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源头

第八百八十一章 源头

  第八百八十二章源头

  一艘黑色的古船,染着血,停在里面,它巨大无比,部分甲板上殷红的血触目惊心,在漫无边际的虚空中漂流。

  这是一种奇景,虚空大裂缝中,竟有这样一艘船!

  石昊神色难看,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见到它。当初,离开五行州的元天秘境时,魔血鬼神树曾经讲过,横渡虚空最怕遇到三种东西。

  其中一个,就是这黑色的古船!

  自古至今,亿万生灵也没有几人可见到它,只是一旦遇上就意味着要死去了,就是最强大的老教主都不能幸免。

  据传,只要生灵登上这艘船从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回来。

  石昊没有想到,追寻诡异源头,来到虚空大裂缝前,竟见到了它,万古来也不曾在世间出现几次。

  若是远远一瞥也就罢了,可现在却离的很近,能感觉到那种压抑。

  “石昊生了什么,你怎么了?”清漪在后面呼唤,见他如石化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露出疑色。

  “不要问了,快走!”石昊传音,让他们赶快离开,能退多远就退多远。

  几人都惊疑不定,但是并不怀疑他的话语的严重性,只能张了张嘴,向着三千条古路那里退去。

  他们站在青石路上,隔着很远相望,黑色的虚空大裂缝,如同史前的巨兽张着大嘴,黑洞洞,让人心悸。

  石昊一个人立在那里,身体绷紧,像是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

  这船太大了,足有数万里长,黑色的船体尽显古老,还有一种诡异与凄凉。不知道存在多长岁月了。

  那血殷红的吓人,任时间长河冲洗,岁月变迁,它都不曾干涸,始终有光泽,染在黑色古船上。

  石昊想退走,可是现迈不开脚步了,如巨蛇吸水,他被那古船禁锢,竟有要被吸过去的趋势。

  它到底有什么来历。起源何年代,根本无从考证,谁也说不清,只知道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古老器物之一。

  石昊用力抗争,想摆脱那种牵引力,但是却现,同这艘黑色的古船相比,自身的力量不够看。

  “这难道就是诡异的源头吗?”他有点惊悚。

  巨大的吸力加剧,从远方而来。让虚空裂缝都在扭曲,石昊承受不住,被古今最妖邪的黑色大船拉了过去。

  当他双脚离开地面的刹那,再次传音清漪、曹雨生他们。不得过来,一定要远离此地。

  而后,他若流星般,冲向那艘古船。那股力量太大了,把他拘禁了过去。

  虚无空旷,广袤无边。

  黑色的大裂缝内。古船亘古长存,没有一点声音,无一缕生命波动,有的只是死寂,还有斑驳的岁月印记。

  咚!

  一声剧震,石昊被牵引着,砸在船板上,震的他双耳嗡嗡轰鸣。

  以他的肉身来说,可以徒手搏杀掉真神,可现在却被撞击的剧痛,换作他人肯定已经骨断筋折,成为肉酱。

  刚才的度太快了,如同彗星从域外飞来,撞击大地,爆出巨大的冲撞力。

  石昊起身,身体并无实质性伤害,只是气血在翻腾而已,他打量四周,有雾气弥漫在整艘古船上,一片朦胧。

  这船体不是知道是何材质,如同金石,又像是奇异的古木,敲在上面铿锵作响,坚不可摧。

  站在船上,甲板浩瀚,一眼看不到尽头,一个生灵在这里就像是一粒尘埃般渺小,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人所建。

  石昊心有惊奇时,也带着一种凉意,居然登上了这艘船,古来见到它的差不多都死掉了。

  如今,他刚刚迈出那一步,修出一道仙气,拥有震动仙古的实力,结果就到了这里,何其不幸。

  “我会殒落在这里吗?”他自问。

  随后,石昊睁开了天眼,银色符文在瞳孔内形成,而后又出现金色纹络,熠熠生辉,眺望整艘大船。

  突然,他双目刺痛,赤红的霞光,简直要将他的瞳孔焚瞎。

  那是成片的血,在黑色古船的甲板上,距离此地数百里之遥,鲜红的血内蕴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可伤天眼。

  石昊生出一股寒意,那究竟是什么生灵的血,万古过去了都不干枯,还有那种波动,蕴含着生机与符文。

  连盯着它看一眼都不行,有种诡异的力量!

  这种血很多,成片的洒落在船体上,不少地方都有,缭绕着一层神秘莫测的力量。

  石昊不能离开古船,只要冲天而上,就会被拉扯回来,但却可以在甲板上行走,行动自如。

  “连教主级强者进来,都再也无法回到世间,难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离不开古船,最终坐化在此?”

