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百四十二章飞云尊者的蛊惑

第七百四十二章飞云尊者的蛊惑

  被飞云尊者如此一说,曹国药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他是一个纯粹的药师,不在修行上争雄,一定要在药道上一决高下。

  论药道而言,他眼中的敌人是白发药神。虽然说在石药界有四大天才药师之说,不过,袁采荷养药种草,不与尘世争锋,而药国的木樵,只熬体膏,而且,还是低调示弱,所以,在曹国药看来,唯有白发药神才是他的真正劲敌。

  他炼丹无双,而白发药神乃是寿药无敌,而且一直受到诸多大教老祖护道,如此的待遇,曹国药虽然口上高傲,但是,心里面依然羡慕。

  “你所说,可真是如此?”曹国药沉吟了一下,看着》飞云尊者说道。毫无疑问,此时曹国药也的确是被飞云尊者说得怦然心动。

  正如飞云尊者所说的那样,如果他真的能得到无双的寿药之术,那么,以他在药道上的天赋,以他今天在药道上的造诣,他所箐出来的寿药绝对不会比白发药神差。

  一旦他真的是药丹两精的话,那么,白发药神在他面前就从此没有出头之日,想到白发药神被自己镇压的模样,曹国药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暗爽。

  “难道我会骗曹兄不成?”飞云尊者忙是认真地说道:“我是干什么的,曹兄应该清楚,我收集情报的手段,在石药界可以称得上一流!我的情报绝对可靠,这一点曹兄你放心吧。”

  曹国药肯定是心动了,他依然有所犹豫,看着飞云尊者说道:“如果飞云兄所说属实。那我就奇怪了。如此无双的药帝之术摆在面前。倾城兄就不心动?”

  飞云尊者忙是说道:“我们的公子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但是,曹兄,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公子醉心于修道,对于药道,知之甚少,而且。石锋国也并非是以药道见长。”

  “而曹兄不同。”说到这里,飞云尊者神态庄然,说道:“曹兄这样的炼丹天才就摆在面前,若是曹兄得到了这样的无双之术,多少也就三五年,少则也就一二年,那一定是能炼出极haode寿药来!”

  “呵,呵,呵。”飞云尊者搓了搓手,笑呵呵地说道:“当然了。在夺无双药术之上,我们可以在暗中助曹兄一臂之力。不过。我们公子也有条件,希望曹兄以后能每一段时间给我们公子炼一炉haode寿药命丹。药材乃是我们公子出,报酬也绝不少曹兄的。”

  “嘿,说了大半天,叶倾城还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还是想让我给他炼丹!”曹国药冷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

  飞云尊者干笑一声,神态有些尴尬,说道:“曹兄,俗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还。再说了,这样的事情是你我双赢,曹兄你说,又何乐不为呢?”

  曹国药冷笑了一下,说道:“你们一定是在白发小子那里碰墙了吧,白发小子不卖叶倾城的帐,所以,你们想找一个能给他炼寿药的人来。我所知道,叶倾城身边的一群老头子,都需要寿药吧。”

  “曹兄慧如炬,果然了不起。”飞云尊者忙是笑着说道:“但是,换一句话说,难道曹兄你就不想压白发药神一头吗?难道说,曹兄你就不想成为真正的药帝吗?若是曹兄能弥补寿药之短,白发药神拿什么来与曹兄争药帝呢?”

  曹国药沉默起来,一时之间不说话。

  飞云尊者对曹国药说道:“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说吧。”曹国药说道:“你我也不算是外人,有什么话不该讲的呢?”

  “下手要趁快。”飞云尊者说道:“虽然说,我已经把这消息告诉曹兄你了,但是,我能想得到,别人也能想得到。若是别人先下手了,到时候煮熟的鸭子也就飞了。以我之见,最好在这药国下手。”

  “在这药国下手?”曹国药沉声地说道:“飞云兄,你这不会是给我下圈套吧,谁不知道,在药国下手,那可是很冒险的事情。”

  “冒险,这只是对于别人而言。”飞云尊者胸有成竹地说道:“对于曹兄而言,这根本不成wenti。我可以向曹兄保证,这绝对不会出什么wenti,绝对不会有人追问这事。”

  “飞云兄这话未免说得太满了吧。”曹国药说道:“药国的可怕,这是谁人不知的事情,药国跺一跺脚,那是整个石药界都会颤抖!”

