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六百七十七章 挑战

六百七十七章 挑战

  此时,李七夜已做最坏的打算,他希望经历千百万年之久后,当年的那件东西已经被炼化,但是,他不得不做万一的准备。

  “轰、轰、轰……”当黄牛龙打开这片大地的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这个时候,一道道阵法刻线从地下浮现,光芒璀璨,似乎要照亮这片大地一样。

  这是一个镇压大阵,当年黄牛龙尘封那件东封之后,将它压入这个大阵中。

  最终,大阵中浮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个古陶瓮,这个古陶瓮看起来粗糙无比,线条粗犷,如此一尊古陶瓮,看起来古老而久远,似乎它出自于古远时代的先民之手一样。

  看到这尊古陶瓮没事,李七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喃喃说道:“看来这东西并没有破瓮而出。”说着,他走上前去将古陶瓮拿了下来。

  将这个古陶瓮拿在手中,李七夜仔细检查一番。他双手捧着古陶瓮,感应着古陶瓮里的变化,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这让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很好,看来有用。”

  这个古陶瓮是李七夜当年留给黄牛龙。当年李七夜让神皇坐镇这片大地,李七夜对神皇十分有信心,也十分相信他。

  不过,李七夜依然做了最坏的打算,神皇不会挖出这件东西,但是其他人不见得。

  所以,做了最坏打算的李七夜留了一个古陶瓮黄牛龙。这个古陶瓮来历可是十分吓人,它来自于十分古老的时代,有着惊人无比的威力。

  李七夜将古陶瓮留给黄牛龙,如果真有一天地下这件东西被人挖出来。那么,黄牛龙就用这个古陶瓮将地下这件东西收入其中,再次将它镇压入地。

  事实上,当年战事紧张,李七夜也没有具体勘探地下那件东西。古陶瓮能不能镇住地下这件东西他也说不准。

  但是,当年情况不容李七夜多做更多打算,所以,他留下这个古陶瓮后就离开了。

  “有时间再研究研究。”古陶瓮里没有动静,李七夜打算带走这东西,所以。他祭出封天五道门,“铛”的声音响起,封天五道门落下之后,顿时将古陶瓮封锁起来。

  这个时候,封天五道门也化作一个铜盒。将古陶瓮镇锁在铜盒中。

  这是李七夜最坏的打算,就算古陶瓮里的东西真的还有威力,就算它能从古陶瓮中逃出来,但是在封天五道门这样的铜盒镇锁之下,它想逃出来就比登天还难了。

  要知道,封天五道门号称能封天,事实上,它也的确封过天。它曾经封过一界!所以,当将古陶瓮镇锁在封天五道门的铜盒中,李七夜彻底放心了。

  就算那件东西能逃出古陶瓮的镇锁。李七夜有信心,它不可能逃脱封天五道门的镇锁。如果它能逃得出封天五道门的镇锁,那么,世间能镇锁住它的东西只怕不多了。

  李七夜收好了封天五道门的铜盒之后,坐回马车中,吩咐黄牛龙道:“我们回天峰江看看。”

  李七夜回去当然不是去找老妖铁蚁。他是与袁采荷会合。事实上,对于老妖铁蚁。李七夜根本就不关心。

  黄牛龙拉着马车不急不慢地往天峰江而去,吱吱的声音随着马车的行驶而传入李七夜耳中。李七夜坐于马车中,听着这有节奏的吱吱声,不由得闭着眼睛,陶醉在这有节奏的声音之中。

  这声音听起来特别不一样,让李七夜感觉好似回到当年一样,似乎又回到了那段岁月。

  但是,在心里,李七夜不由得轻轻叹息一声,他心里知道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年的岁月。

  虽然说,现在他所乘坐的依然是当年的马车,拉车的依然是黄牛龙,但是,时至今日,变得太多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烟消云散。

  比如说,当年在他座前效力的女剑神,又比如说,那位高傲的天之骄女,又比如说,那个在他座前为他征战八方的无双战将……

  这一切,在时光长河中,最终都烟消云散。老车还在,黄牛龙也在,他也依然在,但是,他身边的人,为他尽忠的人,在他身边侍候一辈子的人……这一切都烟消云散。

  千百万年以来,他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他依然是老车前行。在这样漫漫的大道中,在这样的无尽长河中,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寂寞。

