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950章浇灌龙树

第950章浇灌龙树

  这片天地,有着太多的秘密了,否则,当年古冥也不会看中这片地方,龙冥古朝也不会在这里建立祖地。△小說,

  灭了古冥,踏碎龙冥古朝,作为阴鸦的李七夜也曾勘探了这片天地,只是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是一直时机未成熟。

  李七夜看着这拇指大道:“那个丫头当年为什么要摘下一颗龙果呢,她都尘封了无数岁月了,为什么突然出世呢。难道说,伏龙山有变?”

  最后,李七夜看着龙果,缓缓地说道:“既是如此,这该龙果也该摘的时候了。”

  李七夜在龙居中住了下来,从这一天开始,李七夜每天吸纳月华,以月华来浇灌龙果,以方便让龙果成熟蒂落。

  在晚上,如果外人能看得到龙居,一定能看到十分惊人的一幕,只见天穹之上的月华像被抽离了一样,似乎所有照落于人间的月华都被吸到了龙居之中。

  李七夜手执宝葫,吸纳着从天而降的月华,月华积于葫中,化作了如银色一般的宝液,光彩动人。

  李七夜吸纳了月华之后,把月华一滴一滴浇在了龙果之上。而李七夜浇灌月华,不是普通浇水那样浇灌,他每滴下一滴月华都是十分讲究,可以说,每一个动作,每一滴月华的滴落,都是配合着天地节奏!

  当每一滴月华滴落在龙果之上的时候,会听到“咚”的一声,这样的一滴月华滴落了。就像是巨力神重重地擂了大地一下。

  月华滴落于龙果上之后。这样的一滴月华沿着龙果表皮上的纹路慢慢浸透。然后湮没于龙果的体内。

  当龙果每吸收一滴月华,就能听到“砰”的一声动静,这样“砰”的一声动静,仔细听起来,就好像是一颗强壮有力的心脏在跳动一样。似乎,在这天地间有一颗早就停止了跳动的心脏。当它吸收了月华之后,它就复活了一般,每吸一滴月华。就跳动一下。

  当然,龙居是被封印起来的,就算是再大的动静,外人也发现不了,只有李七夜能听得到这样的声音。

  李七夜听到那“砰”的一声宛如是心脏跳动的声音,不由眯了眯眼,喃喃地说道:“就是这样,难怪那老头会说伏龙山有胎动,果然是如此。千百万年过去了,终于要来了吗?”

  完全可以确定天玄老人所说不假之后。李七夜终于可以确定下来,他每天都在浇灌着龙果。等待着龙果的瓜熟蒂落。

  李七夜在徐府住了下来的时候,圣城之内是热闹非凡,特别是年轻一辈,很多是聚集在圣城之中。

  一开始,无数年轻俊杰来到圣城,欲一瞻仙子梅素瑶的绝世容颜。可以说,当梅素瑶出现在圣城的时候,不要说是年轻俊杰,就算是赫赫有名的绝世天才都欲一瞻她的容颜,连五圣这样的天才都是为之流恋忘返。

  不过,梅素瑶在圣城停留的时间并不久,而且,梅素瑶离开之时,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离开,也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本来,梅素瑶风波过去,圣城应该平静一段时间,接着,叶初云却来到了圣城,这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论名气,叶初云不如梅素瑶,但是,在南赤地,叶初云可是声名赫赫,堪称是年轻一代的神女。

  南赤地最先登临大贤的年轻一代,这就已经足够让叶初云名震天下了,更何况,叶初云也是一个绝世美女,就算比不上梅素瑶,也是当世少有。

  在南赤地,不知道多少年轻一辈对叶初云有爱慕之心,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男子把叶初云当作心中的神女。

  此时叶初云来圣城乃是拜见与清莲宗世交传承的长辈,她是很少见外客,但是,却难于阻挡年轻一辈修士对于她的热情,特别是那些强大的爱慕者,更是想见叶初云。

  一时之间,圣城是月热万分,连号称一帝五圣的五圣都来了三个。

  一帝五圣,这是南赤地的一个称法,更准确地说,五圣是南赤地血族的称法。

  五圣,指的是血族年轻一辈天才,赤夜国的赤紫仙大手印古院的白剑半月血族的半月公主纯血宗的赤天宇还有就是血魔族的承天王。

  在南赤地,血族可以说是抱成一团,特别是有血祖台地这样的起源地,血族在南赤地是十分的团结。

  正是因为如此,南赤地年轻一辈排行五圣的时候,只排血族的天才,把其他各族的年轻一辈天才排斥在外。

  以出道时间而言,血族的五圣比叶初云出道还要晚一点,甚至可以说矮叶初云半个辈份。

  而在南赤地年轻一辈天才中可以称得上与叶初云同辈的就是一帝五圣中的一帝了。

  林天帝!这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名字,一个充满了魔力的名字!林天帝,这个名字远远排在了五圣之前!

