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罪血杀伐

第七百九十八章 罪血杀伐

  明月当空,皎洁光亮.

  断崖前,修士众多,此时都震撼,盯着一个方向,一个个瞠目结舌,心中打鼓,灵魂都在悸动.

  那个少年太过惊人,额头上一个符号凝聚,璀璨而盛烈,仿佛一轮天日复苏,在那里升起,照亮高天.

  "罪血,到底有什么罪,谁来裁决,由你而定吗!"石昊开口,目光冰冷,没有什么情感蕴含当中.

  很多人都吓坏了,这样的罪血一定浓郁到了比肩古代大凶的地步了吧从未见过,传说也莫过如此.

  "你……到底是谁"断崖上,金衣女子颤声问道,这种景象绝无仅有,罪血纹络化形而出,光耀夜空,不可想象.

  她来自剑谷,是该族这一代最强几个年轻人之一,且为嫡系血脉.

  剑谷,为剑州第一教,放眼三千州,也是最顶级的道统!不然何以培养出一位无上人杰,在古代横扫上界年轻英杰,夺得天下第一.

  石昊不说话,冷漠的看着她,他厌恶那种说法,凭什么为他们定下"罪血后代"这种侮辱性的称呼.

  若是真有罪也就罢了,可是那个符号在过去分明曾经代表了一种辉煌与荣耀!

  石昊寂静,额骨上圣光腾空,映照苍宇,化成一个"罪"字,烙印在虚空中,崩开云朵,熠熠生辉.

  这种景象不仅让金衣女子发毛,就是其他修士也都惊悚,估计各方天神都会被惊动,古来罕见.

  唯有罪州的人发呆,这是哪一脉的人时至今日,怎么还能形成这么强大的罪血纹络.不可思议!

  石昊气息蓬勃,形成一股巨大的压力,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逼近剑谷的女子.

  "罪血一脉.你们的祖先为大凶.我这种称呼有何不妥,诸多大教已成共识."金衣女子说道.她心中虽惊,但却也沉住了气,盯着那少年.

  她不相信这个少年敢出手,因为该族的无上人杰刚才曾经显化.与长弓衍去激战了.

  "你说我等体内流淌有罪血,为祸天下,请给我指出来,我们的祖先曾在哪个时代做乱."石昊说道.

  他真的希望这个金衣女子说出一些秘闻,好让他更进一步了解过去,洞悉真相.

  "天下尽知,一些最强的道统早有共识!"金衣女子说道.目射神芒,扬了扬手中的骨镜,照向石昊,道:"连它都认出了你.感应到你的罪血浓郁,各教都有这样的宝物."

  "原来没有什么证据,只是一些古老的道统定下的罪责."石昊很失望,剑谷的女子不能说出什么秘辛.

  "身为罪血后人,这些年来还算低调."金衣女子说道,她从骨子里有一种优越感,但现在却不敢再强势,因为觉得,眼前这少年太危险了.

  尽管她觉得自己很委婉,但石昊可不这样认为,觉得分外刺耳,目光冷冽无比,让此地温度骤降.

  "你认为我们现在高调了吗是你在俯视罪血后人,以骨镜照耀,要将我等一一寻出.我们当如何呢"

  石昊接近断崖,盯着那女子.

  "你……想做什么,这样咄咄逼人!"金衣女子说道,她面色难看,身为最强道统这一代排名靠前的年轻高手,居然被人这样逼迫.

  但她的确有点心虚,因为这个少年罪血浓郁,不说古来仅有,但最起码这么多年来不曾见过.

  "将你说的那邪都给我收回去,什么是罪凭你也敢妄论!"石昊说道.

  他的身体发光,额头璀璨,罪字横空,让这片天宇都充满了一股神秘的气息,波动起伏.

  "你们的祖先曾经是大凶,为恶天下,你等不知收敛,还这样自以为是,真当这世间没有法度吗"金衣女子说道,她坚信,罪血后代要被制裁.

  "你懂个屁!"石昊呵斥,他曾去过石国遗迹,在那里洞悉部分真相,祖先以血还有命在最前沿战斗,至今未归,不容亵渎.

  "你……在说什么!"金衣女子变色,无论如何,她都难以接受有人这样斥责,浑然不将她放在眼中.

  要知道,她是上界最高道统之一剑谷的弟子,且位列最强几人内,无论走到哪里,都没有人敢轻视.

  并且,该族古代雪藏的最强人杰出世,刚才还在这里,这一代人有谁敢不敬

  "我在说,你算什么也敢乱语."石昊平淡的说道.

  "你……在挑战我剑谷的威严吗"金衣女子说道,看向石昊,她在提醒,剑谷是上界最古最的道统,无人可惹.

  这里猛的一阵摇动,因为石昊袍袖一甩,如同一座山峰般砸了过去,狂风大作,让这片虚空发颤.

  "你……"金衣女子怒目圆睁,这摆明是要针对她,无惧剑谷,她奋力出手,浑身剑气滚滚,化成黄金光,集结向右手,迎向那大袖.

  "轰!"

  石昊大袖甩来,刚猛无比,将这女子抽的倒飞,嘴角淌血.

  这里有很多修士,都是各州的佼佼者,见到这一幕无不露出吃惊的神色,剑.[,!]谷最强的几名天才之一,居然被他一击就震的口中咳血.

