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九百三十四章 败

第九百三十四章 败

  "最后一次了."石昊轻语,闭上眸子,手持仙种,整个人空明了,心中宁静.

  下一刻,一声巨响,万道符文再现,从虚空中降落.

  这像是一条又一条神链,发出光辉,交织在一起,将石昊编织在一张天网中,包裹在最中心之地.

  烈焰焚烧,大道轰鸣!

  天地炉现,石昊盘坐当中,经受最残酷的熬炼,只剩下最后一次机缘了.

  他严肃无比,若是再失败,他还能走下去吗因为,若是此次耗掉机会,下一次就要真正面对死亡了.

  到了那一刻,世间有多少人还会有勇气

  特别是,这条路如此坎坷,古人与今人都推断,它是一个泥沼,是一场绝境,是一条断掉的路.

  "轰!"

  符文万千,化成瀑布,全部砸落鼎上,而后又熊熊燃烧,景象恐怖.

  十丈密室,什么都看不到了,唯有璀璨火光,只剩下了大道的轰鸣声,在这里焚烧,要毁掉一切.

  这个世间,有多少人可以如此不顾生死,在一条道路上走下去

  烈焰焚鼎,熬炼魂骨,石昊这一次坚持了很久,不曾动弹一下,如同一座塑像,仿佛化成了不动真仙.

  他历经九次了,死了九次,也复活了九次,在这条路上走出了很远,故此可以承受,继续向前.

  九死再生,对于他来说将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哪怕他最后失败,修不出第二道仙气,也收获巨大.

  只要他能活着,那些收获就能够得到体现.

  唯有经历死亡,才会对生命的绚烂感动,才能更好的理解生与死.道心寂灭,黑暗永恒.不知自身在何方,宛若轮回,却没有痕迹.

  所有这些,都是修士最可贵的体验.

  不说其他.单只经历生死后,他的轮回宝术便将有质的飞跃,威力会更加强绝!

  一声轰鸣,十丈密室,居然演化为一界!

  这种景象最是可怕,如同芥子纳须弥,容纳天地,构建乾坤.

  在这十丈密室中,规则演化,大道符文交织.成为一片壮丽河山,熊熊燃烧,向着石昊与鼎炉轰撞而去.

  "当!"

  这一击,天地炉身摇动,内部石昊剧震.身形不稳.

  而这……仅是开始!

  虚空中,光明呈现,星光点点,可以看到一颗大星从域外砸落,带着长长的扫帚尾光,划过长空,撞向大地.

  "咚!"

  这一声响.天地鼎炉凹陷,变形,出现裂痕,内部石昊摇动,口鼻溢血.

  接着,苍穹上,一颗又一颗大星浮现.都是一种又一种道则符号所化,化成彗星,向着下方轰砸而去.

  下一刻,景象再变,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凶禽猛兽.燃烧着,带着大道火焰,扑杀向下,将那鼎炉击裂.

  随后,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全部浮现,铮铮而名,有的发出剑气,有的释放规则之力,火光滔滔.

  天地万道压落,变化莫测!

  砰!

  最后,这座鼎炉裂开了,石昊以肉身对抗,焚烧真我,通体发光,而后逐渐变的焦黑,在经历最可怕的磨难.

  随后,他停下了,吞食圣药,开始疗伤,因为差点殒落.

  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从死亡的边缘回归,用圣药等延续性命,想要踏出关键性的一步,修出第二道仙气.

  但是,总是差着一些,他足够强大了,可依旧不能成功.

  他寂静无声,大道符文遍体,勒进他的灵魂中,要将他抹杀!

  石昊浑身龟裂,连元神都如此,这条路太难了,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可还是不见第二道仙气出现.

  他有一种感觉,似乎不远了,但是却始终触摸不到,万道符文火焰加身,换成是他人早就死掉了,被击杀成灰烬.

  可他还在坚挺着,在那里经受熬炼,不肯屈服.

  最后的机会了,他盘坐在十丈密室中,漫长的时间,可怕的煎熬,进行最后的冲刺.

  "喀嚓!"

  在一声清冽的颤音中,鼎炉粉碎,彻底消失,他的肉身也开始四分五裂.

  时光流逝,石昊坚持不住了,噗的一声,眉心炸开,元神被万道镇死!

  最后一次,他还是失败了,不能在这条路上修出第二道仙气.

  空寂,虚无,黑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复苏,再一次重组躯体,活了过来,整个人无比沉默,盘坐在那里.

  石昊在反思,是体悟,究竟还差多远才能得见第二道仙气

  粗糙的石壁,再次浮现出昔日的画面,小仙王不甘.

  "我的路,我的道,为何看不到光明,只有黑暗"

  "一次又一次死去,经历十次,我还要怎么走下去"

  "不能超越前贤,如何沿着父亲的足迹,去那片战场战斗,流尽最后的血,我想去抵御,去征战!"

