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八百六十一章 一曲笛音送群雄

第八百六十一章 一曲笛音送群雄

  "啊……"

  比山岳还高的玉石桌上,那白发青年惨叫,他一身的神圣宝血都被吸了出来,洒落在骨书上,溅在玉石桌面上.

  "砰!"

  骨书一震,仙光道道,他那护体的天神法器都龟裂了,被毁在那里.

  "不,我不甘心啊!"他仰天大叫,满头白发乱舞,怒目圆睁,这是一位古代怪胎,何其强大,结果就要陨落了.

  "通天动地!"他大吼,浑身燃烧,爆发出的气息让所有人都心颤.

  就是石昊也是心头一震,深刻明白了古代怪胎多么的可怕,绝对有超越同境界极限的实力,已经升华.

  这种人物绝对的可怕,力压同世所有生灵,并非夸大.

  "噗!"

  然而,就在这时,他寸寸断裂了,即便施展最强宝术也无用,整个人砰的一声炸开,就此毙命.

  嗡的一声,那骨书发光,混沌缭绕,剧烈一震,古洞更恐怖了,剑气万道.

  "该死,这是一片杀场,那骨书乃是阵旗,只要一撼动它,便激活了此地."打神石颤声道.

  这法阵太厉害了,连它都胆寒.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石昊第一时间发觉了异常,跟龙女一起跃了出来,离开了洞穴.

  "啊……"

  身后,成片的惨叫声响起,此起彼伏,全都是高手,大多都为一州至强的年轻翘楚,可在这里却根本不够看.

  那剑气一扫,带着蒙蒙混沌气,直接就是一片人爆碎,化成血雾.

  "啊,怎么会这样!"

  突然.惨叫声在石昊他们前方也响起了,那片道台区也发生了异变,有部分人未来得及跳下道台时,被束缚在上.身上的血液疯狂溢出.没入道台中.

  "快,向外冲!"石昊大吼.

  洛道,蓝一尘脸色苍白.他们得到石昊传音后,第一时间跃下了道台,刚脱离,就发生了那种惊变.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有些是极其强大的初代,在道台上挣扎,却徒劳无用,身体干瘪,肌体干枯.

  那种景象非常恐怖,血液不受控制,透过他们的毛孔向外喷发.洒落在道台上.

  并且,活着的人注意到一个可怕现象,在那血液中蕴含着符号,遭劫的人.体内蕴含的骨文都跟着血冲了出来.

  "太恐怖了,人间炼狱啊!"

  路易心颤,他站在最远处,将那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现在,仙洞中几乎没有活着的生灵了,几轮剑光扫来,最强大的一批人几乎全灭,只有三四人冲出.

  至于道台这里,也只剩下了二十几人,拼命向外逃.

  "走!"石昊速度何其快,超越活着的人,快速就到了最外围,与蓝一尘,洛道,路易汇合.

  不过,原路不可走了,因为他们早已发现,随着他们进来时,那些路就被封上了.

  "我们联手!"龙女开口,她并肩飞来,若凌波仙子,一头水蓝色的长发飘舞,衣裙猎猎,动人无比.

  "好!"石昊点头.

  两人忘记了拍"龙屁股"的不快,因为现在情况无比紧急,这个地方很妖邪,绝对有大问题.

  十凶宝术没有得到,居然还触发了杀阵,这根本不像是给后人留造化,反倒像是要赶尽杀绝.

  那些古宝,如天纹海螺,乾坤袋等,都是可杀教主的大杀器,结果一件都没有人得到,神药更是无故消失,处处不留机缘.

  "算上我!"又有一人凌空而来,也极其强大.

  "我们一起走!"随后,一个手持罗盘的人也冲了过来,居然是一个懂得占卜的修士,以此修道.

  后方活着的人一起跑来,众人冲进一条还不曾闭合的路,正是占卜师指出的活路.

  他修为不是多么强大,但是能走到这里,并且在刚才的血乱中活下来,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还是有些手段的.

