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药道鸡

第六百三十二章 药道鸡

  

  最终,皇甫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此时,他只好放弃报价,这样的价格他根本承受不了,除了放弃,他还能怎么样?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七夜拍下这尊炉神。

  “一千五百万精璧,问世大贤的品质!还有更高价没有?”拍卖台上的拍卖师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握着木锤的手臂不由得发抖。

  这样的价格谁敢出?这简直不可能,太吓人了。最终,拍卖师一锤定音,他的声音颤抖,兴奋地说道:“一千五百万精璧,问世大贤品质,这件拍卖品由这位公子拍得。”

  “这年头疯子太多了。”最终,在场买家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有妖皇忍不住说道:“败家也不是这样败呀,败家到这样的程度,简直太没天理了。”

  一千五百万精璧,问世大贤品质,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来,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超级败家的二世祖!

  “下一件宝物乃是一件兵器,道外奇兵……”受到刚才这件拍卖品的感染,拍卖师不由得为之兴奋。

  而在包厢之中,没有一会儿,这尊炉神被拍卖场的人送上来,李七夜随手拿出一个乾坤袋,付了拍卖款。

  然后,又随手将这尊炉神扔给石浩,说道:“好好修练吧,你想得到这尊炉神,就必须花大量的心血与它磨合,只要你有毅力,一定能得到它的认同。若是能得到这尊炉神的认同,至少能让你的药道造诣有了了不起的台阶!”

  连拍卖场的人都被李七夜这样的手笔吓傻了,身为拍卖场的人,什么样的富豪、什么样的大人物他们都见过。

  但是。花几千万大贤精璧买一尊炉神,还随手送给身边的人,在他手中就像扔一件破烂一样,这简直就是奢侈败家到不可救药,这样的土豪他们还真没见过。

  至于石浩。更吓得哆嗦。当这尊炉神被扔了过来,他飞身接住,急忙紧紧抱住,好像怕摔碎一样。这是几千万的东西,他真担心被磕着碰着。

  好不容易,当石浩回过神来伏拜在地。感激得无言以表,说道:“大哥,我、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他是个老实人,千言万语最后出口,也就只这一句话了。

  “好好练吧。这尊炉神的确了不得。它天性近药,未来有这一尊炉神,你养药种草就是事半功倍。更重要的是,这尊炉神曾经炼过帝丹,它能让你炼出来的丹药品质提升一个层次。”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此时,石浩除了拚命点头还是拚命点头,对他来说,他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感激。

  白翁看着都不由得为之羡慕。如此一尊炉神。多少药师求之不得,他也明白,李七夜的确看重石浩。要大力栽培石浩。

  接下来又拍了好几件的拍卖品,接下来的一件拍卖品竟然是一只活物。

  此时,一只鸡被捧上拍卖台,这只鸡一捧上,那可了不得。这只鸡不只散发出一缕缕仙光,而且。牠一出现,就飘出一阵阵药香。这一阵阵的药香让人垂涎欲滴。

  “九龙涎香、道木沉香,仙河莲香……这是多么让人沉醉的绝世药香。”有一位经验丰富无比的药师一闻这阵阵药香。不由得为之沉醉。

  与此同时,另外一位声名赫赫的老药师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不可思议的神态看着这只鸡,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失声地说道:“这不可能吧,难道说这是传说中的药道鸡!”

  “这位老先生有眼力,果然不凡。”拍卖师说道:“没错,这就是药道鸡!举世少有,至少国都的石人坊是第一次拍卖这么一只药道鸡!”

  “真的是药道鸡!”其他的大人物反应还好一点,而药师就不一样,在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药师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双眼睛盯着这只鸡。

  “药道鸡!”站在李七夜身边的白翁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他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恨不得立即将这只鸡看得一清二楚,连一根羽毛都不放过。

  白翁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世间真的存在药道鸡,这、这可是药师眼中的无上神物呀。有了这么一只药道鸡,那、那简直就是……”

  最后,白翁连话都说不出来。在他看来,这样的东西简直就是神物,天下药师不论是谁,只怕都想拥有一只药道鸡。

  “药道鸡是什么鸡?”石浩见识更浅,他不知道药道鸡有什么作用,但是,看到这么多药师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他也知道这只鸡绝对了不得。

  “这个说来话长,这么一只鸡,绝对是所有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白翁目不转睛,盯着这只药道鸡。

