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他是荒

第六百六十九章 他是荒

  石昊呲牙咧嘴,尽管以炉盖守护己身,挡住了九成的雷电,但还是被劈了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他浑身毛发倒竖,电流哧啦作响,浑身晶莹,毛孔口鼻不断向外喷薄电芒.

  欲斩人先伤己!

  这雷霆太暴烈了,蕴含着仙道气息,让人震颤,威能强大的超乎想象.

  要知道,当初石昊耗时很多天,一点一点将天河与仙坟上的土装进丹炉,便是那样,也被劈的死去活来.

  而现在,突然在一瞬间释放,谁也受不了,这是一场大劫!

  仙殿的传人,第一时间遭遇了雷霆,被击了个正着,当场浑身漆黑,冒起一缕轻烟,大口喷血.

  但是,紧接着他的身体又发光,一种甲胄浮现,如同一根又一根银色羽毛闪烁,贴在他的身上,守护其身.

  这雷霆本是冲着他去的,如同汪洋一般倾泻,但是这种甲胄一出,居然防御住了大半.

  "仙羽战甲!"有人吃惊,这是仙殿秘制的瑰宝,外界无人能学会,难以仿制,号称教主级甲胄,防御力惊人.

  这种神甲若是送去拍卖行,随便一件,都会让教主级强者动心,是那个等阶的宝衣,价值连城!

  有传说,仙殿与真正的仙有关,蕴长生之秘,拥有至高无上的传承,便是甲胄的祭炼秘法都超越世俗界.

  仙羽战甲,可以发出羽化飞仙般的光芒,绚烂无比.防御惊世!

  可以说,这种甲胄与上界最负盛名的天蝉衣并列.都是神级至宝,外物难换.

  "这家伙不仅自身超凡入圣,身上的宝具也都很惊人,任何一件在外界都能引出大风波."石昊自语.

  "轰!"

  不过,雷霆神威还是起作用了.将仙羽战甲淹没,电芒炽盛,噼里啪啦作响,全部击在仙殿传人的身上.

  这一刻,此地异常绚丽,羽毛飞舞,晶莹透亮,如同光雨.宛若羽化飞升般,宝衣在发光.

  "噗!"

  不过,仙殿的年轻大人还是咳血了,雷霆如瀑布,全部浇灌在他的身上,从虚空中降落,光是这种震动,就让人难以承受.

  特别是仙坟上的土.伴着雷霆落下时,竟让"仙羽"暗淡了不少,蕴含有诡异之力.

  "诅咒!"有人低呼.

  仙坟上的土所蕴含的诅咒妖邪而逆天.实力越强大的人被染上后越会后果严重,昔日连一位老教主都因此而殒落.

  雷电如瀑,砸的仙殿传人咳血,并且面色难看,他中了一些诅咒.

  "不行,得省着点用.他身上的法器太多了,就是将天河倒出去大半,多半杀不死他."石昊凛然.

  因为,这个时候对方将那座铜殿收了回去,抵抗诅咒,更是将漫天雷霆都吸引向铜殿,自身持大戟,切开了虚空,想要远去.

  石昊收起丹炉,停止倾泻天河与仙土,让雷霆暂熄,并且抖手将炉盖掷了出去,哐当一声砸在虚空战戟上.

  并且,他背后浮现一对闪电翅,横空而至,双拳挥动,进行击杀.

  噗!

  鲜血绽放,两人瞬间对击了数十次,四只拳头全都破烂了,鲜血淋淋,晶莹的血洒落.

  肉身搏杀,谁也占不到便宜,双方势均力敌,因为他们在这条路上都走到了尽头,金刚不坏,肉身不灭.

  仙殿传人眸光冰冷,催动符文,施展宝术,就要镇杀石昊.

  轰!

  旁边,丹炉倾泻,再次向外垂落天河,仙土,雷霆万丈,在这片虚空中炸开,重复刚才那一幕.

  闪电无穷,诅咒弥漫,仙殿传人被劈的张口咳血,并且体表出现不正常的颜色,那是诅咒在发作.

  石昊又冲了过来,逼迫他肉身搏杀,两者间鲜血冲起很高,拳拳到肉,异常惨烈!

  砰!

  又是一击,两人双腿撞在一起,有血在飞溅.

  石昊一叹,对方的仙羽神甲太厉害了,这一次撞击若非是自己腿上有天蝉衣,多半要吃大亏,还好旁边的炉盖防御力也足够惊人.

  仙殿传人脸色不好看,诅咒之力蔓延,影响到了他的战力,而对方血气却越发的强盛了.

  这一战,让他难以放开手脚,空有一身法力,却不好施展,全被这无尽的雷霆给压制,挡住了.

  "轰!"

  最后一击,两人横飞了出去,在远处彼此注视.

  "错开今日,再斩你!"仙殿的传人冷声说道,他不想继续下去了,对方的丹炉很诡异,收有太多的诅咒与雷霆.

