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妙婵

  李七夜不理会四眼龙鸡的吹牛皮,走了出去,而四眼龙鸡像跟屁虫一样,跟了出去。【】

  李七夜在石碑前坐上,准备颂经。跟出来的四眼龙鸡一看到这场石碑,不由仔细地看了一遍,赞声地说道:“了不得,了不得,这块石碑绝对是一件宝物,难怪圣飞那小子会说铁家有宝物。”

  论眼界,四眼龙鸡比老龞他们强很多,他们龙鸡族有着非同凡响的天赋,更何况四眼龙鸡比族人还多了一双眼睛,他的天赋更了不起。

  坐下来的李七夜瞅了四眼龙鸡一眼,说道:“你们龙鸡族的那个宝库还在吗?”

  四眼龙鸡听到这样的话,他不由脸色一变,回过神来,干笑地说道:“大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不知道这些事情。”

  “在我面前撒谎不是一件好事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再说,如果我打你们龙鸡族的那个宝库,还用等到现在吗?”

  “这个嘛。”四眼龙鸡打哈哈地说道:“大爷,我先回屋,我先回屋,你忙,你忙。”说完转身就走。

  “如果你有机会活着回去,告诉你们的族老,那个宝库准备准备。”李七夜悠闲地说道:“说不定未来能用得上!”

  转身而走的四眼龙鸡听到这样的话不由身体僵了一下,但,下一刻他快步进入了屋中,不敢再呆下去。

  与此同时,蹄天谷之内召开了一席会议,会议由蹄天谷主主持。蹄天谷的长老都出席了这一场会议。

  这一场会议所讨论的焦点便是李七夜。当圣飞把消息传回了蹄天谷之后。蹄天谷的谷主就召开了这一场会议。

  “杀我们弟子,残害我们长老,李七夜还敢在我们的地盘上悠逛,这太嚣张了吧,这是视我们蹄天谷无人吗?”有蹄天谷的长老不由愤慨地说道。

  有长老也向蹄天谷主进言,说道:“谷主,请准许我们挟帝兵而去,我等取李七夜的人头回来见谷主!”

  “李七夜不是好惹之人!”此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坐在室内下首的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二十有余,高贵皇气,雍容贤雅,一看就是一个了不得的女子。

  此时,在座众长老的目光都不由看着这个女子,虽然在座诸位长老都是十分具有权威,但是,对于该女子还是十分的信任。

  这个女子名叫妙婵。是蹄天谷主的女儿。当世石药界人人都知道蹄天谷的天才是金乌太子,大家都知道。蹄天谷的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是金乌太子。

  但是,很少人知道,在蹄天谷有着一个更了不起的天才,这个人便是妙婵!妙婵才是蹄天谷的第一天才,她的天赋远比金乌太子高,而且妙婵更是睿智的人。

  妙婵与金乌太子自小便是青梅竹马,两个人自小一同长大,而且,妙婵比金乌太子大,修练也比金乌太子早。

  妙婵自小就喜欢金乌太子,正是因为如此,当年蹄天谷选传人的时候,妙婵的呼声很高,蹄天谷的诸老都看重她,当然,在那个时候金乌太子也是谷主的人选之一。

  但是,为了金乌太子,妙婵她自己退出,不愿当选传人,最后金乌太子被选为蹄天谷的传人。

  妙婵对金乌太子可以说是十分痴情,为了金乌太子名扬天下,她甘愿退于幕后,也正是因为如此,世人皆知道金乌太子,而并不知道蹄天谷有一个比金乌太子更强大的妙婵。

  妙婵退于幕后,蹄天谷也把她当作秘密的人选来培养。

  此时妙婵缓缓地说道:“李七夜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多说诸老也应该明白,他杀了药国的神王,最终结果是如何?药国一点声音都没有!凭心而论,我们蹄天谷并不比药国强大。”

  “妙婵,李七夜的确是一个凶人,但,他还不至于无敌到那种地步!”一位长老说道,这位长老便是圣飞的师父,他是为圣飞争取立功的机会。

  这位长老说道:“李七夜当时敢撼动药国,无非是他拥有凤凰,仙禽的无敌,这肯定是不用说了。但是,李七夜现在没有了凤凰,他能强大到哪里去?我们拥有好几件帝兵,更是拥有两件仙帝真器,诸老出手,就不信镇压不住李七夜!难道他比叶倾城更强不成?就算是叶倾城,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与我们为敌!”

