佛寺的八面光明菩萨,那么,有可能得道飞升,启得烂陀寺佛门,入主佛国。”

  “佛国长生,传说是真正的长生呀。”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为之羡慕向往。

  在这种种绝世异象之下。惊动葬佛高原的无数生灵,无数人赶来观望,甚至前来观望的僧人都是大唱佛经。他们都被这样的异象所臣伏。

  现在,在灵此浩瀚的佛力之下,已经没有修士敢轻易踏入灵山了,一旦踏入灵山,在这种佛力之下,就算你道心坚定,都很有可能被渡化,会皈依佛门!

  “了不起。”在众多人观看灵山异象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青年出现了,这个青年一出现的时候。他立即吸引了足够的目光。

  这个青年看起来古气盎然,似乎他是活了无数岁月一般。这个青年举止随心。一副随心所欲的模样,不管他往哪里一站,都给人一种横卧中天的感觉。

  他随随便便地往那地方一站,就给人一种无法愈越的感觉,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不管你有多么逆天,只要他往你面前一站,你都会感觉无法跨越眼前这个青年。

  看到这个青年,不管是战师,又或者是姬空无敌,还是林天帝他们,都顿时为之脸色大变。

  不管他们认不认识眼前的青年,但是,他们作为绝世天才,一看到眼前这个青年,他们就知道,他们这一世遇到了可怕的对手,一尊如真龙一般的存在,绝世无双,笑傲万古!

  “灵山威名万古,且让我来试试。”这个青年看着灵山绝世异象,洒然一笑,一步踏出,他就仅仅一步,就踏到了四佛寺之前。

  “战四佛寺吗?”见到这个青年一步踏到了四佛寺佛门之外,不少人都眼皮跳了一下。

  四佛寺,此乃是灵山十八寺之首,只在烂陀寺之下,就算是绝世惊艳的无双之辈都不敢轻易挑战四佛寺。

  姬空无敌够无敌吧,他塑位果位也不敢挑四佛寺!战师道心坚如磐石,他挑战四佛寺,也只能是选择听经,不敢选择塑果位或辩佛,因为他在这两方面完全没有把握。

  “寺中的和尚都给我听好了,我南帝今天来,就是要闯你们的金刚大阵,让你们十八大金刚出世吧。”这个青年站在四佛寺之外,笑了一下,说道。

  这个青年的话并不洪亮,但是,如金石之声,人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以武力挑战四佛寺?”听到这个青年的话,很多人都面面相觑,甚至是有些人是傻了眼。

  事实上,挑战灵山十八寺除了听经、辩佛、塑位之外,还有一种方法,一种基本上不会被用到的方法,那就是以武力挑战灵山十八寺。

  但是,这样的方法没有人愿意做,因为大家都知道,灵山十八寺的圣僧都是强大得一塌糊涂。

  虽然说,佛家不好武,但,灵山十八寺的众多圣僧在还没有皈依佛门之前,就可怕到让人不敢想象,有的圣僧曾经是神皇,有的圣僧曾经是帝储,甚至有传言说,有的圣僧在入佛门之前是真神……

  面对这样强大的存在,谁敢说以武力挑战灵山十八寺,特别是这些曾经是神皇、帝领储的存在成为金刚菩萨之后,更是深不可测。

  现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不止是敢以武力挑战四佛寺,而且还敢挑战十八大金刚,这让很多人心里面跳了一下。

  “四佛寺的十八大金刚!”有一位已经在葬佛高原修佛很久的老祖心里面跳了一下,喃喃地说道:“十八大金刚,传说是伏魔金刚。曾经有一位神皇自恃无敌,独闯四佛寺,战十八大金刚,最后被活捉了。”

  “南帝——”对于这个名字,甚至很多人没听过,但是,有不少人心里面一寒,敢自称为帝的人,除了一些狂妄自大的人之外,真正敢称帝的人,绝对是可怕到让人毛骨悚然。

  眼前这位青年,绝对不是那种狂妄自大到无知的人,绝对是属于后者。

  “阿弥陀佛,施主,请了。”对于如此的挑战,四佛寺也无所惧,响起了佛号声,整座四佛寺乃是金光冲天,在金光中隐隐浮现了金刚之影。

  “好——”青年也是豪气,笑了一下,一步踏了入佛门。

  “轰——轰——轰——”青年一步踏入佛门,顿时整个灵山摇晃起来,在这个时候一阵阵的佛号声响起,“阿弥陀佛——”这样的佛号声响彻了整个葬佛高原。

  无尽的佛威瞬间碾压整个大地,在无尽的佛威之下,整个葬佛高原都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似乎这无穷无尽的佛威能把整个葬佛高原碾碎一样。

  一时之间,葬佛高原的无数人都骇然失色,众多人物訇伏在地上不敢站起来,就算是老祖级别的存在,都是双腿发软,难于站得稳。

  在此之前,未见佛威之时,整个葬佛高原的佛家气息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从来没有多少人想过佛家一怒的景象。

  现在佛威碾压而来,这才让人真正的意识到,佛家,不止是祥和,佛威一怒,不止于帝威!

  “金刚伏魔,佛主一怒!”有人不由为之骇然失色,喃喃地说道。

  “有意思——”虽然大家无法看到四佛寺之中的战局,但是,青年的长笑声不绝于耳。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惊天,天空上恍然是佛国打开,八部天龙从天而降,一尊尊的金刚镇守了四佛寺。

  “天龙、夜叉,乾闼婆、迦楼罗、阿修罗……八部天龙呀。”看着八部天龙从天而降,一尊尊金刚镇守四佛寺,这样的一幕,让人看得骇然失色。

  “四佛寺究竟有多强大。”就算是神王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不论是灵山内外,都是一片沉默,不管是四佛寺,还是这个叫南帝的青年,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人退缩的地步。

  “以武力战四佛寺,传说,明仁仙帝年轻时曾经战过。”有一位老朽的大教老祖一时之间失神,不由喃喃地说道。

  “够强悍,这位南帝究竟是何方神圣。”就算再骄傲的天才,在这一刻都骄傲不起来。

  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姬空无敌、宝柱人皇、战师等等之流的存在,那都是久久沉默,这个叫南帝的人,太强大了,甚至有人推算,他已经是帝储了,离成为仙帝只有一步!

  帝储呀,不管是谁,听到这样的增界,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发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