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凶星花吃人了

第六百五十一章 凶星花吃人了

  庆余越来越过分,这让紫烟夫人脸色一沉。李七夜是巨竹国的贵宾,庆余如此羞辱李七夜,这是存心与她过不去,如果不是刚才李七夜拦了一下,她只怕会亲自出手。

  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十分无奈,他好像一副鸭子赶上架的模样,轻轻叹息,摊手说道:“既然你一定要赌,那我也没办法,那就赌吧,是输是赢,看来是听天由命了。”

  见李七夜这副模样,庆余不由得冷笑一声,此时,在他看来,他已经是胜券在握,这个时候,李七夜在他眼中已经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放心吧,填火源不会死得太痛苦,只是眨眼之间被烧成飞灰而己。”庆余冷笑道,他那幸灾乐祸的神态一览无遗。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是如此,那你开始吧,尖啸一声便可。”

  庆余冷笑一声,看着李七夜道:“既然你如此急着去投胎,那也罢,我就送你一程。”说着,他长啸一声,啸声十分尖锐。

  啸声落下,只见那朵凶星花依然没什么动静,庆余大笑起来,指着李七夜说道:“姓李的,现在你该填火源……”

  “呼——”就在这刹那间,庆余话还没有说完,凶星花突然一闪,整朵巨花就像血盆大嘴一张,瞬间将庆余的大半身体吞了下去。

  “不——”庆余的惨叫声从花朵内传了出来,但是已经迟了,凶星花就像饥肠辘辘的凶兽。三五下将庆余吞了下去。眨眼之间。庆余没了踪影,而花朵里传来一阵咀嚼之声,好像是凶星花大快朵颐一样。

  一阵咀嚼之后,凶星花“噗”的一声,好似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再也没有动静了,跟刚才一模一样,宛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突然的变化让在场的药师都吓呆了。这来得太突然。他们都认为庆余胜券在握,绝对不会有事,然而,没想到,在这眨眼间,庆余整个人被凶星花吞食,甚至是尸骨不留。

  如此可怕的一幕,这怎么不让在场的药师吓傻呢,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的妈呀——”好不容易,有药师回过神来。就像见了鬼一样,尖叫一声立即后退。脸色煞白。

  其他的药师回过神来之后,脸色大变,极速后退。一时之间,这些药师都离这朵凶星花远远的。连庆余都被这朵凶星花一口吞了下去,若是他们再靠近,说不定下场跟庆余一样,被凶星花吞食,尸骨无存。

  突然的变化,皇甫豪不由得脸色一变。他声援庆余,根本就不在乎庆余是怎么样的下场,他只不过是想借庆余之手试探一下李七夜而己。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被李七夜说对了,凶星花竟然一口吞食了庆余。他当然不会关心庆余的死活,他关心的是李七夜的强弱!

  身为一代妖皇,紫烟夫人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以她的实力,她绝对能救下庆余。不过庆余乃是自寻死路,她又何必因此得罪李七夜,因此惹得李七夜不快呢?

  李七夜不由得笑了一下,论对天下灵药丹草的了解,还有人能与他相比吗?凶星花对于尖啸之声何止敏感,凶星花一旦听到尖啸之声,就会立即攻击发出尖啸之声的生灵!里面所涉及的药理,不是庆余这种等级的药师所能明白。

  “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都说了,不要赌为好,竟然不相信我的话,现在好了吧,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这是死无葬身之地。”李七夜笑了笑,摊了摊手,从容不迫地说道。

  庆余对他动了歪心思,李七夜会饶恕他才叫怪事。既然庆余对于动了杀心,那么,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在场的药师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看着眼前这朵凶星花,他们觉得毛骨悚然。此时,这朵凶星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星光闪烁,看起来很漂亮。

  但是,这个时候所有的药师都不敢再靠近这朵凶星花,他们都明白这朵凶星花凶性不改,依然会捕猎各种猎物。

  正如李七夜所说那样,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己,凶星花只不过是想借避尘圣水大补而己。

  其他的药师不只惊疑不定,他们心里也为之一凛。在此之前,他们都以为庆余胜券在握,他们也觉得庆余的理论十分可行,甚至可以说其中所涉及的药理乃是常识,只要是药师都应该知道。

  然而,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事实上并非这么一回事,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避尘圣水并没有改变凶星花的凶性,只不过是伪装起来而己。

