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最后的冲关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最后的冲关

  山地磅礴,一条条山岭如龙蛰伏,一座座高丘如古象横陈。

  一座山体垩内,被开辟成浩大洞府,法阵成片!

  这是打神石布置下的,一座又一座杀阵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片绝地,守护中垩央道土。

  石昊坐关,“万道”焚身,以天地构建的鼎炉早已被烧的轰鸣,铮铮作响,如遭锤击,一条又一条法链贯穿,缠绕在周围。

  这不是磨砺,而是生死拷问,想脱,踏出自己的路,那么所要面对的就是最可怕的罪罚,是天地的镇垩压。

  半个月过去了,石昊九死一生,天地炉都烧穿了,以身对法,**被烧的透明,血液不断淌出。

  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了,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艰险,因为一旦身死就没有退路了,不是在十丈密室,不能复生了。

  “要用复生草了吗?”他眸子暗淡,被火光淹没,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流逝,逐渐走向衰败。

  对比以前,坚持的时间长了太多,熬炼己身,在最可怕的苦难中淬炼,如同百炼真金,于烈火中熠熠生辉。

  只是,人力有穷尽时,他感觉真的很虚弱了,也许会突然死去。

  同时,他也觉得自己离成功不远了,光明仿佛就在眼前,甚至恍惚间见到了模糊的第二道仙气。

  “小仙王也有这样的错觉吧,故此一路向前,飞蛾扑火,最后,如烟花般绽放,于璀璨过后陷入黑暗。”

  石昊警醒,没有留恋这种将要成道的感觉,他退出了,各种秩序神链消失,母气内敛,陷入枯寂中。

  他一个人在山腹内默默疗伤,骨头都被烧断了,本源衰败,服用少许复生草,还有圣药,他慢慢恢复元气。

  随后,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关。

  依旧如此,每次快道成功时,他便虚弱到极点,难有寸进,无法真正凝聚出第二道仙气,整个人要崩开了。

  “我坐死关,但并不想死!”

  无论何时,石昊都很清醒,没有陷于即将成功的喜悦中,因为他知道还是差了一点,不顾一切地走下去,多半会殒落。

  就这样,很多次了,他徘徊在路口,只差那么一点就要迈过天堑,脱出来,但总又因冷静的止步,而以失败告终。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次,身上的圣药等消耗很多了,有些药篓都已空了。

  “是我太谨慎了吗,缺少破釜沉舟的勇气?”石昊自问。

  他停了下来,认真思忖,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何总是被烧的骨断筋折,而最后却以功亏一篑而告终。

  也许的确是因为缺少一往无前的气魄,石昊反问自身。但是,这是悟道,他不想死,有所为有所不为。

  “拼一回!”

  万道轰鸣,石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直至天地炉爆碎,他自身也是千疮百孔,浑身焦黑。

  他没有退宿,还在坚持,直到最后,眼前黑,恍惚见到第二道仙气浮现,他咬着牙想让自己清醒。

  但是,嗡的一声,他元神近乎溃散,肉身满是裂痕,几乎全部裂开了!

  一瞬间,石昊陷入黑暗中,即将失去意识,仿佛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不能死!”

  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关入一个黑暗牢笼中,将就此与世隔绝。

  虽然不是第一次体验死亡,但每次都不太相同,尤其是这一次,若是死去便没有了复活的可能,故此感受特深。

  一息间,他仿佛看到了大千世界,无尽星空,数不清的生命星辰,无穷生灵,百世浮沉,所有这些都悠悠而过。

  “回归!”

  石昊大喝,下一刻,他的意识回归肉身,彻底清醒了。

  浑身剧痛,元神如刀割般,像是分成了很多片,他还活着,身在此世,不曾殒落。

  石昊快服食神药,而后又取出八珍麒,第一次同食两种天地奇珍,治疗那可怕的伤体。

  他伤的极重,险些彻底死去。

  但是,石昊复苏后并不是第一时间关注自身,而是思索刚才看到的一切,喃喃自语:“难道真有轮回?”

  他很怀疑,人死后陷入永恒的黑暗,难道是去转世了,经历无数红尘?

  在十丈密室中,他死了十次,都直接陷入虚无黑暗中,复活后仿佛丢掉了什么,有一段空白期。

  这一次,他没有彻底失去意识,从黑暗中逃回,看到了人世浮沉,仿佛一梦万古。

  “没有轮回,那只是时光的碎片,我陷入永寂中,看到了它们。”石昊自语,心志坚定,目光逐渐璀璨了起来。

  “再来!”

