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875章血手魔屠

第875章血手魔屠

  热门推荐:

  在狴犴城的极地,在沼泽的最深处,在那里,可怕的邪气弥漫不散,李七夜乘着马车进去了,马车浮起了古老的法则,挡住了邪气的入侵。

  而黄牛龙拉着马车,那怕再险恶的地方,它都能履如平地,都能把李七夜送到目的地。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了,这里依然是沼泽,这里和其他的地方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此时,李七夜在这里缓缓地走了起来,在这里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足印,每一个足印似乎都像是丈量过一样,而且,每一个足印不像是踩出来的,更像是以大道之纹烙印下来的。

  终于,李七夜踩下了足够的足印之后,足印的道纹竟然流动起来,每一条的道纹交织在一起,交织成了法则,最终,这一条条的法则就在这泥泞之上架构成了一个门户。

  此时,李七夜手结法印,口吐真言,眉心打开,在无尽的识海中轰然响起,一道门户架构而成,直接映照着泥泞上的门户。

  当两个门户映照相合之时,就像是两把钥匙配对成功一般,随着李七夜沉喝一声:“开!”接着,一阵沉重的声音响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泥泞之中浮现了一个洞口,这个洞口浮出,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堡垒一样,此时,随着门户的流转,这个堡垒响起了一阵声音,洞口终于打开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收回了法印,关闭了眉心,缓缓地坐在了马车之上。

  而洞口打开之后,里面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声音,洞口也是黑漆漆的一片,似乎,这样一个小小的堡垒看起来像是一间牢房。

  “用不着装死,我知道你活着,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把你锁在这里,就是让你继续活下去。”李七夜懒洋洋地坐在马车之上,看了洞口一眼。

  “舛舛舛……”此时,洞中传来了一阵怪笑声,怪笑阴阴地说道:“阴鸦呀,阴鸦,多少年过去了,你依然不死心呀。舛舛舛……你今天有什么手段呢,尽管使出来吧,就算是万世酷刑,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挺住。”

  “我相信。”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把你的骨头拆了一次又一次,你都挺过来了,这的确是让人佩服,血手魔屠,这的确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哪里,哪里,比起你来,还差一点,成王败寇,我纵横千世,最后还是裁在你阴鸦手中。”洞中的怪笑响起。

  “彼此,彼此,当年你不也是指使天屠仙帝活捉我。”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风水轮流转,不过,轮到我手中的时候,风水永远都不会再轮到你手中了,你已经输了,万劫不复!”

  洞中的人沉默起来,他不说话,当年的秘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你没能指望了,你们的古冥族也没得指望了,多少时代过去了,你依然还对他们抱着希望,还希望他们能卷土重来。”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但,我是把你们古冥族收割了一茬又一茬,你们古冥从此九界消失!”

  “我只恨,只恨是选错人了,舛舛舛,阴鸦,如果不是公羊这样的故事,只怕永远不能翻身的是你们人族,而不是我古冥,你们人族永远都是我古冥的奴隶!”洞中再一次响起怪笑声。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世间没有什么可以重来的,没有公羊与乌鸦的传说,也会有什么西羊与乌鸦的传说,总之,你们古冥输了,九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你们不应该染指九界。”

  “舛舛舛……阴鸦,你今天是胜利者,所以才会说这种风凉话,舛舛舛,若不是九界还有你这样的不死不灭,舛舛舛……只怕你们九界永远沉沦,永不见天日!”洞中的声音响起。

  李七夜不由笑着摇头,说道:“血手魔屠呀,血手魔屠,你掌执了古冥多少时代了,你苟活了多久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们古冥这一套,永远不会长存!当年你们被驱逐,在九界,你们又被我们杀得片甲不留,现在你们古冥还剩下什么呢?是多也就剩下一些残兵躲在不知道人的地方残喘而己。”

  “舛舛舛,是吗?我古冥一统九界之时,万世黑暗,舛舛舛,阴鸦,在那个时代,你颤抖过吗?”洞中的声音怪笑地说道。

  “颤抖?”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自己连活得都有点腻味了,难道我还怕死亡吗?没错,我是受过不少的苦难,但是,论变态,世间还有什么比得过我的变态呢?我又不是没在你身上施展过酷刑!我是受过多少苦难,但,这对于我来说,算得了什么呢……”

  “……有时候,我自己的变态,让我自己都有点悚然,至于你们的古冥嘛,我还真没有颤抖过。”李七夜毫不遮蔽地说道:“没错,对于我来说,古冥时代,的确是不好熬的一个时候,时代多么的漫长,不论走到哪里,都能见到你们古冥的走狗爪牙。后来嘛,我想清楚了,古冥也好,人族也罢,天下万族,都无所谓,只有用鲜血洗尽九界,才会换来希望。”

  “所以,当我想清楚之后,对九界举起了屠刀之后,就是你们古冥时代结束的时候了。”李七夜说到这里,缓缓地闭着眼睛,说道:“千百万年了,我明白一个道理,我也坚守一个道理,我心中有一个底线,在这底线之前,人族也好,古冥也罢,挡我道者,我会血屠九界!只有鲜血才能警示世人,只有大屠杀,才让后人明白,我阴鸦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门派与古冥走近!”

