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凤凰巢

第九百二十八章 凤凰巢

  一座真凰巢穴,居然筑在古药园中!

  别说是他们,就是三千州最强的几人来了都得呆。

  “不好对付,看着很近,不过数里,但是真要走过去我估摸着九死一生。”打神石很快冷静了下来,不再躁动。

  它深知,这药园子步步惊魂,即便当年的布置毁的差不多了,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踏足的。

  石昊不语,盯着前方。

  数里之外,药草密集,光辉弥漫,像是水雾在流淌。那里有一座断山,并不高,不过几百丈,石质山体,呈黑褐色。

  在断上上一座古巢,以凰羽木筑成,它可不是寻常的鸟雀所用的野草等,而是一种罕见的灵木,在天地间都已经绝种了。

  这种木,呈现五色光彩,就如同一些凤羽在闪烁般,多年过去,岁月可磨灭一切,这种木头暗淡了,但还是不曾腐朽。

  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了问题!

  在古巢旁边,有很多灵草,更有圣药直接扎根仙巢上,光辉淌落,如水流般。

  石昊不得不叹,仙古果然不一般,灵气太浓郁了,特别是这仙药园,更是应有尽有。

  这样一对比,下界就显得太贫瘠了,他曾去过鲲鹏巢,里面也长满了药草,但都是灵药,当时还觉得震惊无比,可和上界一般,灵气太稀薄,若是有这里一半的天地精华,估计那里所有的灵药都会进化为圣药等。

  上界高手如云,不是没有道理,大环境使然。

  “咦,还有一株神药!”石昊吃了一惊,看到一条流光一闪而没,就在那巢穴畔的崖缝内。

  长生药、天神古树、神药……这药园子内的好东西太多了,石昊甚至怀疑,不止一株长生药。也许有几种也说不定。

  “争取……捉到一株!”他回头,看向打神石,结果现,这家伙满头汗水。

  他揉了揉眼睛,确信没看错,打神石头上汗珠子滴滴嗒塔,他用手一摸,全是石乳,清香扑鼻,是一种稀有的宝液。

  “咦。你还会产奶,以后给我灌满十葫芦!”石昊想剥削。

  “别惹我!”打神石咬牙切齿,它盯着前方的道路,正在推演,快崩溃了,身为石头都“出汗”了!

  这里的法阵虽然残缺的不成样子,但是依旧恐怖,打神石推演了小片刻就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心力损耗严重。

  “这法阵百不存一。总的来说毁掉了,很彻底。”打神石道。

  “那岂不是太好了,我们可以长驱直入。”石昊道。

  “残阵,虽然几近全毁。但你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是谁布下的法阵,越你我所见到的一切古阵。”打神石哀叹道。

  因为。这里是无上禁阵,是真正的仙道古阵,越所有。一旦陷落进去,弄不好就万劫不复,即便它毁的差不多了。

  石昊蹙眉,这很麻烦,这里的法阵也许杀伤力不是很大了,但是困住并磨灭他们多半不会有问题。

  “根本不是这一纪元的法阵啊,我想破解都感觉无从下手。”打神石第一次束手无策。

  它在推演,现最好的结果就是,险而又险的过关,而最糟糕的结果就是迈出去数十步就会被斩杀。

  “再想一想办法。”石昊道。

  “唔,有一种古法,叫做触阵术。”打神石思索良久后说道。

  “何解?”

  “就是我们先行离开,以奇异阵旗触这古阵,试探路径是否安全。”它这样说道。

  触阵术,只能用来对付残阵,真正完好无缺的法阵半点用处都没有。

  但是,这并非无危险,若是布阵的人心肠歹毒,一样会很致命。

  石昊闻听,直接摇头。

  “仙何其高傲,我想不会那样做,只要有人破了他们的阵法,就意味着可以从容入内。”打神石道。

  这里的法阵已损,也算是破了,虽然不是他们出手,料想不会有什么歹毒的布置了,这是打神石的推测。

  “阵法,即人心。”打神石道。

  “那好吧,小心一点。”石昊说道,露出凝重之色,他取出万灵图,严阵以待。

  自从进入仙古后,也遇到了不少危险,但他很少用这一物,也就是在凶巢对抗那神秘的吹笛男子时才开始动用。

  “触阵术,是我在一块快烂掉的骨头上现的,一直没用过,不知道管用与否。”打神石道。

  石昊闻言,满脑门子黑线,这家伙有点不靠谱啊。

  打神石祭炼阵旗,它与石昊身上的神料太多了,根本不用担心材料的问题,半个时辰后数百杆小旗炼好

  石昊跟打神石遁了,离开岛屿,站在虚空乱流间。

  数百杆小旗如同长了腿一般,全都动了起来,沿着一条小径,向着真凰巢而去,当然所走的路径都是打神石推演好的。

  “哧!”

  才前进一段距离,最前方的小旗就被斩断了,一道剑气冲霄,并且引虚空中藏的符文,交织成网。

  “果然,连天穹都笼罩了,这里是禁忌空间领域,不能横渡。”打神石神色严肃。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道又一道神芒冲起,璀璨无比,虽然声音不是很响,绝对可以击杀天神,那种波动让人悸动。

  石昊脸色变了,短短片刻间,已经毁掉九杆小旗了,若是人进去,也意味着死了九次了。

  余下的小旗在变换方位,依旧在推进,彼此间相隔很远,远远望去,如同一条长龙。

  最后,这个地方不能宁静了,连混沌雾丝都引动了出来,电闪雷鸣,如同天罚,各种符号闪烁。

  打神石的脸都绿了,说是残阵,百不存一。居然还这么可怕。

  数百杆小旗,已经损失过半!