  "过了今日,你就没机会了,等我境界上来,谁与争锋"石昊很自恋,这般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笑他,少年魔王杀出了赫赫威名,虽然他在取巧,法力不如仙殿传人,但是能活下来就已经算是逆天.

  这一战绩注定要传向各教,轰动四方.

  仙殿的传承者与人激战,无法斩杀掉对手,这是一则大事件,作为他的对手,.[,!]会倍受瞩目.

  月婵身姿挺秀,青丝披散,眸子灵动,她仙肌玉骨,**空灵,此时感觉很吃惊,这个人竟抵住了仙殿传人的攻伐.

  虽然说是肉身持平,法力还有很大差距.但是,这个人体现出了惊人的潜力,境界一旦上来,多半会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年轻至尊.

  "你们注意了吗,他倒出来的河水,蕴含着雷霆,很像是出自恶魔岛啊."

  有人轻语,竟他一说,所有人都恍然,而后露出惊容.

  "不错,应该是那条河中的水!"

  "他居然敢去那里收天河,真是好气魄!"

  世人皆知.那里极度妖邪,实力越强大的人进去越危险.会被沾染诅咒而亡.

  实力弱小不代表安全,会被雷霆劈杀,可以说自古以来河中飘着很多神尸,但是没有几人敢去打捞.

  而这个人却敢收天河,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我怎么感觉那丹炉中还有衅土.别告诉我,他是从仙坟上挖下来的."有人嘀咕.

  要知道,那仙坟只是传说中的神圣古地,自古以来有几人走到过终点骨书上没有记载,据说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他这么厉害,难道是——荒!"

  有一些人惊醒,一下子想到了在魔尊所立神碑上题名的那个神秘人——荒!

  少年魔王来历蹊跷,至今还不被人知.无人知道他的道统与出身,直到现在终于露出了端倪.

  "不错,一定是他!"

  许多人振奋,此人去过天河,取过仙坟上的土,战力如此强大,非常符合"荒"的身份.

  月婵仙子眸子绽放神霞,盯着石昊,觉得有些熟悉.很是疑惑,此人是荒,肯定依旧不是他真正的身份.到底出自哪个道统

  魔女肌肤莹白,大眼睛骨碌碌转动,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家伙不错,我该找他喝一杯.只是……怎么越来越觉得熟悉了"

  其他初代也都很吃惊,他就是荒

  仙殿的传承者与石昊对峙.隔着很远,双方保持沉默,没有再出手.

  "嗡!"

  突然,虚空轻颤,一条枝桠抽来,扭曲了虚空,若一条神鞭横扫而过.

  "砰"的一声,仙殿的年轻传人虽然躲避迅速,但还是被树梢末端扫中,横飞了出去,口中狂喷鲜血.

  这让人震惊,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大戟发光,仙殿的传人切开虚空,一步迈了进去,从这里消失.

  不远处,一种黑漆漆的老树,将根茎当作双足,撒丫子狂奔而来,竟然是它——魔血鬼神树!

  这是何等的存在所有人都懵了,感觉太恐怖了,就是点燃神火的生灵也都飞逃.

  石昊一惊,他深知此树的妖邪,境界高的吓人,超出这片小千世界规则允许的极限,而这样一击却没有击杀掉仙殿传人.

  在这一刻,石昊将仙殿传人定位为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便是同阶一战,法力相近,谁生谁死,也不好说.

  他自然没有耽搁,招呼一声祖父,洒落一片天河断后,而后开始狂逃,他估计多半是冲着他来的.

  还好,天河所蕴含的诅咒,拥有足够的威慑力,毕竟曾让一位老教主遭殃,而魔血鬼神树也知道厉害.

  咻!

  石昊与大魔神驾驭闪电,从此地消失了.

  秘境出口,一片嘈杂,消息被传回,引发众人热议.

  魔血鬼神树惊现,并搅局,让人心惊,也引人疑惑,它为何不受秘境规则限制

  当然,最令人吃惊的还是少年魔王的身份,早先虽然有人私下在议论,但毕竟没有证实,而现在各种线索指向他就是——荒!

  一个在魔尊所立神碑上留名的人,战力第一,傲视十州古今的少年强者,居然在这里,真身出现了.

  "荒,竟然是他,难怪可以横行秘境中,能斩初代,如果是这个人,一切都解释通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荒是谁,天啊,他竟然出现了,是少年魔王,真是震撼!"

  这是一场轩然大波,引发的轰动效应超越以往,是这段日子以来最让人震惊的大事.

  少年魔王身份泄露,他是荒,这是一场大地震,格外引人吃惊,传向诸多古教,吸引了一些不朽的道统关注!

  很多人都望向秦族,因为荒在石碑上留下烙印,盘坐秦长生的头顶上方,曾引发各教高手谈论.

  现在,正主来了!

  呼唤所有兄弟姐妹,看下票仓啊,下旬到了,感觉好多人都有月票了,请投来一张吧.

  感谢大家!

  .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