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百零六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七百零六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没有几个人敢随便开口,这涉及皇甫世家、晶海教、蹄天谷如此强大的存在,谁都不敢乱说。

  晶海教乃是帝统仙门,在药域威名赫赫,至于蹄天谷更不用说了。一门双帝,自从药国、翦龙世家、御兽城这样的存在变得低调之后,蹄天谷威名最为响亮,当今,也是数蹄天谷最为霸道,谁得罪蹄天谷,是没有好下场的。

  此时此刻,紫烟夫人被晶海药圣他们困住,她一下子明白这是一个圈套,而她一不小心就掉入这个圈套之中。

  紫烟夫人在这个时候心里明白这个圈套不是冲着她去,而是冲着她少爷,只不过,她途中破坏了这个圈套,让敌人将计就计,掉入这样的一个圈套中。

  紫烟夫人终究是一代妖皇,终究是一国之君,此时,她依然能沉住气,环视一下四周,目光从晶海药圣他们身上扫过。

  在这一刻,紫烟夫人心里明白今天这件事情不会善终!因为,今天她要面对的敌人不只是一、二个人,而且是好几个大教传承,还是帝统仙门!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策划了很久的阴谋,而且策划这场阴谋的就是蹄天谷、晶海教、皇甫世家这样的强大传承。

  “紫烟夫人,妳好狠心呀!”蹄天谷的长老也是藤丹王的师父,他厉叫道:“我藤儿只不过与你们赌了一局而己,你们竟然怀恨于心,今天竟然残忍杀害了他。你们残害我们蹄天谷的弟子。这还有天理吗?”

  此时。蹄天谷长老一副悲戚的模样。痛失爱徒,似乎特别的伤心。

  蹄天谷长老这话一出,让被惊动赶来观看的不少宾客修士不由得为之一凛。杀害蹄天谷的弟子,这可是一件惊天的事情,更何况,藤丹王乃是蹄天谷的得意门生!

  “付长老,我可没有杀你徒弟,你可别血口喷人。”紫烟夫人沉声道。她终究是一代妖皇。经历过无数风雨,明知道中了圈套,此时她依然能沉得住气。

  “紫烟夫人,铁证如山,我徒儿尸体与他药童的尸体就在妳脚下,妳还想狡辩?”蹄天谷的付长老厉声叫道。

  “铁证如山?”紫烟夫人冷冷地说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不过,付长老你们倒就是巧了,竟然在我发现尸体的时候一下子出现,这未免太巧了吧。”

  “紫烟夫人。妳这是什么意思?”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冷声道:“我与付兄、药圣约定,今晚本在此赏月论道。并且带门下弟子齐来,让门下弟子也切磋切磋。没想到我们赶到的时候,却看到紫烟夫人妳杀害了藤贤侄他们。”

  “紫烟夫人,难道你与姓李的小畜生谋害我们皇甫世家的传人还不够吗?”皇甫世家首席元老森然道:“你们未免太狠毒了吧,只要是与你们结怨的人一个都不放过,要将他们全部杀死才罢休吗?难道,这天地没有天理了吗?”

  “你们一口咬定我杀了藤丹王他们,你们有铁证吗?”紫烟夫人面对众敌,依然沉稳不动,冷冷地说道。

  “铁证就在你的脚下!难道我藤儿惨死在你脚下这还不够吗?”蹄天谷的长老厉声叫道:“紫烟夫人,虽然同为圣皇,妳也是一代妖皇,但,妳也应该知道杀人偿命!”

  “付兄,或者这件事有不一样的地方,或者,有些事情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此时晶海药圣缓缓说道:“紫烟皇主听命于李七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只怕紫烟皇主不敢擅自作主,是李七夜授意紫烟皇主所为吧。”

  “药圣这样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晶海药圣这样一说,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沉吟了一下,然后对紫烟夫人沉声说道:“紫烟夫人,妳要知道,这件事可不是一件小事。谋害蹄天谷的弟子,这是要与蹄天谷为敌!难道说,紫烟夫人为了一个姓李的小辈,希望巨竹国向蹄天谷开战吗?”

  晶海药圣也一副打圆场的模样,沉声道:“紫烟夫人,如果妳是被逼无奈,或者说是李七夜逼妳杀死藤丹王他们,趁现在事情还未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时,紫烟夫人还有得选择……”

  “……如果紫烟夫人是受逼杀害藤丹王,只要紫烟夫人交出真正的凶手李七夜,说不定还能将功赎罪。到时候,我倒能为你向付兄说说情,如此一来,蹄天谷也不会将责怪在巨竹国身上,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乃是李七夜。”说到这里,晶海药圣咳嗽了一声说道。

  此时,在外面旁观的宾客不由得屏住呼吸,没有人敢插嘴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一旦闹不好,就是国与国之间开战!

