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八百零六章 灵界(求月票!)

第八百零六章 灵界(求月票!)

  灵界,岁月古老,广袤无边。

  “砰!”

  石昊出现,降落在地。

  这是一个沼泽地,有不少水洼,还有泥湖,但在这个地方却也生长着很多大树,枝叶撑开,遮蔽天日。

  大树并不密集,隔很远才有一株,彼此间空旷,很少有其他草木,这片沼泽中阴气很重,阳光难见。”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灵界,它是如此的真实,进来后感觉不到异常,与外界毫无分别。

  “古神以精神力构建的宏大世界,到底有何用意?”石昊蹙眉,他越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天大的秘密。

  下界有虚神界,上界有灵界,从本质上来说并无二致,只是名字不同。

  古神开辟的真正神界?随着了解,石昊觉得这不太keneng,那用它来做什么,难以弄清,这keneng关乎甚大。

  不过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他已进入战场,参赛了,随时都会面临敌手。

  果然,在其周围,轰鸣声不绝,虚空模糊,一道又一道身影降落,出现在沼泽地中,甲胄灿灿,杀气腾腾。

  “哧!”

  有人出手,刚一出现,就对身边的人展开了攻击。

  宝具碰撞,符文冲天,有大树崩碎,有泥浆溅起。

  “啊……”

  随着一声惨叫,第一位尊者遭劫,他被人以一条锁链缠上了脖子,符号在那高条神链上流淌,爆发光芒。

  “噗!”

  一颗人头落地,那条莹莹灿灿的锁链将那人的脖子勒断,带着血,哗啦啦作响,如蛇般退走。

  这才开始,血便已染红战场,拉开了序幕!

  瞬息间。周围的人暴增,虽然有足够的出手空间,彼此间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样一眼望去,还是人影密密麻麻,影影绰绰,寂静的沼泽地一下子爆发了,杀气席卷。

  “杀!”

  不约而同,为了自保,为了竞逐。这些尊者向身边与周围的人出手,在这里可不会讲什么情分。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最残酷与血淋淋的法则正在上演。

  “砰!”

  石昊抬手间,将一名偷袭他的尊者劈飞,那人在虚空中炸开,化成一片光雨就此消失,这吓了周围的人一跳。

  举手投足,有雷霆之威。轻易就震爆了一名强者,让附近的人忌惮,不敢轻易对他动手。

  沼泽地虽然很大,但也不keneng容得下所有参赛者。这只是一个区域而已,还有更多的战场在远方。

  进入灵界,众人不keneng挤在一处,共有八十个战场。彼此相邻,都挨着很近。

  八百万尊者是什么概念?密密麻麻,如真龙滕海。惊涛拍天。

  此时此际,石昊可以感知到,这些战场相连,有一股宏大的意志还有杀念在汹涌,震撼人心,这是所有尊者的合力。

  一颗珠子闪耀,化成一条金线,击向石昊的后脑,骨文照耀,让这个地方一片通明。

  石昊回头,抬手间震向那龙眼大的金珠,当的一声,火星四溅,震耳欲聋,周围的巨树等全都爆碎,并且泥浆如浪涛般炸开,卷向四面八方。

  这是一宗神灵法器!

  不然的话,肯定承受不住石昊的一击,而且是一件稀珍之物。

  金色珠子中有一头蛟龙,张牙舞爪,随着碰撞,脱困而出,化出一条巨大的蛟身,轰的一声碾压而来。

  “噗!”

  周围,数十名尊者被庞大的蛟龙躯体撞的骨断筋折,口中狂喷血液,更有一些人直接毙命,成为光雨后从这里消失。

  “咚!”

  沼泽地中也有山,其中一座很宏大,遭遇蛟龙一击,当场崩塌,乱石翻滚。

  “蛟龙珠,禁锢着它精魂,这是一件不凡的法器,可惜是在灵界中,不然的话还能磨粉,炼成药散。”石昊惊讶。

  “杀!”