  最后,李七夜苦笑了一下,不由得甩了甩头,将昔日一幕幕都赶出去。自从到了巨竹国之后,他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或者,是因为雁儿让他回想起太多当年事,或者,雁儿的温柔让他无法忘怀。

  李七夜在马车中回忆往昔时,不觉之间,马车竟然缓缓停了下来。

  李七夜还以为到了天峰江,但是,睁开双目一看,只见一个人挡在前面,挡住李七夜的去路。

  挡在前面的乃是那个高傲如凤凰的箭家千金——箭无双。

  看到气势凌人、高傲无比的箭无双,李七夜不由得眯了一下眼睛,慢吞吞地说道:“俗话说,好狗不挡路,别挡在那里。”

  “李七夜,不要在那里逞嘴舌之利,本姑娘也不跟你浪费口舌,现在我是来取你狗命。”箭无双瞪了李七夜一眼。不论何时何地,她都是那样的嚣张,都是那样的咄咄逼人。

  似乎,世间没有谁能让她平等地看上一眼,她看别人,不论是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那副目无余子的模样,嚣张到极点。不论是谁,她都是这样的高傲,似乎从来没有人能让她低下那高傲的头颅一样。

  箭无双这样一说,李七夜这才想起箭无双在天峰江说过的话,事实上,在此之前他根本不将箭无双放在心上,就算她说什么话他都懒得想。

  “妳要战吗?”李七夜连眼皮都懒得撩一下,慢吞吞地说道:“没问题,妳想战就战呗,不过,我先见一个人再说。”

  “是袁采荷吗?”箭无双冷笑一声,傲气逼人,冷笑道:“你放心,她没事,她还在追另一头龙牛。不过,你最好不要去见她,生死离别,这终究不好受。像袁采荷这样的一个女子,你希望她看到你死去的模样吗?”

  箭无双的话让李七夜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他笑了一下,说道:“这还真难得,像妳这种既无教养又无修养的人,竟然还有那么一点同情心,这实在是破天荒,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箭无双气得秀目不由得喷出怒火。不过,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过李七夜的牙尖嘴利,李七夜嘴巴可以毒死人。

  “我不跟你浪费口舌!”箭无双冷傲无比,她向来牙尖嘴利,不过在李七夜面前她占不了便宜,所以索性不自讨没趣。

  箭无双箭冷傲地盯着李七夜,说道:“你想逃走,只怕没有机会,被我盯上的人,永远不可能逃走。劝你还是坦然面对死亡吧,至少,本姑娘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一对一决战。虽然你终究要一死,但至少你努力过了。”

  箭无双还不是一般的骄傲。不得不承认,箭无双的骄傲,也让她骄傲得光明磊落,虽然她早就想杀李七夜,甚至可以说她恨不得剥李七夜的皮、抽李七夜的筋。

  不管怎么说,就算箭无双对李七夜恨之入骨,她还是很光明磊落,并没有偷袭李七夜,哪怕李七夜嘴巴毒得要死,她依然给李七夜一个决战的机会。

  这就是帝统仙门传人的风范,不管箭无双怎么样令人讨厌,这一点而言,她不愧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人。

  李七夜看着箭无双一会儿,目光闪动一下,露出笑容,自在地说道:“既然妳那么想要我死,也罢,我就死给妳看看。”

  李七夜这样的话反而让箭无双错愕了一下,李七夜一向嚣张嘴毒,他与自己每次针锋相对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咄咄逼人?现在突然一下子顺了她的意,这让箭无双有些狐疑地看着李七夜。

  “放心吧,这没什么阴谋,既然妳要我死,我就死给妳看看。”李七夜笑了起来,说得风轻云淡。

  不管李七夜有什么打算,或者说,就算是李七夜有阴谋,箭无双对自己依然信心十足,依然自信满满。

  箭无双俯视李七夜,冷傲一笑,咄咄逼人地说道:“既然你没有带棺材来,那本姑娘就大慈大悲地给你一次机会,地方由你选吧,你就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作为你的埋骨之地吧,不要说我连让你死在哪里的机会都没有给你。”

  “也好,我也想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死上一回。”李七夜悠然地笑了起来,闲定自在,说道:“人生总是难得一回死,既然要死,当然要死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至少,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留念的事情。”

  李七夜如此悠然惬意的模样,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若是其他的人要死,那肯定是心惊肉跳,然而,现在李七夜却说得轻松无比,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第二更在下午四点,晚上我回来统计月票,如果月票数达到了,第三更大约是在晚上七点这个样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