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百五十九章对峙

第七百五十九章对峙

  踏平鲜家,这话对于任何传承,乃至是帝统仙门而言,都是太嚣张!虽然鲜家被踏平,药国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这样的话听到很多人耳中,不亚于惊雷,有人都忍不住喃喃地说道:“这,这未免太嚣张了吧,真的是视药国无人了吗?”

  拓世王鲜淼更是脸色难看到极点,他鲜家自从从皇室分支建族之后,就没有谁敢说踏平他们鲜家!

  “好,姓李的,我鲜家倒要看一看你有什么本事。”拓世王鲜淼也一样搁下了狠话,冷森地说道:“曹兄,我们鲜家是保定了!如果你不服气,尽管放马过来,有什么手段,我鲜家都接下了。”

  搁下了这样的狠话之后,拓世王鲜淼也不再隔空喊话,转身就进入府邸之中。

  “三天,三天之后,我必驾临鲜家,不交曹国药,便屠灭你们鲜家。”对于拓世王,李七夜也无所谓,放出话之后,也落入了庭院之中。

  听到双方如此的放出狠话,这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傻眼了,大家都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来真的了,所有人都以为双方都有斡旋的余地。

  “我们来真的了?”当李七夜落入庭院之后,铁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鲜家愿不愿意和谈,你心里面也应该清楚。鲜家会真的斡旋这样的事情吗?人家那只不过是摆摆样子而己,他们早就恨不得我杀上门去了。鲜家隔家喊话,只是装装样子而己……”

  “……让世人都知道。他们鲜家是讲道理的人。现在就是成了我不讲道理了。万一我不讲道路。杀上他们鲜家去,他们活捉我或者杀死我什么的,那都是理所当然,那都是出师有名。”说到这里,他不由笑了起来。

  “大哥又何不妨讲一下道理呢。”袁采荷轻声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为什么我要讲道理?要讲道理,也是他们先跟我讲道理。如果他们真心有诚意和谈这件事情,就不会隔空喊话。他们应该是亲自来我这里一趟,让曹国药负荆请罪什么的,这才是真正的有诚意斡旋!”

  “当然了,他们没诚意,那就更好,我喜欢不讲道理的人。”李七夜悠闲自在地说道:“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若是跪着求饶什么的,我或者还真不好意思出手杀了人家。但是,人家很嚣张地跟我说。有本事就放马过来,那我不放马过去。那不显得很没本事!只有不讲道理,那杀起来才是痛快!”

  袁采荷轻轻地叹息一声,她有着一颗玲珑之心,她明白只怕在踏入药城这一刻,李七夜就已经是有大干一场的准备了,只可惜,鲜家还不知道而己。

  当李七夜放出风声要三天后踏平鲜家的消息之后,整个药城都卷起了风暴,一下子,整个药城都是沸沸扬扬。

  “不可能吧,这是真的吗?李七夜不会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己,这可不是在别的地方,这里可是在药城,离药国祖地那只不过是一步之遥,竟然敢踏平鲜家,这是疯了吗?”有人听到消息,第一个反应都不敢相信。

  “李七夜这小子,自从出道以来,都是说得到做得到,这只怕不是仅仅是狠话而己。”有知道李七夜一些事迹的修士说道。

  在药国皇室的门口说要踏平鲜家,不论是谁,都觉得这样的事情太疯狂了。

  “这小子的底牌是什么?”连一些见过无数大风浪的妖皇乃至是大教老祖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不由为之疑惑,说道:“难道说,千松山的大人物来了,要给李七夜撑腰了。”

  虽然有人这样猜测,但是,没有人听说千松山有什么老祖出世,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扬言要踏平鲜家的时候,千松山没有任何动静。

  这让很多大教疆国的大人物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疑惑,李七夜究竟有什么样的底牌,究竟有怎么样的实力,敢扬言踏平鲜家,敢挑战药国的神威。

  在很多人疑惑与议论之中,在某一处,则是有人对于自己的成果十分满意,喃喃地说道:“杀吧,最好是捅破天,药国,千松山,曹国,晶海教……所有的门派都卷入这一场风暴中那就最好不过!”

