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999章神秘的青年

第999章神秘的青年

  李七夜收回了银箭,“啪”的一声,暴风神的尸体掉在地下,整座圣城一片死寂!

  李七夜坐在龙椅之中,环视了一下众人,远视圣城,缓缓地说道:“还有人对我不满吗?还有人对我有意见吗?”

  一时之间,整个圣城寂静无比,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无数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就算是血族老祖都不敢吭一声。

  “很好。”此时,李七夜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如果谁对我有仇有怨,或者看我李七夜不顺眼,单挑也好,围殴也罢,我李七夜随时奉陪。但是,如果有人把仇恨牵扯到我身边的人,那就等着被灭门吧!”

  “转告血魔族,我这个人仁慈,给他们一天准备的时间,一天之后,我李七夜亲临,必破他们宗门,必毁他们祖地,这就是对我身边人动手的下场。”李七夜的声音并不是十分的洪亮,但是,圣城之中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若是在以前,只怕会有人嘲笑李七夜,在当今,血族如日中天,人才辈出,特别是血魔族,更是团结无比,谁人敢与之为敌,更别说是踏灭血魔族的传承了!

  但是,今天,李七夜放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就算有血魔族老祖在场,都不敢吭一声!连仙帝执念都不怕的人,这是多么逆天的人!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李七夜揭开了帝诏,然后把帝诏随手扔在地上,就像扔垃圾一样。

  伊川精明,见李七夜把帝诏像扔垃圾一样地上。他急忙捡起来,就算是这帝诏已经没有什么威力了,但对于苏杭国这样的小国来说,这帝诏依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

  “李公子——”见到李七夜,被困在雷塔之中的雷塔之主急忙伏拜。往是向李七夜请罪地说道:“现这样的事情,是我赤夜国有错在先,还请李公子饶恕。”

  李七夜坐在椅子上,看着雷塔之主,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说实在的话。我还真的是蛮失望的,你这样的境界了,竟然连一件帝兵都拿不出手,你这级别的老祖混得有点寒碜吧。”

  李七夜的话让雷塔之主十分尴尬,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他只好干笑地说道:“这个,这个,暴风神掌执我赤夜国大权,我们这些老头骨是处处受到掣肘。”

  暴风神作为尘血仙帝的女儿,她在赤夜国拥有着生杀大权,就算其他老祖比她强大,都受到她的压制!

  雷塔之主忙是向李七夜请罪地说道:“此次我与几位老祖本是共商平息恩怨,没有想到暴风神一脉先声夺人。黜免了几位老祖,先下手为强,我们赤夜国。绝对无与李公子为敌之意。”

  “可惜,有点迟了,我现在考虑一下亲自去你们赤夜国一趟,不用鲜血来洗礼,有些人永远不知道我的铁血手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把雷塔之主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忙是伏拜在地上。说道:“公子,请给我赤夜国一个机会。我在此向公子保证,这一次绝对剥离暴风神一脉对赤夜国的掌权。我以性命向公子保证。圆圆出任赤夜国皇主,赤夜国愿为公子效忠!”

  雷塔之主已经知道,李七夜得到了血祖传承,他未来必能掌执血族,现在若不是给李七夜一个强有力的承诺,只怕他们赤夜国未来的前途是可以想象了。

  “请公子再给一次机会!”雷塔之主伏拜于地,就算他这一级别的老祖,此时也唯能有向李七夜求赦。

  李七夜看着雷塔之主,又看了看司圆圆,此时,司圆圆也不敢出声求情,她也知道,李七夜的决定不是她能左右的。

  “好,我再给你们赤夜国一次机会。”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地说道:“如果你还不能解决赤夜国的问题,那么,我亲自去解决,你应该明白,我亲自去一趟,不血洗一番,我是不会离开的。”

  “公子你放心,这一次绝对会如公子所愿。”雷塔之主伏拜于地,向李七夜郑重许诺地说道:“待圆圆掌权之后,只要公子一声令下,赤夜国愿意为公子赴汤蹈火!”

