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957章群雄挑衅

第957章群雄挑衅

  “哟,我们的小跑腿终于爬上来了。”就在李七夜走上了龙台之后,一声嘲笑响起,快剑侯冷笑一声,他是阴阳怪气地说道:“不知道我们的小跑腿辛辛苦苦爬上来,有没有参悟什么玄妙之术呢。”

  快剑侯他就是要与李七夜过意不去,他就是要恶意嘲笑李七夜,他甚至是巴不得李七夜发怒,如果李七夜发怒了,他正好有借口出手教训教训李七夜,让他知道,敢跟他师兄抢女人,那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他,他的目光只是盯着那个看起来像狰狞龙嘴的巨洞。千百万年过去,经历了无数的风吹雨打,这个巨洞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哟,小跑腿其他本事倒没有,忍缩的功夫倒是一流,有这样的本事那绝对能做乌龟王。”快剑侯嘲笑地说道。

  此时,很多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场聚集于此的年轻一辈强者以血族居多,被快剑侯一说,他们也多少知道李七夜与叶初云的事情,当然,李七夜是叶初云小厮这样的事情并不是谁都会相信的。

  他们当然看得出来快剑侯是故意嘲笑李七夜,摆明了要与李七夜为敌,甚至是找借口把李七夜铲除掉,如此一来,快剑侯就能为他师兄赤天宇铲除情敌了。

  李七夜懒得理他,盯着巨洞,一步一步往巨洞而去,他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讲究,每一步都有着说不出来的律动。其他人没有留意李七夜的步伐,唯有司圆圆是全神贯住。她是感受着李七夜每一步的律动。希望能从里面参悟出什么来。

  “这里是我与诸贤论道之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此时,见李七夜往他们聚集席座的地方走来,一个青年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

  这个青年一头长发飞舞,他身材欣修,虽然他不是看起是那种粗壮的人,但是,他身上的线条是那么的强壮有力。他整个人阳光帅气,举止间给人一种阳光普照的感觉。

  这个青年正是纯血宗传人赤天宇,他继承了纯血宗最纯正的血统,所以,他全身周围隐隐有一股紫气。

  这一次,以赤天宇为东道主,邀请诸多年轻一辈龙台论道,这除了切磋切磋一番以及他们这些南赤地年轻一辈相互道交情之外,同时也想讨论讨论龙台得宝的事情。

  赤天宇他有着不小的野心,他想聚集南赤地年轻一辈天才共同参悟虎丘龙台。想取得不亚于前人的成就。

  诸多年轻一辈强者围着巨洞席地而从,现在李七夜径自往巨洞走去。闯入他们的地盘,赤天宇当然不悦了,更何况,李七夜是他的情敌!

  赤天宇此话一出,快剑侯立即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就是等着师兄这句话了,只要师兄发令,他就敢拿李七夜开刀。

  快剑侯立即挡在了李七夜面前,冷冷地说道:“小厮有小厮的规纪,这里是主子们聚集的地方,滚到一边侍候去,若是敢僭越,就打断你的狗腿!”

  感受着大地脉动的李七夜眯了一下双眼,杀机瞬间绽放,此时在他眼中快剑侯已经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在此之前,快剑侯一番嘲笑,他根本就是懒得去理会,在他眼中,快剑侯就如蚁蝼一样,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但是,这一次快剑侯却妨碍他做事情。不管是谁,挡他道者,杀无赦!

  “快剑侯,你说谁呢?”此时,一个悦耳而具有皇威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踏空而至,如莲出水,美丽动人,清雅出尘。

  “叶宗主驾临——”有人大惊一声,在场的众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也忙去相迎,就算是快剑侯也不由为之一怔,忙是相迎。

  来者正是叶初云,她踏空而至,有着说不尽的雅气,有着说不尽的清秀,她就是那样的美丽,如芙蓉出水。

  虽然说同为年轻一辈,事实上,叶初云比在场的人都高了半辈,她比赤天宇、白剑都要早出道。血族五圣之中,也就唯有承天王是差不多与叶初云同一个时代出道的。

  叶初云作为南赤地年轻一辈第一个成为大贤的人,不管她是在年轻一辈的心目中,乃至整个南赤地,她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此时叶初云驾临,众人起身相迎,在场的众多年轻一辈天才中,其中不乏是叶初云的追求者,不乏是叶初云的**慕之人。