  在暗中,一阵得意的冷笑声响起,他是打算坐收渔利!

  第一天过去,鲜家没有任何动静,药国也没有任何动静,李七夜也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然而,就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来拜访李七夜了,来人乃是药国诸王之首观致王。

  观致王来拜访,李七夜还是给了情面,接见了他。

  “观致王可是为鲜家的事而来?”见到观致王之后,李七夜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观致王不由苦着脸,说道:“李公了,我这不是被赶着鸭子上架吗?诸王都选我来做说客,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诸王?”李七夜看了看观致王,缓缓地说道。

  观致王无奈地说道:“药国诸王都不希望把这事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药国一直低调,并不希望在我们药域发生这么重大的打打杀杀的事情,更何况,现在药师大会举行即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皇室老祖不怪罪下来,我们诸王也不好做,我们这是没能力平息这件事情。”

  “平息这件事情。”李七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观致王,这不是说我不给你情面,也不是说我不给你们药国诸王情面。你心里面应该一清二楚,问题不在我这里,而是在鲜家那边。”

  对于李七夜的话,观致王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

  “如果诸王想平息这件事情,让鲜家交出曹国药,这件事情太简单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观致王无奈地说道:“在来见李公子之前,我也是去了一趟鲜家。拓世王的态度很强硬,除非是李公子你先向鲜家负荆请罪,再谈曹国药的事情。”

  “好事呀。”李七夜一点都不惊讶,说道:“那就二天之后见分晓呗,到时候我很乐意地亲自去一趟鲜家的。”

  观致王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件事情无法善终。事实上,观致王比其他的王侯知道更多的内幕,他在来之前就明白会有这样的结果了,但是,诸王力推他前来做说客,他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李公子,有时候,退一步也是海阔天空。”观致王点醒李七夜说道:“若是在以前,有我与诸王施加压力,拓世王肯定会给情面,但,这一次拓世王是态度强硬,信心十足,李七夜这样前去,只怕正合他意。”

  “然后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观致王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现在,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是,皇甫世家的古圣祖与鲜家药祖,都在鲜家之中。虽在说药祖在外,但,现在可以肯定是在鲜家之中。这个消息,我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透露给李公子你。”

  “王爷这样的心意,我感激。”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既然人家给我挖了那么大的一个坑,如果我不往里面跳,那就实在是太对不起人家如此的一番辛苦。”

  观致王很无奈,他虽然有心平息这件事情,但是,他已经是力不从心了,这件事情已经是涉及很广,这里面的水很深,除非是皇室亲自出面了。

  “李公子,并非是我小瞧你。”观致王最后还是抱着游说的心态,说道:“虽然说,我们鲜家药祖在修道上不算是巅峰的存在,但,他老人家终究是一位了不起的大贤。至于皇甫世家的古圣祖,那就更不必说了。”

  说到这里,观致王顿了一下,说道:“听闻千松山曾力挺公子,但是,公子应该明白,我们药祖与皇室的几位强大无匹的老祖交情都不错。如果千松山的大贤老祖插手的话,只怕皇室诸位老祖是不会坐视不理。”

  观致王这话已经是很明显了,如果说,千松山要帮李七夜的话,那么药国的皇室绝对会出手。

  在石药界,又有谁人愿意与药国皇室为敌呢?这简直就是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

  “这一点嘛,王爷,你放心,踏平鲜家而己,这何需要千松山相助,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李七夜淡淡一笑。

  话谈到这里,观致王已经是尽力了,他只能是叹息一声。

  “不过,既然王爷你这么有诚心,那我就请王爷转告一句。”李七夜说道:“告诉鲜家,把老小遣散吧,我也不希望看到我出手的那一天,屠杀幼老。告诉鲜家药祖他们,别抱着侥幸,我说过要踏平鲜家,就是踏平鲜家,就算是你们药国皇室出手相救都不例外!”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的杀机,他在这个时候就像是洪荒凶兽苏醒过来一样。

  感受到李七夜那股杀机,观致王在心里面也不由颤了一下,明白李七夜这不是虚张声势。

  “李公子的话,我一定会带到。”最后,观致王深深地稽首拜了拜,然后就离开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