  那是一个紫衣男子,身上镶嵌有一道龙纹,似是一大教的标志,他目光很冷,带着杀意,不曾想到,金蛟珠这样的大杀器都不能击杀这个对手。

  石昊可不管他是谁,当年他纵横虚神界时,连老辈的强者都被他兜着屁股追杀,就更不要说现在同阶一战了。

  “哧!”

  他化成一道神光俯冲了过去,背后浮现一对雷翅,交织出炽盛的芒,轰的一声,射出一道粗大的雷电。

  “啊……”

  紫衣男子大叫,半边身子焦黑,倒飞而起,衣衫破烂,嘴里咳血。

  石昊惊讶,能接受他一击而不死的尊者真的很少了,这个人果然不简单。

  “刷”的一声,他快速冲了过去,跟进一脚,踏出十道电弧,每一道都足以击穿尊者。

  “嗷!”

  蛟龙横空,那头巨蛟衔着金珠,俯冲了过来,守护那紫衣人。

  “噗!”

  庞大的蛟身被击的横飞了起来,被石昊遭遇过雷劫洗礼而感悟的电芒击穿肉身,鳞片脱落很多,鲜血淋淋。

  就是神级蛟龙也不行,在这灵界中难以阻挡石昊这一击。

  “你……”紫衣男子心惊,他觉得坏了,踢到了铁板,大声呼喝,让石昊停下来。

  “道兄,请住手,我是妖龙道门的人,这是一场误会,凭你我之强大,可以联手闯下去,无人是对手。”

  石昊冷漠,在这里无所忌惮,这个人上来就袭杀他,他不想留祸端。

  “妖龙道门?”周围有些尊者吃惊,迅速退后,竟不敢招惹,全都有些惧意。

  “嗯?”石昊蹙眉,忽然想起,妖龙道门很了不得,为上界最古道统之一,并且他隐约间听闻,这一教一直在针对与监控罪州,不允许罪血后人过于鼎盛。

  有些古老道统,平日间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传闻有不少都指向罪血一脉,看守罪州。

  妖龙道门,就是其中之一!

  “轰!”

  石昊扇动背后的一对恐怖雷翅。狂暴闪电飞出,击在他的身上,紫衣男子当场爆碎,就此落幕。

  周围的尊者胆寒,一哄而散。

  沼泽地很大,这里有十万尊者在战,石昊一路向前,无人可挡。

  只要他到了一个地方,镇杀几位强大的对手后,其周围立刻会变成空地。因为所有人都发毛,这位太厉害了,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石昊迈步,背负巨大的雷翅,脚踏沼泽中,一时间竟无人敢对他出手了,全都避退。

  这是杀出来的威势,历经两个时辰。他从他从十万尊者中闯出,在其背后,鲜血一地,被斩杀了很多生灵。

  至此。这片区域几乎都zhidao,有这样一个魔王,不可触怒,不然必遭击杀。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没有人愿意招惹这个这样一个杀神,毕竟罪州总共有一万个名额呢。

  石昊踏出沼泽地,看到了其他战场。连成一片,同样在热血大战,很多尊者出手,宝具漫天飞舞。

  那些地域狂暴了,大地龟裂,高山崩塌,被毁的不成样子,就是大湖都蒸干了。

  还好,这里是灵界,不然真是不可想象,天地会被打成什么样子。

  两个时辰的激战,已经死去了太多的尊者,整片大地不仅破碎,而且殷红点点,都是被血染的。

  这过于惨烈!

  “都去至尊古坛,若不能过关,将被扫出灵界,失去资格。”

  一道宏大的声音在八十处战场上空响起,这是规则所化,无情无感,冷漠无比,响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大战停下,虚空中有很多条金光大道出现,承载着各处战场的幸存者,赶向至尊古坛。

  这也将是最后一关,成败与否在此一举!

