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百六十八章药国神王

第七百六十八章药国神王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都不敢插手,药国皇室这样的庞然大物终于露脸插手了,不论是谁,不论是怎么样的传承,心里面都不由感到为之窒息。%

  一时之间,气氛凝固到了极点,如果说药国皇室一怒,天下颤抖,这句话绝对并非是一句空话。

  “小友,真正的作恿者皇甫世家的古圣祖已经斩杀,你已破鲜家,已败药祖,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还想如何?”药国祖地神光中的身影缓缓地说道,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力量,宛如一字亿万均。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远的我们暂且不说,只谈论近的,至少,对于我而言,不杀了鲜家药祖,这绝对不够,除非鲜家药祖把拿命来,否则我是绝不罢休的!”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这一刻,不管关注这一战的人不管是对李七夜有怎么样看法,不管是不是仇视李七夜,但是,在这一刻心里面都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是有种,竟然敢与药国皇室讨价还价,在药国皇室的神王面前,依然是谈笑风声。

  如此的魄力,如此的胆识,这让无数人自叹不如,莫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那怕是大教老祖,在药国皇室的神王面前,只怕都会双腿发软。

  “你——”鲜家药祖被气得吐血,怒得发狂,但是,此时就算是他再愤怒。那都无济于事。此时此刻。他的性命悬于李七夜手中!对于他而言,今天是他一辈子最为耻辱的一天!

  “小友,莫咄咄逼人,万事都不要做得太绝。”药国祖地的神光中身影沉声地说道:“我药国并非是不讲道理的人,也并非是想以强欺弱,但是,小友若是做得太绝,那就莫怪他人!”

  “讲道理是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要讲道理,我随时都奉陪,我也一样可以给你讲道理。我与曹国药的赌局,与你们药国何关?曹国药欠我一命,而你们药国鲜家把他带走,庇护于他。我向药国鲜家要人,你们鲜家是咄咄逼人,要我性命。”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我破了鲜家。你们药国又跳出来说是我咄咄逼人,你们药国咄咄逼的标准是什么呢?大家说句难听的。这事情,无非是你们想要我的无上药道,给我挖一个坑往里面跳而己!”

  “血口喷人!”此时被活抓的鲜家药祖大声叫道:“我药国乃是四代药帝,你区区药道秘术,不入我鲜家法眼……”

  “闭嘴——”此时,李七夜一眼都未看鲜家药祖一下,一巴掌甩过去,“啪”的一声,重重地扇在了鲜家药祖脸上。

  如此的一幕,顿时让鲜家药祖恨得吐血,当着天下人的面,竟然被一个晚辈掌嘴,这对于他来说,人生最大的耻辱!

  就算是关注这一战的很多人都不由为之傻眼,掌嘴药国老祖,这是多么霸气的做法,这样的做法任何人都为之心寒,这小子是个疯子,无法无天,什么事都敢做出来。

  “小友,你这欺人太甚了!”此时,药国的神王也沉不住气了,不说鲜家药祖是他的晚辈,就算是作为药国的老祖,被一个晚辈如此掌嘴,这对于他们整个药国一说,也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小友,你现在放了药祖,我药国不再追究此事,彼此就此罢休,否则,所有后果自负!”此时,药国的神王沉冷地说道。

  药国神王的话虽然不是十分的响亮,但是,他的话却在所有人耳边炸开,让人感到窒息,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如同重锤一样锤击着人的心房。

  “后果自负?”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我喜欢听这样的话,来吧,放马过来,我想看一看你们药国的本事!”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药国的神王一步踏出,无尽的神光伴随,一挂挂星河在他周身萦绕,在这一刻,宛如他是掌执天宇,御驾万道。

  在无尽的神光之中,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面目。在此时此刻,在无尽神王之威下,不知道多少人伏拜于地!

  在此时,药国神王高高在上,宛如是苍天之中的神明,掌执着九界生灵的生死,在他面前,似乎亿万生灵如同蚁蝼一样!

  神王,这是真正的神王,人称之为众神之王,在封为神王这一天,接受百万生灵的膜拜,这是一域之主!

  “小友,现在放了他还来得及,若是我出手,非死即伤!”在无尽神光之中,药国神王势压天宇,俯视万界,他就是真正的神王。

  在这一刻,药城之内的所有人都为之窒息,在整个药域,都被他可怕的神王气息所撼动!

