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铁家

  老龞心里面是想离开,他是把李七夜驮到了目的地了,他心里面当然渴望李七夜能放他一马,但是,李七夜没有开口,他也不敢问,只好驮着李七夜继续前进。W@@.@.3X.

  眼前这一片废墟十分广阔,可以想象,在以前,这里可以自成一城!

  看到眼前尽是残楼破宇,李七夜也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铁家终究是没落了,再强大的家族,也无法逃过衰落的命运。

  在天火县,谈到铁家,很多人都知道,老一辈的人提到铁家,更是不由竖起大拇指赞道:“铁家是历代主人都是好人,我们天火县有这样的主人是天火县之福。”

  对于天火县的百姓来,他们只知道铁家的历代主人都是仁慈宽厚,因为天火县是铁家的封地,而铁家对于天火县的税赋是整个牛牧国最低的地方!正是因为如此,这让天火县安居乐业。

  而天火县的老百姓却不知道铁家更久远更辉煌的历史,事实上,在当世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天火铁家的辉煌,当年的辉煌已经是烟消云散。

  在遥远的当年,曾经有一位天火女神,一位名动九界的女神,一位站在巅峰的无敌存在。在那遥远的岁月,天火女神曾经是风靡九界,让无数俊杰天才倾心。

  在那遥远的岁月,天火女神曾在阴鸦坐上效忠,作为他座下的战将,可谓是功劳赫赫,她不止是美貌动人,更重要的是。她道行惊天。

  经过了无数的征战之后。天火女神也疲倦了。最终,作为阴鸦的李七夜允许她退出,不再为他效忠!

  天火女神退出之后,得到了作阴鸦李七夜的丰厚奖赐,最终,她定居在了石药界,嫁人生子,传承薪火。建立了威慑天下的铁家!

  可惜,千百万年过去,天火女神这样的一个名字,已经让人淡忘,铁家的辉煌也随之烟消云散。

  老龞驮着李七夜在这一片废墟中继续前行,当来到了这片废墟的中央地带之时,只见有几座府邸依然是屹立在那里,完好无损,而且,这几座府邸乃是宏伟霸气。

  只不过。这宏伟霸气的府邸已经是陈旧了,已经是不复当年的辉煌了。只能从这几座府邸的轮廓中能隐隐见到当年的辉煌繁华而己。

  在这几座府邸之前,有一块石碑特别的引人注目,这块石碑不知道是以何石材铸成,高大厚重!在这么一块巨大的石碑之上,只有一个“铁”字。

  就这么一个“铁”字,就已经是见证了铁家当年的辉煌,就这么一个铁字,在当年,不知道让多少人退避三舍。

  这一个“铁”字也不知道是出自于何人之手,这么一个“铁”字,乃是龙飞凤舞,霸气十足,宛如是睥睨九界,傲视万域。

  远远看到这个石碑,远远看到这么一个“铁”字,就算已经见惯了兴衰的李七夜,在心里面也不由涌起了许多不出来的情绪。

  当年,他赐下了这块石碑,除了有其他原因之外,同时也是为铁家镇守,这么一个“铁”字,出自于他之手,曾经让多少人来伏拜!

  千百万年过去,这块石碑还在,“铁”字还在,但是,铁家已经没落了。

  “砰”的一声,就在李七夜远远看着这块石碑而感慨之时,突然,一把长枪掷来,强劲有力,这把长枪钉在了李七夜前面不远的地上。

  “滚,铁家不欢迎你们!”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冷厉凶猛。

  此时,在府邸之前站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一身武者装扮,一身紧身衣裳,特别的凸显出了她那波涛胸涌一般的身材。此女子神态冷厉,秀目充满了杀意,神态有着果断杀伐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名骁勇善战的女将。

  这个女子身后背着一把把的铁枪,每一把铁枪都闪烁着寒光。虽然这女子气势凶猛,血气也是旺盛,不过,她是一个凡人,最多也就是修练了武技的高手,并不是修士。

  李七夜看着这个女子,淡淡地道:“姑娘,我来这里,并没有什么恶意。”

  “不管有没有恶意,给我滚!”这个女子冷冷地道:“麟侯的走狗,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立即滚,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李七夜摇了摇头,道:“这只怕是姑娘误会了,什么麟侯,我不认识,我只是来这里看看!”

