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龙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回过神来,叫来了老掌柜,付了酒钱,然后对老掌柜说道:“掌柜,我要上你们徐府住几天。☆→☆→,”

  掌柜笑着摇头说道:“客官,这只怕你误会了,虽然说,我们徐家在这里开酒肆,但是,我们并不开客栈,我们徐府乃是家眷居住,并不招待客人。”

  李七夜含笑,说道:“这个我知道,不过,我要住龙居,你们徐家的龙居,你应该是知道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老掌柜脸色变了一下,回过神来,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客官,只怕你是喝多了,小的并不知道什么龙居,我们徐府也没有什么龙居。”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掌柜,我不是外人,你去把龙脊栋里藏着的那只哨子给我取来。你们徐家是有祖训的,掌柜你应该还记得。”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老掌柜顿时脸色大变,他不敢再怠慢,鞠了鞠身子,说道:“客官稍等。”说完,他匆匆而去。

  老掌柜告辞了李七夜,酒肆是立即挂出了打烊的门牌,不再打待客人,老掌柜关好了酒肆,然后匆匆而去。

  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过了甚久之后,老掌柜终于回来了,他见到李七夜之后,他从怀里郑重地摸出了一个古盒。

  他从古盒中取出了一个哨子,这个哨子看起来很普通,就像是小孩子吹泡泡的哨子。

  老掌柜双手把哨子捧给了李七夜,李七夜看着这个熟悉的哨子。轻轻地叹息一声。接过之后。轻轻地摩挲了一把。

  “你知道这哨子的用处吗?”李七夜看着手中的哨子,笑了笑说道。

  而老掌柜闭口不谈,李七夜莞尔一笑,说道:“我明白你心里面所想,怕我是假冒的。这哨子有两个用处,一,是你们徐家求救,只要你们徐家的后人才能吹出这哨子的求救之声。这声音可以传彻人皇界,可以通告很多传承;二,另一个作用就是身份识别,只有你们徐家祖训中的人才能吹出来。”

  “我说得对吗?”李七夜看着沉默不语的老掌柜。

  而老掌柜依然是闭口不谈,他只是看着李七夜,什么都不说,他的神态已经很明显了。

  李七夜笑了笑,把哨子放于口中,以别人不懂的节奏吹起来,“吖——”随着一声乌鸦啼叫的声音响起。只见哨子中飞出了一只乌鸦。

  这只乌鸦一飞出来,散发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承载万古,驮背天地,万法臣伏……

  这只乌鸦从口哨中飞出来,在眨眼功夫又消失了。这只不过是从哨子中吹出来的一个幻象而己,而这个幻象也只有李七夜才能吹出来!

  见到口哨吹出了一个乌鸦幻象之后,老掌柜才确定了李七夜的身份,他鞠身说道:“原来是大人,祖训有言,唯有大人才可住龙居。”

  作为一个凡人,老掌柜当然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他也不知道阴鸦是意味着什么,只不过,他们徐家有祖训,能口哨中吹出乌鸦的人就能进龙居。

  李七夜点了点头,老掌柜忙是说道:“那请大人移步龙居,小的这就给你带路。”

  李七夜跟随老掌柜登上了梅岭,来到了徐府之前。徐府,这是一座古朴的庭院,这么一座古朴的庭院就算是神王也看不出其中的玄机。

  这一座古朴的庭院,不止是徐家老祖所打造,也是李七夜倾力为徐家筑成。这一座古朴庭院,没有徐家的人允许是进不来的,不管你是谁。

  一旦发生大危机,这庭院能瞬间传送到别人所不知道的地方去。更何况,徐家还能向圣城求救,甚至是能向作为阴鸦的李七夜求救!