  然而,踏上他所指的路,才跑出去数十丈远,就有符光闪烁,在这条路上亮起,击杀了二十三人.

  "收!"

  石昊一起轻叱,以平日用来熬煮野味的鼎将洛道,蓝一尘,路易收了进去,几人不曾反抗.因为,外面太危险了,强大如石昊也负伤了,中了一道剑光.

  "好大血腥味,好可怕的魔地,你们看,这些死去的人的血液都流淌向一个方位."占卜师战战兢兢.

  石昊他们回头,不仅是这条路上死去的二十几人,就是刚才那洞府中也是如此,血液在汇聚,流向一个方位.

  "这是一个杀局."龙女目光冷冽,若星河般的光辉不断闪烁.

  现在没有什么可多说的,唯有先逃出此地.

  "轰!"

  璀璨符光绽放,连那占卜师都死去了,化成一团血光.

  至此只剩下了四人,都是最强大的生灵.

  石昊一语不发,极速向前奔跑.

  "注意,向左.迈步,走那片石林,再入沼泽."打神石焦急喊道.

  冲出那条路后,见到了复杂的地形,分明是地下,却出现林地,湖泊,石林等.

  "嗯"突然,石昊若有所觉,生出某种感应.

  "弟弟!"那是他留在秦昊身上的印记,很强烈,应该就在附近,横度沼泽,见到了一些路径.

  "这边有点不太对头,不是生路!"打神石惊呼.

  然而,石昊却没有没有停留,疾驰而去,结果符文闪烁,前方成了绝路,一堵墙壁挡在前方.

  可他分明感应到秦昊就在附近.

  石昊祭出丹炉,以那雷霆狂轰滥炸,轰向那面墙壁.

  景物模糊,墙壁破碎,居然奏效了,这里有强大的符文法阵.被滔滔雷电干扰,露出前方景物.

  "好,从这里冲出去!"打神石惊异,绝路尽头似有生路.

  后方.龙女几人原本停下了.不想又见出路,也跟了过来.

  墙后.居然是一片战场,灰褐色的土地,白骨遍地.

  "这是什么鬼地方,不是巢穴吗"石昊诅咒.

  "哥哥!"战场中.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传来惊呼声,正是秦昊.

  "发生了什么"

  "我进入了一片古地,那里有一道玉石阶梯,通向虚空中的一座岛屿,遍地都是圣药,更有神药."

  秦昊进入那里,发现有足有上千人寻到那里.所有人都想迈上玉石台阶,进入药园.

  结果无论是登阶梯的人,还是飞上高天的人,全被神秘法阵斩杀了.鲜血染红了那里.

  秦昊脸色苍白,道:"上千高手,都非常强大,可是却都死了!"

  "千人算什么,已经十几万人喋血凶巢了."龙女身后一人说道.

  "你活下来就好."石昊安慰.

  "若非有长生战衣,我已经死了."秦昊声音很低,这次对他的打击很大,除却战衣外,还有一件秘宝炸碎,代他受死.

  "这是战场边缘,不可深入进去了,我们赶紧离开,这凶巢不对劲,进来只能送死."打神石道.

  一路疾驰,打神石不断推演,依照种种蛛丝马迹,指明方向.

  离开古战场,进入一片丘陵地带,而后又穿过一片区域,再次遇到发光的路径等.

  "只能踏上这样的路,虽有危险,但也有机会离开凶巢."

  "啊……"

  两声惨叫传来,跟着石昊一路而来的两人没挺住,在这条路上被符文抹杀.

  那血无比凄艳,流淌向一个方位.

  到了后来,打神石也没辙了,他们一起在地下古路中乱闯,随时会有杀机爆发,有符文碾压.

  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期间也遇到了十几股人马,结果一起上路后,最终都死了,只剩下石昊,龙女,秦昊.

  "嗯,熟悉的气机,是……石毅!"石昊心头一震,看到了前方两道光束惊天,撕裂虚空,伴着混沌气,那是一个人的目光.