  同时,人们也一颤,此人桀骜不驯,连剑谷都不给面子,该出手就出手,十分危险.

  "你,身为罪血后代,想挑战各大教构建的秩序吗容不得你们作乱,各教早有共识."金衣女子说道.

  "是吗,我便挑战又如何"石昊说道,浑身发光,比刚才强大一截.

  不知道为何,罪字横空,额头腾起圣光后,他一旦动用法力,体内"罪血"便会更加浓郁,光辉万丈.

  这像是在彰显某种荣耀般.令他自己都心惊.

  额头上的这个"罪"字,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可加持在身上!

  石昊向前逼去,露出不屑与冷笑.所谓的大教定下的秩序.在他看来必须要击裂,那是针对他们的枷锁.

  "你敢在这里逞凶"金衣女子倒退.身为剑谷的明珠,她自幼高傲,被人仰视,从未尝到过这种滋味.不知低头与妥协为何物.

  "什么逞凶,这是在教训你."石昊说道.

  "我族孤剑云已经出世,你莫要妄为."金衣女子说道.

  孤剑云这三个字一出,现场寂静,所有人都不吭声了,他像是一个禁忌,压的人要窒息.

  剑谷.孤剑云,是一个传奇,在古代时,名动三千州.君临"仙古",俯视同代,杀的各族初代最强者皆胆寒,一剑在手,天下无敌.

  他少年时就在体内结出剑胎,煌煌剑光,傲视群论,号称斩杀一切敌!

  "就是刚才那个金衣男子吗"石昊问道.

  "不错!"剑谷的女子扬起头,脸上带着傲然之色,这是他们剑谷的天纵奇才,古来有几人可敌

  无论是过去还想现在,只要孤剑云这三个字一出,群雄避退,各方人杰都得低头,不敢撄锋!

  这也是剑谷弟子敢张扬的原因,就如同她般,随族中无上人杰而至,言辞惊人,却无修士愿招惹.

  可是今日却遇到了麻烦,石昊根本不在乎,听到这番话语后气息更盛了,果断出手.

  "你……在惹祸,为你的师门,为你所在的道统,为你的族人招来了血劫."金衣女子威胁,并迅速倒退.

  "轰!"

  石昊发威,快到她无法躲避,只能激战.

  金衣女子还是很傲气的,她为该族最强传人之一,怎会甘心被人压制,还这般轻视,瞬间剑气纵横,斩向前来.

  这个地方被骨文淹没,被剑气填充满了,一片炽盛.

  锵!

  然而,很快就是一声轻响,半支断剑飞起,脱离战场,坠落在月色笼罩的大地上.

  那是剑谷的神灵法剑,这才开始没多久,就被那少年击断了!

  众人脸色一白,这个少年了不得,居然这般强势,震断对方的神灵法器,修为深刻不可测.

  "他是谁,何时冒出了这样一个年轻高手,最重要的是体内罪血浓郁,不可想象!"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盯着那里.

  "啊……"金衣女子尖叫,在这里拼命出手,祭出各种宝具,阻挡石昊.

  片刻间,她已披头散发,身上血迹斑斑,狼狈无比,跟不久前高高在上,俯视各族,对罪血后代轻蔑的样子大相径庭.

  "你住手,再这样下去,你族都将被清洗,无人可活!"金衣女子尖叫,她真的怕了,这是怎样一个人强大的离谱,绝对不可战胜.

  她一向飞扬骄纵,真到了死亡临身时,才知恐惧为何物,但已经晚了.

  石昊最反感被人威胁,而现在他孤家寡人一个,如果真有人查出了他,也得先捏着鼻子去找臭名昭著的齐道临的麻烦.

  "咻!"

  石昊身体发光,自身化成一口神剑,这是他在化灵境时悟的法,化剑,化鼎,化路,化塔……演化万物.

  剑光照耀,夜空亮如白昼,石昊化成的剑一冲而过,鲜红的血液溅起,洒落在四周.

  金衣女子双目睁的很大,不敢相信这一结果,眉心血珠流淌.

  "嗯"所有人都是一惊,看到石昊似乎是从剑谷最强女弟子的身体中穿过,都是心头狂跳不已.

  "没有伤到其他处,只是眉心出血吗"众人狐疑,因为看不到她身上有其他伤口.

  可是,很快他们发现金衣女子双目中失去了光彩,接着噗的一声,从她的眉心开始裂开,一直向下蔓延.

  大片血花洒落,她一分为两半,早已被一道剑光斩开!

  石昊以身凝剑,冲过时就已将她斩杀,只是速度太快了,直到这时人们才看出来.

  "真是太厉害了,果断斩杀剑谷传人!"魔纹族的天瑶拍手,大声叫好.

  至于其他修士,很多人脸上写满震惊之色,这样杀了剑谷的弟子,果决而镇定,好强大的一个少年!

  "罪血后代,斩杀了剑谷的传人,这绝对是一场大风波!"

  来自各州的尊者发呆.[,!],号称无敌神话的孤剑云很有可能还在附近,而他依旧如此出手,影响巨大!

  完美世界第4册简体书上市了,非常精美,全国各大书店,报刊亭都有售.网上也可以购买了.并且,当当网在出售我的一部分签名书,想要的书友可以去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