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017章 入道问佛

第1017章 入道问佛

  卧龙璇不由说道:“宝柱人皇背后站着的人,是何方神圣?是宝柱圣宗的老祖吗?”

  “宝柱圣宗的老祖?”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只怕不是,宝柱圣宗虽然拥有很多体术,但是,并没能博学到这种地步,精通天下道法,这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卧龙璇不由沉默起来,这一次与宝柱人皇一战,她输得很彻底,正如眼前这个楚云天所说的那样,宝柱人皇完全是找到了克制她的功法,让她处处受制,根本就无法板回战局。△↗

  “用不着灰心,宝柱圣子的确是了不得,他背后的人也是很逆天。”李七夜说道:“但是,如果你领悟了自己血统的玄妙的话,你战败他,那并不是一件难事!”

  卧龙璇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或者吧,就算有那一天到来,那只怕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卧龙璇并非是那种一受挫就绝望的人,但是,现在她的情况不乐观,她受了很重的伤,就算是能逃回北汪洋,那只怕也需要好几年来养伤,至于领悟她血统的玄妙,那只怕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拿去吧,我这药能让你伤势好得很快。”李七夜随手扔给了卧龙璇一个很小很小的瓶子,这瓶子小到让人觉得吝啬!

  一开始,卧龙璇并不在意,只是随手打开,当小瓶一打开之时,一股仙香飘来,一闻仙香,顿时让人通体舒畅。一看瓶中的药膏。宛如龙脂。仙光闪烁。

  一看如此的药膏,卧龙璇也顿时为之心神一震,就算她再不识货,也知道这药膏绝世无双。

  “这,这,这是什么药?”卧龙璇都吃惊无比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补天膏,绝对能在最短时间治疗好你重伤的膏药。”

  “补天膏!”卧龙璇不由为之震撼。大吃一惊,说道:“我听过这种药,传说是九界第一药,从来没有人炼得出这种膏药。”

  说到这里,卧龙璇震撼无比地看着李七夜,她不知道眼前这位叫楚云天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更让她为之震撼的是,如此珍贵无比的膏药眼前的楚云天竟然很随意地给了她,要知道,他们可以非亲非故,她并不认为自己的魅力能大到让别人把九界第一药轻易送给她。

  好不容易。卧龙璇这才回过神来,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李七夜,说道:“为什么要送给我如此无价宝药?”

  卧龙璇完全猜不透眼前这位男人想的是什么,他就像一团谜,让人无法窥视。

  “因为我不希望你死掉。”李七夜淡淡一笑,悠闲地说道:“遥远到难于追溯的古老血统呀,我还真的想看一看这血统最终会纯粹到怎么样的地步。”

  “你对我的血统很了解?”卧龙璇看着李七夜,事实上,到了今天,就算是他们卧龙崖对于这血统都已经了解不多了,因为出现像她这样纯粹的血统,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们卧龙崖已经不再是遥远时代的卧龙崖了,不再是传说中的深海遗民了。

  “至少比你们卧龙崖了解得多。”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卧龙崖太久没出现过这样的血统了,你们自己都快遗忘了自己的祖先是来自于深海!”

  “道友如此博学,小妹还希望道友能在血统之上能指点一二。”卧龙璇也不是一个笨蛋,相反,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指点你?我当然是可以指点你,问题是,你能给我什么?我这个人,偶尔可以做做好人,但是,不会一直做好人,想人收获,那就必须要有付出。我需要你的回报,那才能给你付出!”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卧龙璇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她对眼前这个叫楚云天的人一无所知,她根本就无法给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任何承诺。

  “好好休养吧。”李七夜看了一眼沉默的卧龙璇,笑了一下,然后起身走了,去藏经阁经续阅佛经。

  卧龙璇留在了佛寺中养伤,她用了李七夜所给的补天膏之后,伤势好的极快。她受到极重的伤,甚至连道基都受损。

  就算她逃回卧龙崖养伤,就算他们卧龙崖有了不得的金创药,但是,以她的伤势而言,只怕需要好几年乃至是上十年才能恢复,然而,在补天膏的药效之下,她的伤势只怕是四五天都能完全治好。

  这就让卧龙璇完全震惊了,这膏药也太逆天了吧,她都不由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说道:“补天膏,补天膏,连天都能补,还有什么不能补?”