  “李七夜是不是比叶倾城强大,这个我不清楚。”妙婵说道:“但是,李七夜不是一个蠢货,别看他嚣张无比,到处惹是生非,我阅读过所有与他有关的消息!他每次出手,都是有必胜的把握!他只不过是外表嚣张,麻痹别人而己,他每一步都是作了算计。”

  “就如拿硬撼药国来说,为何他不是一入药国就是出手?他入药国,最终撕裂药国祖地,以祖脉天华蕴养凤凰,这明显他早就有计划,而不是临时起意!但,他却没有一入药国就动手,而是潜伏了好一段时间,为什么?他是要作准备!他是在算计每一步!”

  说到这里,妙婵认真地说道:“大家只看到他大杀四方、嚣张跋扈的一面,但是,又有谁留意过他沉寂的时候?在我看来,他沉寂之时,就算算计之时!”

  “石药界何等之大。”妙婵看着诸位长老,说道:“为什么李七夜偏偏出现在牛牧国?这只不过是不起眼的小地方而己!不管李七夜为什么,他都是有计划的来到这里!所以,我个人看法,现在还不是对李七夜动手的好时机。”

  “难道就这样算了?李七夜杀付长老,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了?”圣飞的师父不甘心地说道。

  妙婵沉声地说道:“不管报仇也好,不管铲除对手也罢,但是,现在不是行动的时候,至少等我们真正摸清楚了李七夜的底细之后,知道他有什么样的杀手锏之后,再动手也不迟,我们不能打没把握的战争!”

  妙婵这样的话让在场的诸位长老都不由面面相觑,虽然说,蹄天谷现在依然是谷主作主,但是,在很早之前,妙婵就已经替父管理蹄天谷。

  妙婵喜欢金乌太子的事情,蹄天谷诸老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而金乌太子是蹄天谷的传人,这让蹄天谷主与诸老也是乐意看到妙婵与金乌太子能结成一对。

  所以,蹄天谷主与诸老也有意培养妙婵管理蹄天谷,希望在未来妙婵能成为金乌太子的贤内助,助金乌太子管理蹄天谷。,

  “还有一个原因。”妙婵沉声地说道:“我是接到了一个消息,飞云尊者去过牛牧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圣飞一定是见过了飞云尊者。”

  说着,妙婵看着圣飞的师父,说道:“飞云尊者是什么样的人,这不需要我去多说。飞云尊者不是为叶倾城拉拢强者,就是怂恿他人,扇风点火!叶倾城也不是安什么好心的人,李七夜在药域烧了一把战火,现在叶倾城也一样希望李七夜在我们兽域烧一把战火!”

  “叶倾城无非是想借我们的手除去李七夜,他好坐收渔利。”妙婵缓缓地说道:“我们为何要做叶倾城的炮灰呢?”

  一时之间,蹄天谷的诸老都沉默起来,妙婵虽然年轻,但是,她管理蹄天谷的成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就算是诸老,对于妙婵的睿智是十分的佩服。

  “我们暂时忍一口气,俗话说得好,退一步,风平浪静。与其给叶倾城作炮灰,不如让叶倾城与李七夜杀个你死我活。叶倾城有志问鼎仙帝之位,像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叶倾城绝对不会做容忍的!”妙婵说道:“如果叶倾城与李七夜拼个你死我活,最终不论是谁胜出,我们都可以坐收渔利!”

  “婵儿说的有道理,仇,我们一定会报的,我们先忍一口气,等有了绝对把握之后,再给李七夜致命一击!”蹄天谷主也点头支持自己女儿。

  “我们现在要紧的不是铲除李七夜。”妙婵认真地说道:“我们现在要把心思放在师弟身上,师弟现在正冲击大贤境界,如果他能突破瓶颈,就能成为大贤。诸老心里面都明白,师弟暂时完全无法与师弟争锋,若是师弟突破了大贤,才有希望!”

  不论什么时候,妙婵都为金乌太子着想,为金乌太子张罗一切!

  “金乌的修行为重。”有长老也不由点头赞同地说道。

  圣飞的师父沉吟了一下,说道:“但是,近日髅墓派、圣妖族都频频有所动作,已经是调兵遣将。”

  “这是圣飞的意思吧。”妙婵说道:“圣飞这是急着立功吧。”

  圣飞的师父干笑地说道:“这也不能怪飞儿,他这也是为了蹄天谷,他也是为付长老报仇,年轻人,做事不免有所毛躁。”

  “长老,我没有责怪圣飞的意思。”妙婵说道:“圣飞能说动髅墓派、圣妖族,这足够说明他的能力有所长进。这也是不错的机会,让髅墓派他们去摸摸李七夜的底细也好,反正这是圣妖族他们自作主张,与我们无关。”

  说到这里,妙婵看着这位长老,沉声地说道:“但是,希望圣飞不要与飞云尊者这些人走得太近,跟飞云尊者玩计谋,圣飞师弟还嫩着呢,小心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

  “这个我会警告圣飞的。”圣飞的师父也忙是点头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