  石昊心头一动,向前走去,接近一片有血的地方,前行百里果然见到了,不动用天眼的话,那只是殷红色,可以凝视,眼中一旦出现符文,就会反伤自己。

  这不仅体现在天眼上,他尝试动用力量时,指端刚出现一道骨文,就如刀斩,剧痛无比。

  他曾见过仙血,圣洁而神圣,不是这样的,和现在这种血绝不相同,它无比的霸道,居然难以临近。

  “好可怕的血!”他很想取到一点,拿去研究,看一看到底是什么,蕴含着怎样的符文,但最终放弃了。

  他觉得,这种血液能杀比他还要强的生灵,贸然行动的话多半会死。

  果然,围绕着这摊血迹转了一圈,他见到一具枯骨,不成样子,半截躯体被熔炼,化成灰烬,还有半截无损。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那骨质呈淡金色,绝对是极其强大的生灵,结果疑似去取古血时死亡。

  “果然也有其他人来过,误入此地。”

  这摊血方圆数里,在船上只能算是一小片。他匆匆动用天眼,曾看到很多区域,血迹更大,甚至有百里大的血痕。

  “诡异与不祥怎么还没有出现?”石昊狐疑,他已经登临船上,为何还没有动静。

  他继续前进,谨慎的用天眼探索,最后看到了古船前方有破损的地方,快走去,并且在这里感受到了更加惊人的气息。

  在这片区域。甲板上坑坑洼洼,像是遭遇过重击,上面有斧痕,有剑孔,曾有大战。

  仅一瞬间,石昊就毛骨悚然,透过那些孔洞与痕迹,仿佛有惊天杀气逼迫而来,让他感受到了一种霸气。还有战意。

  那肯定是盖代高手所留,他们战斗的痕迹至今不灭,依旧在传递出难以想象的气息,跨域时空而现。

  无声无息。石昊体内的那团火出现了,符号闪耀,如同一面镜子般,在这里闪烁。映照出所有痕迹。

  石昊惊讶,但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

  不久后。神秘火光重归他的体内,就此不见。

  石昊再次上路,向前走去,反正无法离开,来到了黑色古船上,他彻底豁出去了,倒要看个究竟。

  走出去数百里后,他见到了一件古器,跟船体材质一样,像是金石,又像是奇异古木,漆黑如墨。

  而它被凿刻成水缸般的器物,矗立在那里,如山岳般高大,内部喷金光,生命波动惊人。

  这是什么东西?

  石昊绕着它走了一圈,觉得真像是一个水缸,就如同一些出海的大船般甲板上放有接雨的器皿,这口缸很像!

  他越来越不解了,这“水缸”有什么用,这古船要驶向哪里?如此强大慑人,还需要水缸“接雨”吗?

  石昊竭尽所能,散神识,去探究那水缸中有什么。

  他的肉身无法离地而起,不能飞起来,但是神识却可以,不过距离过远后,也很痛,如被刀割般。

  他忍着这种剧痛,神识攀升到山岳般高大的水缸上方,向里望去,瞬息震惊!

  满满一缸的血液,不过是金色的,内蕴符文,若湖泊在起伏,很是惊人。

  “天!”石昊忍不住惊呼,这是什么生灵的血,居然用这么大的“水缸”承载着,太惊人了。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金色血液的可怕,神识一接近,直接就要焚个干净,不能真正探入进去。

  金色的血液内蕴骨文,比之早先在甲板上看到的殷红血液有过之而无不及,太强横了,过于可怖。

  石昊悚然,收回神识,好长时间都没有作声,默默思量,这里匪夷所思。

  “不比仙血差吧?”

  他再次动身,结果路途上又看到一些大缸,全都盛满了血,颜色不同,有银白色的,有赤红色,还有黑色的……

  每一种都足以惊世,恐怖无比,内蕴的符文波动太可怕了,能轻易抹杀神祇。

  而这只是……死去的生灵的血而已!

  石昊一阵呆,默默的回头,看着这些“大缸”,难以置信,怎么也想不明白。

  若与凡人的船只出海对比,这艘古船要横渡的“海”究竟是什么,在哪里?

  特别是,接雨的器皿中,所承载的却是那样的血,有什么样的地方天空中会落下这样的“雨”呢?

  一时间,石昊胡思乱想,把自己弄的心绪不宁。

  若是简答对比联想的话,实在过于可怕。

  又走了数千里,在这甲板上见到了太多的可怕之处,不久后他更是现一只断角,跟座小山似的巨大,而整体晶莹透亮。

  只是,它粘着血,横陈在那里。

  这角的形状很惊人,像是鹿角,又像是真龙的断角!

  “我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石昊自问,沿途见到的这些东西太惊人了,虽然无法证实究竟是什么,但感觉异常凡。

  上章结尾时想到是这艘古船了吗?木想到的话,就投票吧。

  啥,想到了,那就更要投了。我接着去写第三章。

  .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