  飞云尊者笑着说道:“一,曹兄,这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曹兄的御虫之术,已经是炉火纯青,活捉一个李七夜,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第二嘛。”说到这里,飞云尊者神秘一笑,说道:“有药国给你撑腰,曹兄还担心什么。”

  听到这话,曹国药顿时神态一凝,看着飞云尊者,缓过神来,然后说道:“我总算明白了,飞云兄说了大半天,原来是为药国做跑腿,在为药国拉皮条。”

  “拉皮条,这样的事情说得太难听了。”飞云尊者也不生气,说道:“这叫互利。也不怕把话说明给曹兄听,其他东西,药国不要,药国只需要炼丹之术,其他的都属于曹兄的!”

  “药国是拿我做刀使。”曹国药也不是个笨蛋,他冷笑地说道:“药国他们不出面,却让我来做这样的事情,让我背名骂名。”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飞云尊者说道:“没有付出,又怎么有回报呢,曹兄你说是不是?再说,药国乃是庞然大物,被人说是强夺他人的药术,这终究是坏了名声,坏了清誉。曹兄你不觉得,有药国撑腰,在药国出手那再好不过吗?就算有人想插一手,只怕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曹国药不由沉默起来,如果真的是有药国撑腰,那么,这件事就真的是水到渠成,就算李七夜有什么能耐,最终也依然逃不过他与药国的手掌心。

  “让我怎么才相信药国愿意尽力支持我?”最终,曹国药沉声地说道。毫无疑曹国药是心动了,有药国撑腰,这样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十拿九稳,他能不心动才怪。

  飞云尊者笑着说道:“曹兄这太多疑了,当然,这也没有什么难的。药国的拓世王,曹兄总算知道吧。”

  “知道,药国的后起之辈,可谓是人杰。”曹国药点头说道。

  飞云尊者说道:“关于拓世王鲜家的祖先,我想曹兄也知道一二吧?”

  “鲜家药祖,有所耳闻。”曹国药点了点头,说道:“听闻他是药国的老祖之一,被尘封在药国的祖地之中。”

  飞云尊者笑着说道:“曹兄的消息已经落后了,鲜家药祖已经出世了。只要曹兄你一句话,鲜家药祖随时都愿助你一臂之力!”

  飞云尊者这样的话让曹国药都不由为之动容,药国的老祖,那可不一样。虽然说,各传承都有底蕴,祖地之中都会埋有一二个老祖!但是,药国一门三帝,像这样的老祖,是何等的可怕!

  有这样的人物相助,何愁大事不成?世间还有什么可以挡得住药国老祖的步伐!

  “容我再考虑一二天。”最后,曹国药沉声地说道。

  “行。”飞云尊者也爽快,但是,他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地说道:“曹兄,机会可不等人,你可要快快作决定,这样的事情你不干,依然有大把人乐意来干。”

  曹国药沉默不语,让人送走飞云尊者。

  飞云尊者离开之后,回到了他所居住的地方,一直跟着他的白云观主这个时候才开口问道:“尊者,曹国药会出手吗?”

  “放心吧,如此肥的诱饵,他能不上钩吗?”飞云尊者信心十足地说道:“待会,去一趟鲜府,拜见拜见皇甫世家的古圣祖。”

  “尊者还未得到鲜家药祖的同意?”飞云尊者这样一说,白云观主都不由失声地说道。

  他还以为飞云尊者联合曹国药乃是鲜家药祖的意思。

  “放心,鲜家药祖会同意的。”飞云尊者信心十足,说道:“药国不见得愿意蹚这样的一淌浑水,如果在药国行凶,鲜家老祖也好,皇甫世家也好,都需要一个捉刀之人。曹国药,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尊者算计无双,智慧如海。”白云观主都不由惊叹地说道。

  飞云尊者轻轻地摇头,说道:“这样的构想,在来此行之前,公子提出来的,只不过是我来丰满细节,执行此计而己。”

  听到这话,白云观主都不由动容,如此的运筹帷幄,如此的算计千里,也唯有叶倾城这样的绝世天才做得到。

  “曹国、皇甫家、药国、百炼世家乃至是晶海教,这都会卷入这一场风暴之中,到时候,千松山,巨竹国,都逃不了!当药国的众多老祖与千松树祖、巨竹国的守护神灵撕杀之时,石药界是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说到这里,飞云尊者目光一厉,说道:“到了那个时候,那些埋在地下的老祖神皇都战死的话,剩下的不朽存在,绝世神王,都是公子座下的战将,到那时候,我们公子何人能敌?”

  听到如此庞大的计谋,白云观主不由毛骨悚然,他在心里面庆幸自己投奔了叶倾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