  李七夜看了雷塔之主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对圆圆说道:“该传授于你的,我也传授给你了。接下来的人生,就靠你自己走出来了,你能不能成为一代了不得的君王,那就靠你自己了。我调教出来的人从来没有弱者,可不要让我失望。”

  司圆圆跪在地下,默默地向李七夜磕头,她有今天的一切,全部都是李七夜所赐。她本是赤夜国逃亡的弟子,对于她而言,能回归赤夜国已经是一生中最大的奢望了,在以前,她又怎么会想到她有掌执赤夜国的那么一天呢。

  李七夜的话在一夜之间传开了,在整个南赤地,流传着李七夜的传说,听到李七夜的传说,在南赤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为之振奋。南赤地的人族年轻一代沉寂了如此之久,终于有一位年轻天才崛起了,说不定未来他能带着南赤地的人族走向辉煌。

  “第二个林天帝!”听到李七夜的传奇,有人不由感慨地说道。

  “不,比林天帝更逆天!”有人则是说道:“单是凭登上第一峰的成就,这就已经无人能及了,林天帝再逆天都无法登上第一峰,而他却登上了。”

  同在南赤地,在荒野之中,一个青年漫行于天地,他所走之处,便是万道随行,飘渺而玄奥,似乎,他能主宰大道一样,他便是当世南赤地有着第一天才之称的林天帝。

  “了不得,如此成就,就算逆世天才也为之项背。”林天帝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之后,都不由现惊容,一时间失神,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露出笑容,喃喃地说道:“这一世,注定不寂寞,注定精采。否则,单凭姬空无敌之流,又如何与我师兄争锋。”

  说完,林天帝继续前行,依然是那么的潇洒,依然的那么洒脱,自由自在,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拘羁他一样。

  奇竹山,此乃是南赤地最强大的传承之一,与护天教比肩,作为一门三帝的传承,奇竹山的三位仙帝有一位是妖族,一位是石人族,还有一位有人说是妖族,也有人说是龙族。

  在南赤地,很多妖族把奇族山视奇竹山为,以奇竹山马是瞻。不过,自从吟天仙帝之后,奇竹山就显得特别的低调,离奇的遁世。

  在奇竹山的一座古阁之中,有一个青年卧在那里,虽然他是很随意地卧在那里,但是,却给人一种吞天的感觉,用横卧中天来形容他,那一点都不过份。

  这个青年好像是刚刚睡醒一样,当他的阁门打开之时,有奇竹山的老祖向他汇报南赤地的情况。

  “银箭!”听到奇竹山的老祖汇报之后,这个青年瞬间一下子坐了起来,他一下子坐了起来之时,连九天都为之摇晃了一下,他双目中光芒一闪,宛如是三千世界明灭,极为恐怖,就算是有神皇在他面前,只怕都会心里面毛,这个青年绝对是恐怖到无法形容!

  “你确定是银箭!”青年再一次追问说道,他都难于相信。

  “回老祖,百分百肯定。”这个奇竹山的老祖在这青年面前都以晚辈而称,急忙说道。

  “难道,难道是……”这个青年脸色一变,一时之间失神,喃喃地说道。

  当青年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瞬间消失了,在这瞬间,他跨越时空,一步万境,若是有人看到他这样的手段,一定会吓得跳起来,三五步,便能跨越一方天地,这太逆天了!

  在当夜,这个青年出现在了圣城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来了,他来得无声无息,他站在虚空中宛如是与天地为一体,莫说是神王,就算是有神皇在此,都不一定能现他。

  青年打开了双眼,当他双眼打开之时,宛如可以穿越万古,倒溯时光,他的目光穿越了一切,落在了雷塔之上。

  在雷塔之中,李七夜端坐在那里,他静静地打坐修行。当青年的目光落在雷塔之上的时候,李七夜突然睁开了双眼,看了一下青年所在的方向,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心无旁骛。

  “咚、咚、咚……”青年突然间连退了好几步,他脸色大变,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眨眼间回到了奇竹山。

  “我的妈呀,这还要让我活吗!”回到了奇竹山之后,这个青年不由抓着自己的头,十分的苦恼。

  青年这样的举动,让奇竹山的诸位老祖都傻眼了,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生什么事了。

  “老祖,生何事了?”有老祖忍不住轻声问道。

  “我要自杀,自杀,明白不!”青年跳了起来,一张俊脸苦成了苦瓜,说道:“去,去,去,到山下镇里去,给我买一万块豆腐来,我要撞豆腐自杀!”

  对于青年这样的话,奇竹山的诸位老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青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苦着一张脸,十分无奈地说道:“我好不容易是从地下爬出来,想装装牛逼,打打怪兽,夺夺天命,现在倒好了,我这是白瞎混了!”(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