  李七夜也盯着这只药道鸡,事实上,此时,所有人都盯着这只药道鸡,当然,药师比任何人都激动,对药师来说,药道鸡是神物,梦寐以求。

  这一只药道鸡明显被封印住,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牠垂着头,对所有人爱理不理,虽然是落入他人之手后依然显得高傲。

  “药道鸡,我想这东西诸位药师比我更清楚。”拍卖师忙说道:“吞食虫王,捕捉毒物,守护灵药丹草,其粪更是世间最好的肥土。更重要的是,牠有守灵药丹草的天性,所以,拥有一只药道鸡,能找到别人所寻找不到的灵药丹草;有一只药道鸡看守药田,什么毒物虫王根本不用担心,连肥水都可以省下……”拍卖师一番解说,让在场的药师垂涎三尺。

  事实上,就算拍卖师不说,在场的药师都知道药道鸡的妙处,所以,听着拍卖师的解说,在场不知道有多少人口水直流,恨不得拥有着这么一只药道鸡。

  “为什么这只药道鸡看起来不是很精神?”终于,一位大有成就的药师比较仔细,他观看了这只药道鸡一番之后,询问道。

  “这位贵客,你要知道,抓一只药道鸡是何等之难,牠可不会等着让你活捉,为了抓这一只药道鸡,请出了三位大贤,这是何等的不容易,这是何等的本钱?为了活捉牠,那是守了一年又一年,而且三位大贤追了牠几千万里,最后才以最完好、最无缺的封印封住牠。试想,经过如此一番的折腾,最终又被封印,贵客觉得牠还能精神抖擞吗?”拍卖师忙说道。

  拍卖师此说,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像药道鸡这样的神物,想活捉牠比登天还难,若不是三位大贤出手,只怕还抓不到牠。

  “当然,我们石人坊可以拍胸膛保证,这一只药道鸡绝对没有受伤。这一点,我们石人坊可以用金字招牌担保,所以,买下牠的客人请放心吧。”拍卖师向在场买客拍胸膛保证道。

  药道鸡,任何药师都想拥有的神物,拥有一只药道鸡,不只意味着养药种草容易很多,同时也意味着采挖珍稀的灵药丹草更容易。

  不要说是药师,就是以宗门传承来说,哪一个宗门传承不需要养药种草、采挖丹药?不只对一个药师来说,就是对一个宗门传承来说,拥有一只药道鸡,未来会拥有更多灵药丹草。

  “我可以看一看这只药道鸡吗?”事实上,何止白翁他们一直盯着这只药道鸡看,就是李七夜也一直盯着这只药道鸡。

  最终,李七夜开口说道:“可以,可以。”拍卖师忙让人将药道鸡送到李七夜手中。

  对李七夜这样的财神爷,肯定有点特权,在场的只怕没有几个人像他这样一掷千金,豪气霸道。

  药道鸡在眼前,李七夜盯着牠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赞声说道:“好鸡,一只好鸡。”然后让人送了回去。

  “拍卖快点开始吧,这只药道鸡起始价是多少?”而在另一个包厢阳台的高傲少女箭无双冷傲的说道。看她模样,好像对这只药道鸡有很大兴趣一样。

  药道鸡再次回到拍卖台,对于箭无双这样的问题,拍卖师忙说道:“这只药道鸡起始价为五十万大贤精璧!”

  “什么,五十万大贤精璧,这疯了吧?”听到拍卖师的话,在场有贵宾忍不住抱怨地说道:“你们这是抢钱呀。”

  “贵客,这是物有所值。”拍卖师不慌不忙地说道:“各位贵宾也应该知道,当世年轻一辈还没有大贤,而中年一代大贤也寥寥无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当世大贤,不是三万年前已经成道,就是更早之前的大贤,这都是各大教疆国的老祖级人物……”

  “诸位老祖的情况不用吧。诸老祖乃尘封于地下,遁世不出。试想,请三位大贤出世追逐千万里,才捉到这只药道鸡,这其中的代价,我想诸位也了解。精璧贵,但是时血石更贵,诸位贵宾说是不是呢?”拍卖师对在座的贵宾认真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一些贵宾相视一眼。说起来也的确是如此,请动三位大贤出世,这代价的确不小。

  但是,五十万大贤精璧作为起始价,这太高了,不要说是一般的贵宾,这简直就是将大部分贵宾一下子扫出这个门槛,这个起始价太吓人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