  站在徐府之前,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跟着老掌柜踏入了徐府。

  徐府占地甚广,不过没有什么人居住在这里。老掌柜就对李七夜说道:“儿孙都住在圣城里,只有我老得走不动了,大儿子才愿意回来接那个酒肆。”

  “多少年了,你们徐家还是放不下那座酒肆呀。”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掌柜说道:“这已经是我们徐家的招牌了,历代人传承下去,酒肆在,就意味着我们徐家世代延续,就意味着我们徐家后继有人,没有断了香火。”

  李七夜笑了笑,这是徐家的内务,他一个外人不便说什么。

  最终,老掌柜带着李七夜来到府中的一座拱门之前,这座拱门紧闭,沉重的木门紧紧地锁着。

  “大人,这就是龙居。”老掌柜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打量着眼前这紧紧地锁着的拱门,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多少年了,一点变化都没有。

  眼前拱门虽然只是木门紧闭,但是,没有钥匙,不管你多强大都是无法进去的。

  此时,老掌柜摸出了一把铜钥匙,然后插入锁眼之中,在一阵沉重的“轧轧轧”的声音中,两扇刚锁着的木门缓缓打开了。

  走入了龙居,充沛无比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有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实在是沁人心脾,让人全身舒爽,宛如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一般。

  所谓的龙居,只不过是一个,院子中还种有一株老树。

  这一株老树也没有太多的不一样的地方,这株老权也不知道生长了多久,老皮如鳞,老根如铁,只有三尺高的老树却给人一种承托天地的感觉。

  似乎,这么样的一株老树就算是天塌下来了,它都可以托起来一样。

  李七夜看着这株老树,仔细地转了一圈,最终,他的目光落在老树那稀落的树叶丛中,看了好一会儿,他眯了一下眼睛。

  “少了一颗龙果。”李七夜看着龙树说道。

  “龙果——”老掌柜都不由看着龙树,说道:“大人,龙果在哪里?恕小的老眼纷花,没看清楚。”

  李七夜给老掌柜指了一下,在李七夜的指点之下,老掌柜终于看到了龙果,在疏落的树叶中的确是有一个果子,一颗只有拇指大小的果子,这颗果子似乎有点成熟了,但是,依然还没有落蒂。这样的一颗小果子,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到。

  “龙果是两颗的吗?”老掌柜终于看清楚了这果子,不由喃喃地说道。他都是第一次知道这龙树上生长有这么一颗龙果,在以前,他从来没有留意过这龙树上生长有这么一颗的龙果。

  “以前是有两颗的,有人摘了一颗?”李七夜说道。事实上,对于龙果李七夜并不是十分放在心上,但是,他奇怪,徐家的子孙都是凡人,不可能摘下龙果来。

  “这个,这个还真没留意。”老掌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谁摘了都不知道。”

  “有外人来过?我说的是修士。”李七夜看着龙果,随口问道。

  老掌柜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事情,大人,我们有祖训,不与修道之人往来,而且,龙居住了我们徐家的子孙,外人是不允许进来的,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老掌柜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说是修士,好像唯一进来过的就是好像是祖姑了。这事好像族谱还记载过。祖姑曾经在龙居住了一段时间,一般来说,我们徐家子孙不会住在这里的,这里生气太蓬勃了,这样的地方我们住着不习惯。我们徐家中好像也就祖姑在这里居住过。”

  “你们的老祖姑还在世吗?”李七夜不由问道。老掌柜口中的祖姑就是徐家老祖的小女儿,曾经是一个活泼快乐的女孩子,经历了残酷战争之下,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尽管是如此,她曾经是一位很强大很强大的存在。就是在当年战争结束之后,她的道行都快可以直追徐家老祖了。

  “这个,这个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忙你的事吧,我在这里小住几天。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来找我。”

  老掌柜应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老掌柜离开之后,李七夜站在龙树之前,看着眼前这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龙树,沉默了很久。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这才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道:“伏龙山呀,伏龙山,当年古冥花了多少心血,都没能得到里面的东西。当年,龙冥古朝建址,与之遥遥相对,统治着这片天地,这里面的东西太让人垂涎了吧。”

  伏龙山,或者在很多人心里面谈绝世凶地,但是,要知道,在古冥时代,古冥一直想得到伏龙山里面的东西。

  可以说,这一片天地隐着惊天无比的秘密,这不止是伏龙山!就像与伏龙山遥遥相对的神战山。

  在以前,那可不是叫神战山,那是龙冥古朝的祖地!

  当年,龙冥古朝曾经想得到这片地下的惊天秘密,但是,龙冥古朝还没有成功,就被灭掉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