  “这说得不无道理。”此时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冷冷地说道:“紫烟夫人,这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都是李七夜,他才是真正的元凶,我们不能让真凶逍遥法外!如果紫烟夫人愿意供出李七夜,蹄天谷说不定能揭过此事。此事关系重大,若是巨竹国与蹄天谷开战,这可不是明智之举。”

  紫烟夫人早就明白这圈套是冲着少爷而去,现在晶海药圣他们将事情往少爷身上推,那么,答案呼之欲出。

  “我都有些可怜藤丹王,身为蹄天谷的弟子,最终竟然被拿来牺牲,就算他是蹄天谷长老的弟子,最终也像一颗棋子一样被丢弃,出身这样的门派,实在可怜至极,只怕,他到死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紫间夫人冷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紫烟夫人,妳这是什么意思!”蹄天谷长老厉声吼道:“你们谋杀我蹄天谷弟子,竟然还敢血口喷人,污蔑我蹄天谷!紫烟夫人。妳真以为妳巨竹国强大到无法无天吗?妳真以为你们巨竹国有了守护神灵就能为所欲为吗?”

  “无法无天?”此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说道:“这何需巨竹国无法无天。我就是无法无天,我就是天法,我就是苍天。”

  此时,一个人登上山峰,这正是李七夜。李七夜身后跟着铁蚁,铁蚁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躲在李七夜身后,好像怕被人踩到一样。

  “李七夜——”一见到李七夜。蹄天谷长老厉吼一声,顿时,他一下子冲了过来。

  何止是蹄天谷长老,在这刹那间,晶海药圣、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及众多的强者一下子冲了过来,一下子将李七夜围得水泄不通,将李七夜层层围住。

  刚才还被围困住的紫烟夫人一下子被晾在一边,这个时候,反而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凶手。

  一时之间,旁边观望的不少宾客为之一凛。特别是一些有来历的大人物,在这一刻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氛。

  “姓李的。你杀害我藤儿,纳命来!”蹄天谷的长老厉吼道。

  就算是被团团围住,李七夜依然能沉得住气,悠闲自在。他看了看蹄天谷长老,笑着说道:“哦,藤丹王死了吗?这实在太让我意外了。”“姓李的,你心知肚明!”晶海药圣阴森森地说道:“藤丹王只不过是与你赌了一局而己,他只不过在言辞上有所不当,得罪了你而己。然而,你却怀恨在心,指使紫烟皇主杀害藤丹王。你心思狠毒,残害同道,这罪不可赦!”

  “是吗?”李七夜不由得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一个蹄天谷弟子而己,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取他性命,还需要指使别人吗?我只需要一伸手就能捏死他。再说,区区一个藤丹王而己,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人物。我要杀他,前两天的时候早杀了,还会给他机会活着离开?”

  “片面之辞!”蹄天谷的长老厉声道:“你以为你这样的辩解就会让人相信吗?我藤儿他们死在紫烟夫人脚下,这铁证如山!紫烟夫人乃是你身边的人,对你唯命是从,只有你才能指使她杀死我藤儿!”

  “还有这样的一出戏呀。”李七夜一点都不在乎,就算蹄天谷长老他们指控他杀死藤丹王他也不放在心上,他双手环抱于胸,一副看戏的模样,看着蹄天谷长老他们笑着说:“你们这一说,我觉得这件事跟真的一样了……”

  “……好吧,既然你们那么投入,我不陪你们演这样的一出戏,我还真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演一场戏也不容易,更何况杀死自己徒弟演戏,那就更不容易了,大家说是不是?那好吧,我杀了你徒弟,藤丹王,你们要拿我怎么样呢?”此时,李七夜完全不在乎的模样。

  紫烟夫人不由得为之一凛,她少爷明知有阴谋,却还要往阴谋里面跳,她想开口说话,但是李七夜只是摆了摆手,打断了她。

  “杀人偿命!”蹄天谷的长老厉喝道:“你杀了我徒儿,血债血偿,以命抵命!”

  “付兄,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此时晶海药圣忙说道:“我们也不是颠倒是非、不分黑白的人。你李七夜这样一说,好像是我们陷害你一样。”

  说到这里,晶海药圣咳嗽一声,缓缓说道:“虽然说藤丹王惨死,这已经是铁证如山,但是,我们还是会给你一个公证审判的机会。再说,我们在千松山是为树祖贺寿,在这里见血也不是一件好事。”

  “哦,这样说来,那还真是要感谢你们大恩大德,慈悲为怀。”李七夜笑着说道:“好吧,那给我一个公正的审判机会,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呢?”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不只是晶海药圣他们,就算是旁观的很多宾客都不由得为之愕了一下。

  实体书抽奖已进入核对期,抽到实体书的读者请留意私信,版主繁华落尽花空会一一通知大家,大家把联系地址发给他,繁华整理好之后,我再一一把实体书寄给大家。

  第二更在下午四点,晚上再回来统计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