  特别是赤天宇,一见到叶初云,他是整个人精神抖擞,更是挺直了腰杆,要把最自信最洒脱的一面展示出来。

  “叶宗主能亲临我们小小的聚会,实在是荣幸,天宇在修道上还有许多迷惑,还请叶宗主能点拔一二。”赤天宇满脸笑容,迎上叶初云。

  就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白剑也不敢托大,也是亲身相迎,他是笑着说道:“连天宇兄都要请叶宗主点拔,那我们只能是当学生在旁边倾耳而听了。在座之中,论道行,推叶宗主为主,叶宗主应是坐首席。”

  其他年轻一代的天才都纷纷相迎,出口相赞。对于他们不少人来说,能一见叶初云乃是一大幸事,特别是对于**慕叶初云的年轻修士来说,更是兴奋得不得了,为之陶醉。

  叶初云踏上龙台,她轻颔首,说道:“诸位客气了。”说着她连一步都未停,宛如行云流水,眨眼之间便行至李七夜身边。

  “琐事缠身,小妹来迟了,还请李兄见谅。”叶初云行至李七夜身边,柔声地说道。她的一行一言之间,并非是一代了不起的大贤,也不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宗主,而是一位温柔贤慧的女子。

  “来了就好。”李七夜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依然一步一步地往巨洞走去,感受着龙台的律动,叶初云寸步不离,跟随在李七夜的身边。

  此时,在场的不少年轻一辈天才是彼此相视了一眼,特别是赤天宇更是笑容僵在了那里,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刚才要给自己师兄出头的快剑侯此时也不敢放肆,在叶初云面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晚辈而己。

  白剑只是含笑摇了摇头,这一幕也是让人难于缓解,此时大家都是很尴尬。

  在场中唯有半月公主心里面暗喜,这样的一幕是她最想看到的,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与叶初云凑成了一对,那么赤天宇迟早都会死心的,那么,这就意味着以后她与赤天宇两个人之间就是有可能了。

  对于半月公主来说,除了她,没有人能比她与赤天宇更般配了,他们同是出身于血魔族,两大宗门是门当户对!而且还是世交,他们两大宗门的长辈也是希望他们两个人结为道侣。

  在场的不少年轻一辈天才一时之间你看我我看你,特别一些是叶初云的**慕者,心里面更不是滋味,他们乃至赤天宇都以为叶初云是来加参他们的小聚会的,没有想到叶初云根本就不是来参加聚会的,而是为李七夜而来的。

  这对于这些**慕叶初云的年轻一辈强者来说,心里面就不舒服了,特别的不爽,顿时把李七夜视为情敌。

  此时,李七夜已经围着巨洞转了好几圈,他每转一圈都是充满了律动,而叶初云与司圆圆跟随在李七夜身后,特别是叶初云,可谓是温柔体贴。

  这样的一幕让赤天宇看着就不爽了,心里面是嫉妒得发狂,特别是看到叶初云那温柔如流水的目光落紧随着李七夜的背影之时,他心里面就像被嫉妒咀咬着一样。

  “嘿,难道你还想得到宝物不成?”赤天宇见李七夜围着巨洞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是冷冷地一笑,有意贬低李七夜,故意挑衅。

  此时,李七夜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赤天宇,然后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那又有何不过,虎丘悟道,龙台得宝!此乃是正常之事。”

  “哈,哈,哈……”赤天宇不由大笑起来,说道:“虎丘悟道,龙台得宝!这也是要看人,除非是如仙帝这般惊才绝艳,否则,那只不过是痴人做梦而己。”

  “嘿,师兄,痴人做梦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是痴人做梦,他真以为自己是未来的仙帝,真的以为自己是惊才绝艳。”此时,快剑侯当然是帮衬着自己师兄了,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却不知道,他所作所为,只不过是给世人徒添笑柄而己,十足的小丑而己。”

  在场的其他年轻一辈天才作璧上旁观,他们与李七夜非亲非故,更是不认得李七夜,对于他们来说,特别是对于其中一些是叶初云的**慕者来说,如果赤天宇是好好教训李七夜,他们也是十分乐意看到的。

  叶初云看了赤天宇他们一眼,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人自寻死路,谁都求不了。

  李七夜撩一下眼皮,冷冷地说道:“管好你的嘴巴,否则,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是吗?”快剑侯还没说话,赤天宇冷冷地说道:“我倒要看一看,在这南赤地谁人敢威胁我纯血宗,我倒要看一看谁有那个胆与我纯血宗为敌!与我纯血宗为敌,只有死路一条,识相的,最好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未完待续。。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