  与此同时,外界,罪州宏大的道场。

  很多席地盘坐的尊者睁开了眼睛,这些都是失败者,被击杀于在灵界中,而今精神复归,肉身觉醒。

  “刷!”

  古老的禁忌大阵自行运转,当场有七百多万人消失,留下大片的空地,让这里一下子空旷了起来。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竟是如此的惨烈,这才两个多时辰而已,混战就到了这一步,八百万尊者损耗如此之巨。

  在巨大的道场外,有很多人都在等待消息,不乏各教的名宿,甚至有天神,以及教主级人物。

  “我们山门的人竟全军覆没,都被杀回来了,果然比不上顶级大教啊。”有一位老者叹道。

  “咦,那不是妖龙道门的弟子吗,这个人我认识,十分强大,居然被人斩杀,失去了资格!”有人吃惊。

  七百多万尊者出来后,很多人低着头,失望与苦涩无比,这么快就被淘汰了,失去了进仙古的资格。

  他们也没有离去,也等在大阵外,要看最终的结果。

  “师傅,我败了!”人群中,一个紫衣青年脸上带着铁青色,指节都被捏的发白,正是被石昊击杀的那位高手。

  “以你之资,足可以闯进五百强内,居然被人斩杀。”说话的是一位天神,面无表情,冷漠无比,他是妖龙道门的高层。

  “会不会他就是要找的人?”旁边有人小声道。

  “唔,一会儿我们都进去观战,在至尊古坛外静观。”天神说道。

  “不zhidao其他几个道统有没有损失,是否会遇到要找的那个人。”一位真神说道。

  早先,强大如他们也不敢轻易进入混乱的战场,因为在那里会被压制境界,最强不过尊者,难以逾越。

  天神等若是闯入八百万尊者流血搏杀的战场中,要是被击杀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事实上是,一旦被压制境界,混乱流血之地极度危险,被杀的keneng性很高,谁都不敢轻易涉足。

  灵界,比虚神界更宏大,也更真实,规则秩序等强盛一大截,连上界的大人物进去后都就将受制约。

  “我等终于可以进去观战了,在至尊古坛那里,看龙虎争霸,谁独占鳌头,为罪州第一。”许多人兴奋,迫不及待。

  一番大战后,尊者人数锐减。他们这些观战的人站在古坛外,不会受到波及了。

  灵界,至尊古坛外。

  有数条道路,都可以通向里面,那是一座巨山般的古坛,高耸入云,通体漆黑,压抑而沉重。

  “咦,祭坛顶端,云霞蒸腾,至尊液快满了,谁能登临上去?”

  赶到这里的尊者都很震惊,简直不敢相信,在祭坛最上方,有一个碗,似有晶莹汁液溢出。

  很快,所有尊者都闭上了嘴巴,前方的路被堵,有一些人站在那里,正在审视着什么。

  “是妖龙道门与火云洞的人,都是上界古教,强大无比,他们……在干什么?”

  那些人阻住道路,谁想上前,都要经过他们的排查。

  “罪血后代,靠边站!”

  妖龙道门的一个女子,嘴唇很薄,虽也美艳,但给人很刻薄的感觉,将几名修士赶走,不让接近那条路。

  “为什么?”

  “大凶大恶的后代,都给我滚到最后去,给你们机会就bucuo了!”另一位男子冷声道。

  “你……”那些人又惊又怒,这是一种羞辱,这本是罪州,结果外来者倒反客为主了,这般蛮横。

  谁都zhidao,先进去的人占优势,只取最靠前的一万人。

  “你什么你,不想死就给我滚,身负罪血,你们理应世世代代恕罪才对!”那几人喝斥。

  远处,石昊目光冰冷,他zhidao要想进去的话肯定不能善了,这多半是冲着他来的,不过他也无所畏惧,早晚要暴露身份。

  三更,继续去写另外两章。还有最后几个小时了,求最后的月票。

  恳请兄弟姐妹把最后的月票投来吧。

  感谢大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