  如果不是掌握有触阵书,真个按照它早先的推演走进去,就是给它数百条性命,都不够杀。

  “即便是有数百次机会,都得死啊。”石昊感叹。

  终于,在还剩下最后几杆小旗时,到了尽头,摸索出一条安全的小径。

  “走,机会来了!”打神石兴奋的说道。

  当他们再次登岸。来到岛屿上时,忽然现后方有人挥手,正是雪琳,银少女身段高挑,美艳不可方物。

  “这里很危险!”石昊传音。

  “我知道,但是我感觉,那里有东西跟我共鸣,让我的凰血激荡。”雪琳说道。

  “让她过来,进凰巢没准需要她。”打神石道。

  雪琳体内淌有凰血。来头极大,这个种族是古老而神秘。

  石昊蹙眉,担心雪琳上来后遇险,但看到她不断挥手。最后答应了,跟打神石一块去接引。

  他们聚在一起,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进,在沿途上。每人都采摘满一药篓子圣药,光辉笼罩,将他们浸染的浑身璀璨。药香扑鼻。

  不久后,他们来到断山下。

  这山并无法阵,但是他们却没有敢贸然登上去,因为那凤巢太不一般了,喷薄云霞,形成凤凰虚影,在那里盘旋。

  “银子,来点血液,我要布下血引阵,试探一下。”打神石道。

  “砰!”

  雪琳气质高贵,一般情况下都很优雅,但是此时却一巴掌拍出,将它盖在地上。

  “我错了,雪琳凰女请求支援,这里是真凰巢穴,我需要你的血液来试探。”打神石呲牙咧嘴。

  最终,雪琳奉献出一些血液,被打神石涂抹在一些法旗上,祭向那古老的巢穴。

  “嗡!”

  这巢穴亮起,冲出诸多符文,惊的他们呆,根本来不及反应,沿着雪琳的血液所构成的那条阵纹,直接就席卷了过来。

  “完了,踢铁板了,我不想死啊,我心中还有一个大秘密,其实我是……”打神石惨叫。

  突然,他们都被符文包裹了,并未死去,而是被卷起,快没入那古老的巢穴中。

  这巢穴并不是大的离谱,只有千丈长,而且不是石昊所想的那样,内部有亭台楼阁等,只是单纯的鸟巢。

  不过,这里面的确有好东西,其中有一个五色道台不过三尺高,直接就将雪琳吸了过去,令她盘坐在上,一动不能动了。

  “我感觉到了血液的呼唤,我要顿悟了。”雪琳震撼,这根本没有道理,她此时心中并不宁静,但是却仿佛对凰族宝术有了全新的认知。

  一瞬间,她闭上了眸子,浑身光,血液中的传承,祖先留下的烙印碎片等,一枚又一枚若星辰般闪耀,将其雪白的躯体映照的一片晶莹,而后腾起凤凰之焰,火光笼罩了她。

  “凰血石,真有这种东西,嗷呜……”打神石惊喜,它看到了数块石头,殷红如血,腾起袅袅娜娜的雾气。

  据传,凤凰栖居地,会有这种奇石,原本是凤凰幼鸟磨鸟喙用的,结果日积月累,染上了它们的气息。且凤凰进化,有时会很激烈,涅槃时脱羽,有血溅起,落在石上,就成了这种东西。

  足足四块,全都赤红如玉髓。

  毫无疑问,这种东西是至宝,可以炼入宝具中,有不可测的奇异力量。

  打神石怕石昊跟它抢,大叫着:“我要修出仙气,迈出那一步,你别跟我抢!”

  而后,它一口都吞下去了,噎的它直翻白眼。

  “你这败家货!”石昊想捶它,恨铁不成钢,谁听说过石头兵器要迈出那一步啊?

  哧溜一声,打神石躲避了出去。

  石昊无奈,只得将凰巢内很多圣药都采集一空,而后他现一种金属光泽在巢内闪耀,他快走了过去。

  以凤羽木筑成的巢,在灵木间的缝隙中,石昊现一根羽毛!

  这让他震动,将之捡起,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虽然是五色的,但是没有符文闪烁。

  不过,当石昊轮动起来时,却将虚空斩开了,景象恐怖!

  他倒吸冷气,真不愧是凤凰,脱落下的一根羽毛都能如此,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这下若是炼制成五禽扇,威力应该大的吓死人了。”石昊自语。

  雪琳在悟道,一动不动,隐约间,凰巢内的霞雾化成的真凰虚影等竟然围绕着她旋转,最后更是没入其躯。

  石昊没有打扰,来到凰巢出口,站在断山上眺望仙药园。

  “咦?”他有看到了天神古树,就在不远处!

  此外,这座断山的石缝间,一道神光一闪,那里有一株神药,早先在远处时就曾匆匆一瞥。

  这个时候,石缝中霞光一闪,一株通体如同黑金般的药草出现,落在山脚下,明显是想跟石昊拉开距离。

  还未等石昊做出下一步行动,它竟突然传音,道:“我家大人想与你谈一谈。”

  石昊愕然,这药在跟他对话?它身后还有一个主人,是谁令它认主了?

  “你家大人是谁?”石昊问道。

  “龟仙大人让我传话。”这株神药传音。

  “白龟驮仙?!”石昊一脸活见鬼的样子,居然是一株长生药,竟然跟人一般,要跟他谈一谈?!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