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赌局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箭无双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本来就是心高气傲,目无余子,但是,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在打压她的自信,打压她的自尊。【】

  “李七夜,你未免太狂了吧!”箭无双不由厉声地说道:“一招败我?还赤手空拳,你以为你是什么,神王,还是神皇,又或者是万古无敌的存在!”

  如果说,单凭实力而言,一招打败她,至少也是大贤才行,而这一次,她是有备而来,如果,她采用强大的防御手段,就算是大贤也无法做到一招打败她,甚至神王在没有仙帝真器的情况下都一样不可能一招打败她!

  至于赤手空拳,在她全力防御之下,她自认为,在世间少人有能打败她,更别说是年轻一辈了。

  赤手空拳在她的全力之下,能一招打败她,这样的事情,是无法想象的。

  “都不是,但是,我拥有神皇乃至是仙帝都无法媲美的无敌。”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闲地说道:“坦白跟你说,不要轻视我。虽然我现在没有神皇、仙帝这样的实力,但是,我的无敌,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箭无双被李七夜这样嚣张的话气得哆嗦,冷笑地说道:“李七夜,你太自以为是了,赤手空拳敢言一招打败我?哼,若是赤手空拳,在年轻一辈,没有人能打败我,就算是叶倾城都不行!”

  箭无双的高傲不是没有道理的,她的自信不是没有原由的,她的实力绝对是强悍无比。上一次若不是李七夜的九语真弓所射杀。她不是那么容易败阵。

  “叶倾城算什么东西。”李七夜只是平淡地说道。他这话没有丝毫的吹牛。也没有丝毫的自我夸张,只是很平淡地阵述一件事实而己。

  “够狂妄!”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嚣张,箭无双都不得不这样说道。只怕她遇到的所有人中,李七夜是最嚣张最狂妄了。

  叶倾城,当世年轻一代第一人,无数人对他退避三舍,虽然箭无双也有自信去挑战叶倾城,但。她也不能说狂妄到说:“叶倾城算什么东西”!

  而箭无双却不知道,李七夜这并非是狂妄,也并非是嚣张,那只是阵述一件事实而己。

  “你还赌吗?如果赌,就一招为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不赌,我就要走了,出不了手拦截,随你的便。”

  箭无双一下子不由犹豫,就算她这样自信,这样高傲自信的人。她都不由有些忐忑,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自信。但是,这一次,突然间她有些没把握了。

  一招败她,赤手空拳,箭无双无法相信这样的鬼话,甚至对于她来说,李七夜提出这样的赌局,这是变形的羞辱她,看不起她。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没有了底气,似乎,这里面有着让人说不出来的玄机一样。

  “如果你犹豫,我可以给你一个年限,只要你输了,给我效忠多少年,年限满了之后,你觉得还值得留恋的话,欢迎你继续留下来,如果你觉得不值得留恋的话,只要年限满了,随时都可以离开。”李七夜淡淡一笑地说道。

  在此之前,李七夜对于箭无双并不待见,不过,现在他是欣赏起箭无双来,他欣赏箭无双这样的高傲,这样的自信,这样的勇往直前,修道,就是要这样,要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心脏,就算是惨败,都依然自信十足,甚至是有着屡败屡战的决心!她能走出这个阴影。

  不管高傲也好,泼辣一罢,在上次一败之后,箭无双再次来战,甚至状态不受上次惨败所影响,这让李七夜看到了箭无双的潜质。

  或者,箭无双的天赋不是最顶尖的,但是,她有着成为仙帝的潜质!一颗不言败的道心!甚至有着一颗不惧死亡之心!

  千百万年以来,天才,李七夜见得太多了,很多时候,无数惊才绝艳的天才最终没有成为仙帝。可以说,千百万年以来,如三圣之姿的天才,也有着不少,但是,最终,像三圣之姿的天才成为仙帝的并不多。

  反而,有一些仙帝在年轻时天赋平平,最终却能走到最后,成为一代仙帝。

  这其中虽然有着很多的原因,但,有一个很重要,不言于败,不惧于死!这是通往大道巅峰的重要困素。

  箭无双不止是败了一次,而且是死过一次,这对于任何人来说,心里面都会有阴影,都会怯战。如绝世天才帝座一败之后都是万念皆灭!而箭无双却没有,一败之后,一死之后,依然是高傲自信,依然是目中无人,依然是不怯战!这一点,在李七夜看来是十分可贵!