  就这样,石昊复原后再次开始,一次比一次接近成功,有时候甚至见到了那一缕仙气凝聚成型。

  并且,他开始尝试,想将元神寄托仙种内,再进一步。

  不过,这条路不通,这枚仙种太特别了,根本刺不穿,击不透,没有办法寄托元神。

  “这个境界还不够,这枚仙种将来也许还有大用。”

  石昊在生死间徘徊,在万道中徜徉,到了最后肉身与元神都不知道被烧的破烂多少次了,但是好处也是巨大的。

  他在变强,抵御万道火光的时间越来越长。

  甚至,有时候,他觉得沐浴在万道中是一种享受,彼此不再针对,而是能和平共处,脱了出来。

  当然,只是偶尔,更多的时候是对抗,于生死中争渡。

  “要成功了吗?”

  越是到了这时候,石昊越的谨慎小心,因为最后关头才是最危险的。

  轰!

  又是一次烈焰焚身,石昊看到的不再是镇杀,不是可怕的符文,而是一幅又一幅壮丽的画面。

  山岳无尽混沌气溢出,他盘坐在当中。

  星河璀璨,围绕他旋转。

  天地初开,他被万灵之生机包裹。

  魔兽无穷,仙禽长鸣,他激战于野。

  一草一木一沙一海,天地万物,纷呈而现,将他淹没。

  一种道,一个世界,一片虚空泥沼,他想冲出去,但是怎么也无摆脱。

  他化成了一只神禽,扶摇直入星空,振翅击苍穹灿羽飞出,射爆无数大星。

  他化生为一株草,经历风吹雨打,天寒地冻,走兽踩踏,生灵啃食,百折不挠,顽强的生长与活着。

  他成为一抹晚霞,最后的余晖,横在天边残缺中带着暖意,还有殷红,更有热血喷薄。

  ……

  石昊神游太虚于道火中争渡,肉身与元神在被焚烧,有无穷感悟,一刹那间,像是经历了很多大世。

  第二道仙气……要成了吗?

  短暂的回眸,瞬息的醒转,他看到了体外一道虚淡而洁白的气在凝聚,要成型。

  “坚持,我要脱出来!”

  石昊忍受苦痛经受磨难,他觉得曙光已现离成功不远了,不能错过。

  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残破之躯几近四裂,因为遭受的压力太巨大了,万道虽有和平共处时,但总的来说还是无情的,此时全面爆。

  也就是在此时,石昊见到了第二道仙气,洁白如玉,朦胧神秘,在成型。

  可是,他难以支撑了!

  嗡的一声,石昊陷入短暂的寂静中,他的元神离体,陷入虚空,进入永恒的黑暗牢笼,踏上死路。

  “我已经成功了,修出了第二道仙气,不能在此时死去!”石昊在心中大吼,奋力挣扎,他不想失去意识。

  不然,那就将是永远,彻底归于虚无中,再也不可能活过来。

  心有不甘,奋力挣扎,他不想失去意识,要清醒,要熬过去!

  一瞬间,他想到了石村,那是家的温暖,那么多的人还在等着他,要孝敬族长爷爷,要跟叔伯拼酒,要见大壮、二猛、皮猴、毛球他们。

  他也想到了父母,还曾看到火桑树林,树影婆娑,火灵儿在树下挥手,也看到清漪,还看到了很多人。

  “我要回去,不能陷在这里!”石昊挣扎,这一次比以往都凶险,他感觉要浑噩了,陷入空寂与黑暗中。

  “回归!”他大吼着。

  他在快的移动,可这是永恒的黑暗,是虚无中的旅程,是牢笼,难以走脱。

  蓦地,他震惊了,除了像以往般,看到很多时光碎片,像是在经历回轮,他还看到了类似的牢笼。

  一座又一座,皆在世间长河中漂流,在虚空中前进,那是黑暗牢笼,是封印之地。

  匆匆一瞥间,他看到了特别璀璨的几个光点,被封巨大牢笼中,气息恐怖滔天,散着古老的气息。

  “那是谁,是什么生灵?”石昊心神悸动,他因此而稍微清醒了。

  那是同他一样的人吗?不,境界太高了,不是同路者,即便被封黑暗虚无间,也是如此的恐怖。

  这样的生灵深陷永恒的黑暗中,是被迫无奈,还是其他,怎么回事,为何如此的可怕?

  “嗡!”

  终于,他的元神一颤,停止了漂流,彻底被封禁在一个难以逃脱的黑暗空间。

  “这就是死亡吗,直到我彻底湮灭,什么都剩不下,临死前最后的刹那就是如此吗,封于黑暗空间?”

  从来没有一刻,石昊对这种感觉如此的清晰、深刻!

  “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牵挂,我有亲人,我有朋友,我还想去见他们,割舍不下,不为自己,也要活下去!”

  石昊在怒吼,在抗争,不想沉沦,不愿归于永寂中。

  并且,虽然元神离体,身陷时光碎片间,被封黑暗中,但他还是有一种直觉,第二道仙气几乎成型了,就缭绕在肉壳外。

  可是,他若回不去,还有什么用?

  同一刻,有人在接近,来到了他所闭关的小世界,向着这片山脉进。

  钧道、天国的古代王者,都现身了,脸上带着冷酷,一步一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