  当五圣中的白剑半月公主赤天宇来到圣城的时候,圣城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里面,更是有着各种的小道消息。

  比如说,赤天宇对于叶初云的追求,已经成了圣城茶余饭后的热点了。

  事实上,赤天宇对于叶初云的追求在好几年前就已经为人所知了,纯血宗一直想与清莲宗联姻,但是,却被已任大宗主的叶初云拒绝了。

  尽管是如此,赤天宇却一直不死心,只要有机会,就向叶初云大献殷勤,每年都去清莲宗拜见叶初云。

  “五圣之一的赤天宇每天都向叶宗主大献殷勤呀。”在圣城,不少年轻修士茶余饮后都会八卦起这些事情了。

  “其实嘛,赤天宇名列五圣,我们血族又是大族,他与叶宗主是蛮配的嘛。”有血族的年轻人为赤天宇说话。

  “哼,叶宗主还是了不起的大贤呢。”有人族年轻一辈就不服气了,在南赤地来说,叶初云甚至被人称为人族骄傲,不知道是多少人族年轻一辈强者心目中的神女!

  所以,当叶初云来到之后,也有很多人族年轻一辈向叶初云大献殷勤,把赤天宇视为情敌,当然,很多人族强者没有赤天宇如此优秀。

  “叶宗主是了不起的大贤,这是没错。哼,但是,在南赤年,你们人族年轻一辈,有谁比赤天宇更配叶宗主的?如果我们血族的赤天宇都配不上叶宗主,你们人族这些所谓的强者更没资格。”对于人族这样的话,血族年轻人立即反击。

  人族年轻人也不服气,冷笑地说道:“血族五圣就了不起呀,在南赤地,还有一帝呢,林天帝可是我们人族的天才。”

  “哟,是吗?谁说林天帝是人族的?他自己亲口承认过?哼,他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人族的,说不定他是我们血族的人。”血族年轻人冷笑地说道。

  “男女之间,不一定是谁强大就一定配得上谁。”另有其他人族的年轻人有点不示弱地说道:“赤天宇优秀是不错,哼,我们叶宗主是看不上他。你们没听说过嘛,最近我们叶宗主已经有意中人了,她跟一个叫李七夜的人双飞双宿。哼,你们血族想娶我们人族神女,门都没有。叶宗主只嫁我们人族……”

  在南赤地,人族很强大,特别像圣城这样的归隐之地,人族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影响力,更何况,还有像护天教这样的存在。

  不过,同样在这南赤地,血族的势力也一样不容,血族与人族之间没有爆发过大战争,但是,小磨擦从来没有间断过。人族瞧不起血族,血族也一样瞧不起人族,相互别苗头,这样的事情一直都有发生。

  “李七夜,哼,哪方神圣,从来没听说过。”血族年轻人不屑地说道:“双飞双宿就是要嫁给他呀?说不定这个叫李七夜的人只不过是叶宗主身边的一个小厮而己,只是给叶宗主跑跑腿而己。”

  “对,没错,我听说,这个李七夜是清莲宗的一个小弟子,他只不过是叶宗主身边的小厮,给叶宗主跑腿的。”有另外一个血族年轻人立即编起这样的故事来。

  一时之间,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成了叶初云身边的小厮,在不少人口中传了起来。

  在很多人看来,特别是血族的年轻人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跟叶初云走在一起,那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叫李七夜的人是清莲宗跑腿的,是叶初云身边的一个小厮,像叶初云这样的身份,身边带着一个小厮跑跑腿传传消息什么的,那实在是太正常了。

  事实上,南赤地没有知道李七夜也是正常之事。李七夜名扬于中大域东百城之时,他的声名还不如当时在南赤地修道的叶天帝响高。

  后来叶天帝声威高涨,就算李七夜的名字传入南赤地,那是淹没于叶天帝的声威之中。

  更何况,后来李七消失了很久,连中大域东百城的修士都快把他名字忘记了,更别说是南赤地的人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