  “你不会又是用其他的妖术吧。”好一会儿,箭无双盯着李七夜说道。关于李七夜妖术的事情她听了不少。

  就拿最近来说,听说李七夜能御驭一只凤凰,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硬撼整个药域的。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你就多虑了,如果说,我用你口中所说的妖术打败你,那你一定不会心服口服。既然我希望你成为我座下最骠悍最骁勇的战将,那么,我会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箭无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傲地盯着李七夜,冷笑一声,说道:“好,既然你都敢赌,我有什么不敢赌了!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输了,我会让你世代为奴!”

  “放心,如果我输了,一切你说了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李七夜笑着说道。

  “开始吧!”箭无双冷傲地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就要把你打爆,让你永远不能再活过来!”

  “我可以满足你报仇的怒火。”李七夜笑了起来,双手张开,说道:“来吧,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往我身上轰杀,只要你有手段,就尽管杀过来吧!我任你杀!”

  “哼,这一次我倒要看一看你怎么样重生!”箭无双冷哼一声!她就不相信李七夜杀不死,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杀不死的人。

  这对于箭无双来说,还真是有些憋气。李七夜任她轰杀,这对于她这样高傲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羞辱,但是,她又忍不住,她很想再试一试,她很想再试着能不能杀死李七夜,能不能破解或者镇压李七夜这一种妖术。

  “来吧!一定会感觉不错的。”李七夜张开双手笑着说道,是那么的从容,是那么的自在,似乎,这对于他来说,这不是一场杀戮,而是一场享受。

  “我会杀了你的!”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箭无双吐血,她心里面也明白,李七夜任她来轰杀,那是在利用她。

  经过上次一战之后,箭无双明白李七夜是利用她的伤害来转化死气,正是因为这样,李七夜才会让她轰杀的。

  明知道李七夜在利用她,箭无双依然忍不住出手,没有经过尝试,没有再一次轰杀李七夜,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再说,她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此时,箭无双缓缓地取出了自己的长弓,长弓月牙白,散发出圣洁的光芒,当这把长弓握在手中的时候,让人感觉它是一件神圣的东西,而不是一件兵器。

  “这让我有点意外。”李七夜看到箭无双手中的这把长弓,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用你祖先的那把长弓来射杀我,毕竟,你祖先的那把长弓乃是威力绝伦,在众仙帝的兵器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在你箭家,除了你祖先的那件真器,论威力,就要数那把张弓了。而这一次你来挑战我,竟然没用那把长弓来射杀我,这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的确难得,不容易呀,让我都不由另眼相看。”李七夜这话的确是赞赏箭无双,而并非是嘲讽。

  箭家的那把长弓,一直以来都是赫赫有名,威力很大,甚至曾经被人称之为凶器,绝对是一把杀戮之兵,但是,箭无双这一次却没有用她祖先第一箭仙帝的那把长弓,这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夸奖,箭无双冷哼一声,冷傲地说道:”我怕是我箭家的长弓一出,你必死无疑!凭我祖先的长弓杀死你,不算什么本事!再说,若是我以我祖先的长弓杀死你,只怕你是不服气!“

  箭无双这话是充满了自信,目无余子,她想要,随时都能取来她祖先第一仙帝的那把长弓射杀李七夜。

  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对于她而言,就算是以她祖先那把长弓把李七夜杀死了,她心里面多少也有遗憾,这不算是她真正的实力!所以,她想用自己的手段,亲手杀死李七夜。

  对于箭无双这样的自傲,这一次李七夜反而点头欣赏,说道:“的确是了不起,死了一次的人,有这样的自信,的确是让人佩服。虽然说,在此之前我是讨厌你,现在看来,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箭无双冷笑一声,扬了一下手中的长弓,冷笑地说道:“我这把长弓就算比不上我祖先的那把长弓,但是,它是我亲手打造用来克制你的,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再一次复活过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