  在以前,卧龙璇也听过补天膏这个名字,但是,那只是存在于传说,她从老一辈口中知道,补天膏号称九界第一药,事实上,不止是她,就算是很多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知道补天膏是怎么样的,更别说是亲眼见过了,大家也只是听过这个名字而己,那怕是逆天的药师,都炼不出补天膏。

  现在,李七夜却把九界第一药的补天膏随手给了她,而且,让她真正地见识到了补天膏作为九界第一药的威力,这怎么不让卧龙璇为之震惊呢。

  卧龙璇的伤势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完全恢复了,不过,她并没有离开,她依然留在了佛寺之中。

  卧龙璇留了下来,她除了想再次见识见识站在宝柱人皇背后的人是何方神圣之外,同时,她也想知道,这个叫楚云天的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这些日子,李七夜都留在了藏经阁之内,虽然说,藏经阁之内别有洞天,但是,这几天,就算是洞天也难于封住藏经阁之内的异象。

  在这些日子里,藏经阁逸出了佛光,虽然说,佛光被藏经阁所封,逸出的佛光很少,但,就这寥寥的佛光,却是十分的真实,每一缕佛光宛如黄金所铸,一缕缕的金丝不止是流光逸彩,而且响起了如金粉洒落的声音。

  从藏经阁所逸出的异象远不止佛光,在藏经阁之外,隐隐能听到佛音,似乎,在藏经阁之中已经成了佛国的世界,恍然间,让人产生了错觉,似乎在那里有佛主讲经,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已经成了无上佛言,一语一世界,一字一佛法!

  到了后面的几天,就算是藏经阁的洞天都已经无法封住里面的异象,在藏经阁的门口,随着异象的逸出,竟然有一朵金莲从地下生长出来,接下几天,佛寺之内都生出了不少金莲,藏至在庭院中生了一口金泉,代表着佛家最高象征的金色泉水汩汩在流淌着。

  这样的一幕,不止是让卧龙璇为之震惊,就算是一直冷漠的老尼也是震惊无比,传说中的口吐莲花,地涌金泉,那也只不过是如此而己。

  不管是卧龙璇还是老尼,都看不到藏经阁之内的景象,但是,藏经阁之外都是地涌金泉、金莲丛生,这可以想象藏经阁之内是何等的景象了,只怕,在那里已经是成了佛的国度,有千万比丘听经,有百万罗汉护法,有十万菩萨静道……

  终于,异象消失了,听到“吱”的一声,李七夜从藏经阁中走了出来。此时看来,现在的李七夜与进去之前没有太多的不同,应该说,更加平凡了,这是一种返朴归真的地步。

  尽管此时的李七夜看起来更加平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站在李七夜身边之时,总让人感觉有一股说不出来的佛性,似乎一尊无上的佛主在召感着你一样,是那么的自然,是那样的玄妙,让人有一股膜拜皈依的冲动。

  卧龙璇作为一代天才,作为卧龙崖的掌门,她有着坚定的道心,但是,当她在李七夜身边一站的时候,道心顿时起了涟漪,在涟漪之中,竟然投影了李七夜,在投影之中,李七夜宛如是一尊佛主一样。

  “你这是什么妖法!”卧龙璇顿时大吃一惊,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此时十分的平和,十分的宁静,他所在,似乎天地寂静,连时光都不敢打扰他一样。

  “这是佛法,普渡众生。”李七夜露出笑容,此时,他明明不是一个和尚,但,他的笑容却给人一种错觉,就像是一尊佛主悯怜众生一样!

  卧龙璇心里面一凛,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道法流转,屏去杂念,平息了心中的涟漪,尽管是如此,她心里面依然是震惊。

  李七夜未施一法,一出一言,便能让心生涟漪,这未免太可怕了吧,就算是传说中的佛法无边,只怕也是只不过如此。

  最后,李七夜把钥匙放了回去,站在菩萨像前,他双手合什,顿,最后转身离开,无牵无挂。

  从始至终,老尼静坐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跟着我干什么?”走出了佛寺,最终,李七夜停住了脚步,转身说道。

  跟在李七夜身后的正是卧龙璇,而且,此时卧龙璇已经改变了模样,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中。(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