  现在,他们这些药师所知道的常识竟然被李七认打破,这让他们难以置信。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陷入寂静,在这药园中,只有微风吹动的声音,此时,在场不少药师都不由得目光投向于李七夜。

  就算这些药师在此之前对李七夜十分不爽,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都意识到李七夜绝对是有真材实料的人,不然巨竹国不会轻易选上他。

  刚才还嘲笑李七夜的药师心里不由得为之一寒,幸好尝试的不是自己,而是庆余,否则他们的下场就像庆余一样,被凶星花一口吞下去,尸骨无存。

  在众人之中,能平静的或者只有紫烟夫人了,她曾亲眼见过李七夜的无双丹术,庆余在药道上的造诣与他相比,根本不足为道,庆余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只能说,这样的药道水准,被凶星花吃掉也不足为奇。”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此时看起来很安静的凶星花,悠闲地说道:“看来这朵凶星花好一段时间不需要再进食了。”

  “你这是算计他!”此时,冷冷地声音响起,皇甫豪沉声说道:“你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你怂恿他送死!”

  李七夜转过脸来瞥了他一眼,风轻云淡地说道:“是又如何?杀一个人而己,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挑衅我就要有自寻死路的觉悟。”

  李七夜如此凶猛如此霸道的话让不少药师心里为之一凛,特别是刚才嘲笑李七夜的药师,下意识地不由得后退好几步,与李七夜拉开距离,他们可不想像庆余这样死得不明不白。

  “你太狠了——”皇甫豪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如此陷害同道,残杀道友,这会被世人不容!”

  皇甫豪突然说得大义凛然、正气堂皇,无非是想借题发挥而己。

  李七夜此时懒得多看他一眼,看着药园缓缓地说道:“别在我面前装卫道之士,趁大爷我心情还不错的时候,趁大爷我还不想血染这片乐土之时,现在就给我滚,夹着尾巴滚回你皇甫家,否则真的惹怒了我,不只将你屠了,就是你皇甫世家也连根拔起!”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这话实在太嚣张了,在场药师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怎么样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敢如此对皇甫豪说这样的话。

  皇甫豪可不只号称为第五天才药师,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修道天才,他已经登临圣皇,傲视年轻一辈。

  更何况身为皇甫世家的大公子,他的来历可是赫赫有名,威慑药域。

  现在李七夜根本就不将皇甫豪放在眼中,开口便要屠皇甫豪,更扬言要将皇甫世家连根拔起,这样的话未免太嚣张了吧。

  在场不少药师都觉得李七夜说这样的话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甚至可以说狂妄无知。当然,也有一些药师是冷笑一声。李七夜惹上皇甫豪,这是自寻死路,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就是陪着李七夜的紫烟夫人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都不由得为之苦笑了一下,她都不得不说李七夜这话说得太嚣张了。

  如果说要屠掉皇甫豪,那还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要是想将皇甫世家连根拔起,那就困难了,就算是他们巨竹国也无法做到。

  一听李七夜这话,皇甫豪顿时脸色一变,瞬间脸色难看到极点。他皇甫豪在药域可是赫赫有名的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被人恭敬三分!他们皇甫世家更是一流的大教疆国,与药国联姻,在药域,敢动他们皇甫世家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好,好,好……”皇甫豪怒极而笑,冷冷地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本座倒要看一看你有什么能耐!今日本座要亲手剥你的皮,抽你的筋!”话一落下,他一步踏前。

  本来在此之前皇甫豪还要找点借口教训教训李七夜,没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不知死活,竟然往刀尖上撞,这正好成全了皇甫豪。

  皇甫豪冷笑一声,一足抬起,瞬间向李七夜踩去。皇甫豪乃是圣皇级的大人物,当他一足踩下时,圣皇之威浩然无敌,一足更如巨岳一样镇压而下。

  皇甫豪以这般无敌的姿态一脚踩下,似乎,在他眼中,李七夜宛如一只蟑螂,不足为道,一足就能碾死李七夜。

  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脚踏了一下地面,喝道:“滚——”

  李七夜话一落下,“轰——轰——轰——”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大地摇晃起来,在这刹那间,地下宛如有巨龙一样,听到哗啦一声,地下的泥土竟然像是一条巨龙一样冲天而起,在这电光石火中,泥土中有一道影子一抽而来,宛如长鞭一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