  "走!"他带头冲了过去.

  双方重合,果然是石毅,他与五六人走在一起,都非常强大,但是每一个人都浑身是血,负伤了.

  石昊,龙女也好不到哪里去,也已经血染战衣.

  "真是有手段,算计我等,若是逃出去,必要厚报!"石毅低语.

  其他人一震,有人惊道:"这是有人布局吗,不是凶巢内的考验"

  "考验个毛!"石昊也道,目光冷冽.

  龙女双眸深邃,在其背后星空浮现,有一条真龙虚影腾天,她一头水蓝色的发丝飘舞,她在动用秘法,感知周围的一切.

  最后,她开口道:"看来,我在凶巢内的路径中无意看到的一行古字遗言是真的,那个人真是好手段,六七世皆如此,汲取各种神血,符文."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寒毛倒竖.

  不用多说,人们也知道,这蕴含了天大的阴谋.

  "走吧,我们合力闯出去."龙女说道,取出两只断角,原本暗淡无光,结果合在一起,居然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威压,震动古巢.

  "那边!"石毅眸子发光,指向一个方向,那里有道古门,散发混沌光,斩杀任何靠近的人.

  根据石毅在这里几个时辰的观察,觉得那可能是生路,只不过很难通过.

  "我们联手,应该能闯出去."石昊道.

  在这门前,他们准备了片刻,结果又迎来十几人,为首者石昊认识,竟然是古代怪胎——长弓衍,曾在罪州出现.

  "诸位,要拼命了,闯过此地,我们可能会得见天日,若是失败,很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动用了最强手段.

  龙女,手持合在一起的古角,散发阵阵龙威,让人颤栗.

  石毅取出一块残缺的石印,居然有丝丝混沌气溢出.

  长弓衍则是取出一张大弓,漆黑如墨,.搭上一支奇异的黑箭,散发恐怖波动.

  石昊祭出丹炉,想了想,又取出原始真解——万灵图,持在手中.

  其他人也都各自准备好了秘宝.

  "冲!"

  随着一声轻叱,众人一起向外冲.

  "啊……"很残酷,十几人当场成为肉泥.

  在这里,石昊护着秦昊,一同硬闯,丹炉发光,洒落神秘光辉,跟其他几人联手击穿此门.

  当!

  关键时刻,依旧有神芒射来,他以万灵图阻挡,这个地方一片迷蒙.

  最终,只有几人活着冲过那道门,震散了这里缭绕的混沌气.

  龙女,石毅,长弓衍,石昊,秦昊,还活着,其他人都死掉了,那些人没有挡住杀劫.

  果然,他们一冲而出,来到了地表上,极速离开那片可怕的凶巢.

  血腥味刺鼻,在这凶巢附近,又多了数万人的尸骨,才死去没多久.

  "都是在今天死去的!"长弓衍道.

  而远方,人影绰绰,很多人还在逃,要离开这里.

  显然,地表上,凶巢入口也发生过惨祸,死了太多的人.

  "还有成群成片的生灵在逃亡!"石毅道,他的眸子发光,望穿了数百里,上千里,盯着古地.

  突然,一曲笛音响起,幽幽而鸣.

  石昊等人回头,在那凶巢间,一座如火山般的洞口上方,有一道身影出现,嘴边横着一支玉笛.

  血月下,他很超然,若一尊谪仙临世,衣袂飘舞,说不出的绝世出尘.

  这个人很俊美,面孔完美无瑕,肌肤晶莹,散发圣洁光辉,他露出一笑,对几人点了点头.

  "一曲笛音送群雄."

  这是他温和的话语,他开始吹笛,若仙乐自九天上落下.

  远方,许多人大叫,因为漫天晶莹的花瓣飘落,将那些人击穿,令他们化成血液.

  这本是一副瑰美的画面,晶莹剔透的花瓣飘落,在夜月下纷舞,伴着笛音.

  结果,一位又一位强者凋零,血染古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