  “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有人越是如此威胁我,我就越喜欢把它斩杀了。”

  话一落下,李七夜双目一厉,在瞬间,灰白的死气浮现。

  “师伯,斩了这无知小儿,为鲜家报仇——啊——”鲜家药祖见神王出手,本以为是有救了,忍不住大叫道,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惨叫,抓着他的大鸟骨骸把他撕裂成两半,顿时鲜血溅射,一命鸣呼。

  就在李七夜死气浮现那瞬间,药国神王也感到不妙,大手如天,向大鸟骨骸拍去,他一掌,可以击碎天宇星宇,可以一掌平定万世!

  但,就算药国神王欲救下鲜家药祖,依然是慢了半拍,鲜家药祖依然是被活撕了。

  这一刻,天地宛如凝固了一样,药国的一尊老祖,却被活撕了,这一幕,是何等的震撼,很久很久以来,已经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情了,但是,今天李七夜作为一个晚辈却做出了上十万年以来没有人敢做的事情!

  “轰——”一击灭万法,在一掌之下,虽然药国神王未救下鲜家药祖,但是,却拍飞了大鸟骨骸,一下子,大鸟的骨骸被拍散,一根根乌骨飞出去。

  “杀——”李七夜一声厉喝,全身死气浮现,在这刹之间,“喀嚓”的声音响起,乌骨瞬间重组,在这瞬间,同样是死气浮现的大鸟骨骸长啼一声,如凤凰长鸣。

  大鸟骨骸飞天而起,动作姿态完美得无比绝伦,宛如是凤舞九天,在此时,在李七夜的催动之下,大鸟骨骸轰天而上,一举一动之间,都吻合着天地节奏。

  大鸟骨骸扇翅而翔,逆空而击,不论是哪一个动作,不论是哪一个节奏,都是绝伦无比,在这一刻,是它带动着天地节奏,而不是它迎合着天地节奏。

  “轰——轰——轰——”药国神王掌御万法,以无上的姿态演化最终极的帝术,欲镇压大鸟骨骸!

  但是,大鸟骨骸却迎击天地,每一个动作都完美绝伦,一举一动,都能抗击药国神王的仙帝之术!大鸟骨骸如凤舞九天,绝伦无双,每一击都没有大道法则,每一击都没有无上气势,但是,它的每一击都是那么的完美,完全可以抗击仙帝之术。

  一时之间,双双战到了天穹之上,战到了天宇之中,如此的大战,若是在地面发生,那绝对是崩碎药城!

  此时,关注这一点的很多大人物都开启了天镜,开启了道台,无数人看着大鸟骨骸与药国神王在天穹之上战得天崩地裂,万法皆灭,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看到一具骨骸都能与一尊神王战在一起,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这打破了无数人的常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只是一具骨骸而己,都能与神王战在一起,那么,它生前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呢?仙禽吗?或者是比肩仙帝的存在?”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这修练了什么妖术,竟然能御一尊骨骸,难道说,这是一种傀儡之术,但是,从来没听说过能有如此强大的傀儡之术?”

  在关注着这一战的无数人都不由为之震惊,同时,在心里面也有着无数的凝问。大家都搞不清楚这具骨骸是什么东西,如此强大的骨骸,让人无法相信。

  就算是伴随在李七夜身边的紫烟夫人与袁采荷也都不由震撼,就算是她们也无法想象一具骨骸能强大到如此程度。一尊骨骸能战神王,这话说出去谁都不相信!

  至于此时包扎伤口的铁蚁他更震惊,他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他自己心里面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的比别人多,甚至可以说,他曾经偷偷地摸索过药城,摸索过这一片大地,虽然,这片大地最深处有着种种的禁制与危险,他也无法摸索透,但,他知道这片大地之下有人难于想象的玄机!

  现在,这一根根残缺的乌骨拼凑起来,竟然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看着大鸟骨骸迎击而上,宛如凤舞九天一样,看到那完美绝伦的动作,看到那带动着天地节奏的玄妙。

  在这瞬间,铁蚁宛如是看到一只凤凰一样,在此时,他想到了一个遥远无比的传说,一个已经很少人知道的传说。

  “不可能吧——”铁蚁都震撼,喃喃地说道。在此之前,他对于那个古老的传说都不是十分相信,但是,看到眼前的大鸟骨骸,不免让他想起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