  那.个年轻人不屈,仰头望天,眸光深邃,握紧拳头.

  "失败了,已经证明,这条路不通,就此止步吧."有人劝道.

  "还没有败,我还活着,还可以走,还能继续!"年轻人丰神俊朗,没有沮丧,依旧要坚持,继续走下去,道:"不成为至强者,不踏出无上路,去了那片战场能有什么用父辈的血已流尽,我当崛起!"

  画面模糊,彻底暗淡了下去.

  石昊看着粗糙的石壁,轻轻一叹.

  他收敛心神,回思小仙王最后的冲关的种种画面,闭上了眸子,跟自己的路印证,最后长身而起.

  十死无生!

  他在这里死了十次,还是没有修出第二道仙气,但是他觉得,已经不远了,捕捉到了那种轨迹,即将攫取住.

  蓦地,他的身体一阵冰冷.想到了小仙王的结局,白龟曾说,那个绝艳的人失败了,死在路上.

  当年.小仙王坚毅无比,不肯放弃,要一路走下去.

  石昊思忖,他与小仙王是否都有同一种心境,都认为不远了,将要成功若是如此,他再走下去,很有可能就是第二个小仙王,最终殒落.

  "可是……我真的没有退路了."石昊一叹.

  他离开这座密室,踏出此地.结果见到了第二道光门,径直走入.

  一瞬间,药香扑鼻,流光溢彩.

  这依旧是一座石室,不过却非闭关地.而是炼药之地,石壁上,流淌着神秘的波纹,像是有长生也液在流淌.

  "药性精华!"

  石昊吃惊,他深知,一些古老的鼎,炉,罐等,常年炼制药丹等.会汲取走一些神秘的"药性",日积月累,化在器壁中.

  很明显,这座奇异的石室有药性精华,因为特别的规则封印,至今不散.

  石昊深吸一口气.盘坐在那里,汲取药性精华,要带走一些,这些东西若是跟圣药等一起熬炼,可以极大的提升药效.

  不过.他仅能收走部分,便取不到了,都封印进一个玉罐中.

  就在此时,石室震动,粗糙的石壁上再次出现画面,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挺拔的年轻人——小仙王.

  他明悟,两人的路相同,故此能够感应出石壁上昔日所留下的烙印.

  不过这一次他所看到的不是不是一个活着的人,而是被抬进炼药地的一具冰冷的躯体,一动不动了.

  "他悟道失败而殒落了吗"

  石昊盯着画面,那躯体栩栩如生,仿佛还活着,但是听闻抬尸人的议论,他应该死去了.

  石昊默默站立很久,那协面早就消失了,他还在盯着粗糙的石壁.

  "我的路,怎么走"他这样一叹.

  种种迹象表面,这是一条绝路,再这样下去,他注定要死亡.

  当年的小仙王义无反顾,彻底投入万道火光中,要在这条路上有所成就,结果却永远的沉眠了,再也没有复苏.

  "他保住了肉身,没有被焚成灰烬,究竟发生了什么"石昊轻语.

  这里再次寂静了,没有了声息.

  很长时间后,石昊才开口,道:"我怕了吗,被他的结局所镇住了吗是了,看到注定要失败,会死去,我彷徨了,犹豫了,迟疑着,不敢向前."

  他在反思,在考虑自己的路.

  "他是小仙王,我是荒,我不是他."

  石昊声音平缓,让自己恢复了宁静.

  "他失败了,不意味着我也会失败!"

  曾有人劝阻,可小王还是无惧,敢一路走下去,心有坚持!他要踏出自己的无敌道,闯出一条无上路,然后去战场,洒热血,迎战仙古大敌.

  石昊目光湛湛,道:"我又怎会怕呢!"

  他坚定了信念,不想放弃,中途溃逃.

  这一刻,他的心坚如铁石,不可撼动了.

  不过,他不想死枉死,更不会送死,他要闭关,要长思,真正的洞彻这条路的所有,他要的是成功,而不是殒落!

  随后,他踏出了这座殿宇,走了出去.

  "见鬼了,你……完好无损,活着出来了"白龟一声惊叫.

  原以为,石昊便是能活着回来,也要身负重伤,那十关何其艰难,动辄就要死亡,很难相信这一纪元修炼环境大变后还能诞生如此高手.

  "连闯十关后,我曾闭关,可惜,十次死亡,依旧没有修出第二道仙气."石昊一叹.

  "你……变态啊,真走到了那里!"白龟吃惊.

  "你知道我这条路,曾听到过哪些传闻"石昊问道.

  "倒是有一些,都是劝诫后人,莫要踏上,因为几乎是十死无生."白龟说道,随后说出了一些传闻.

  石昊点头,而后跟它明说,要采摘一些圣药,他要去闭关,要在近几日内有个结果.

  成就是成,败就是败,在最后一次冲关中见分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