  “舛舛舛……”洞中的声音怪笑起来,说道:“阴鸦呀,阴鸦,说了大半天,好像你是救世主一样,知道你真面目的人,谁人不知道你是个屠夫!”

  “没错,我就是一个屠夫。”李七夜闭着眼睛,淡淡地一笑,说道:“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救世主,死在我手中的人,也数之不清,九界万族,被我屠掉的存在,不亚于我当年灭掉你古冥所屠的数目!但,我从来不因为屠掉了九界万族而手软……”

  “……当年就是因为一些蠢材自认为可以感化你们古冥,也有一些蠢物认为可以跟你们古冥借种,与你们古冥相互利用,称霸时代!正是有这些蠢才,才会引狼入室,让九界陷入黑暗,永不见天日!”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

  “舛舛舛,不管怎么说,阴鸦,尽管你是让我生不如死,把我骨头拆了一次又一次,对于你这一番话,我是十分赞同的。”洞中怪笑响起,说道:“当年只怪我古冥一些蠢物慈悲,舛舛舛,有些蠢物联姻久了,竟然有了感情了……”

  “……以为自己变成了人族什么的了,他们却忘记了,他们永远是古冥,永远流淌着邪恶的血统!当年只怪一些蠢材作出一些愚蠢的决定,舛舛舛,什么奴化万族,都是愚蠢的作法,一开始就应该把你们九界万族全部屠光,一个不留,那么,九界就是永远属于我古冥的!”

  “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血手魔屠呀,血手魔屠,到现在还跟我说这样的屁话,不否认,你的宗旨灭我九界万族,但是,你敢说你没有私心,你的私心,让你同意天屠他们的决定……”

  “……嘿,你们无非是想驯服九界,想要一支鲜血铸造的庞大无敌的九界军团而己。血手魔屠,你敢说你没有奢望过反攻的那一天?”说到这里,李七夜冷笑一声,说道:“你跟你古冥那些被我屠杀的老不死一样,依然是不甘心,依然幻想着反攻的一天。”

  洞中的人冷哼一声,然后没有说过,过了很久,他才冷笑一声,说道:”我古冥,才是万世无敌的种族,我古冥,才是苍天的主宰!”

  “行了,我知道你们的野心。”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年的烂事就不要再提了,一句话,你死了心吧,你们古冥永远都没有机会,你古冥只有一个命运——灭亡!”

  洞中的人只是冷冷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李七夜半躺在马车之上,懒洋洋地说道:“血手魔屠呀,我这一次来,不是跟你唠家常的,如果我要跟你唠家常的话,在遥远的时代就慢慢跟你唠家常了,我这一次来,还是跟以前一样,我就只有一个问题,交出体方,我或者可以饶你一命,或者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你自己选择。”

  “舛舛舛,多少时代过去了,阴鸦呀,阴鸦,你一直都不死心,我早就说过了,我手中没有体方!”洞中的人怪笑地说道。

  “这句话我都听得腻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多少年了,这句话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说的次数我都记不清楚了。没错,你手中的确是没体方,但,你知道体方在哪里,你知道你古冥的残兵躲在哪里!”

  “这个嘛,我就无可奉告了。”洞中响起怪笑,说道:“怎么,要不要像以前一样对我酷刑呢?折磨我呢?或者,你可以像以前一样找一个仙帝来,慑我魂魄。当然,你也可以撕裂我的识海。反正嘛,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在我身上所施的酷刑已经是多到数不过来了。毁了我一生的道行,拆了我的肉身,磨碎我的骨头……”“好了,血手魔屠,不要跟我装可怜,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你要装可怜,或者诅咒我残忍恶毒什么的,你先想一想当年那些惨死在你手中的人,被你用血肉白骨筑成魔宫的那些年轻男女!他们临死的恐惧,比你痛苦千万倍。”李七夜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舛舛舛,在当年我可是没像你这样动用了万世酷刑,他们的痛苦,是源于他们的恐惧。像我,心无恐惧,就永远痛苦!”洞中的怪笑响起。

  “如果你古冥被我灭亡了,你会恐惧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怕死亡,不怕痛苦。但,没有了古冥,你还剩下什么呢?你这个古冥族最古老的掌舵者,如果是失去了古冥,你什么都没有,你就像孤魂野鬼一样!”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洞中的血手魔屠沉默起来,过了很久,他怪笑地说道:“可惜呀,阴鸦,你永远都没机会。”

  “你太自信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万古以来,我不能做成的事情,还真不多,不要忘记了,我有耐心,我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们的!”

  “只怕你永远没机会!”血手魔屠怪笑地说道:“阴鸦,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们人族灭亡了,我们古冥都永远不会灭亡的。”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