  “就算你不是麟侯的走狗,我铁家也不欢迎你,立即滚!”女子冷冰冰地道。

  李七夜看了看女子身后的府邸,整座府邸没有其他人,在这铁家也只有眼前这个女子而己,再看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她是血气旺盛,但,也只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己,并没有修道。

  “姑娘,对我客气一,对你有好处。”李七夜难得有好脾气,平淡地道。

  “少跟我花言巧语,我不需要什么好处,立即滚!”此时,女子手握另一把铁枪,冷冷地道,随时都会掷过来。

  眼前这个女子便是铁家的当代主人铁兰!提到铁兰,整个天火县的百姓都会竖起大拇指赞叹地道:“了不起的主人,帼国不让须眉。”

  对于天火县的百姓来,铁兰是最好的主人,因为她一心醉心于武学,为了练武,甚至是遣散了家中的奴仆,而且,她也免去了天火县税赋!在天火县,无数百姓拥戴她。

  事实上,铁兰在整个牛牧国都是有着很高的威望,至少在凡世间是如此,她自幼便戎守边疆,曾经平定动乱,为牛牧国立下赫赫的功劳,她曾经被牛牧国的国君封为大将。

  “好凶的火气。”李七夜还没开口,在此时,一个大笑声响起,鼓掌地笑着道。

  此时,一个青年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十几个随从,这个青年血气很强,一看就知道是一名修士。

  “麟侯!”看到这个青年,铁兰顿时脸色一变,冷冷地道:“你跟你的狗腿子立即喝,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一介凡人,也敢在本座面前嚣张!”这个青年脸色一冷,冷冷地道:“本座若不是看在牛牧国皇主苏瞑尘的份上,早就灭了你了!”

  此时,这个青年冷冷地道:“识相的,把铁家这片土地卖给本座,否则,别怪本座不给牛皇苏瞑尘情面,强行夺过来!”

  “滚,别痴人做梦!”铁兰冷喝道:“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把铁家的祖地卖了!”

  “杀死你,何等容易!”麟侯冷笑地道:“杀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本座跟你买,那只不过给牛皇三分情面而己!”

  “既然她让你滚,你就滚吧,铁家的土地不卖。”在这个时候,铁兰还没有话,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

  此时,这个青年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看到李七夜普罗大众的模样,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中,更没有去看他脚下的老龞了。

  “哟,来了一个护花使者哟。”这个青年看着李七夜,笑了起来,他笑吟吟地道:“看你模样,也应该是一名修士吧。护花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护花,也要看对象!”

  李七夜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对象?我从来不看对象!”

  “好大的口气。”麟侯也大笑起来,冷笑一声,然后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没有搞清楚之前,竟然敢护花,胆子不呀!”

  “有区别吗?”李七夜闲定地道:“对于我来,不管你是谁,那也是阿猫阿狗这种级别而己。”

  麟侯本是还有几分得意,但被李七夜这话一,顿时被气得脸色铁青,他冷冷地道:“阿猫阿狗,子,你知道本座是谁不?本座乃是蹄天谷的弟子,我师兄是信翁国的鸟皇,我大师兄乃是金乌太子……”

  提到自己的出身,麟侯不免有三分得意,麟侯,他是一只蜥蜴成道,自称为麟侯。他是蹄天谷的弟子没错,只不过,是那种外围弟子。

  像蹄天谷这种一门双帝的庞然大物,外围弟子是多如牛毛。不过,麟侯有一件事是很得意的,那就是他背后的靠山是蹄天谷的二师兄乌皇圣飞!

  正是因为如此,麟侯是常常跟别人吹嘘,常常在自己是蹄天谷的弟子,二师兄是鸟皇,大师兄是金乌太子!吹嘘起来,好像他是蹄天谷什么大人物一样。

  对于麟侯的吹嘘,李七夜都懒得再多看他一眼,摆手道:“不认识,没听过。”

  麟侯被李七夜这样的风轻云淡态度气得脸色涨红,他脸色是十分的难看!

  “少爷,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让我们来好好教训他,你去收拾那个妞。”麟侯身后的十几个随从立即跳了出来。

  此时,十几个随从神态凶猛,气势汹汹地向李七夜扑去。

  见这十几个随从,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一指弹出,“砰”的一声,十几个随从在一指之下化作了血雾。

  这样的事情,把麟侯吓得魂都飞了,这一次他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了,他转身就想逃,但是,他一步都没有踏出,整个人被李七夜卡住了脖子。

  “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我可是蹄天谷的弟子,我二师兄鸟皇看上了这块土地,我是受二师兄的命令而来的,如果,如果你敢动我,就是与我二师兄为敌,就是与我蹄天谷为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